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48章 正式见面

    容媛怕被厉子涵认出不敢做过多的停留,但她也做不到将喝得烂醉的厉子涵一个人留在这儿,又跑回去酒吧,请人将厉子涵送回去。

    看到厉子涵被两个保安扶着上车容媛才彻底放心下来,然后她打车回了宾馆。

    容媛怎么都没想到在回到安城的第一天就能遇到厉子涵,还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怀念,这算是机缘巧合吗?

    回到宾馆的容媛更无心睡眠了,她脑海里总是不停的闪现那两个女人的对话!

    厉子涵很喜欢他的前妻!

    这应该是真的,要不然他喝醉了不会念着自己的名字。

    容媛不是傻子,但是她并没有被厉子涵的怀念动容。

    厉子涵,我们的事过去了不是吗?

    容媛这次回来也没想过和厉子涵有什么牵扯,只希望自己办好容父的事,给死去的妈妈一个交代,抚慰她的在天之灵。至于她和厉子涵,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这么想着,加上太晚的缘故容媛总算是渐渐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早阿晖便提着早点来宾馆见她了,那时的容媛才刚刚起床。

    “阿晖,其实你不用太照顾我的。”容媛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总是事事麻烦阿晖。

    尤其是生活中的这些小事,容媛觉得阿晖太过于体贴。

    阿晖把买来的早餐分好放在桌上,只说了句,“我想照顾你。”

    他怕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容媛听了他这话愣了下,嘴角僵了僵,随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阿晖,你这么多年没找女朋友,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容媛犹豫了下问他。

    阿晖闻言笑了笑,“是有人,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和她不可能走在一起,所以我这辈子注定单身了。”

    “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她……”阿晖临时想不到该怎么回答。

    容媛嘴角轻扯,“阿晖,你喜欢我是吗?”

    阿晖难受的吞了口唾沫,不敢去看容媛的脸。

    他这个样子容媛心知肚明。

    其实容媛以前就怀疑过阿晖对她的感情,只是她一直不敢承认,而且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有厉子涵,哪里看得到阿晖。

    而现在她不这么想了,被爱和爱,她觉得被爱比较幸福。

    一个男人为了她坚持那么多年不娶,该是多么情深?

    “阿晖,等我给妈妈报了仇,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你愿意吗?”

    容媛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如果阿晖真的对她有意,她愿意接受他。

    这话一落,阿晖黑色的眸徒然一亮,他大概没想到对容媛的情意会得到回应。

    只是他……不能答应她。

    “我,我没有,你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对你有那种想法呢。”阿晖都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心态说出这番违心的话的。

    明明这些年他期盼着,等着,念着,想着,疯着……

    真的到了这一天,他却没有了资格站在她身边。

    “是我想多了吗?阿晖,我不是傻子,你对我……”

    阿晖打断她,“你真的想多了媛媛,我对你不过是兄妹之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媛媛,我对你好已经形成了习惯。”

    是吗?

    容媛沉默了,她愣愣的看着阿晖,总觉得这个男人隐瞒了什么。

    女人的感觉一般都是很准的啊。

    “既然这样,阿晖,你该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

    阿晖没有看到容媛眼里有丝毫的失落,他这么拒绝她,如果一个女人喜欢你应该会失望吧,而容媛并没有。

    所以他心里清楚的很,容媛对他也只是一种依赖。

    媛媛,我不想害了你啊。

    “结不结婚的真有那么重要吗,我是一定找到让我喜欢的人才会结婚的,否则害了对方也害了自己,对彼此都不公平。”这是阿晖的爱情观。

    他的婚姻里必须要有爱情,也只有爱情两个人才能相互包容,好好相处一辈子。

    就好像他对容媛,因为爱,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会以她为重,从来不会计较什么,只要她高兴就好。

    这个话题就这样跳过了,容媛只有权力提议,并没有资格去管阿晖的私生活。

    “明天是我妈的忌日,我带了一些东西,阿晖你明天帮我去一趟墓地烧给我妈妈。”

    一年前从安城离开,容媛也带走了一些容夫人的遗物,她想着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烧在她坟前,但现在她需要妈妈的鼓励,希望她在天之灵能保护自己。

    “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想带的东西带到。”阿晖看了眼房间的格局,不仅空间小,而且不太透风,长此下去对人的身体很不好,“我今天会在郊外给你找房子,明天应该就可以入住了。”

    阿晖的能力容媛是相信的,她笑着点头应下,“嗯。”

    到了第二天,阿晖一早就买了花送去容夫人的墓前,不过在他来的时候墓地已经多了一束菊花。

    除了他,还会有谁这么早来祭奠妈妈?

    阿晖摘下墨镜四处晃了眼,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厉子涵会不会派人躲在暗处等待容媛的出现?据他所知,这一年以来厉子涵也一直在找容媛的下落,他也成了跟踪的对象,好在他一向比较成熟稳重,也能猜中厉子涵的心思,即便现在容媛回来了,他跑去宾馆见容媛也十分小心。

    那么这束花是厉子涵送来的?他竟然来得这样早,是在容夫人坟前忏悔么。

    阿晖把买来的花放在容夫人墓前,还有容媛带来的东西,他掏出打火机一一烧毁。

    他一向沉默寡言,也不知道该和容夫人说点什么,更怕周围有厉子涵的人。

    等做完这些,阿晖从墓前起身准备离开,身后突然出现的厉子涵问他,“你刚才烧的是什么东西?”

    阿晖就知道厉子涵肯定在这附近,所以他默不作声,只是带了东西来祭奠容夫人。

    “这是妈的遗物。”阿晖告诉他。

    “遗物?”厉子涵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容夫人走后的一年,阿晖没有再踏进过容家,容媛也不在安城,这些遗物是哪里来的?

    阿晖转身和他的视线平视,冷笑道,“没想到你个大忙人比我还早,厉少,你今天这么有空吗?”

    “少废话,这些遗物到底哪里来的,是不是容媛给你的?”厉子涵表现得很激动。

    厉子涵从前天晚上就开始怀疑了,昨天早上在家里醒来,厉子涵回想着先天晚上在酒吧的点点滴滴,迷迷糊糊记得他好像看到了容媛!

    而且,就他这个脾气是谁也不敢动的,喝醉了该是醉在酒吧,怎么会回家的?

    后来经他打听才知道,是真的有个女人跑去给酒吧的保安报信,这才把醉酒的他送回家。

    是谁会多管闲事,把他送回去?

    厉子涵不知道是不是容媛,这一年之中他失望过多次,也不敢去乱猜测。

    而今天阿晖在容夫人墓前烧这些所谓的遗物,厉子涵就不得不怀疑了。

    以他对容媛的了解,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不会不回来,她回来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和阿晖联系,又怕自己的行踪曝光,所以一切都交给阿晖代办吧。

    这是厉子涵的猜测!

    面对厉子涵的质问,阿晖面不改色,“厉子涵,你是不是想疯了媛媛?不过是烧毁一些遗物而已,和媛媛能有什么关系。我之前也是妈妈的儿子,手里有她的遗物很正常啊。”

    “呵。”厉子涵脸色骤冷,“你不用给我来这一套,阿晖,我们都是聪明人,这种谎话你骗三岁小孩吧。”

    阿晖的行踪厉子涵是了如指掌的,不过阿晖这个人太聪明,有好几次厉子涵的人都被跟丢了,尤其是这两天,阿晖的行踪更为诡异了,他的人几乎查不到阿晖的行踪,这也就说明阿晖这段时间有鬼。

    是容媛回来了吗,阿晖应该秘密和容媛见上面了吧。

    阿晖懒得和他纠缠,只是模棱两可说了句,“你说是就是吧,反正我说的话你也不信。”

    厉子涵不能把阿晖怎么样,对这个男人不能来硬的,那么他只能想办法得知容媛的下落。

    今天来这一趟没有白费,厉子涵已经能确定容媛回来了。只要容媛在安城,他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到。

    从墓地回到公司,厉子涵开始让人在安城找容媛的下落。

    而阿晖从墓地回去,他第一时间给容媛打电话,说厉子涵已经怀疑她回来的事,让她做好万全的对应之策。

    接到阿晖电话的容媛心如止水,她回来时已经见过厉子涵,再见面也不会有多震撼,至少她是这样的。

    “媛媛,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厉子涵不容易对付,你要不还是……”

    “阿晖,没事的,他要找就让他找好了,我自然有办法对付。”

    一味的躲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厉子涵的事,而且她和厉子涵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两人见了面也没必要像仇人一样,她回来的消息不让容父知道就好。

    阿晖听了容媛的话沉默了,媛媛,你还是很期待和厉子涵重逢吧。

    如果你知道他这一年都在找你,看到他为你憔悴,你会和他重归于好吗?

    和阿晖通完电话,容媛又给容韵打了个电话,一年多没和妹妹联系,她应该很担心自己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容媛在远走后失去了所有的消息,容韵每天都催着齐封寻找容媛的下落,至少她要知道姐姐是安全的。

    接到容媛电话的容韵很既震惊又兴奋,“姐,真的是你吗,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听说你和齐封结婚了,恭喜。”

    “谢谢,姐,你这一年还好吗,我很担心你,也让齐封找过你。”

    “我挺好的,倒是你,要自己注意身体,c国的天气你都适应吗,听说那里的冬季很长,你做了大手术,要当心。”容媛柔声嘱咐,姐妹俩一年没见似乎又回到了过往,那些不开心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都好,我都好,你呢,这一年到底去了哪里?”

    容媛不想提着一年的往事,而是转移话题,“齐封不是在安城也有分公司吗,你们打算一直待在c国?”

    “也不是……”容韵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其实齐封很尊重她的选择,他说,他们可以半年在c国,半年在安城,但因为姐姐和厉子涵的关系,容韵觉得她还是远离安城比较好,包括她的妈妈也不宜留在安城,她怕容媛心生误会。

    即便她手术后容父提出让她们母女回到容家,也被容韵给拒绝了,她都是从容媛的立场考虑,容夫人才刚死不久,她们母女就搬进容家,姐姐会怎么想,死去的大妈能瞑目吗?

    殊不知这一切不过是容父随口说说而已,容韵的拒绝也正好让容父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之所以迟迟不肯回安城,就是因为容媛,她不希望姐姐再误会和厉子涵。

    “姐,其实……这一年厉子涵都有找你。”

    容媛不想和她说这些,“我现在回来了,你有时间回来吗?”

    “你回去了?”容韵很惊讶。

    “嗯,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厉子涵我的下落。”

    这一点容媛还是能足够相信容韵的,这一年她想通了很多事,厉子涵心里的人虽然是容韵,但那是厉子涵的事,她不应该把错归在容韵身上。

    “姐,你放心吧,你不愿意暴露的事我绝不会暴露。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还走吗?”

    “不知道。”

    容媛也确实不知道,她昨天下午就开始到处找靠谱的私家侦探,想要找到之前撞死她妈妈的肇事者。

    “姐,你还是留在安城吧,我过些日子能回来,我们姐妹好久没见了,我想看看你。”

    “呵呵,再说吧。”容媛真的没有把握,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她把爸爸送入了监狱,容韵会怪她吗?毕竟那也是容韵的爸爸。

    容媛不知道,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但她必须这么做。

    “先这样吧容韵,我有点事。”

    “好的姐!”

    和容韵聊完,容媛接到私家侦探的电话,说是找到了那名肇事者的藏身之所,问她现在要不要去见。

    容媛一刻也等不及,拿了衣服就出了门。

    而这一出门,她万万没想到会在宾馆大厅看到厉子涵。

    今天的厉子涵穿了一身正统的黑色西装,眼神凌厉,这个装扮倒像是要去参加葬礼。

    他去过妈妈的墓地吗?

    容媛拿着外套怔在原地,愣愣的望着那个似乎等候已久的男人。

    这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

    厉子涵朝她走过来,男人表面平静无波,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果然他猜得没错,这个女人偷偷回到了安城。

    她比一年前黑了些,没了以前的柔弱,眉眼间写满了故事。

    厉子涵猜测,她这一年过得并不好。

    “媛媛。”厉子涵声音轻柔,还带着一丝颤音。

    他抬手想覆上她的脸,容媛却往后一躲,笑颜如花的看向他,“厉子涵,这么巧,我们在这儿都能遇到。”

    厉子涵伸出去的手僵在空气中,他无措的缩回,千言万语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不是吗?

    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他都可以慢慢来,慢慢等。

    但容媛没有时间和他耗下去,她必须马上去见那个肇事者,帮妈妈报仇!

    “厉少该忙什么就忙吧,我还有事,失陪了。”容媛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番话,好像她和厉子涵真的成了没有交集的陌生人。

    这一年在花城,也只有容媛自己清楚,她是怎么把对厉子涵的感情消耗掉的,怎么做到心平气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