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450章 结局2

    从警察局出去已经是晚上,阿晖还是不肯见她,警察也没有办法。

    容媛实在没办法只能先从警察局出来另想办法,这一天她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情况,阿晖犯了什么罪,会不会很严重。

    阿晖所犯的这些罪容父一样也没落下,都是他发号命令让阿晖去办的。

    容媛想到阿晖之前和她说的那番话,心里堵得慌,

    阿晖,你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吗?为了我,你不惜把自己撘进去了?

    容媛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宾馆的,事到如今她的身份也不必躲躲藏藏,容父已经被关入狱,她住在哪里都没有关系。

    不过以容媛现在的条件,她也不想住到条件更好的酒店,一个人,能有一张床就够了,这一年在花城,她什么样的苦没遭受过?

    厉子涵的消息很灵通,阿晖被逮捕的第一时间他便得到了消息,连同容父也被关了进去,这件事非同小可,很快在安城炸开了,一时间各大报社,微博,论坛都是关于容家的种种。

    大概所有人都没想到,容父会是一个表里不一的禽兽,害死结发妻子不说,还做了那么多恶事。

    吃瓜群众表示,像容父这种人应该枪毙,而有的却觉得枪毙都太便宜了他,下半身应该在牢里反省,生不如死,这才叫真正的惩罚。

    容媛根本没有心思去管容父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她和他的父子情意早在一年前就尽了,这次回来她不就是为了给妈妈报仇吗?只是容媛没想到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想要容父这么快得到惩罚,会搭上阿晖。

    她该怎么办?

    如果早知道会搭上阿晖,容媛就不会这么冲动的报仇。

    容媛瘫软着身子坐在冰凉的座椅里,安城已经是深秋,晚上寒气逼人,容媛从警察局回来浑身冻得冰凉,她白天出去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此刻手脚都麻木了她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

    她两手撑着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不能乱,容媛心里清楚的很,可她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她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救出阿晖,如果警察说的那些是事实,那么阿晖这辈子就完了!

    不,她绝不能让阿晖后半辈子在那种地方度过,他还那么年轻,本该是前途无量啊!

    消息很快传到了c国,容韵的电话接过来,声音急促,“姐,到底怎么回事啊,爸爸和阿晖怎么会被逮捕呢?”

    容媛艰难的吸了吸鼻子,一阵冷风从窗外逼进来,冷得她直哆嗦,容媛这才浑浑噩噩的从座椅里起身去关窗户。

    “姐,你说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是我。”良久容媛喃喃的说出两个字。

    是我!

    容韵在电话那头彻底愣住。

    她似懂非懂。

    “都是被我给害的,是我想给妈妈报仇。”

    “所以你就……你就想让爸爸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容韵难以置信。

    她不是觉得容媛这么做有什么错,而是觉得容媛不至于有这么快的行动,毕竟容父现在在安城也是个大人物,想动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容媛声线冷漠,“你觉得他不应该吗?容韵,这些年你不恨他吗?”

    容韵在电话那头沉默了。

    恨?

    她当然恨,尤其是她小时候被人嘲笑,看到妈妈被人指指点点她就对容父恨之入骨,只是她没有能力和那个男人抗衡,长大后为了妈妈容韵又不得不回容家,只为了妈妈能有个更好的以后。

    所以她不情不愿的成了容家的一份子,什么事都会以容家为重,容韵庆幸的事,回到容家并没有那么艰难,她有一个很好的姐姐和一个关心她的大妈。

    可能是受这俩人的影响,容韵对容父的恨也没有那么深刻了,姐姐一直想守护容家,她也会尽力去做。

    只是没想到,今天一手毁掉容家的也是姐姐。

    “容韵,你怪我也好,不理解我也罢,甚至你想把爸爸从监狱里救出来我都没有意见。”容媛的话说到这儿心痛难当,“容韵,我想求你一件事,如果你有能力救出爸爸,就把阿晖也一起解救出来吧,他是无辜的,也是我们的哥哥。”

    容韵不是傻子,容媛的语气,还有她的恳求,都为了阿晖。

    阿晖这些年对姐姐的情意容韵早就心知肚明,想必容媛也有所觉悟吧,她为阿晖着急也是人之常情。

    “姐,你别着急,这样吧,我马上买机票回来。”

    “嗯。”

    容媛也实实在在没了办法,如今除了容韵,她怕是找不到更好的关系帮忙,以齐封的能力应该不说能救出阿晖,至少能让他少承受几年的牢狱之灾吧。

    阿晖,你千万不要有事,更不要傻到什么都招认!

    其实始作俑者都是容父,阿晖只是在执行!

    在容韵回来的这期间容媛跑了三趟警察局,阿晖还是执意不见她,容媛疲惫不堪,正准备回去,警察却告诉她,她的爸爸想见她一面。

    其实出了这样的事,和容家有关系的人都必须拘留盘问,但容媛并没有,只是被警察找去询问了一些情况,得知她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经查证也确实和她没有关系,警察也就放人了。

    得知容父要见她,容媛倒是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

    毕竟那个人是她的父亲,无论他做过什么,伤害她多少,他们的血缘亲情改变不了,事实上容媛的亲人也就剩容父一个人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好的一个家变成了这样,妈妈死于妈妈之手,爸爸因为她入狱了……

    “好,正好我也想见见他。”容媛一口答应下来。

    容媛被带到拘留所,现在的容父还没有被判刑,暂时被关在这里。

    见到容父的那一刻容媛眼里露出难以置信,她回来后就没有见过父亲,一年的时间他苍老得这么厉害吗?还是这些日子他被抓入狱,熬成这个样子的。

    此时的容媛看到容父没了当初的那股子恨意,她天性柔软善良,也是个把感情看得很重的人,容父就是造了再多的孽,那也是她爸爸。

    容父眼神浑浊,以往的那股子锋芒早已不在,他现在不过是个人人唾骂的嫌疑犯。

    “没想到你还愿意见我。”容父坐在了容媛的对面。

    容媛眼眶一酸,良久才发出声音,“你以为我想见你吗,我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容父苦涩的笑了声,“为了阿晖吧。”

    “你和阿晖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们没告诉你我们犯了什么事吗?”

    “我想要你亲口告诉我。”

    容父盯着她的双眼,他的这个女儿,表面听话乖巧,其实自己很有注意,只不过她性子太过于柔弱,也容易感情用事。

    “亲口告诉你就不一样了吗?”容父冷笑,“媛媛,你都这么大了,有些事情也该心里有数,我和阿晖早年间为了容家能在安城站稳脚跟,确实做了不少犯法的事,其实我这个人做事一向谨慎,阿晖也一样,按理说都是过去的事了,如果没有人说,我今天也绝对不会落到这个下场,说到底我还是栽到了你的手里。”

    到了这一刻,容父再也没有对容媛疾言厉色,而是很平和的说着这些。

    容父被逮捕的那一刻确实痛恨过容媛和阿晖,才两天而已,他的心情竟然如此很平和了。

    “我想问你,妈妈到底是不是你找人故意害死她的?”这是容媛最在意的事实,哪怕她有足够的证据,也想听容父亲口说。

    只有他亲口说了,她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愧疚。

    容父闻言顿了顿,随后点了下头,“我没想过要她死,我本意只是想让她让出容太太的位置,我会给她一笔养老金,可你妈死活不同意,非要霸着容夫人的位置……”

    容媛听不下去,她猩红了眼,麻木的心再次隐隐发疼,哪怕妈妈已经死去一年,她只要想到她的死因,容媛就会崩溃。

    “她不同意你就要谋杀她?你到底有没有一点人性?她是你同甘共苦了三十年的妻子啊,这些年你们一起打拼,她为了那个家牺牲了多少,难道你都看不到吗,即使他怀孕的时候你犯了那样的错,为了一个家的和平她还是选择了接受……你,你怎么可以如此狼心狗肺!”

    最后一句话容媛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容父垂着头,干裂的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无能为力。

    那时候的他像是中了邪一样,小情人只要一哭他就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而一向温顺的妻子又不肯听他的,他被逼急了才会走到那一步。

    过后,他后悔过,想到他和容夫人年轻时的点点滴滴,愧疚不已。

    所以在容夫人下葬的前两天,他一直守在她身边。

    等心情平复下来,容媛回归正题,“如果我知道报复你会搭上阿晖,我不会这么做。”

    “你也喜欢阿晖吗?”容父皱起眉。

    容媛不知道,总之阿晖是对于她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她绝不能让阿晖再付出什么。

    容父见容媛不说话,笑了下,“阿晖这个傻小子也算是得到回报了,喜欢了你那么多年,默默为你付出,你今天能说出这番话,心里肯定对他是有意思的。”

    “你说什么?”容媛心乱如麻。

    “阿晖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不,他应该是爱你,要不然哪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宁愿把自己的一生撘进去也要帮你实现愿望。”

    这话一落,容媛只感觉心尖都在颤抖。

    她依稀记得那天早上,阿晖带着热腾腾的早餐来宾馆找她,那么体贴入微。当时的容媛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阿晖死活不承认,她也就没在意。

    容媛的心像是被捅了一个大窟窿,她只感觉到疼!

    是的,她为阿晖心疼。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和阿晖也不会父子反目,容媛,你就是个祸害,不仅祸害了我和阿晖,就连同我们容家也一同被你给祸害了,你去问问你妈,如果她今天还在,会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容父的话彻底刺激到了容媛的神经,她发疯一样的从警察局跑出去直接去了墓地。

    深秋的风吹在人身上冰冷侧骨,容媛的脸就好像在被刀割一样的疼。

    跪在容父墓前,她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

    容父的一番话让她出于崩溃的边缘,在来的路上她一直在问自己,难道真的做错了吗?她就不该在妈妈死后想着给她报仇,毁了容家,更甚至于毁了一个真心真意对她的人?

    “妈,我做错了是不是,我不该着急为你报仇的,不该把不相干的人也牵扯进来。”寒风刺骨,容媛脸很快被吹得通红,她像是感觉不到疼,用手抚摸着容夫人的墓碑,“说到底还是我没用,当初我离开就是想亲手为你报仇,但还是把阿晖搭了进去!”

    “爸爸说是我毁了容家,毁了阿晖……也确实是这样啊,妈,如果你在的话同意我这么做吗?”

    容媛的后悔只针对容晖,其实容家怎么样她早就不在乎了,她所谓的爸爸都是在为另一个女人和私生子谋划,和她这个女儿没有半点关系。

    而她这些哭诉却只有寒风能回应她,墓碑上容夫人的笑容慈祥,即使容媛哭哑了声音照片上的人儿还是只有一个表情。

    也不知过了多久,容媛觉得自己已经喊不出声音了,一双有力的大手试图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容媛胡乱的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她转头,用一双通红的眼看向男人。

    厉子涵拽着容媛胳膊的手稍微用力,强行将跪在地上的女人拽了起来,容媛由于跪的太久,双腿早已麻木,这一起来身子摇摇晃晃,差点撞进厉子涵的怀里。

    意识到的时候,容媛故意推了厉子涵一把,她宁愿摔倒也不愿意在撞进这个男人怀里。

    好在她稳住了身形,忍着酸痛站稳了,厉子涵的手还僵在原地,准备去扶她一把,却没了机会。

    容媛用手拨开吹乱的发丝,冷冷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你。”

    厉子涵知道,一旦容父出了事容媛就不会再隐藏身份,她会第一时间来看容夫人。

    “厉子涵,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谁说没有关系了,我是你前夫。”

    容媛,“……”

    那这个关系她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厉子涵的手落在她肩头,像是在安抚她,“你爸爸那是罪有应得,你不该这么难过,他做了那么多错事,伤害民众的利益……”

    “我不是为他伤心,是为了阿晖,厉子涵你不会懂的。”容媛冷冷打断他。

    这个时候她并不想和厉子涵有什么牵扯,他如今的身份不该和她有来往。

    我不是为他,是为了阿晖!

    这句话让厉子涵觉得刺耳!

    她跑到这里来忏悔,就是因为阿晖吗?

    厉子涵也没多说什么,脱下外套试图给她披上,容媛却一把将他推开,“厉子涵,我不需要。”

    “媛媛,一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倔。”

    是倔吗?

    她只是想远离厉子涵这个危险的人物好吗,这有什么不对?

    一年前她离婚,没有人知道离婚的那一天她有多心痛,仿佛每根骨头都在疼啊。

    厉子涵,你从没有感受过我的无助,怎么能如此评价我呢?

    “你说我倔就倔吧,我不需要为了谁改变,而且我已经不是你妻子了,你没有权利要求我怎样。”

    厉子涵听得头疼,“我没有要求你怎样,我只是觉得……你冻着了会生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