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顾家(3)

    顾老太太现在对顾和平都很厌烦,可偏偏他是大房的嗣子不能赶走。除了初一十五,其他时候都不让两人过来,眼不见为净。

    摆摆手,顾老太太说道:“我这里也不用你们,你们忙自己的事去吧!”

    袁珊娘拉了下顾和平的袖子,见对方没回应只得自己开口:“母亲,相公在家歇了两个多月,不能让他一直在家歇着吧!”

    顾老太太看着顾和平,问道:“你的意思呢?”

    顾和平这才开口:“母亲,这次是儿子疏忽大意才会上当,以后我会小心的。”

    顾娴也知道顾和平被人骗了的事,闻言说道:“娘,这做生意难免碰到狡猾奸诈之徒。和平还年轻,你多教教他就好了。”

    顾老太太没接顾娴的话,只是说道:“你去找罗掌柜,让他将粮铺的事交还给你。”

    罗掌柜精明又能干,对顾家也忠心耿耿,所以顾家最赚钱的茶铺跟绸缎铺都是他在打理。

    顾和平恭敬地说道:“母亲放心,这次是儿子不谨慎,再不会有下次了。”

    顾老太太不在意地点了下头道:“那你们忙去吧!”就别留在这里,碍她的眼了。

    袁珊娘走之前,还不忘看了一眼清舒手中的玉如意。这丫头,真是贼不走空。

    在袁珊娘心里,顾家的东西,哪怕一草一木都是她儿子富贵的。可清舒每次来那是又吃又拿,这跟挖她肉没区别。

    她这厌恶的眼神,都落在了清舒眼里。

    说起来,清舒都佩服这两口子。这么大的家业,她们竟然在五六年的时间内就败了个干干净净,真不是一般的有才。

    顾娴等两人走后,忍不住开口说道:“娘,和平实诚,你寻两个精明的随从给他。这样,也不会被人骗了。

    顾老太太嘲讽道:“粮铺的林掌柜管着铺子十多年,可他到粮铺没两个月就以林掌柜贪墨为由将人给辞了。”

    顾家以前开了金铺、绸缎铺、胭脂铺、茶铺、瓷器铺,还有生丝铺等,这些可都是赚钱的行当,那时候顾家真的是日进斗金。可后来顾老太爷过世,其他人联合起来蚕食了她家的生意。

    其实当时顾老太太保住了一大半的铺子,可后来精力有限将大半生意转让了,就留下如今这三个铺子。而这几个铺子,赚钱最少的就是粮铺。不过粮铺因为货源跟销售渠道都稳定,只要按部就班也不会出纰漏。可袁氏跟袁姗娘姑侄两人心大想在铺子里安插自己的人,就怂恿顾和平将林掌柜辞了。

    在顾老太太的干涉下,袁家人没能进铺子当差。而顾和平能力平平不说,人也不怎么精明,所以被有心人给算计上了。

    “和平是个宽厚的人,若林掌柜没贪墨他也不会将人辞了。”

    顾老太太笑了下道:“林掌柜没有贪墨,若不然我早将他辞退了。不过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每次谈生意都会从中谋取了一些好处。”这些事,她岂能不知道。若不然,也不可能再丈夫去世后还能保住家业了。

    顾娴非常讶异:“娘,既你知道,为何当时不将他辞退了?”

    顾老太太白了顾娴一眼:“水至清则无鱼,这么浅显的道理莫非都不知?”只要不越了底线,她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顾娴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娘,这些道理你跟和平讲了没有?”

    顾老太太说道:“你以为我没教,可也要他愿意听才成。他只听信袁氏姑侄两人的话,将我说的都当耳边风。既如此,我也懒得再费口舌。”

    “娘,三婶她毕竟是和平亲娘,他要孝顺也没错。”

    顾老太太脸色顿时不好起来。

    顾和平两岁过继到大房,顾老太太也是将他当亲儿子一般待的,吃穿用度样样精心,顾和平那时对她也很孝顺。谁想顾老太爷突染急病去逝,竞争对手想要吞并她家的生意也就算了,还想谋算她家的家底。顾老太太所有的精力保住家业上,而袁氏却趁此机会拉拢住了顾和平。等顾老太太回过神来,人家已经母子情深了。

    顾老太太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顾和平亲近生母她也不会阻止。可顾和平总听袁氏的,这个她就不能忍。在顾和平说要娶袁珊娘被她拒绝后,两人生米煮成熟饭逼她答应后,她就知道这个养子靠不住了。后来又闹出不少的事,让她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所以,手头上的生意也渐渐放了出去,不愿再劳累了。

    她可不想累死累活赚那么多钱,最后却便宜了别人。

    到现在,她已经对顾和平彻底死心了,指靠顾和平,她还不如指靠外孙女养老呢!

    清舒瞧着气氛不对,忙开口说道:“外婆,你给我买的衣裳在哪呢?”

    如陈妈妈所说那般,顾老太太确实从府城给清舒带了许多漂亮的衣裳首饰。只是昨日急着去看望清舒,东西没带。

    顾老太太笑呵呵地说道:“花妈妈,将我从府城带来的衣裳首饰取来。”

    衣裳买了六套,都是非常鲜艳的颜色,上面绣的花样也很漂亮。首饰有珠花、金簪、手镯、手链等,款式多样。

    顾娴皱着眉头说道:“她小孩子家家的,哪至于用这些东西,这也太奢侈了。”

    顾老太太说道:“祁家的嫡出姑娘一个季度十二套衣裳,每季两套首饰,身边伺候的丫鬟八个,还有乳娘管事婆子。”对比下,她外孙女已经很可怜,身边只一个榆木疙瘩的丫鬟伺候。

    “娘,我们怎么能跟祁家比。祁家可是官宦人家,林家只是普通的耕读之家。”若是让弟妹知道,又要说酸话了。

    顾老太太说道:“儿子穷样没关系,女儿一定要富养。”

    见顾娴还待说,顾老太太拉着脸道:“我是买给红豆,又不是买给你。”

    说完,顾老太太摸着清舒的头道:“乖乖,喜不喜欢外婆给你买的礼物?”

    对顾娴使的眼色,清舒仿若没看见:“喜欢,特别喜欢,谢谢外婆。”不要这些东西,那女人也不会记着她们的好,背地里仍会咒骂她们。另外,还会伤了外婆的心。

    顾老太太眉开眼笑:“清舒喜欢,等过段时间外婆再给你置些衣裳首饰。”

    顾娴有些郁闷,以前女儿什么都听她的。可自病了一场以后越来越有主见,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