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不说话,不代表她不明白,不清楚。15岁的花季少女,有了超出大多数同龄人的成熟和敏感。

    她在门口徘徊很久,是因为两天前,她的母亲已经和她旁敲侧击过。

    让她放弃中考的机会,去读父亲单位的技校,成为和他父亲一样的铁路工人。

    据她母亲描述,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铁饭碗,女孩子要读这么多书干嘛?

    又费钱,又花时间,还不如找份工作出来嫁人?

    嫁人?晓晓心中冷笑,嫁给父亲一样的男人吗?

    晓晓不是傻瓜,她读的书,了解的知识,已经让只有中专毕业的母亲忽悠不了她了。

    她知道唯一改变自己命运的办法,就是通过读书考出去,离开这个让她厌恶不已的家。

    这是她的底线,也是她最在意的。他们骂她,打她,忽视她,她都可以忍,因为她很早就不在乎了。

    可要剥夺她唯一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她不会妥协,也不会屈从。

    她老早知道家里的条件,供她和哥哥上大学没有问题。

    经济上没有问题,他们唯一不让她读书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她是女儿,不值得为她花钱。

    这种事情落到很多女孩身上都会变成悲剧。

    女孩本来就应该柔弱,听话,父母养你一场不容易,自然父母说什么,听什么。

    放弃一个上大学的机会,让父母开心,是那个时候很多人认同的价值观。

    可晓晓不是大多数女孩中的一员,她冷脸把妈妈的提议挡了回去。

    只有一句话,我要考高中,上大学。

    自那天后,父母再没有和晓晓说过话,晓晓在家变成了一个透明人。

    可晓晓并不在意,他们对她的冷淡已经影响不了她了,多年的情感漠视。

    早就让她的心练得强大无比,她想要的,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终于,晓晓徘徊了十多分钟后,叹了口气,她始终要回家,就算他们的脸再难看,她也要面对。

    她轻轻推开门,像一道幽灵,漂了进去,尽量不想引起任何人注意。

    回来晚了,家里已经吃过饭了,没人为她留饭,晓晓不介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自己摸索着走进厨房,将齐肩的秀发挽了挽,敲了两个鸡蛋,给自己炒了碗蛋炒饭。

    她初三了,要给自己补充点营养,她洗了两片青菜炒进饭中,收拾好后准备朝自己的房间中走去。

    却迎面撞上从卧室出来的妈妈,妈妈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冷淡,点点头说:“回来了!”

    晓晓目无表情,连话都懒得说,略微点了下头,意思一下,就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妈妈张玉兰大怒,她这是什么态度?这个女儿让她越来越厌恶,成天不说几句话。

    一直就是这么不冷不淡的,相比儿子,简直就是个另类。

    儿子每天倒是对自己嘘寒问暖,跟上跟下,又懂事又乖巧。

    唯独这个女儿,一直死僵僵的,她那个表情,好像全家都欠她的。

    又不少她吃,有不少她喝,她还要怎样?在农村,她这个年龄早就出去打工赚钱了。

    玉兰想到自己弟弟家的三个女儿,比她还小一点。

    现在去广州打工,每个月给农村的弟弟赚钱养小儿子。

    她就觉得很不平衡,最气愤的是,晓晓爸爸已经帮她找了这么好的铁饭碗。

    她还不肯去,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养到这种不争气的孩子。

    玉兰越想越气,她本就性格要强,在家里从来说一不二。

    现在看到刚刚长大的15岁女儿,居然敢公然挑战她的权威,越发怒火中烧。

    她脾气上来,决定牛不喝水强按头。

    晓晓爸爸今天已经把技校的报名表拿回来了,她今天不肯也要肯。

    怎么样也要让她报了,我就不信我这当妈的,还拧不过一个15岁的小妞?

    她冷冷喊道:“回来!我和你爸有事和你说。”

    晓晓的脚步顿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还是那个事吗?

    她心中冷笑一声:果然,妈的性格没那么容易妥协。

    该来的还是要来,既然躲不过,就看她到底想怎样吧!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玉兰,轻轻说道:“好!等我放一下书包。”

    她迅速进了自己的房间,放下书包。

    轻轻用手抚摸了一下已经用了两年,显得有些旧的书包。她拿定主意,转身出去,到了客厅。

    客厅里,老苏有些尴尬,他一向不管事,只要每天有烟有酒,打打麻将,人生就完美了。

    坦白说,他不是不知道玉兰对晓晓偏心,可玉兰性格固执,脾气又不好。

    现在还是公务员,已经处处觉得他高攀了。

    他越发要小心翼翼,轻易不敢招惹她,弄得鸡犬不宁。他在这个家,其实没什么话语权。

    偏心就偏心吧!两个孩子哪能做到事事公平?

    况小海又是老苏家的长子嫡孙,优待一点也是应该的。

    今天玉兰打定主意要逼晓晓去读技校,让他在旁边帮腔。

    他也没有办法,晓晓读技校,也能帮家里省不少钱。她省下来的,正好大儿子以后也就多了。

    这样考虑下,他也只好硬起心肠,目无表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晓晓过来表态。

    晓晓走近客厅,扫了一眼正襟危坐地父母。

    她没有说话,跑到沙发的另一头,坐了下来,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晓晓妈妈开腔了,难得语气平和一次,说道:“晓晓,爸爸妈妈前两天和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样了?

    妈妈可告诉你,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

    这次是你爸的单位内招,以后读出来包分配的。

    趁你爸现在还年轻,还能再干两年,等你出来顶替他的位子,以后就是铁饭碗了。

    你不要眼高手低,女孩子读什么高中?

    就算被你考上大学,找不到工作的一大堆。还不如你爸单位的铁饭碗强,你说是不是?”

    玉兰师范出来后,当过几年的老师,业务骨干,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她难得压下来次脾气,自以为苦口婆心地规劝晓晓。

    老苏学历初中毕业,没有老婆这么能说会道,只好在旁边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玉兰说完住了口,看晓晓还没吭声,递了个眼色给老苏,老苏慌忙应和。

    说道:“晓晓!你妈说得没错,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你看!我这边已经把技校的报名表拿回来了,你要是没有问题,就把它填了。

    准备准备,体检后,过了年就可以去那边报道了。”

    晓晓垂下眼,心中冷笑,这是要生米煮成熟饭的节奏了吗?可惜,自己还真不是能认熟饭的主。

    她抬起头,眼神坚定,看了看玉兰老苏。

    说道:“爸,妈,我想过了,还是要读高中,我想上大学。

    以后出来,不用你们帮忙找工作,我自己养活自己。”

    老苏楞住了,刚要说话。旁边的玉兰却炸了,指着晓晓。

    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活脱我说了半天,你就是油盐不进,上什么大学?

    上大学不要钱吗?你有没有点心,体谅一下父母,你的几个表妹都帮家里赚钱了,你……”

    玉兰还想继续骂下去,晓晓却怒了。她一向能忍,可今天玉兰这个态度,这番话也激怒了她。

    她在这个家压抑太久了,读高中,上大学是她唯一的梦想,也是她的底线了。

    15岁的少女已经有了思想,有了底气,她截住玉兰的话题,冷冷说道:“

    读技校这么好?你们为什么不让哥哥去读?

    你们要是吃不起饭,供不起我,我也会出去赚钱,帮你们减轻负担。

    你要我体谅你们,出去赚钱,那大家公平一点。

    要赚一起去赚,哥哥不读书,出去赚,我就一样,也出去赚。”

    玉兰一听,暴跳如雷,这死丫头,居然拿儿子呛她。

    她大骂:“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拿小海和你比?他是儿子,你是女儿,女人要读什么书?”

    晓晓毫不畏惧,呛道:“女儿怎么了?女儿不是人吗?难道我是你们捡来的吗?

    你也是女人,你要是不读师范,你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吗?

    凭什么你那个年代读师范,现在要让我读技校,当一辈子工人?”

    老苏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平时默不作声,看似乖巧懂事的女儿吗?

    他终于发现,这个女儿发起火来,战斗力不输他的老婆。

    她的口齿伶俐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她的老娘。

    老苏今天难得没喝酒,没喝酒他就没有办法借故发酒疯,威胁女儿。

    晓晓现在已经不复刚才进来冷静温和的模样。

    现在脾气上来,也是脸红脖子粗,她本就个子高挑。

    已经一米七的身高,比之玉兰勉强一米六的身高,毫无惧色。

    她长大了,已经懂得是非,开始反抗一向粗暴专制的父母。

    老苏已经意识到晓晓今天的反常。

    可惜,他那个固执霸道的老婆,却还是惯性思维。

    觉得晓晓还是那个扎着羊角辫,跟在她身后,屁颠颠讨好她的小丫头。

    她脸色铁青,直接上前,抓了晓晓的手,将报名表往桌上一拍,拿了根笔往晓晓手上塞。

    发了狠,吼道:“我就不信今天治不了你?

    你今天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管不了你了,是吗?我是你妈,我看你今天还能反了天。”

    晓晓愤怒异常,怒火烧穿了她的天灵盖,她想不到自己的妈妈会如此粗暴。

    玉兰还是低估了她,她是玉兰生的,脾气比玉兰还倔。玉兰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彻底逼急了她。

    15岁的少女猛地站起身,奋力挣开她妈的控制。

    用力一推,玉兰的小身板如愿以偿,倒在沙发上。

    玉兰立刻捶胸顿足,发挥了从农村出来的泼妇骂街本能。

    哭骂:“老苏,你是死人吗?你看看!你养了个什么东西出来,居然敢打她妈?”

    老苏也怒了,这个女儿实在太不省心,这事他得管。

    他猛地一拍桌子,大喊:“苏晓晓,你干什么?你眼里还有爸妈吗?”

    谁知道苏晓晓看了一眼他,拿起桌上的报名表,捏在手上揉成一团,老苏看愣了,玉兰也呆了。

    晓晓轻轻走到客厅和厨房连接的那扇玻璃门旁,冷冷一笑,猛地一拳砸了过去。

    玻璃门瞬间破碎,老苏惊呆了,玉兰开始尖叫。

    晓晓满手鲜血,站在那里,脸色苍白,说道:“再让我考技校,我就死给你们看。”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