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考上县重点高中那一年,苏家也算个双喜临门。

    晓晓的哥哥小海也考上了一所南方的重点院校,晓晓和小海年龄一岁零三个月。

    性格却天差地别,两人就像是选错了性别,哥哥文静温和,乖巧懂事。

    晓晓却脾气火爆,粗鲁乖张。

    这个区别,也让妈妈越发偏心了哥哥,从小到大,似乎只有小海才是玉兰的孩子。

    小海贴心,会拍马屁,会看眼色,知道家里玉兰说了算。

    成天跟在玉兰屁股后面,捶腰,逗趣。

    让玉兰高兴不已,对儿子更是喜欢。

    看看,这个儿子养得多值,比他那不省心的老子和暴躁的女儿强多了。

    每当看到小海谄媚着脸,和玉兰有说有笑,晓晓总是冷眼旁观。

    那个情形总让她想起电视剧上的太后出行,太监伺候左右的情形。

    说实话,小海那种表情和姿态,晓晓确实做不来。

    她私心想着,就算做了,也未必有效果。

    小海有天生的优势,人家是儿子。

    就算不做,玉兰也当宝一样的存在,做了更是锦上添花。

    小海考上了重点大学,玉兰脸上笑开了花,张罗着帮小海请客庆祝。

    置办各种行头,为他九月份的入学做各种准备,而女儿,她只哼了一声。

    当道喜的人和她顺便提及晓晓的成功时。

    她只是轻描淡写来一句:“这次是她运气好!还早呢!

    三年过后,还不晓得有没有一个好大学上。

    还是儿子厉害,考上了重点,帮我老苏家争了光。”

    玉兰生怕女儿抢了儿子风头,赶紧将话引到儿子身上。

    晓晓就在旁边,她老娘从小到大都是这副德行。

    仿佛女儿的心是铁打的,她从不介意当面打击她,表明她的态度。

    她总觉得,不能让儿子吃亏。

    只可惜,老天爷是公平的,晓晓虽不受待见。

    却得到了老天爷的眷顾,吸收了爸爸所有外貌的优势,一米七三的身高。

    肤白貌美,眼大鼻挺,最有特色的是笑起来那道醉人的酒窝,还有额角那弯迷人的美人尖。

    都让妈妈愤愤不已,她的儿子正好相反。

    简直辜负了她当时选择老苏的苦心,身高也就罢了,有个一米七五,也算过得去。

    就是那个长相,几乎吸收了玉兰所有的缺点。

    皮肤黑,鼻子塌不说,还弄了一个胎记,好死不死正好在右脸上。

    他们两兄妹,一起站出去,不说,真没人相信是一个妈生的。

    所以玉兰最恨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夸晓晓长得好,她总觉得就是这个女儿抢了她儿子的好处。

    当初为了生晓晓,她七个月就给小海断了奶,保不准因为这样,小海营养不良,才长了这个身高。

    这样想着,她更加恨恨不已。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把女儿那身皮,扒下来给儿子披上。

    为了弥补儿子这个缺陷,晓晓妈妈,从小到大都给儿子置办不少新衣服。

    而晓晓则能混就混,玉兰有时候能过分到一家四口出去,当着女儿的面给儿子买衣服,女儿却一件也没有。

    甚至,晓晓上初中后,玉兰将自己不穿的衣物随便改改,就给晓晓穿。

    初中,是晓晓最难熬的三年,那个时候,晓晓最喜欢的衣服就是校服。

    只有在穿校服时,她才不会感觉自卑。

    晓晓曾经因为穿过一件,玉兰穿得领子都烂了的棉袄去学校,被全班同学嘲笑。

    为了这事,她宁愿一个冬天冻得瑟瑟发抖,也不要穿她妈的棉袄。

    说实话,玉兰家并不缺一件棉袄的钱,可农村出生的玉兰抠门成性。

    对女儿自然能省就省,儿子代表了老苏家的颜面,自然要光鲜亮丽。

    女儿以后都不知道是谁家的人,花再多也是丢水里。

    这一点,晓晓知道,十五岁的少女有了自尊心。

    她下不了脸去找玉兰要钱,就连逼不得已的学费,每次问玉兰讨要时。

    玉兰也是冷嘲热讽,从不让晓晓好过。

    每当玉兰薄薄的嘴唇一撇,说出刀子般刻薄的话时。

    晓晓总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又来要钱?问你爸要去,他这个月工资还没交。

    没准又打麻将输了,养你这么大,还要花钱,人家农村的小孩。

    早就自己出去赚钱了,要钱还没有见你有个好脸。

    你干嘛不出去要!你出去要要看能要多少回来。

    又不欠你的,我前面养你的钱,什么时候还我?......”

    诸如此类的话,玉兰总是乐此不疲,把对老苏的不满,女儿的厌恶。

    在她每次问自己要学费时,抓住机会表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上了初中后,晓晓和她说的话,越来越少,仿佛只有这个时候。

    她才能高高在上,把女儿的自尊踩到脚底,让她屈服。

    而玉兰口中赌光了工资的老苏,在被玉兰打发过来,要学费的女儿堵住时。

    总是气急败坏,感觉丢了面子。

    少不得再灌几杯酒,闹闹脾气,去找玉兰吵架。甚至升级到撕扯抓打。

    晓晓到现在都记得,一次为了要初二的学费。

    他那喝了半斤白酒的老爸,提了把刀和她说:“我现在就让你妈,把钱拿出来给你交学费。”

    然后提了刀在卧室房门处猛砍,砸门,玉兰在里面顶死不出。

    哭闹半天,扔了两百块钱出来。

    吓呆了的晓晓,一边拦腰抱着老苏往后拖,一边哭着捡起地上的钱。

    所以,初中三年,每到交学费的时候,也是晓晓最难受的时候。

    她总是拖到最后一天,最后一刻。

    才下定决心受一顿羞辱,换来玉兰几百块的学费。

    学费尚且如此艰难,就更别说其他的开销了。

    晓晓不是不知道怎样打扮算漂亮,就算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同龄的女生们,这个时候已经懂得漂亮,纷纷绽放,花枝招展。

    可晓晓没有这个机会,她的自尊,已经被学费碾压得所剩无几。

    她不愿意为了外在的东西,再去将剩下的自尊全部牺牲。

    初中三年,整整三年,晓晓没有添置过一件新的衣服。

    她穿着玉兰的旧衣服,缩在人群中,恨不得没有人看到她。

    她习惯了冷眼面对所有的嘲笑和不屑,用成绩狠狠地反击了所有瞧不起她的人。

    那个时候,晓晓并不知道,在玉兰一次次的羞辱中,她心中形成了一个黑洞。

    一个金钱的黑洞,她要赚钱,要赚很多很多的钱。

    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这么羞辱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脚下。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