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市场,太多人考究的门当户对,财力相当。

    却往往忽视了情感,性格的契合度。

    这种只有物质,没有精神的婚姻,往往铸就了太多的不幸。

    人毕竟不是动物,当物质的层面满足后,就会有精神,情感的追究。

    而最痛苦的是,当人们进入婚姻的围城后,

    才发现除了冷冰冰的物质,内心一片荒芜。

    于是,就有了选择,离婚,背叛……

    最后才明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遵从内心,才是唯一不会让人后悔的……

    ——献给坚守本心,收获幸福的你们

    下午五点半,夏亦辰出现在魔都国际机场,静静等候。

    终于,六点多,一位打扮时尚,气质高冷的女生,出现在机场的到达点。

    女生挎着一个昂贵的,一眼看得出标志的时尚包包,戴着同款夸张的墨镜。

    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质感很好的短袖针织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

    脚下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目测高度六公分以上。

    女生体型瘦削,身高在一米六三左右,踩上高跟鞋子堪堪一米七。

    长相也算清秀,皮肤白皙,可惜的是,整个五官略显呆板。

    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凑在一起,也就是一个清秀。

    好在,穿搭还算视尚,得体。为她增加了几分时尚的赶脚。

    眼下,她正推着放了四,五个箱子的行李推车,

    缓缓随着人流,走出到达点的通道。

    女生眼神锐利,看到亦辰,露出笑容。

    摘下墨镜,露出细长的眼睛,眼神略显凌厉。

    亦辰笑了笑,迎了上去。

    接过女生手上的推车,说道:“安娜,回来了。”

    安娜笑笑,说道:“嗯!累死了!就算是公务舱,

    躺十几个小时,也有些够呛。”

    安娜一边说着话,一边朝亦辰靠了过去。

    手臂自然地挽上亦辰的手,亦辰楞了一下。

    定住没动,手臂有些僵硬。

    安娜这是?要和他和好的节奏吗?

    他顿了顿,说道:“嗯!既然累了,我直接送你回家休息吧!”

    安娜笑笑,看了亦辰一眼,说道:“你都已经辛苦过来接我了。

    我再累,也想要陪陪你。不用了,你送我去晶茂酒店吧!

    我爸妈今天在那边定了位子,说叫你一起吃个饭。

    对了,现在才通知你,你后面没有安排吧!”

    亦辰看了安娜一眼,只好点点头。

    说道:“好!那吃完饭后,我再送你回家。”

    安娜笑容满面,半个身子靠在亦辰身上,

    说道:“嗯!亦辰,我就晓得,你一定没问题的。”

    亦辰轻轻扶正她,看着推车说:“我先推行李下车库。”

    安娜点点头,亦辰说完,直接推着行李朝前走去。

    安娜从后面看着他,眼神中划过一丝疑虑。

    嗯!有什么不对?

    她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

    她暂时还没有想明白,哪里不对。

    她楞了一下,发现亦辰大步流星,推着车。

    已经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她只好小跑几步,跟上亦辰。

    到了停车场,她惊奇地发现,亦辰居然开了一辆黑色的帕萨特。

    她马上问道:“亦辰,你怎么开这个车?

    你自己的车呢?”

    亦辰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哦!前几天和吴韬一起出去,

    给吴韬开时,碰了一下。

    现在还在修,应该过两天就能修好了!”

    “碰了?怎么回事?你人没事吧!

    怎么没有听你说起?”安娜一边说着,一边朝前,

    抓住亦辰的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亦辰笑笑,轻轻拉开安娜的手,说道:“就是车子撞了一下。

    我们都没事,你放心吧!

    还好我开这个车来,不然你这些行李怎么放得下?”

    安娜走上车,拉开头顶上方的镜子。

    从化妆包中拿出口红,补了一下唇色,顺手将口红放到车门旁边的储物格中。

    拿出纸巾,晕了晕,多余的唇彩。

    她皱皱眉,说道:“亦辰,以后你离那个吴韬远一点。

    我妈早就和我说过,他那个人做事不靠谱,

    成天在外面鬼混,不要把你带坏了。

    你和他不一样,以后你是要进实验室,做项目的人。

    你要爱惜自己的羽毛,不要被他那种人影响了,

    就说这次,和他开个车出去,还被他坑了。

    要是成天再一起,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我听我妈说,你最近老是和他在一起……”

    安娜表情严肃,开了口,就止不住,滔滔不绝地教育着亦辰。

    亦辰心中突然涌起一丝愤怒,他冷冷地看了安娜一眼。

    说道:安娜!我想……我有选择朋友的权利……”

    安娜吃了一惊,她看了一眼亦辰,亦辰脸上隐隐有怒色呈现。

    眼神更是冰冷。

    他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是为他好!

    以前,就算自己说他,他不喜欢,最多就是不说话。

    今天自己飞了十几个小时回来,一言不合,他就是这个表情?

    安娜立马来了脾气,她冷笑一声:“亦辰,我这是为你好!

    要是别人,我都懒得说,你以为,我时间很空吗?

    你要是不领情,就算了。”

    亦辰脸色一沉,索性不发一言。

    车上的气氛降到冰点,安娜看他这个表情。

    越发恼火,以前他看自己生气,至少会哄哄自己。

    可是现在,他连个表情都懒得掩饰。

    她脸色一寒,愤然转头,看向窗外。

    而亦辰也阴沉着脸,专心地看着车子的正前方,一路无话。

    到了晶茂门前,车子还没停稳,安娜直接打开车门窜了出去。

    恨恨地将车门一摔,撂下一句话:“我爸妈都到了,我先进去了。

    他们定了56层的餐厅,你停好车,就赶快上来。”

    亦辰大怒,看她把门摔上,连话都懒得说。

    直接把车开走,朝停车库驶去。

    气得安娜血压升高,往脑门直窜上去,她差点就开骂了。

    旁边的门迎服务生,礼貌地帮她拉开门,冲她笑笑。

    她好不容易止住了骂人的冲动,转身,朝酒店里走去。

    亦辰将车开下车库,找了一个停车位。

    停下车,没有立即走下车,他在车里呆了一会儿。

    等一下,还要上去见安娜的爸妈。

    基本的礼节和风度,他还是要保持的。

    他不能带着情绪上去,他深吸了几口气。

    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回过头想想,他也有些后悔。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安娜,她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以前自己虽然恼怒,但基本上都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不和她计较。

    大不了不说话,自己该怎样还怎样?

    可今天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如此厌恶?连敷衍她都懒得做。

    他自己也有些意外,正想着,电话响了。

    他拿过来一看,是安娜,他叹了口气。

    接了起来,语气尽可能平和,说道:“喂!安娜……”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

    已经被安娜冷冰冰地打断:“夏亦辰!

    我们一家人都在等你。

    你如果不想上来,至少打个电话说一声。

    这是基本的礼节,不会是和吴韬呆久了,这点道理都不懂了吧!”

    夏亦辰瞬间暴怒,被压下去的怒火嗖,嗖,嗖地窜了上来。

    他刚想开口,谁知道,安娜那头的电话被抢了过去。

    安娜妈妈的声音传了过来:“亦辰啊!是我呀,安娜妈妈。

    你别听安娜瞎说,这孩子就是这样,一发火就不管不顾。

    她是在飞机上没有休息好,心情难免烦躁。

    没事,这边刚刚开始上菜,我们等你,你停好车就上来。”

    亦辰楞了一下,沉默片刻,终于说道:“好的!阿姨,我马上上来。”

    *********************

    晶茂酒店,87层,九重天酒廊。

    这里正被包场,举行一场高端乐器的拍卖会。

    拍卖所得会尽数捐给希望工程,为边远山区的孩子,提供入学保障。

    现场的乐器并不多,但每一样都大有来头。

    乐器的年代要么久远,质地优良,极具收藏价值。

    要么前主人极有来头,曾经是某一领域,作出过杰出贡献的知名人士。

    酒廊的中心围了一圈栏杆,即将被拍卖的乐器都摆在中间。

    而酒廊的外围,摆了很多的嘉宾席,

    酒廊位置极佳,视野很好。

    酒廊的外围一圈,全部是晶茂特有的落地玻璃。

    这个酒廊位于浦江边上,87层的空中,

    之所以称之为九重天酒廊,就是因为置身此处,恍若在云端,

    华灯初上,临窗而坐,整个浦江的美景一览无遗。

    有九重天上俯瞰众生的赶脚。

    这里一向是魔都高端人群,情调人士的打卡地。

    拍卖会8点开始,这个时间,陆陆续续已经有嘉宾开始入场。

    酒廊漂亮的迎宾小姐们,礼貌地上前,将他们接到相应的座位上。

    七点三刻,夏俊风一身笔挺的藏青色西装,正准备走进晶茂的电梯。

    刚要按电梯,却突然听到诧异的打招呼声:“三叔!你怎么也在晶茂?”

    夏俊风抬眼看去,不由得笑了出来。

    说道:“亦辰,是你?

    我过来参加一个拍卖会,我有一件乐器参与拍卖。

    正好过来,帮朋友捧捧场,你呢?来这边干嘛?”

    亦辰点点头,说道:“哦!今天安娜回国了。

    我接了她,和她父母一起吃个饭。”

    夏俊风哈哈大笑,说道:“不错!你小子,动作挺快。

    你和安娜爸妈关系这么好,我看没多久,你妈就要操心你的终生大事了……”

    亦辰脸色一沉,看看夏俊风,回了一句:“就是普通一顿饭,

    没你想的那么多,我还早呢?我妈没有操心完你的事,

    一时半会,不会想到操心我的事。”

    夏俊风看了他一眼,笑笑:“我怎么看你这意思,不太高兴呀!

    居然把球给你三叔踢回来,话说,你和那个安娜也有两年了吧!

    我记得她和你同岁,要是觉得不错,也可以考虑这个问题了。

    再说,你不急,人家养女儿的,能不急吗?”

    夏亦辰脸色更难看了,他冷冷地说:“这是人家的事,

    我也管不着,对了!三叔,你这个拍卖会几点结束。

    你要空,今晚找你喝酒。”

    夏俊风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说道:“你呀!还是小孩子脾气。

    拍卖会总要到十点左右吧!主要看拍卖的进程。

    行,你到时候打我电话。”

    夏俊风点点头,和亦辰一起走进电梯,按了87层的按键。

    亦辰目无表情,按了56层的按键。

    到了56层后,他和夏俊风打了个招呼后,走了出去。

    进了中餐厅,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走进包房。

    冲里面坐着的一对中年男女,打着招呼,

    说道:“叔叔,阿姨,不好意思!

    刚才在楼下,碰到我三叔,聊了几句,让你们久等了。”

    安娜的妈妈五十岁左右,皮肤保养很好。

    体态匀称,外表看起来和安娜有些相似。

    她戴着一个金丝边的眼镜,狭长的眼睛中透出一丝淡淡的探究。

    她扫了一眼亦辰的神色,笑笑说道:“没关系!亦辰。

    我刚才还在和安娜说,你对我们安娜一向体贴,

    又是我们做父母的,眼中的好孩子。

    刚才一定有什么事情绊住了,不会是和安娜闹脾气的。”

    说完,她又对着旁边,冷冷抱肩坐着的安娜说道:“安娜,你听到了吗?

    我就说你,不要动不动耍小孩子脾气,

    亦辰比你懂事多了,他不会像你一样,动不动发脾气的。

    你还不赶紧挪个位子?让亦辰坐下吃饭。”

    安娜鼻孔中“哼”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往旁边挪了挪。

    让了个位子出来。

    亦辰听到安娜妈妈说的话,晓得大部分是说给他听的。

    要是换了以前,他会接两句,让安娜妈妈下台,

    帮安娜说两句话,缓和一下气氛。

    可他今天有些腻歪了,每次演这种戏,他也烦了。

    看安娜挪出位子,他直接目无表情,一屁股坐了下去。

    安娜爸爸体态瘦削,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性格沉稳严肃。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亦辰,心中划过一丝不悦。

    他看了看安娜妈妈,因为亦辰没有接话,有些尴尬。

    他清清嗓门,轻轻说道:“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不早了,快八点了,我们边吃边聊。”

    说完,他一边示意大家动筷子,

    一边问亦辰:“对了,亦辰,回来快一个月了吧!

    怎么样?最近在忙什么?”

    亦辰吃着东西,心中冷笑。

    觉得安娜的性格生成这样,和她爹妈还真的脱不了关系。

    他心中不满,故意目无表情地说道:“没忙什么!

    就是和吴韬他们那帮人,喝喝酒,泡泡吧什么的。”

    他这个话一出来,不止安娜,就连安娜的父母都黑了脸。

    安娜的爸妈对视了一眼,安娜的妈妈刚要说话。

    安娜的爸爸轻轻摇摇头,抢先说道:“嗯!亦辰,

    我记得你学的是生物基因工程,对吧?

    这个专业好像比较适合进高校,研究所什么的?

    你看要不这样?

    我帮忙问问几个朋友,看能不能先帮你安排一下。”

    他这话一说,安娜的妈妈露出会心的微笑。

    配和说道:“嗯!这倒是,亦辰,你和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

    叔叔也把你当半个儿子,你要是没意见,那就这样先安排了?”

    夏亦辰放下筷子,抬起头,笑笑,说道:“谢谢叔叔阿姨!

    我觉得现在挺好,哦!对了,我最近对摄影比较感兴趣。

    我三叔帮我在他们公司,找了一份兼职摄影师的活,我觉得挺好。

    先这样凑合吧!”

    他这话刚一出来,安娜大怒,猛地将筷子一扔。

    瞪着夏亦辰,吼道:“夏亦辰,你今天来干嘛了?

    你是故意的吧!别不识好歹!我爸妈得罪你了吗?

    你要专门过来,处处添堵?”

    夏亦辰站起来,没有看安娜。

    轻轻对安娜的爸妈说道:“对不起!叔叔阿姨,我后面还有点事。

    就不陪你们了,安娜的行李在我车上,要么我改天抽个时间再送过来。”

    说完,冲安娜爸妈点点头,准备朝外面走去。

    安娜狂怒,大喊:“夏亦辰,你混蛋!

    你有种!你要是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出了这个门。

    就不再是我男朋友。”

    夏亦辰停下脚步,转身回过头。

    他看到安娜那张得意,张狂的脸。

    看到安娜爸妈还没有来得及掩饰的反感,冰冷的眼神。

    他笑了笑,对安娜说道:“安娜,我问你。

    你刚才那句话,是当真的吗?”

    安娜的妈妈觉得有些不对,站到安娜旁边,拉了拉她。

    对她使了个眼神,说道:“亦辰啊!你别生气,她就是这样。

    喜欢使小孩子脾气,你别当真……”

    谁知道,亦辰根本没有理她,

    他看着安娜说道:“安娜,我再问一次。

    你刚才说的话,是当真的吗?”

    安娜瞬间狂怒,她指着亦辰,

    对她妈吼道:“妈!你看到了,他这是什么态度?”

    这下,安娜的妈妈也不吭声了。

    安娜直接指着夏亦辰,吼道:“夏亦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你要是现在道歉,答应和我回美国,进实验室。

    我们就继续下去,要是你不接受我的条件。

    我们现在就玩完,以后各走各路。”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好!我明白了,安娜。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和你道歉,更不会和你回美国。

    既然你要各走各路,那好,我接受。

    今天就算我们正式分手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只听身后传来稀里哗啦,餐具摔碎到地上的声音。

    他冷笑一声,心中舒爽无比,郁气一扫而空。

    出了餐厅,他沉思了一下。

    突然拿起电话,拨通了晓晓的电话。

    电话那头似乎很吵,他问道:“晓晓,在干什么呢?”

    晓晓那边,似乎有音乐和主持人的声音。

    晓晓的声音很轻,对他说:“对不起!亦辰,我现在不方便。

    我在外面参加一个活动,我们晚点再聊。”

    亦辰有些无奈,这个时候,他不知道为什么。

    就想和晓晓说说话,可她不方便,他也只好作罢!

    他只好说道:“好!我晚点再打给你。”

    晓晓笑笑,说了一声好后,就挂断了电话。

    亦辰百无聊赖,突然想起他三叔也在晶茂。

    看看时间才8点半不到,他要十点后才结束,

    自己并没有想到,和安娜这边闹得这么不愉快,连一顿饭都没有吃完。

    让他呆在这里等他三叔,他又有些不情愿。

    他只好拿出电话,拨通了夏俊风的电话,谁知道却被他挂断。

    随后夏俊风的短信过来,询问他的情况。

    他只好在短信里,简单地说了一下他的情况。

    夏俊风回了短信,兴许有些不放心,让亦辰到87层去找他。

    亦辰想了想,反正没什么事,不如到三叔这边去,混混时间也好。

    他这个三叔,从小就是个另类,在夏家一直是反面教材。

    是夏家这些叔伯中,唯一不进入家族生意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夏亦辰从小就和他三叔感情最好。

    相比较夏家的这些长辈,夏俊风更像亦辰的平辈,朋友。

    夏俊风和他的关系,比他那对严肃的父母,亲厚多了。

    夏亦辰想想,今天自己一时爽了。

    估计这事,没多久就会传到他爸妈那里。

    他想想他爸妈那张臭脸和说教,就烦。

    还是先到夏俊风那边去躲躲,找点支持和安慰。

    这样一想,他二话不说,直接走进电梯,按了87层。

    夏俊风已经在电梯口等他了,领着他朝九重天酒廊走去。

    一边走一边说:“亦辰,你等我一会,

    马上就要拍卖我的古筝了,等这个古筝拍卖好。

    我就可以走了,你今天去我那边,我们好好聊聊。”

    亦辰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三叔,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拍卖会?

    你怎么会有古筝在这边拍卖?

    你会弹古筝吗?我怎么没有见你弹过?”

    夏俊风脚步顿了一顿,神色一变,轻轻说道:“嗯!

    这个拍卖会主要拍卖一些有价值的乐器。

    拍卖会是公益性的,获得的收益全部捐给希望工程,

    用于资助偏远山区的贫困孩子读书。

    古筝不是我的,是……嗯!我帮一位朋友捐出做公益的。”

    亦辰点点头,说道:“嗯!所以你要过来,支持这次拍卖。”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嗯!于情于理,我都要过来看看,完成她的心愿。”

    亦辰朝夏俊风的方向,看了一眼,觉得他的眼神有些飘忽。

    他没有吭声,两人很快进入酒廊,坐到了临窗的位子上。

    中间围着一圈的乐器,有三角钢琴,大提琴,小提琴。

    萨克斯,大多是西洋乐器。

    唯一的一架中式乐器就是古筝,看模样有些年代了。

    古筝的面板和背板用的是兰考梧桐,装饰板用的是小叶紫檀。

    看材质,算是古筝里面的上等材质。

    现在场上拍卖的是,当中那架斯坦威三角钢琴,算得上是钢琴中的极品了。

    在拍卖前,有一个打扮得相当文艺的,

    看起来像艺术家一样的中年男人,即兴弹奏了一首肖邦的圆舞曲。

    据主持人介绍,男人是音乐学院的教授,琴艺高超。

    这首圆舞曲相当欢快,在这架钢琴上演绎得相当完美。

    钢琴据说是某钢琴艺术家的私藏,这位教育家出身名流世家。

    曾经获得过很多国际奖项。

    最重要的是他对祖国教育事业的支持,能大手笔地捐出这架三角钢琴。

    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敬佩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有那样精彩的履历做底。

    所以当教授展示完钢琴的音色,这架钢琴的拍卖价格也节节高涨,

    很快以极高的溢价成交。

    亦辰笑嘻嘻地用胳膊碰碰夏俊风,

    说道:“三叔,既然来捧场,支持边远山区的儿童入学。

    你坐了这半天,有入手的吗?”

    夏俊风笑笑,说道:“你没看到,我那架古筝还摆在那里吗?

    别急,你三叔也算是一个公益人士,不会过来光看看热闹的。

    话说,你小子,私房钱也算不少了。

    别成天惦记着吃喝玩乐,你今天既然来了,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

    夏亦辰哈哈大笑:“三叔,我就晓得,你叫我过来,肯定没安好心。

    我那点钱,你也能惦记上?还真是我亲叔叔呀!

    呵呵,不过你既然说了,等下我帮你举几次牌,

    一定把你的宝贝古筝的价格抬上去。”

    夏俊风笑笑,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道:“这还差不多,

    但是,我有言在先,你要是举了牌,喊了价。

    要真的拍下来了,你自己出钱,我可不会帮你兜底。”

    夏亦辰一听,差点没掉下椅子。

    他一汗,说道:“三叔,

    你这也太不地道了,我这也是帮你捧场,

    你看现在大家都在玩西洋乐器,谁会在意你那架破古筝?

    我要不出手,它说不定就流拍。要真那样,就太难看了。”

    夏俊风脸色一沉,说道:“喂!小子,说话注意点。

    什么叫破古筝?你放心,

    要没人拍,我自己也会把它拍下来,用不着你操心。”

    两人正斗着嘴,一位留着长发,外形儒雅,架着黑边眼镜,

    年龄约莫40岁左右,很有艺术家气质的男子走了过来。

    冲夏俊风打了个招呼:“嗨!俊风,怎么样?

    有看中的乐器吗?”

    夏俊风看到这个男子,满脸笑意,走上前去,拥抱了一下他。

    还不忘重重拍了一下,这个男子的肩膀,

    说道:“Martin,你好!

    谢谢你的安排,这不,我就等着看古筝的拍卖了。

    我这边子弹都为它留着呢!”

    那个叫Martin的男子哈哈大笑,

    说道:“我就知道,你惦记的都是蓝蝶的事。

    只有你,永远会为她的事用心。”

    “蓝蝶?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旁边的亦辰不由得有些奇怪。

    男子看他在旁边站着,问夏俊风:“这位是?”

    夏俊风笑笑,招呼亦辰上来,介绍道:“夏亦辰,我大哥的儿子。”

    “亦辰,这是我的好朋友Martin,

    他华韵琴行的老板,这次我的古筝拍卖,就是他安排的。

    多亏他的帮忙,古筝才能到这里拍卖,我呆会还要好好谢谢他!”

    Martin握住亦辰的手,冲着夏俊风说道:“俊风,

    我说,你们夏家的基因都这么好吗?都长成你们这样的,

    整容院都要关门了,不过说实话,

    你这次是要好好谢谢我,我光为了你找这个古筝演奏者。

    就花了不少心思,用了老大的人情。”

    亦辰笑嘻嘻地和Martin打着招呼,说道:“Martin,谢谢赞誉!

    放心,我三叔子弹都备好了,你这个人情,他等一下一定还得足足的。”

    Martin哈哈大笑,说道:“亦辰啊!你这个性格我喜欢。

    和你三叔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拼。”

    夏俊风在旁边笑嘻嘻地说:“Martin,你这家伙。

    可不要胡乱和我邀功,找一个演奏者能费多大事?

    你就算想宰我,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

    Martin从鼻孔中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俊风,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呢?

    蓝蝶的琴,你以为,我会随便让人碰吗?

    再说,你也不看看今天什么场合,

    来参加拍卖的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

    本来现在学古筝的人就不多,还要琴艺好的,气质高贵的。

    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要是今天帮你拍不到个好价位,

    我不也不好意思吗?还好,我也算运气好,

    用了以前的人情,总算帮你找到这名最佳演奏者了。

    哼!不是我Martin吹牛,她来弹,人家就是看在她的面上。

    也会让你的琴,溢价很多拍出去。”

    夏俊风大汗,说道:“Martin,一段时间不见。

    我怎么觉得你这吹牛的本事见长啊!

    你这感觉,是说我的琴不值钱,你的人才值钱吗?

    你牛吹这么大,是不是想和我算你这个演奏者的工资?

    说吧!你付了多少工资,她要真有你说的这么好!我双倍给你。”

    Martin白了他一眼,说道:“庸俗!俊风,所以我说你呀!

    就是个生意人,不明白我们这种艺术家的情怀。

    说了是人情了,怎么会和钱扯上关系?

    老实说,这姑娘真不错。

    我昨天打电话给她,和她说了这个事,

    告诉她可以支付丰厚的报酬,可她好像最近有事要忙,拒绝我了。

    结果我告诉她是为了公益,收入捐给希望工程的。

    她一听,报酬也不要了,就过来了。”

    “姑娘?年轻女孩子?”夏俊风问道。

    Martin点点头,笑得意味深长:“等下,你看到她就知道了。

    我找她,不止是因为她的古筝弹得非常好。

    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长相不输年轻时的蓝蝶。

    呵呵!我也不要你感谢我,要真的拍出一个好价格。

    你谢谢人家吧!请人家吃顿饭……”

    夏俊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脸孔一热。

    夏亦辰也笑嘻嘻地看着他,说道:“三叔,听到了吗?

    姑娘哦!气质,长相都很好,

    这个机会,Martin都帮你安排好了。

    你可不要辜负他这份心,哈哈!”

    夏俊风脸色一红,怒道:“亦辰,你是今天不想去我那边了,对吧?

    敢拿你三叔开玩笑!要不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你爸妈?

    说你在我这里……”

    夏亦辰脸色一苦,举起手,说道:“好了!这么小气!

    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夏俊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却听得台上的主持人宣布:“各位贵宾,

    下一个拍卖的展品,是知名文学家蓝蝶女士的私人珍藏古筝。

    接下来,请苏小姐为我们演奏古筝名曲渔舟唱晚。”

    Matin看着台上,努努嘴,说道:“嗯!她来了。”

    夏俊风看向台上,瞬间石化,眼神再也没有移动过。

    夏亦辰本来背对着拍卖台,和Martin说着话,看到他三叔的表情。

    不由得转过身,朝台上看过去。

    啊!他惊讶得瞪大了眼睛,目光死死地锁定,在那道身着淡蓝旗袍的身影上。

    是她!怎么会是她?

    Martin看看夏俊风的表情,轻轻一笑,说道:“怎么样?

    我说的就是她,看到了吗?

    她是不是和当初的蓝蝶一样美?”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