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风还在国外开会,就接到了夏俊豪的电话:“俊风,你告诉我,亦辰和你们德诺那个小模特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现在网上都在传她是亦辰的女朋友?这件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夏俊风刚一接起电话,夏俊豪连珠炮的发问就扑了过来。

    夏俊风一惊,沉吟片刻,问道:“大哥,你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说的是那哪个模特?怎么会在网上有她和亦辰的消息?这到底怎么回事?”

    夏俊豪大怒,对夏俊风吼道:“俊风,你不要瞒我!亦辰在你公司,我让你看着他的,他的事情你怎么会不清楚?

    你真的不知道吗?这个女孩子是你们德诺的人?现在网上都闹得沸沸扬扬了……”

    夏俊风苦笑一声,说道:“大哥,我现在在美国总部开会,已经过来一个礼拜了。

    你说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再说,亦辰这么大的人了,他要是真有什么情况,也不会和我交代。

    这样吧!你先别急,我先电话过去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等我从美国回来,我们再谈这个问题。”

    夏俊豪吸了口气,尤自愤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只好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夏俊风一汗,只好回答:“我后天的飞机,到魔都估计要晚了。”

    夏俊豪点点头,说道:“那好!你大后天到家里来吃饭,和我说说亦辰的事。”

    夏俊风大汗,只好点头答应,夏俊豪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康雪在旁边着急地看着他,一见他挂了电话,赶紧问道:“俊风怎么说?

    亦辰的事,他知道多少?我堂哥的消息准确吗?”

    夏俊豪气呼呼地说:“他现在在美国,亦辰的事他也不清楚,依我看,文成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你看看,我当初就和你说过,亦辰这样不行,一天到晚晃到外面。

    好的不学,尽学吴韬那些斗鸡走狗,沾花惹草的作风。

    肯定是和吴韬呆久了,受他影响,跑去和什么模特谈恋爱。

    你说,这些混模特的小女生,有几个是正路子的?

    不行!我想想还是不放心,我得到德诺去找这个臭小子,把他拉回来。

    让他给我安安分分地,到我们自己公司去上班,这样也方便看着他。

    他现在和安娜刚分了手,正好是情感空虚的时候,要是什么阿猫阿狗都给你往家里领。

    到时候就真的是气死你的节奏了,你就说吴韬他爹,老吴被气成什么样子?

    天天和我骂吴韬那个混蛋,拿了他的钱,还不让他省心!”

    夏俊豪一边说着,一边跑到卧室去拿外套,他打了个电话给司机,吩咐司机过来接他。

    康雪沉思片刻,还是拦住了他,说道:“俊豪!等一等!这件事情我们还没有弄清楚。

    你这个脾气,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过去,劈头盖脸一骂。

    亦辰更不会听你的,要不,你还是等等?

    我看俊风平时和亦辰关系很好,现在亦辰又在他那边上班,还是等俊风回来再商量一下。”

    夏俊豪大怒,吼道:“康雪!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维护他。

    你看看夏亦辰今天变成什么样子?这都是你纵容的结果。

    他上次要是肯听话,和安娜安安分分地过日子。

    我们现在也不用这么被动,你堂哥的那个资金还没有落实过来。

    公司这边约定对禾嘉的付款日期就要到了,夏氏要是这次收购禾嘉失败。

    定金损失几千万还不是最重要的,万一这个消息被披露,我们债务的问题显露出来,股票就会暴跌。

    到时候,所有的债务的地雷就会被提前引爆,那个时候夏氏就完蛋了。

    你别忘了,夏亦辰也是家族的一份子,他现在这个做派和吴韬那种废材富二代有什么区别?

    家族的事情一概不管,该承担的责任一样不担?你是想把儿子养成废物的节奏吗?

    这个时候,他就应该回家族的公司,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清醒一点,有点危机感。

    省得成天在外面偷鸡摸狗,泡网红模特,不做正事。”

    夏俊豪气得吐血,将所有怨气都朝康雪发泄出来,仿佛夏氏弄成这样,是夏亦辰一手造成的。

    康雪被他一骂,也怒了,她冷冷说道:“夏俊豪,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这是要把公司的问题甩锅给亦辰吗?这些年来,公司一直在你手上,怎么经营也是你说了算的。

    出现问题,也应该由你这个总裁负责吧!亦辰只不过是拒绝了一个他不喜欢的人,有什么错?

    你不要动不动把公司的问题归咎给他,我堂哥那边融资大致的条款都同意了。

    就等后面细节敲定签订合同后,就打款了。

    你急什么?一个多亿的资金,又不是市场上买菜,马上就成交了。

    夏俊豪,你现在要去找亦辰,我不拦你。

    但是你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你上次打了他一耳光,已经闹得大家很不愉快了。

    他上次从家里搬出去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你要还是用这种方式跟儿子沟通。

    我敢和你打赌,你这个儿子就算真的白养了。

    亦辰是我生的,别人不了解他,我还能不了解他吗?

    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温和,但是原则问题上,他认死理,你上次又不是没有试过。

    都这么久了,他向你低头服软了吗?再说了,你不要动不动拿我儿子和吴韬相比?

    他可不是吴韬,我儿子是堂堂正正靠本事考进哈佛的,吴韬要靠家里养活。

    他这个学历,本事,就是不靠你,也能活得很滋润。

    你看他离了你的钱,豪车,豪宅,不也一样过得很好?

    我最后劝你一句,如果你不和他好好沟通,让他自愿为了家族,为了亲情回来。

    那你就等着碰一鼻子灰,气得半死,还没人会待见你。”

    夏俊豪气得满脸通红,瞪着康雪,叉着腰,半晌。

    他终于妥协,垂头丧气地问:“那你说怎么办?总不可能对他放任不管吧?”

    康雪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现在这个时候,你急肯定是急不来的。

    我还是这么想的,等俊风回来再商量吧!

    其实,我对亦辰还是有信心的,那种出身模特的女孩子除了一张脸。

    也没有什么内涵,估计和亦辰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亦辰和她们不一样,现在图个新鲜,时间长一些,大家的差距就出来了。

    你如果去强压,相反会激起他的反抗,你不如学学吴韬他爸,睁之眼闭之眼。

    反正吴韬无论谈多少小网红,都娶不回家,最后拍板的还是他爸妈。

    这种事情,我们做父母的只要坚持三不原则,就能化解。”

    夏俊豪大汗,奇怪地看着康雪,说道:“康雪,我发现你现在理论水平见长啊!

    你倒是和我说说,什么是三步原则?听你说得这么厉害。”

    康雪哈哈大笑,用手戳了一下夏俊豪的额角,说道:“俊豪,你看你,

    才五十不到的人,就跟个老古董一样,一点都不与时俱进,也不学习一下斗争的技巧。

    这个啊,我还是跟吴韬她妈学的,她是百炼成钢,处理吴韬那些花花草草多了。

    在斗争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绝对实用。

    我和你说,这三不就是: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

    夏俊豪大惊,诱惑地看看康雪,问道:“就这么简单?这三不有这么大能量,能化解那些花花草草的干扰?”

    康雪笑得很暧昧,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晓得你这种段位,肯定理解不了这“三不”的精髓。

    来!我和你剖析一下,你看啊!这第一个“不”就是讲做父母的,不要动不动就管着儿子,现在的孩子都逆反。

    你让他有点空间,有点自由,自以为能决定他的事。

    不和父母对立,这就能赢得好感,至少能让大家有沟通的基础。

    这种不拒绝是专门针对儿子的,你想想儿子本来就强势,让他决定一些自己的事情,也是对他的尊重。

    再说了,退一万步讲,你担心什么?

    我们是儿子,谈几个女朋友,吃亏的又不是我们。

    花花草草喜欢过来,就让她们过来好了,反正我们不干涉。

    这第二个“不”就隐晦地表明了我们对女方的态度,我们不会主动对你女方承诺什么,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反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别以为和我儿子谈个恋爱,

    秀秀亲密就能得到我们的认可,想进我们家的门,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想,这个过程中,有几个女孩受得了这种冷漠和慢待的?

    她们也不傻,青春就这么几年。

    进不了门,就得不到利益,耗下去对自己没好处。

    看看没机会,不就主动撤了吗?

    这还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第三个“不”就是不负责,恋爱是你自己要谈的。

    有什么事情自己负责去,你不是有情饮水饱吗?那你就靠喝水去过日子吧!

    那些虚荣的女生,说到底还是看在钱的份上,才来招惹亦辰的,只要我们卡住亦辰的经济命脉。

    不止门不让进,钱也不花,弄出什么事情,让她自己后悔去。

    你说这样下去,有几个小网红,小模特还会跟亦辰的?

    这种方式,被吴韬他妈试验过无数次,屡试不爽。

    吴韬他妈说了,她现在看中一个老同学家的女儿。

    家世背景都不错,女生文静温和,虽然长得一般。

    但比较持家,也能过日子,过段时间等女生回国,就安排吴韬相亲,掐掐他的经济命脉,也该让他收心娶老婆了。”

    夏俊豪一听,眼前一亮,立刻喜笑颜开,拉着康雪,说道:“高啊!

    想不到吴韬她妈居然有这种手段。还别说,这“三不”放到亦辰身上正好实用,就这么办!

    那我现在也不急了,等俊风回来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

    康雪笑了,说道:“现在知道了吧!瞧你刚才那个样儿,一言不合就要和我拼命一样。

    儿子始终是自己的,犯不着为了外人和自己儿子置气。

    安娜那边分了就分了,现在好女生这么多,我就不信挑不到比她家背景家世好的。

    我家亦辰的条件放在那里摆着,后悔的一定不会是我们。

    我说夏俊豪,你也要硬气一点,不要动不动惦记安娜这个过去时。”

    夏俊豪一汗,说道:“我惦记她什么?要不是看在她爹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看上她吗?

    我们亦辰配她,确实有些委屈……”

    康雪抬头看了她一眼,揶揄道:“哟!现在总算说实话了,知道儿子好了吧!”

    夏俊豪眉眼舒展,说道:“那当然,我又不瞎,儿子好我会不知道吗?

    就是这小子太倔强,看不清楚形势,算了,不说他了。

    你堂哥那边,你还是要盯盯!”

    康雪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这是正事,俊豪!

    我正好也想和你谈谈,现在公司的经营方向,还在朝着这种重资产,轻技术的方向发展。

    这些年,我们的投入和产出越来越不成正比了,是不是公司也要考虑一下转型的问题了?

    你知道,我们的资金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这种靠融资续命的方法是不是还能持续下去?我们都要好好想想了……”

    夏俊豪叹了口气,说道:“康雪,你说的情况我又何尝不知?

    只是现在公司盘子铺得这么大,船大难掉头。

    我让亦辰回来,也是想着他在国外这么多年,又学的是最新领域的生物医药。

    想听听他的看法,也想拿出一部分资金让他把控,给公司注入一些新的活力。

    这也是我刚才着急的原因,他好歹也是名校毕业。

    成天在俊风公司混什么摄影,又跑去追什么网红模特。

    这不是浪费自己的时间和专业吗?

    我对亦辰寄与了很高的期望,他也是我夏俊豪的骄傲,我不希望他就这么胡闹下去。”

    康雪点点头,说道:“俊豪,你想的我都明白,要不这样?

    等俊风回来让亦辰一起回家,你们父子吃个饭,你再好好和他谈谈。

    让俊风在旁边敲敲边鼓,看看能不能劝他先回夏氏上班。”

    夏俊豪点点头,握紧了康雪的手。

    **************************

    德诺那边通知夏亦辰要出外景拍摄,苏晓晓的腿伤还没有好透,这次外景拍摄不用参加了。

    夏亦辰把苏晓晓送到德诺后,就跟着大部队到外面去出外景了。

    苏晓晓留在在德诺总部,看着这一个多礼拜,她请假落下的培训内容。

    她看得入神,一不小心已经快中午了。

    她看看时间,捏捏有些僵直的脖颈。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电话给夏亦辰,问他,要不要等他一起吃饭。

    亦辰那边好像有些忙,回话说让晓晓不用等他,他会在下午回来接上她一起回去。

    晓晓挂下电话后,笑了笑,继续看着资料,想着过个半个小时再去吃饭。

    她刚看了一会儿资料,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到她面前。

    笑了笑,冲晓晓打了声招呼:“苏晓晓,萧总找你有事。

    让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

    晓晓抬头,看了一眼女孩子,她想起来了,

    这个女孩子,不就是娜娜口中德诺太子萧思齐的女朋友燕妮吗?

    她有些奇怪,难道燕妮今天也没有去参加外景拍摄吗?

    她礼貌地笑了笑,对燕妮说:“燕妮,你今天也没有去参加外景拍摄吗?

    是萧泽总裁找我吗?你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吗?”

    燕妮的神情有些冷淡,她回避了一下晓晓的目光,

    说道:“嗯!我今天有事请假了。

    对!没错,还能有哪个萧总?他找你什么事,又不会告诉我。

    你抓紧吧!别让萧总等!”

    燕妮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善,晓晓咬咬嘴唇,看了一眼燕妮。

    点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就去。

    对了!萧总的办公室在几楼?”

    燕妮看了一眼她,说道:“27楼,嗯!要不这样,我看你腿不方便。

    我扶你过去吧!”

    晓晓看看她,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后,直接站起身。

    燕妮走了过来,轻轻扶起她,带着她朝外走去。

    刚出门口,就撞上了急匆匆赶回来的夏俊风,夏俊风看见晓晓。

    楞了一下,问道:“晓晓,出去吃饭吗?腿怎么了?”

    晓晓笑了一下,热情地和夏俊风打着招呼:“夏总,你从国外回来了?

    嗯,我没什么,一个礼拜天前扭伤了脚,快好了!

    我现在和燕妮去27楼萧总的办公室,他找我有事。”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嗯!我昨天晚上的飞机刚到的,今天过来拿份资料。

    去吧!腿要当心一些,别再二次扭伤了!”

    晓晓点点头,说道:“嗯!谢谢夏总关心,我先走了。”

    夏俊风笑笑,对她挥挥手,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进了办公室,他拿好资料,朝楼下停车场走去。

    小韩已经在车里等他,看到他说道:“夏总,拿好资料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出发了吗?会议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嗯!没问题,我正好在车上看一下资料,走吧!”

    夏俊风坐上车,小韩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

    夏俊风边看资料,边问小韩:“对了!小韩,今天公司有什么活动吗?

    我怎么看到培训部的好多模特都不在,我只看到苏晓晓和燕妮在公司。”

    小韩笑笑,说道:“夏总,您才总国外回来,还不知道。

    今天公司出外景,是前两天就安排好的,模特和摄影师都到外滩那边去出外景了。

    苏晓晓是腿伤了,出不了外景,以后再补拍了。

    咦!不对呀!燕妮也在吗?她昨天没有请过假呀!”

    夏俊风看着资料,笑道:“估计是今天临时有什么事情请假的吧!

    唉!我说萧泽也真是的,自己躲在公司清闲,我这昨天才回来的人。

    今天就被他抓到公司开会,这个会他自己就不能去吗?”

    小韩奇怪地看着他,说道:“夏总,您不知道吗?

    这个会萧总也参加的,他现在已经在会场了。

    今天这个会很重要,萧总还说要在会上,和你讨论德诺今年的发展战略问题……”

    夏俊风猛地合上资料,他眼神一寒,盯着小韩,

    说道:“你确认萧总不在公司?”

    小韩吓了一跳,他不明所以,看着夏俊风,点点头。

    夏俊风深吸一口气,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他捏紧拳头,问道:“那个燕妮……有传言他是萧泽的女朋友,对吧!”

    小韩脸色一白,偷眼看了一下夏俊风,咬咬嘴唇,继续点点头。

    夏俊风大怒,大喊:“现在,回德诺,快!”

    小韩惊呆了,他咽了口口水,

    问道:“夏总……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会议……会议马上要开始了。

    我们现在回德诺,就来不及参加会议了……”

    夏俊风脸色铁青,吼道:“赶紧走,回德诺,有什么事情,我会负责……”

    小韩不敢说话,赶紧调转车头,一脚油门加上,朝德诺狂奔而去。

    在车子还没有停稳的时候,夏俊风的身体就已经窜了出去。

    他像一阵风似的奔向点头,一边奔,一边指挥大堂里面的两个保安。

    吼道:“快!你们跟我上去,上面出事了!”

    保安大吃一惊,抽出安保棍,跟着夏俊风狂奔上电梯。

    夏俊风毫不犹豫地按了27楼的按钮。

    神情异常愤怒,双拳握紧,指关节已经变得发青。

    保安看他这个架势,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电梯门一开,夏俊风已经冲了出去,保安也不敢怠慢,慌忙追了出去。

    夏俊风到了萧泽的办公室前,发现大门紧闭,他冷笑一声,一丝犹豫都没有。

    直接上去,猛地一脚踹了上去,哗啦一声,大门被他踹开。

    他扑了进去,保安跟了进去,立刻被里面的情形震惊了。

    晓晓被萧思齐按在地上,双手被萧思齐粗暴地控制在头顶上方。

    她满面泪痕,正在奋力挣扎,萧思齐正将手撕向她的衬衣。

    她只好拿头撞向萧思齐,萧思齐吃痛,松开她的手,捂住自己的额角。

    听到大门的动静,慌忙转头看向门外,夏俊风脸色铁青。

    扑了上去,直接把他抓了起来,扔在一旁,他丝毫犹豫都没有,一拳揍了上去。

    他根本停不住手,像一个发怒的狮子,拳头雨点般地落到萧泽身上。

    萧泽的口鼻开始出血,他惊恐万分,一边大声呼救,一边奋力挣扎。

    两名保安见势不对,担心出事,慌忙上前,拉住夏俊风。

    夏俊风拳头上全是鲜血,他好不容易止住愤怒,看了一眼晓晓。

    晓晓缩在靠墙的角落,满眼惊恐,瑟瑟发抖。

    她拼命地抓住自己的衣襟,那里已经有两颗扣子被扯掉了。

    夏俊风看得心中一痛,他脱下西装外套,上前,披到晓晓身上。

    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萧思齐,

    对着保安说道:“刚才的情形,你们都看到了吧!

    这个畜生做了什么,你们都清楚了吧!”

    两位保安对视一眼,点点头,说道:“清楚了,夏总!”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德诺是上市公司,绝不允许这种乌烟瘴气的事情发生。

    现在,你们打电话报警!”

    保安点点头,拿出手机,地上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萧思齐一听报警。

    立刻吓得魂飞魄散,他慌忙扑了过来,抱着夏俊风的大腿,哭喊:“夏叔,

    求你,我求你,看在爸爸的面上,不要报警!

    千万不要报警!要是报警,我就完了,我老爸一定会打死我的……

    我求你,不要报警,只要不报警,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可以赔钱,你要多少,我都赔给她,

    我可以发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碰她了,夏叔,求求你,你给我一次机会。

    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改……真的愿意改……”

    说到后面,这货开始嚎啕大哭,鼻涕口水混着鲜血流下。

    模样十分可怜,狼狈。

    保安看看夏俊风,夏俊风示意保安先把电话挂下。

    他冷酷地看着萧思齐,蹲了下来,抬起他的下巴,

    说道:“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萧思齐就像抓到救命稻草般,连连点头,

    说道:“对!对!夏叔,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报警。”

    “好!”夏俊风点点头,拿出手机,按下录音键。

    说道:“现在,把你怎么策划,接近晓晓,企图侵犯晓晓的过程告诉我。”

    萧思齐大惊,他犹豫片刻,咬着嘴唇,不敢说话。

    夏俊风冷笑一声,说道:“不肯说对吧!好!保安,报警!”

    萧思齐慌了,慌忙抱着夏俊风恳求,说道:“夏叔,别!我说,我说……”

    夏俊风冷笑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完,他重新按下了录音键。

    萧思齐咽了口口水,看看晓晓,

    艰难地说道:“我看上苏晓晓很久了,她没理我,我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她。

    昨天,我得知德诺的模特要出外景,那个夏亦辰也去,她腿伤了,去不了。

    我想,这是一个可以接近她的机会,我让燕妮帮我骗她说,我爸找她有事。把她骗到27楼办公室。

    后面的事……你们都看到了。”

    夏俊风冷笑一声,说道:“我们看到,是我们的事。

    我现在要你说,你都做了什么?”

    萧思齐看看冷酷的夏俊风,只好说道:“她进来后,燕妮离开了,我偷偷溜进房间。

    想让她做我女朋友,她不肯,我就对她用了强,希望她能屈服……”

    夏俊风点点头,将录音关闭,

    对着两个保安说道:“你们都听到了,确认了吗?”

    保安只好再点点头,夏俊风说道:“他这是强奸未遂,是刑事罪。

    现在,你们扣住他,报警,等警察过来处理,

    我等下会先带晓晓去医院,需要录口供,我会配和。”

    萧思齐大惊,他怒骂夏俊风,

    吼道:“夏俊风,你卑鄙!你居然阴我!你不是说不会报警的吗?”

    夏俊风鄙视地看了他一样,冷笑道:“萧思齐,我真的搞不清楚,为什么你老爸会生出你这种草包儿子。

    你脑子进水了吗?你这是刑事罪,我怎么可能包庇你?

    你这种品性不把你关进去,还等你在外面继续祸害别人吗?”

    夏俊风看着保安说道:“还等什么?报警呀!”

    一个保安慌忙拿出手机开始报警,另外一个上前抓住萧思齐,不让他动弹。

    不一会儿,外面警声大作,警察上来后,把萧思齐带走了。

    夏俊风上前,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再把手上的录音给了警察,告知警察先带晓晓去医院。

    等晓晓情绪稳定后,再安排录口供的事宜,警察同意了。

    然后他通知保安,说道:“还有那个叫燕妮的,算是协同犯罪,通知她收拾一下,

    离开公司,随时等候警方的传唤。

    另外,把今天萧总办公室前的监控,全部拷贝一份给我,也备份一份给警方。”

    一切弄好后,他轻轻走到晓晓面前。

    温和地说道:“晓晓,怎么样?现在还好吗?”

    晓晓一惊,脸色苍白,抬头看了一眼夏俊风,眼神中闪现出一丝感激的神色。

    她咬咬嘴唇,收住心神,轻轻说道:“我……我现在还好……”

    夏俊风顿了顿,将手伸给她,说道:“现在,能走吗?我带你去医院。”

    他看了看她脖子上,额头上的淤青,还有嘴角开裂处的血痕,不由得有些心疼。

    晓晓看了看他,抓住她的手,想支撑自己站起来。

    可惜,她的腿已经麻了,本来扭伤就没好,又被萧思齐弄伤。

    根本站不起来,她刚撑了一半身体起来,腿部传来一阵疼痛,又坐了下去。

    她摇摇头,对夏俊风,说道:“夏总,对不起!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夏俊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神一动,

    轻轻说道:“晓晓!不用说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你动不了,我带你走。”

    他靠近晓晓,右手搂住她的腰,左手一托,将她抱起。

    夏俊风觉得心中一暖,他轻轻对晓晓说道:“晓晓!别怕!

    有我在,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晓晓看了看夏俊风,眼圈一红,没有作声。

    夏俊风朝门外走去,临了,

    他对保安说道:“通知小韩,让他把车开到楼下等我。

    另外,通知萧总他儿子的事。”

    楼下,小韩目瞪口呆,看到夏俊风怀中抱着晓晓。

    晓晓满身淤青,神情甚是狼狈。

    他拉开后排车门,夏俊风抱着晓晓坐了进去,他并没有放开晓晓。

    对小韩吩咐:“去最近的禾嘉医院。”

    小韩点点头,连忙将车开了出去。

    晓晓在夏俊风怀中,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夏俊风将她的头轻轻靠在自己胸口。

    安慰道:“没事了!晓晓,别害怕,一切都会好的。”

    晓晓闭上眼睛,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她将头顶在夏俊风的胸口,不停抽泣,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夏俊风的心中难受万分,他轻轻拍着晓晓的后背,努力安抚着她的情绪。

    晓晓半晌,平静下来,轻轻抬头,

    对夏俊风说道:“夏总,能帮我通知一下夏亦辰吗?

    他……他本来……下午要来接我……”

    她脸一红,顿了顿,说道:“嗯!和我一起拼车回去的……”

    夏俊风楞了一下,看了看晓晓,点点头,

    说道:“好!到了医院,我先安排你检查身体,然后就通知他。

    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先和我去医院。”

    晓晓点点头,轻轻说道:“谢谢你!夏总。”

    夏俊风没有说话,叹口气,继续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她。

    晓晓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下来,她感觉筋疲力尽了,靠着夏俊风,闭上了眼睛。

    到了医院,夏俊风安排医生,为晓晓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他自己拿起电话,拨了过去,声音有些低沉。

    电话那头传来夏亦辰轻快的声音,说道:“三叔,怎么想起我来了……”

    夏俊风打断他,说道:“亦辰,来禾嘉医院,晓晓出事了……”

    夏亦辰那边瞬间没了声音,片刻,夏俊风听到电话那头他失控了。

    在电话里狂喊:“怎么回事?告诉我,她怎么了?……”

    夏俊风没有回答,说道:“你来吧!她想见到你……

    她现在没事了,你过来,我再告诉你……”

    夏亦辰挂下电话,扔下设备,开始朝停车场狂奔。

    半个小时后,他冲进了禾嘉医院,夏俊风在医院大厅截住了他。

    他抓住夏俊风的肩膀,问道:“晓晓在哪里?我现在要见她……”

    夏俊风握住他的手,说道:“你先冷静,你这样子会吓到她的,她现在……

    情绪还不太稳定,你先等我把事情告诉你……”

    夏亦辰脸色一变,他努力压抑了一下情绪,

    说道:“好!三叔,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俊风看了看他,说道:“我会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一定不要激动。

    也不要把情绪,带到晓晓那边去。

    她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夏亦辰捏紧拳头,垂下头,说道:“好!我答应你,三叔!”

    夏俊风点点头,开始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亦辰一听就炸了,他愤怒地望着夏俊风,

    吼道:“三叔,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为什么要等这么久?萧思齐那个畜生,我一定要杀了他……”

    夏俊风叹了口气,说道:“第一时间告诉你?等你控制不住杀了他吗?

    相信我,亦辰,他一定会受到惩罚的,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

    现在,录音,人证,监控都有了。

    等晓晓的检查结果出来,我会让禾嘉出一份报告,这个就是有力的物证。

    就算他老爸再厉害,也翻不了供,他一定会坐牢。

    亦辰,今天这种情况,我处理会比你处理好!

    你太在意晓晓,冲动之下会做错事。

    这次的事情,要做就做彻底一点,你打萧思齐一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萧思齐要是坐实了强奸未遂,这个罪名够他进去呆一阵了。

    他要是有了这个罪名,萧泽的位子也保不住。

    这样,他以后对晓晓的威胁也就彻底不存在了,如果只是动了萧思齐。

    萧泽没有受得影响的话,以后一定会反扑,为难晓晓。

    现在这个结果,他自顾不暇,位子都保不住,就没有这个实力再去报复晓晓了。

    万幸,我去得及时,晓晓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今天萧泽一定会找我谈判,我还有仗要打。

    你照顾好晓晓就好!她身体伤害虽然不大,但心理创伤一定会有,她今天吓坏了。”

    夏亦辰看看夏俊风,点点头,

    说道:“谢谢你!三叔,要不是你,我今天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

    夏俊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说什么呢!亦辰,我们是一家人。

    晓晓应该检查得差不多了,你进去吧!”

    夏亦辰点点头,大步流星地朝里面走去。

    他冲进医院的单人病房,一个护士正在帮晓晓处理伤口。

    晓晓抬头看到他,眼圈一红,眼泪掉了下来。

    亦辰冲了上去,直接将她抱在怀中,搂得紧紧的,

    口中不停说道:“对不起!晓晓,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今天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下的,对不起……”

    晓晓哭着,在亦辰怀里,释放着自己的情绪,

    说道:“不关你的事,这是意外,你也没有想到……”

    亦辰扶起她,用手指擦着她的眼泪,心痛地说道:“晓晓!我答应你,

    以后不会再让你落单了,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经历今天这样的事情……”

    他的眼神扫过晓晓脸颊,脖子上的伤痕,恨得咬牙切齿,搂住晓晓。

    说道:“对不起!晓晓,要是我在,一定不会让这个畜生好过……”

    晓晓将头靠在亦辰宽厚的胸膛前,说道:“夏总已经教训过他了,他不会好过的。”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三叔那边已经把证据都准备好了,这次一定回把他送进去。”

    他摸着晓晓的头发,问护士:“护士小姐,我女朋友伤得严重吗?需不需要住在医院?”

    护士看看他,说道:“她还好!主要是一些软组织挫伤,身体没有大碍。

    不需要住院,嗯!就是受到了惊吓,情绪不太稳定。

    你这几天要多加注意,帮她舒缓一下情绪。

    另外,医生开了一下伤药,你带回去帮她处理一下外伤,注意不要碰水!”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