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亦辰脸色一沉,朝着苏晓晓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苏晓晓,不要挑衅我!

    我等一下,很快就会让你晓得,我和你般配得很……”

    苏晓晓一汗,看着他恶狠狠的眼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正要说话,夏亦辰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皱了皱眉。

    没有接,苏晓晓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看他不说话,用力切着牛排。

    好奇地问:“夏亦辰,你电话响了……”

    夏亦辰看了看她,说道:“我看到了……”

    电话铃一直响着,夏亦辰那边根本没有接起来的意思,仿佛在和打电话的人较劲。

    苏晓晓咬咬嘴唇,看他的神情不太高兴。心中估计,这个电话难不成和安娜有关?

    他不愿意开口,苏晓晓也不方便过问。

    她看了看他,“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然后,她开始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心情平静。

    这下,夏亦辰把叉子放下,盯着她,神情似乎有些不善。

    苏晓晓被他盯得发毛,有些莫名其妙,

    心中腹诽:就算他不接这个电话,和打电话的人置气,也犯不着把气撒到自己身上啊!

    看他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还是不要惹他。

    苏晓晓从小没有父母关爱,察言观色是一流本事,能从别人表情的细微出看出人家的心情。

    她也是处理这种事情的高手,原因无他,在和老娘张玉兰长期而卓越的斗争中。

    她积累了丰富了经验,对于夏亦辰这种故意挑衅的意图,她已经有所警觉。

    就像在家时,张玉兰每每想找茬骂她,或者想挑起一场战争。

    晓晓都在洞悉她意图的同时,采取视若无睹,避其锋芒的措施让张玉兰无处撒气。

    所以夏亦辰盯了她一分钟,她神色如常,依旧和盘子里的牛排较劲。

    貌似好像唯一感兴趣的事物只有牛排,夏亦辰心头火起。

    刚要发作,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夏亦辰脸色一变,极其难看。

    他盯着电话,就像被踩了尾巴一般,为了表达他的态度,他直接挂了电话。

    看他如此抓狂,苏晓晓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水,嘴角淡淡掠出一丝微笑。

    夏亦辰擦擦嘴,放下刀叉,轻轻站了起来。

    苏晓晓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

    夏亦辰已经闪到她面前,一屁股坐在她的沙发座位上。

    夏亦辰将手搭在她肩上,搂着她,笑笑,

    说道:“嗯!晓晓,你刚才在笑什么?说给我听听。”

    苏晓晓一汗,试图将他的手从肩上丢下去,谁知道扒拉半天。

    手臂被她捏得紧紧的,有些生痛,她沉下脸。

    喊道:“夏亦辰!你弄痛我了!”

    夏亦辰将手松了松,继续搭着她,贴近她,

    说道:“苏晓晓,你别想轻易过关!快说,你刚才笑什么?”

    苏晓晓只好胡乱狡辩,说道:“夏亦辰,是你眼瞎,我哪有笑?

    我只是觉得今天的牛排很好吃,觉得很满意……”

    夏亦辰呵呵了,他盯着苏晓晓,把她往怀里一拉,嘴唇贴近她的耳垂。

    冷笑道:“是吧!很好吃?嗯,我再给你点两块,看着你吃掉,好不好?”

    苏晓晓被他在耳朵边吹气,脸孔一红,再听到他的话,吓了一跳。

    以她对夏亦辰的了解,这种缺德事,他绝对做得出来。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强迫自己吃东西了,比如说在展馆那次,自己就被他强迫吃过提拉米苏。

    她苦着脸,只好投降,说道:“我是觉得……嗯!……有些好笑了。

    呵呵……看你平时挺淡定的……还有人光凭两个电话能把你弄成这样的……”

    夏亦辰看看她,不动声色,说道:“所以你就幸灾乐祸,笑得这么开心?”

    苏晓晓一惊,晓得要是回答了是,肯定要被他整治的。

    她只好低下头,做悔恨状,说道:“其实,也没有了……你知道,亦辰……

    嗯,只是我笑点比较低了……”

    夏亦辰点点头,朝着苏晓晓说道:“笑点比较低是吧?呵呵,我看你到底有多低?……”

    他二话不说,直接伸手,粗暴地胳肢着苏晓晓。

    苏晓晓最怕痒了,她被夏亦辰控制在怀中,胳肢了好几分钟。

    难受万分,惊叫连连,眼泪汪汪,试图反抗却又不是夏亦辰的对手。

    到最后她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只好求饶:“夏亦辰,我错了……好了,……啊!不要在胳肢我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住手……”

    夏亦辰停了下来,依旧抓住她,看着她,眼神中充满着戏谑。

    说道:“苏晓晓,我看你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给我态度好一点。

    说吧!哪里错了?”

    苏晓晓无可奈何,说道:“夏亦辰,你简直是个暴君,有本事不要动武,和我理论……”

    夏亦辰哈哈大笑,说道:“苏晓晓,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别给我废话,快说!错哪里了?你再不说,别怪我继续了。”

    他作势要把手伸向苏晓晓的腰际,苏晓晓吓了一跳,

    赶紧说道:“别!我错了,我不应该笑你。”

    夏亦辰心情很好,点点头,说道:“嗯!看你态度不错,这件事放过你。

    那刚才的事呢?”

    苏晓晓一惊,说道:“刚才?刚才还有什么事?”

    夏亦辰笑笑,说道:“苏晓晓,你记性不好嘛?你刚才怎么评价我那张照片的?

    现在,给我好好说,我拍得怎么样?”

    苏晓晓大汗,自己怎么一开始就没有发现,夏亦辰居然如此蛮横又小气,还记仇。

    只要在两人的问题上惹到他,或者揶揄他,就一定会被他收拾。

    也不是第一次了,她只好端正态度,说道:“拍得很好,你最帅,好了吧?”

    夏亦辰哈哈大笑,搂着她的肩,说道:“嗯!觉悟很好,对了,配你怎么样?”

    苏晓晓欲哭无泪,暗骂自己前面嘴欠,现在好了,被这家伙抓住。

    逼着自己又要说肉麻恶心的话,不说,看来过不了这一关了。

    她咬咬牙,看着夏亦辰盯着她的目光,

    只好说道:“很好!你最配了,这总行了吧?现在你可以放开了我吧?”

    夏亦辰哈哈大笑,得意万分,很满意苏晓晓的表现。

    凑近她,猛地在她脸蛋上一亲,偷袭成功,

    还不忘得意地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看你表现不错的份上,奖励你一下。”

    苏晓晓楞住了,反应过来,他居然又占她便宜,她恨得咬牙切齿。

    低声吼道:“夏亦辰!”

    夏亦辰已经迅速离开她的座位,快速朝自己的位子走去。

    看着苏晓晓气得发青的脸,笑笑,

    说道:“苏晓晓,注意形象!这可是在西餐厅,不要动不动发脾气,哈!”

    苏晓晓险些被他气晕过去,瞪着他。

    他现在胃口大开,刚才的不爽的情绪荡然无存,吃得很开心。

    苏晓晓摇摇头,莫名觉得夏亦辰有时候就像个孩子一样,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刚才和这只猪打闹,弄得她出了一身汗。

    她要补充点水分,夏亦辰一边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一边问道:“苏晓晓,问你件事?”

    苏晓晓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事?”

    夏亦辰放下刀叉,问道:“你刚才怎么都不问是谁给我打的电话?也不问我为什么不接?”

    苏晓晓一汗,问道:“我为什么要问?你给我一个理由。”

    夏亦辰生气了,说道:“苏晓晓,你是不是女人啊?我是你男朋友。

    我连着两个电话不接,还挂断,你都不担心吗?

    万一是前任打的呢?你都不吃醋的吗?喂!你难道一点都不在意我?”

    苏晓晓被他雷得目瞪口呆,半晌,她反应过来:“夏亦辰,你还敢说我脑残?

    现在看来,脑残的是你了,你是不是脑残片看多了。

    这么明显的事,非要拉着我吃醋?

    你都说前任了,既然是前任,过去时了,我为什么要担心?

    难道就因为她打了两个电话,我就要跑来质问你吗?

    我又不是很空,你没看到我在吃东西吗?

    再说,我就算要质问你,也应该因为你的表现吧!

    你不接她电话,还挂断,不就表明你不想和她联系了。

    我还质问你干什么?我又不是有病,再说了,我看你的反应。

    估计不是你的前任吧!你郁闷成这个样子,典型的无可奈何,是你搞不定的人吧?

    还非要骗我什么前任,夏亦辰,你很无聊唉!”

    夏亦辰大汗,他盯着苏晓晓看了半天,有些泄气,

    说道:“苏晓晓,你智商多少?”

    苏晓晓莫名其妙,还是回答:“140,怎么了?”

    夏亦辰看看她,说道:“苏晓晓,我估计你情商为零。”

    苏晓晓盯着他,说道:“为什么?”

    夏亦辰吼她:“你既然都知道,看我这么郁闷,就不能哄哄我?”

    苏晓晓汗流浃背,看着他抓狂的样子,也开始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有些不厚道了。

    呵呵,可惜,她就是止不住,觉得他很好笑。

    她看看他,知道再不哄他,他真的要生气了。

    她只好放低声线,说道:“好了!我刚才都道过歉了。

    是我不对,刚才不应该笑你。

    要不,等下我请你吃冰淇淋,人家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品会很开心。

    那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弄得你心情这么不好?”

    夏亦辰眉开眼笑,看着她,说道:“你说话算话,等下请我吃冰淇淋。

    我就告诉你怎么回事。”

    苏晓晓白了他一眼,说道:“晓得了,弄得好像我很想知道一样。

    先说好,冰淇淋我只买一个,你自己吃就好了。

    我不能陪你吃了,大后天都要总决赛了,我不能吃得太夸张。”

    夏亦辰笑笑,点着头,说道:“知道了!反正你请我吃就行。”

    *****************

    夏俊豪情绪总算平复下来,好久没有见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了。

    夏家在他这一辈,一共两男一女。

    夏俊豪是长子,下面一个妹妹,夏俊怡,嫁到了美国,常年在国外。

    夏俊风是他最小的弟弟,长兄如父。

    小时候,他一直是夏俊风最崇拜的对象。

    可惜,从那件事后,俊风和他疏远了很多。

    但不管怎样,他们是亲兄弟,血浓于水,就算有了隔阂。

    可亲情还在,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不是没有愧疚。

    一直再找各种机会修补这层关系,这么多年下来,他和俊风之间关系缓和了不少。

    就算回不到以前这家的岁月,但已经亲热了不少。

    眼下,他正有说有笑地和夏俊风走出商场的电梯,朝着夏俊风定好的餐厅走去。

    谁知道,一出餐厅,他的目光,就被正在商场腻歪的一对年轻男女夺去了。

    等看清楚那个男的,他差点没气晕过去。

    夏俊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大步冲了过去。

    夏亦辰正满脸笑容,将冰淇淋递苏晓晓嘴边,一定要让她吃一口。

    苏晓晓不肯,夏亦辰就搂住她的腰,非要她尝一口。

    苏晓晓正在笑着挣扎,谁知道,下一秒,她眼前一花。

    夏亦辰已经被一把推开,撞在走廊的墙上,晓晓买的冰激凌也撞掉了。

    夏亦辰大怒,刚要发作,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立马傻眼了。

    夏俊豪气得发抖,他指着夏亦辰骂道:“夏亦辰,你怎么回事?

    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大庭广众之下。

    嘻嘻哈哈,拉拉扯扯,你还有点羞耻心吗?”

    夏亦辰别开脸,没有说话。

    站在一旁的苏晓晓怒了,她和夏亦辰好好的,又没招谁惹谁。

    这个不开眼的家伙,突然上来把夏亦辰一推,还上前骂个不停。

    什么意思?没有羞耻心,这是连她一起骂了。

    苏晓晓向来是个牛人,反抗精神一流,就算张玉兰那种级别,蛮不讲理的。

    她都要和她斗争到底,更何况夏俊豪这种的。

    刚才夏俊豪冲上来时,晓晓正背对着他。

    他光顾着骂夏亦辰,都没有看晓晓一眼。

    晓晓眼见夏亦辰被撞成这样,她心中已经很不爽了。

    夏亦辰现在是她心中的当红炸子鸡,她自然站在他这一边。

    本来已经在气头上了,又见他被骂成这样,怒气上来,脑子一抽。

    也不想想为什么夏亦辰不反抗,她脸色一沉,从后面把夏俊豪一推。

    夏俊豪正骂得起劲,没有提防后面,被推了一个趔趄。

    夏亦辰瞬间目瞪口呆,喊道:“晓晓!……”

    夏俊风急匆匆从电梯那边跑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也傻了眼。

    夏俊豪好不容易站稳,转过身,看到晓晓满脸怒色,也惊呆了。

    晓晓走到夏亦辰身边,扶着他,轻轻问道:“亦辰,你没事吧!”

    夏亦辰大汗,看着她,摇摇头,他咬咬嘴唇,刚要说话。

    谁知道晓晓抬起头,瞪了一眼夏俊豪,开始说话了:“喂!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跑到这里来打人?

    你是不是有毛病?说谁没有羞耻心呢?人家谈个恋爱碍你什么事了?

    就你矫情,这种事情,就是警察来了也管不了,用得着你这么操心吗?

    你简直蛮不讲理……”

    晓晓说话语速极快,她舌头捋直了。

    一开腔,就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冲夏俊豪扫射了过去。

    夏俊豪看看她,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夏亦辰大急,他赶紧上前,拉住晓晓,恨不得捂住她的嘴。

    夏俊风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冲晓晓摇摇头。

    晓晓觉得有些不对了,她现在反应过来了。

    看看夏俊豪,再看看夏俊风那张和他极为相似的脸,她意识到有些不妙了。

    夏俊风上前一步,说道:“嗯!是晓晓啊!在这里吃饭吗?

    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哥,亦辰的父亲,夏先生……”

    苏晓晓立马石化,她尴尬万分,脸色变得通红。

    夏俊豪看着她,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有说话,继续盯着苏晓晓。

    苏晓晓被他盯着难受,吭哧半天,总算说出一句话:“哦!……嗯!……

    原来是夏先生,您好!对不起……刚才我不知道你是……嗯!你是……”

    夏亦辰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了,看到苏晓晓那张尴尬的脸,还有捋不直的舌头。

    他突然觉得很欢乐,对她刚才的勇气很是赞赏。

    他那向来蛮横,霸道的爹不止被苏晓晓推了,还被她骂了。

    尤其是当这个事情突然发生时,苏晓晓的本能反应,已经说明了她对自己的在意。

    尽管她反抗的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他还是觉得很欢乐,他不能做的。

    她都做了,现在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妞怎么收场。

    谁知道,这妞刚让他欢乐了一会,下一句话就让他相当不爽。

    夏俊豪还是没有说话,他盯着苏晓晓,苏晓晓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让他想起了很多事,他看看夏亦辰,从他看苏晓晓的眼光中发现了很多事。

    这样的眼光他也曾经有过,他很确信,这个女孩对夏亦辰很重要。

    苏晓晓看夏俊豪不说话,彻底傻眼了。

    她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觉得此地不宜久留,风大,扯呼!赶紧跑吧!

    她尴尬地笑笑,冲夏俊豪说道:“嗯!那个……夏先生,我还有点事。

    唔!……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她这句话一出,围观的三个人都傻眼了。

    她这是管杀不管埋的节奏吗?闯了祸,推了人,直接跑路?

    尤其是夏亦辰,他不由得气愤万分,说好的同舟共济呢?

    说好的不离不弃呢?她刚才的表现刚让他欣慰了一会。

    现在就来了一个360度的反转,苏晓晓,这个混蛋,居然丢下他跑路。

    她什么意思?还让他们继续?继续什么?这么明显的事。

    她闯了祸,跑了,让自己帮她顶缸吗?这也太没有阶级友情了。

    夏俊风看苏晓晓说出这么白痴的话,也有些无语了,可看看苏晓晓那难堪的表情。

    他实在有些不忍心,他只好点点头,接了她的话。

    说道:“嗯!晓晓,你要是有事,先走吧!”

    苏晓晓简直如蒙大赦,果然还是夏总靠谱呀!他不愧为江湖及时雨。

    承蒙他相救,苏晓晓简直感动得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她顾不上瞪着她的两个人,赶紧朝夏俊风展颜一笑,

    说道:“嗯!谢谢夏总,那我先走了。”

    说完,火烧屁股一般,“咯嗒”一下转过身,准备逃窜开去。

    谁知道,她刚转过身,夏俊豪和夏亦辰同时喊道:“等一下!”

    苏晓晓石化了,几个意思?

    她心中怒骂,夏亦辰你这个混蛋,你叫我干嘛?

    那是你爹,你自己对付就好了,为毛非要搭上我?

    要只是夏亦辰叫她,她直接跑了就是。

    现在完蛋了,他那个麻烦的爹也在叫她,什么情况?

    这下,她不能跑了,那可是夏亦辰的爹。

    她要是跑了,估计一辈子都要被夏亦辰收拾了。

    她心中哀叹一声,足足停顿了几秒钟,才调整好表情,艰难地转过身。

    夏俊豪深深地看了夏亦辰一眼,夏俊风无可奈何,这下他也无能为力了。

    他同情地看着苏晓晓。

    夏亦辰被夏俊豪一看,立马闭了嘴,不再说话。

    苏晓晓欲哭无泪,她只好看着夏俊豪,说道:“嗯!那个。

    夏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夏俊豪看看她,冲着夏俊风说道:“俊风,怎么?不介绍一下吗?

    刚才你好像没有介绍完吧!这位很有性格的小姐,你还没有给我介绍呢!

    对了,刚才我记得你说亦辰出外景去了,这样看来。

    他工作结束了,有时间和这位小姐吃冰淇淋了……”

    这些尴尬的不止苏晓晓了,夏俊风也被抓了现行,顿时也尴尬万分。

    夏俊豪是家族长子,积威甚重。

    夏俊风也有些怵他,他笑了笑,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

    清清嗓门,说道:“唔!你看我这记性,苏晓晓。

    嗯!目前在我们公司兼职培训……”

    其他的,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夏俊豪看看他。

    冷笑一声,说道:“就这些……”

    夏俊风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沉默。

    夏亦辰看着夏俊豪,再看看尴尬的苏晓晓。

    他眼神一动,从夏俊豪身边走过去,直接跑到苏晓晓身边。

    当着夏俊豪的面,牵起苏晓晓的手,苏晓晓一惊,慌忙一挣。

    却被夏亦辰牢牢握住,夏亦辰没有看她,他直视着夏俊豪的眼睛。

    说道:“还有,她是我女朋友。”

    苏晓晓惊呆了,她看着夏亦辰,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夏俊风长叹一口气,也不再说话。

    夏俊豪盯着夏亦辰,夏亦辰脖子一梗,直视着他,没有任何退缩。

    半晌,夏俊豪点点头,终于说道:“好!我知道了,既然这样。

    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时间,一起吃点东西?”

    苏晓晓看看夏亦辰,没有说话,夏亦辰接过话头,

    轻轻说道:“我们刚才已经吃过东西了。”

    苏晓晓松了口气,谁知道,夏俊豪看了一眼夏亦辰一眼后。

    直接说道:“那就一起喝杯咖啡!这点时间总应该有吧!苏小姐?”

    苏晓晓看看夏俊豪,再看看夏亦辰,叹了口气,轻轻说道:“好!”

    ***********************

    苏晓晓总算体会到电视上那些,被请到廉政公署喝咖啡的人的感受了。

    这顿咖啡喝得她奇累无比,不止她,她看看夏俊风。

    他那个表情好像也没比她好过多少,至于夏亦辰,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赶脚。

    从进入咖啡厅开始,这种尴尬沉重的气氛就一直压着她。

    夏俊豪话不多,有一种天然的威严,他找了一个靠窗的沙发四人座。

    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企图用气势压倒在座的每一个人。

    夏俊风和夏亦辰在他的积威之下,看起来基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落座后,他和夏俊风一排,夏亦辰拉着苏晓晓坐到了对面。

    楚河汉界已经分明,两军对垒之势形成,夏俊风迫于他的威亚。

    被他拉在一起,成了监工。

    很不幸,苏晓晓看看夏亦辰,势单力孤,明显气势弱了一截。

    苏晓晓咬咬牙,死就死了,夏俊豪再暴躁,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大不了,她拍屁股走人,她现在就像高中时才认识泽浩一样。

    完全没有和夏亦辰天长地久的自觉,也没有委曲求全的意识。

    她才认识夏亦辰一个月不到,一直被他追惯了,虽然答应了做他女朋友。

    但还在磨合考察期,她现在是属兔子的,一有风吹草动就要跑路的主。

    所以,顿段咖啡于其说是夏俊豪考察她,还不如说是她在观察夏俊豪。

    她打定主意,要是他太麻烦,自己就分分钟走人。

    又不是要嫁个他儿子,没必要弄得自己低声下气的。

    这样一想,她相反淡定下来,不卑不亢,目视前方。

    夏俊豪打开菜单,眼皮都没抬,问晓晓:“苏小姐喝什么?”

    苏晓晓还没说话,夏亦辰已经抢先回答了:“卡布奇诺,加一勺糖!”

    苏晓晓和夏俊豪同时看了一眼夏亦辰,

    夏亦辰心中冷笑:这是什么意思?告诉自己和苏晓晓熟悉到她喝什么都知道了吗?

    苏晓晓有些无语,夏亦辰的心思,怎么可能瞒过她?

    他这是铁了心要把自己死死绑在他那架战车上,这个操作也太明显了。

    平心而论,她并不想陷到他们父子之间的这些纠纷中去,她也没有想过这么快面对夏亦辰的家庭。

    这些对她而言都太遥远,苏晓晓从小的经历,让她考虑问题非常现实。

    她不是那种对未来抱有很多幻想的女生。

    坦白说,她除了自己,谁都不太相信。

    这也是夏亦辰一直说爱她,她却一直只说知道,从不回应的原因。

    她的爱太珍贵,从不轻易给人,这份爱除非她够确信,否则她绝不给人。

    所以对夏亦辰的态度,她尽管感动,却并不赞成。

    夏俊豪给苏晓晓点了卡布奇诺,给夏亦辰点了拿铁,给自己和夏俊风点了一份套餐。

    餐很快上来了,他没有说话,先吃了起来。

    夏俊风无语,只好和他一起,沉默地吃完饭。

    夏亦辰咬咬嘴唇,他怕苏晓晓尴尬。

    偷偷将手伸到桌子下,握住了苏晓晓的手。

    苏晓晓看看他,笑了笑,他呆了一下。

    苏晓晓的表情淡定,她悠闲地喝着咖啡。

    夏俊豪不和她说话,她也完全没有想和他搭讪的意思。

    张玉兰在家用这种态度对付她的时候多了去了,没一次能得逞的。

    想用态度影响她,让她手足无措,门都没有。

    她现在已经度过了刚才的尴尬期,夏俊豪暴躁又怎样?霸道又怎样?

    他欺负别人惯了,真以为可以用这种态度影响自己,让自己屈服吗?

    人不求人一般大,自己是和他儿子谈恋爱,又不是马上要嫁给他家。

    至于吗?用得着奴颜婢膝,低声下气地讨好他吗?

    苏晓晓的态度不止夏亦辰震惊了,夏俊风也震惊了。

    他惊讶地瞟了她好几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在自己大哥面前,还能如此淡定自若的女生。

    苏晓晓不紧不慢喝着咖啡,目光注视咖啡杯,饶有兴致地研究着精致的咖啡杯,仿佛它是什么珍贵的艺术品一样。

    夏俊豪终于吃完饭了,他擦擦嘴角,让服务员把餐盘收走。

    一边喝着自己的清咖,一看抬头打量了一下苏晓晓。

    谁知道,苏晓晓压根没看他。

    顾自喝着自己的咖啡,他清清嗓子,开始发声:“苏小姐!嗯!”

    苏晓晓抬头看着他,目光纯净,不卑不亢。

    轻轻说道:“嗯?”

    夏俊豪一愣,停顿了一下,还是问道:“刚才俊风说您在德诺兼职培训?

    能问一下,培训内容是什么吗?”

    苏晓晓心中冷笑,果然还是问了,我还以为你能在等一会呢?

    她对刚才夏俊豪旁若无人的态度相当不满,什么意思,审问犯人吗?

    苏晓晓的性格一向如此,别人敬她一尺,她就敬别人一丈。

    夏俊豪的态度,说明刚才他没有多待见她,至少连点起码的寒暄都没有。

    她脾气上来,也没有讨好他的意思。自然回答也就越简单越好。

    她没有任何掩饰,直接说道:“模特!”

    果然,她这个话一出,夏俊豪的脸色微微一变。

    果然是模特,这种小模能是什么正紧工作?

    夏俊风看了看她,眼神中有些许责怪,她存心的,夏俊风看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轻轻解释道:“晓晓是在参选我们德诺的代言人,其实并不单单是模特培训。”

    夏俊豪冷笑一声,说道:“那有什么区别?说到底,还是模特。”

    夏俊风一惊,咬咬嘴唇,没有说话。

    夏亦辰的眼中涌出一丝不忿,他刚要说话。

    被苏晓晓按住,苏晓晓看了夏亦辰一眼,轻轻说道:“夏先生说得对。

    就是模特,没什么区别,这方面,您觉得有问题吗?”

    夏俊豪冷冷说道:“没什么问题,苏小姐从事何种行业,是您的自由。”

    苏晓晓点点头,笑笑,连话都懒得说,淡定地喝着自己的咖啡。

    夏俊豪看了看她,顿了一下,问道:“苏小姐这份职业好像是兼职,不知道您的主业是什么?”

    苏晓晓看看他,言简意赅:“学生!”

    “那个学校?”夏俊豪问道。

    “普通学校!”苏晓晓回答。

    “什么专业?”夏俊豪继续问道。

    “一般专业!”苏晓晓继续回答。

    夏俊风和夏亦辰看这两人你来我往,不由得大汗淋漓。

    两人都看出来了,苏晓晓生气了,她存心给夏俊豪添堵,就是不让他舒服。

    夏俊豪也看出来了,她根本不屑回答他的问题。

    他盯着苏晓晓,看着她优雅地喝着咖啡。

    他有些吃惊,现在他有些明白了,这个女生比他想象的高傲。

    他很确信,不是她追夏亦辰,是夏亦辰在追着她。

    夏俊豪有些拿不定主意,从外形上看,这个女生漂亮得有些过分了。

    他不是瞎子,这样的女生就算是小模出生,她那个气质和外形一定会有大批的年轻男孩追求。

    一看就是被宠坏了,想让她低头讨好自己有些难。

    她竟然高傲到这种地步,她身上没有一点风尘气。

    相反,他感觉得到她身上浓浓的钟灵毓秀的气质。

    这种气质他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而那个人,就连年少时的自己也深深迷恋过。

    他看着苏晓晓,有些恍惚,他也年轻过。

    他知道这样的女孩子,对亦辰这样的年轻男子而言,是多大的诱惑。

    ***************

    夏亦辰有些生气了,虽然,他并不赞同自己的父亲这种问话的方式。

    可看到苏晓晓故意捣乱,答非所问,他也有些恼怒了。

    他看懂了苏晓晓背后的意思,她根本没有想过他们的以后。

    她没有丝毫要讨好他父亲,委屈自己的意思,甚至,她根本没有顾虑过他。

    她是故意的,她根本不屑于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给他的父亲。

    她难道不想和自己走下去吗?

    如果想,她至少应该为了他,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告诉他的父亲。

    他眼神转冷,看了看苏晓晓,轻轻说道:“苏晓晓,如果你不想回答。

    可以不回答,不要答非所问。”

    苏晓晓看看他,看懂了他眼神中的责备。

    她脸孔一红,咬咬嘴唇,低下头,没有说话。

    夏俊豪看到苏晓晓的表情,眼神一动。

    原来,这个女生并不是不在意夏亦辰。

    意识到这一点,他心中一动,开始仔细观察两人的表现。

    夏亦辰真的怒了,他放开苏晓晓的手,别过脸,没有说话。

    夏俊风看看这个情况,叹了口气,只好说道:“嗯!是这样的,

    大哥,晓晓是复华大学临床医药专业,本硕连读的高材生。”

    夏俊豪一惊,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晓晓,目光柔和了不少。

    苏晓晓低下头,没有说话,有些内疚,自己刚才有点过了。

    她咬咬嘴唇,在桌子下伸出手,去够夏亦辰的手,她碰了碰夏亦辰的手。

    夏亦辰没有理她,苏晓晓知道他真的生气了。

    她只好再碰了碰他的手,心想:最后一次,他要还是生气,自己也就不哄了。

    结果这一次碰过后,夏亦辰还是没有反应。

    她也有些恼了,几句话而已,看他那个小气吧啦的样子。

    一言不合就给自己闹脾气,一点都不像泽浩,会马上哄着自己。

    哼!随便他了,不理他。

    她将手直接缩了回来,低着头,喝着咖啡。

    夏俊豪有些明白了,这个女孩子,有这样的履历,她是有资本骄傲的。

    无论是她的学历还是外形,确实都有资格匹配亦辰。

    剩下的,就是看她的家世背景了。

    今天差不多了,她已经不耐烦了。

    再问下去,肯定恼了,看她和亦辰有些不愉快了。

    夏俊豪也不是傻瓜,既然女孩子如此优秀,自己也没有拦着的道理。

    他将头转向夏亦辰,说道:“亦辰,下个礼拜就是你妈生日了,到时候你回来一趟。”

    夏亦辰的神情淡然,刚才的不悦还没有过去,他点点头,

    轻轻说道:“好!”

    夏俊豪看看他,又看了看苏晓晓。

    这次,换了称呼,说道:“嗯!小苏有空也一起来。”

    苏晓晓正含了一口咖啡在嘴里,闻言一惊。

    差点呛到,她好不容易把咖啡咽了下去,一阵剧烈的咳嗽弄得她面红耳赤。

    夏亦辰看看她,大汗,还是没忍住。

    伸出手,帮她拍着后背,责怪道:“慢一点!怎么这么不小心?”

    夏亦辰手劲颇大,也不晓得是不是他故意的,他拍得苏晓晓几乎要断气。

    她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止住夏亦辰拍打的手。

    她看着夏俊豪,尴尬万分,说道:“唔!嗯!夏先生,

    我……可能下周有安排……估计没有时间……”

    夏俊豪抬眼看看她,眼神中展现出一丝捉狭的意味,

    说道:“唔!苏小姐,既然你是亦辰的女朋友。

    我就不客气了,和俊风一样,叫你晓晓。

    你也不要这么见外,可以叫我夏叔叔,唔!我倒是想不到。

    晓晓,你会忙成这样,对了,你还不知道亦辰妈妈生日的日期吧?

    难道下周你天天都有事?”

    苏晓晓这些彻底栽了,她终于晓得夏亦辰的讨厌像谁了。

    我总算相信夏俊豪是夏亦辰的亲爹了,这种堵人的方式,简直是他们夏家的遗传。

    现在形势变了,夏家的三个男人连成了一线。

    夏俊风喝着咖啡,表情淡定,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夏俊豪喝着咖啡,盯着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可恶的夏亦辰连表情都没有掩饰,一副小人得志,得意欢喜的样子。

    她张口结舌,像个白痴一样地看着对面的夏俊豪。

    他这个画风突变,让她真的很难适应,这难道也是夏家男人的传统?

    结果她吭哧半天,还没有找到合适回答的词语。

    好死不死夏亦辰这个时候将手伸了过来,牢牢地握住她的手。

    看着他爹,总算叫了声爸了:“爸,她会来的,我保证!”

    夏俊豪点点头,很满意夏亦辰的答复。

    苏晓晓一惊,瞪着夏亦辰,却撞上夏亦辰恶恨恨的目光。

    她一汗,撇撇嘴,终于没敢反对。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