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亦辰回国还有两天,晓晓过得很平静,该来的始终要来。

    夏亦辰离开的这段时间,她让自己忙得昏天黑地,不是在课题小组就是在图书馆,自习室。

    这样的忙碌,很有效果,让她没有时间去考虑安娜,夏亦辰父母,或者蓝蝶的事。

    娜娜受吴韬的委托,约了她无数次,都未能如愿。

    终于,娜娜火了,冲到复华。

    好说歹说,总算将在自习室作奋斗状的苏晓晓拉了出去。

    陪她吃饭,购物,严格说来,娜娜其实算得上一个不错的闺蜜。

    她直率,坦诚,仗义,虽然有些虚荣和势利,但这些却并不是针对苏晓晓的。

    两人出自同一个地区,同样类型的家庭,共同语言倒也不少。

    聊得也算开心,吃完饭后,娜娜拉了苏晓晓去买鞋。

    她一边试着那些性感漂亮,鞋跟细得踩得死蚂蚁的高跟鞋。

    一边和苏晓晓聊着天,她好奇地问道:“晓晓!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

    你和夏亦辰是怎么认识的?想不通你怎么会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苏晓晓想起她和夏亦辰认识的过程,不由得笑了笑,

    说道:“其实,这事说起来。

    和你家吴韬还有些关系,你都不晓得你家那个吴韬有多讨厌。

    那天他开着他的玛莎拉蒂,横得不得了,就像一只螃蟹一样,一直乱开。

    结果我碰了他的车,那个时候,夏亦辰正好坐在他车上。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娜娜笑着说:“你撞了吴韬的车,这个桥段经典啊!我估计吴韬气死了。

    好不容易撞了个美女,结果还被夏亦辰撬走了。

    果然还是帅哥有魅力,吴韬也够憋屈的。

    咦,不对呀!你再说说,吴韬那天开的是什么车?玛莎拉蒂吗?

    我怎么没见他开过?”

    苏晓晓笑道:“你家吴韬估计是车子太多,还没来得及带你开玛莎拉蒂去兜风。

    嗯!他那天开的的确是玛莎拉蒂,我最讨厌的车子,我怎么会记错。

    要不是他开了那辆车,我估计还不会撞他。”

    娜娜刚要说话,吴韬的电话打了过来。

    娜娜正穿着鞋,扣着鞋扣,就将手机开了免提。

    电话那头,吴韬甜得发腻的声音传了过来:“宝贝!在哪里呢?

    我现在空了,想你了,要不要我过来接你?”

    娜娜撅着嘴,朝吴韬撒娇:“哼!吴韬,你这个没良心的。

    现在空了,才想起我来了,我问你,你今天下午死哪里去了?

    打你电话也不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吴韬那头楞了一下,有些尴尬,他笑道:“娜娜,你想什么呢?

    我今天下午有事,没有看到你的电话。

    你看,我不是一空下来就想到你了吗?

    宝贝,我最喜欢你了,“呗”一下,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娜娜哈哈大笑,说道:“你少来了!吴韬,你就会哄我。

    还说喜欢我?我问你,我都和你谈恋爱这么久了,你怎么从来没有带我坐过你那辆玛莎拉蒂?

    我看你就是小气,舍不得带我去兜风。”

    吴韬莫名其妙,问道:“什么玛莎拉蒂?娜娜,你听谁说的?

    我的车你不都见过了,我哪有什么玛莎拉蒂?”

    娜娜看看苏晓晓,说道:”吴韬,我告诉你,你少给我抵赖。

    苏晓晓都和我说了,她第一次遇到夏亦辰,就是因为撞了你的那辆玛莎拉蒂。”

    吴韬哈哈大笑,说道:“原来你说的是那辆车啊!那辆车不是我的。

    是夏亦辰的,那天他心情不好,和安娜吵架了。

    我就开了他的车,带他出去散心……”

    苏晓晓脸色一变,娜娜大吃一惊,她咬咬嘴唇,看了看苏晓晓。

    问吴韬:“不会吧!这么说来,夏亦辰家很有钱嘛?这倒是看不出来。

    那他平时还装穷,还老开人家晓晓的车,他为什么不告诉晓晓这辆车是他的?”

    吴韬笑了,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夏亦辰那个时候才从美国回来。

    不了解中国的行情,万一苏晓晓是个拜金女,不就把他骗得死死的吗?

    我那个时候和他说了,让他把自己的家世藏起来。

    这样就不会让苏晓晓盯着他的钱了。

    但我没想到这小子这么省,后来连车都不开了,占了苏晓晓不少便宜。

    他牛,苏晓晓这种又好看又便宜的,真的被他赚到了……”

    苏晓晓脸色大变,娜娜慌忙对着吴韬吼道:“吴韬,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不了解就不要胡说?”

    吴韬嚷道:“什么胡说八道,别人不了解夏亦辰,我还能不了解夏亦辰吗?

    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我……”

    娜娜慌忙抓起电话,将免提关掉,

    冲电话里吼道:“吴韬,你闭嘴,苏晓晓就在我旁边……

    苏晓晓脸色苍白,看了看娜娜,轻轻说道:“娜娜,我有点事,我先走了。”

    说完,苏晓晓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娜娜大吃一惊,鞋都没有穿好,慌忙朝外追了过去,谁知道鞋带没有扣好。

    鞋跟又太高,直接一扭,摔了下去。

    等娜娜重新换好鞋,追了出去,外面哪里还有晓晓的身影。

    等吴韬赶到,两人面面相觑,知道闯了大祸,再打晓晓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吴韬和娜娜开车赶到复华,找了所有晓晓可能出现的地方:

    图书馆,自习室,宿舍,根本没有找到晓晓的身影。

    晚上十点,晓晓还没有回复华,吴韬无计可施,打通了夏亦辰的电话。

    夏亦辰听了吴韬的话,瞬间暴怒,他骂道:“吴韬,你有病吧!

    我告诉你,苏晓晓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你今天就是不睡觉,也要帮我找到她……”

    放下电话后,夏亦辰心急如焚,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苏晓晓,都提示关机。

    他赶紧打开微信,找到晓晓,发了微信过去,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她的好友。

    他的心一沉,赶紧拉出QQ,短信,邮箱……所有他能找到苏晓晓的方式。

    他惊呆了,他的QQ好友被删了,邮件被拒收了,短信没有回复。

    他明白了,苏晓晓在用自己的方式远离他。

    他记起了她说过的话,如果你骗我,我会离开你。

    吴韬的话,已经足够让她相信这些了,他不能否认车子的确是他的。

    可他隐瞒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害怕晓晓看中的条件。

    但是现在,他没有机会告诉晓晓他的想法。

    晚上11点了,吴韬还是没有找到晓晓。

    夏亦辰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给她,可都没有回复。

    起风了,魔都开始下起了暴雨,晓晓的失踪已经惊动了所有人。

    宿舍的姐妹们焦急万分,开始发动所有人找寻苏晓晓,玲花也打给了康嘉伟。

    康嘉伟了解到晓晓失踪的原因后,大惊失色。

    他动用了康文成的关系,利用了所有的资源找寻苏晓晓。

    凌晨一点,晓晓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

    康嘉伟惊恐万分,他第一次打给了夏亦辰,声音沙哑:

    “夏亦辰,苏晓晓知道了所有的事,安娜还有你的父母都找过她了。

    今天这件事,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苏晓晓因为你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还有你们夏家。

    你们夏家欠康家的,欠蓝蝶的,欠苏晓晓的,我会一起向你讨还。

    你最好祈祷苏晓晓平安无事,否则,我会让你们夏氏万劫不复!”

    夏亦辰就像被飞速的火车撞击一样,他疯了似的问康嘉伟:“安娜找过她?

    我父母找过她?他们对她说了什么?”

    康嘉伟冷笑道:“该说的都说了,她能为了你坚持到现在,已经很辛苦了。

    可惜,你始终是一个混蛋,和你爸一样的混蛋。

    我告诉你,如果这次晓晓被我找到,我会和她在一起,保护她,照顾她。

    你永远也别想再靠近她。”

    吴韬哪里都找不到苏晓晓,夏亦辰打通了夏俊风的电话。

    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语气低沉,声音沙哑:“三叔,帮我找到晓晓。

    一定要找到她,晓晓不能出事,我不能失去她……”

    夏俊风大吃一惊,赶紧问夏亦辰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沉思片刻,说道:“亦辰,你先冷静,晓晓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她应该不会有事的,她只是需要时间冷静。

    这样,你把你们在一起所有去过的地方告诉我。

    我从这些地方一点点找起,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出事的。”

    夏亦辰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开始回忆起给苏晓晓相处的点滴。

    他一边回忆,一边告诉夏俊风所有的地点。

    夏俊风快速记下地点,做着筛选。

    他看看外面的天色,心中升起浓浓的忧虑。

    他并没有在夏亦辰面前表现出来,他在记录的地点中重点划出几个范围。

    拿起车钥匙,冲下楼,驾驶着汽车驶入厚重的雨幕中。

    *************

    凌晨两点,苏晓晓抱着胳膊,静静地坐在异度酒吧门外的台阶上。

    方清华静静地坐在她旁边,陪着她。

    她的旁边,放着一杯红粉佳人,没有喝过的红粉佳人。

    良久,方清华叹了口气,说道:“晓晓,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晓晓看了看他,轻轻说道:“好!我过一会儿就走。

    方哥,这是在你酒吧的外面。你好像没有权利赶我走。”

    方清华看了看她,轻轻说道:“晓晓,我不会赶你走,就算你坐在酒吧里。

    我也不会赶你走,如果你不想走,我会在这里陪着你,你想坐多久都行。”

    晓晓笑了,轻轻说道:“不会很久!我累了,想休息一下,很快就好!”

    方清华点点头,说道:“晓晓!累了就休息一下,你不用一直这么坚强。

    无论你什么时候想休息,我这里都会接待你。”

    晓晓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过去的一年。

    这里是我不开心时,最想来的地方。

    只是,很抱歉,方哥,你永远看到的都是我最难过的时候。”

    方清华笑了笑,深深地看了晓晓一眼,

    说道:“晓晓,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出现,我都会很开心。

    那个时候,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让你在这里,放下你的情绪,忘记你的难过。

    尽管我知道,我很难做到,可是,我会尽力。

    至少,我不想让你在这里变得更糟。”

    晓晓静静地看着雨幕,轻轻说道:“我知道,所以你每次都会给我喝一杯你调的酒……”

    方清华眼神一动,他咬了咬嘴唇,轻轻说道:“晓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晓晓点点头,说道:“以前不明白,那一次,我和夏亦辰来过后,我明白了。”

    方清华眼神一黯,轻轻说道:“夏亦辰,他……对你好吗?

    所以,你是为了他,不喝今天我为你调的这杯酒。”

    晓晓沉默了,她轻轻说道:“方哥,我该走了,谢谢你的陪伴!”

    方清华外面的倾盆大雨,叹了口气,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拿把伞。

    现在雨太大了,我送你回去。”

    方清华起身,进了酒吧!

    晓晓静静地看着如瀑的暴雨,突然,她的眼神定住了。

    夏俊风的车子出现在酒吧前,他停下车,静静地看着晓晓。

    晓晓心中冷笑一声,夏亦辰叫他来的,夏亦辰果然够了解她。

    她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吗?只能做他手心里,任他揉捏的泥了吗?

    之前就是这样,他撒起慌来这么自然,骗起自己来头头是道。

    是自己蠢,被他耍得团团转,在这么多明显的事实下,还选择相信他。

    直到娜娜和吴韬无意间的通话,让自己听到,这样才让自己幡然醒悟。

    原来,在夏亦辰的心中,自己是这么又便宜又好骗的傻瓜。

    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利用自己的信任,和安娜在美国双宿双栖,把自己当成了第二个蓝蝶。

    夏家的男人,果然都很擅长伪装,夏俊豪,夏俊风,夏亦辰都是这样。

    夏俊风永远这么优雅,这么西装革履,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烦心。

    可谁能知道他和夏俊豪对蓝蝶做了那样的事?

    就像现在这样,他这么潇洒,这么风度翩翩,坐在他的豪车里。

    看着自己的笑话,炫耀着自己的怜悯。

    好像全天下的女人,都在他们夏家男人的掌控下。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红脸,夏俊豪和夏亦辰负责欺骗,而夏俊风就负责为他们父子二人打扫战场,收拾残局。

    可惜,他们看错了,我苏晓晓永远不会是蓝蝶。

    我有蓝蝶没有的坚强和干脆。

    我苏晓晓永远不会为一个男人放弃自己,顾影自怜,独自神伤。

    我永远不会放弃自己,我会让自己幸福,我一定回让自己幸福。

    夏俊风打开车门,撑着伞,走到晓晓面前,

    轻轻说道:“晓晓!亦辰一直在找你,他很担心你……”

    苏晓晓静静地站起来,冷冷地看着夏俊风,

    说道:“那你呢?夏总,你过来干什么?

    帮夏亦辰打扫战场,收拾残局吗?就像你对蓝蝶做的那样?”

    夏俊风脸色大变,他盯着晓晓,问道:“蓝蝶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苏晓晓冷笑道:“被我说中了吗?夏总,只可惜,你告诉夏亦辰。

    苏晓晓永远不会成为蓝蝶,我不会为他难过,也不会为他伤心。

    我会让自己远离他,我会让自己幸福。

    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更不需要你的怜悯,我会让自己过得很好!”

    苏晓晓说完,冷漠地看了一眼夏俊风。

    离开他,独自朝雨中走去,方清华拿着雨伞出来,见状大惊。

    他喊道:“晓晓,等等我!”

    苏晓晓回头,轻轻地擦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说道:“不用了!方哥。

    反正已经湿了,就这样吧!谢谢你的陪伴,我该走了!”

    方清华一呆,楞在原地,没有动弹。

    夏俊风注视着苏晓晓的背影,在暴雨中艰难地行走。

    孤独,冷傲,却毫不退缩。

    那一幕,刺痛了他的心,他举着伞,另一只手捏成拳头,在身侧握紧。

    雨更大了,晓晓的背影已经快看不到了。

    夏俊风咬紧嘴唇,他知道,如果这次晓晓离开。

    他永远不会有机会告诉她,他的想法,他的感受。

    夏俊风猛地将雨伞一扔,走进雨中,快步朝苏晓晓追了上去。

    苏晓晓的心已经冷得缩了起来,她全身都湿透了,她没有想象的坚强。

    她清楚地感觉到了心中的难过,她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流了下来。

    她要感谢这样大的雨,因为在雨水的浇灌下,没人看得到她的伤悲,她的眼泪。

    恍惚间,她又回到了高二那年,她为张玉兰送饭那天,她也如同今天一样。

    那样难过,用雨水冲刷自己,仿佛这样的冰冷才能让自己彻底麻木。

    忘记夏亦辰带来的伤害,可这一次,这样做的效果似乎并不好。

    她很难过,难过得让自己透不过气来。

    她开始在大雨中奔跑,可无论她怎么跑,都躲不过这令人压抑的绝望。

    她迷茫了,她停了下来,既然奔跑没有用,反抗没有用。

    就让自己停下来,放弃抵抗,尽情地流泪,反正没有人能看得见。

    她错了,她的伤悲夏俊风看见了,当他一路寻找,一路奔跑。

    焦急万分,终于看到那个站在雨中,一动不动,失魂落魄的身影时。

    他走了上去,毫不犹豫地把晓晓拉入怀中,紧紧地搂住她。

    轻轻说道:“晓晓,我不是来收拾残局,打扫战场的。

    我是来找你的,蓝蝶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晓晓筋疲力尽了,她靠在夏俊风怀中,瑟瑟发抖,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她抬起头,看着夏俊风,

    说道:“安娜找过我,亦辰的爸妈也找过我了,嘉伟告诉了我蓝蝶的事……

    他们都不希望我和亦辰在一起。

    我以为……我以为我是对的,我以为我的坚持会有结果。

    可是,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亦辰他也在骗我,连他都在骗我……”

    夏俊风看到了她的眼泪,这样的眼泪灼痛了他的心。

    他轻轻地抚摸着晓晓的头发,安慰着她:“晓晓,这些都不重要了。

    你现在需要休息,让自己好好睡一觉,这些事,等睡醒再说。”

    晓晓轻轻从他怀中起身,推开他,喃喃自语,说道:“你说得对!

    我需要睡一觉,睡醒了我就会没事了。”

    她转身,准备朝前面走去。

    却感觉到眼前一阵眩晕,脚步一软,身体朝后倒去。

    夏俊风抢先一步,将她抱在怀中,焦急地朝车中走了过去……

    ***********

    禾嘉医院,晓晓躺在病床上,睡了过去。

    夏俊风坐在病床前,静静地守着她。

    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看电话,叹了口气。

    起身离开病房,走到外面的走廊上,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夏亦辰焦急的声音:“三叔,晓晓现在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夏亦辰把晓晓送到医院后,怕夏亦辰担心,打了个电话给他。

    结果他刚安顿好晓晓,夏亦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轻轻地说道:“亦辰,晓晓没事,医生说她只是有些低血糖。

    又淋了雨,情绪不稳,所以会晕过去。

    医生已经给她输了水,用了点镇静剂。

    让她好好休息一晚,她应该就没事了。”

    他顿了顿,轻轻说道:“亦辰,晓晓是个好女孩。

    你和安娜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晓晓为了这段关系,承受了很多。”

    夏亦辰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低声说道:“三叔,我也是刚刚知道爸妈和安娜找过晓晓。

    安娜自杀了,她拿走了我的护照。把它撕了,我这段时间在处理她的事情。

    对了!三叔,蓝蝶是谁?康嘉伟和我提起了蓝蝶,她是谁,她和我爸……”

    夏俊风沉默半晌,轻轻说道:“亦辰,蓝蝶的事,我后面会告诉你。

    我现在想和你说的是,如果你继续留在美国。

    你会彻底失去晓晓,晓晓现在对你很失望。

    她这样的女生,一旦失望,很难再回头……”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三叔,我已经补办好了护照。

    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我不想,也不会失去晓晓。

    经过安娜的事情,我已经很清楚,我喜欢的人是谁。

    晓晓要的信心,我会给她,不管未来怎样?我都会和她一起面对。

    安娜也好,我父母也好,都不能阻止我和晓晓在一起。”

    夏俊风神情复杂,他沉思片刻,

    轻轻说道:“亦辰,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

    这件事情已经牵涉到你的父母,还有康家。

    你和晓晓未来的路,不会太顺利。

    还有,目前你和晓晓之间,也有心结需要解开。

    从晓晓现在的态度来看,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你最后能不能和晓晓在一起,并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夏亦辰沉默片刻,说道:“我知道了,三叔,从我今天从康嘉伟口中知道我父母和安娜的事。

    我就明白了,我和晓晓的未来会有很多困难。

    可是,当我发现晓晓选择离开我,删除我的联系方式的时候。

    我很难过,当我哪里都找不到她时,我很害怕。

    我害怕我会从此失去她,三叔,这些感觉,我以前从未有过。

    三叔,我爱上晓晓了,我虽然不知道她现在还会不会要我。

    可我顾不上这么多了,我会努力,尽到我最大的努力,我一定要重新追回她。”

    夏俊风点点头,说道:“亦辰,三叔希望你和晓晓能幸福。

    也希望你不要走你爸爸的老路。其实,你爸爸这么多年,并不开心。

    既然你不愿意放手,那好,你告诉我,有什么是我能帮你做的。”

    夏亦辰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三叔,帮我照顾好晓晓吧!

    我很快就会回来了,还有,帮我在复华附近找间公寓。

    两房就好,我打算这次回来后,会搬出去住。

    我和教授说好了,他有一个老朋友回国了,在复华带领一个实验室研制癌症靶向治疗的药物。

    我回国后,打算进他的实验室,先不回爸的公司了。”

    夏俊风笑了笑,说道:“好!我知道了,你这是铁了心和苏晓晓在一起了。

    这样也好,三叔支持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夏亦辰沉思了一下,说道:“三叔,康嘉伟家和我们家有什么恩怨吗?

    他几天为了晓晓的事,打过电话给我。

    说我们夏家欠他们康家的,这是怎么回事?”

    夏俊风叹了口气,说道:“亦辰,这都是上一辈的事情了。

    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等你回来吧!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

    夏亦辰点点头,轻轻说道:“三叔,能让我看看晓晓吗?我想她了。”

    夏俊风呆了一下,说道:“好!我等下开一下视频让你看看她,她现在睡着了。”

    ************

    公园里,夏亦辰和安娜并排而坐。

    他沉默良久,说道:“安娜,我要走了!我订好了明天的机票。”

    安娜脸色一白,咬咬嘴唇,说道:“夏亦辰,你都想好了吗?

    你知道你的决定意味着什么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的父母根本不想你和苏晓晓在一起?

    你们根本就不般配,只有门当户对的感情才会幸福。

    你真的愿意为了她,和家里闹翻吗?”

    夏亦辰沉下眼眸,轻轻说道:“安娜,我都知道了,你和我爸妈都找过她了。安娜,我是成年人了,我可以为自己的感情负责了。

    无论是你,还是我父母,都不能阻止我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你告诉晓晓的那些感情的条件,或许对你很重要,或许对大多数人很重要。

    但是对我夏亦辰来说,都是狗屁。

    从来都没有什么门当户对的感情,只有不顾一切的心动。

    苏晓晓的名字已经被我纹在胸口,也纹进了我的心中。

    这辈子,我夏亦辰认定的人只有苏晓晓,就算她现在不要我了。

    我也会一辈子追着她,安娜,我要走了,你自己保重。”

    安娜咬咬嘴唇,说道:“我和你爸妈的事,是苏晓晓告诉你的吗?”

    夏亦辰摇摇头,轻轻说道:“不是!她不会告诉我这些,她曾经告诉我。

    她从不在意我父母的看法,她在意的人只有我。”

    安娜冷笑道:“夏亦辰,所以你想告诉我,你对她死心塌地了。

    你要对她负责,那我呢?我为了你差点死了,你想过对我负责吗?”

    夏亦辰低下头,轻轻说道:“安娜,我不是对晓晓负责,我是对自己的感情负责。

    这两个礼拜,我很清楚,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感情。

    我没办法牺牲自己的感情为你负责,我做不到扭曲自己的情感,也做不到对她放手。

    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用这两个礼拜的陪伴来告诉你。

    你需要自己站起来,重新坚强,对自己负责,我已经电话过你的爸妈。

    他们明天就会到美国,陪伴你。

    你不能靠愧疚永远留住我,安娜,我对你没有这个义务。

    今后你的一切和我无关了,无论生死。

    你最应该在意的人也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和你的家人。

    我明天就会离开,回到我爱的人身边。

    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为了任何人伤害她。”

    安娜冷笑道:“夏亦辰,你就不怕你走后我出事吗?你就不担心我爸妈找你算账吗?”

    夏亦辰轻轻站起身,说道:“安娜,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了。

    或许你现在还不够明白,还不想放手,但是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

    我们俩勉强在一起,对你而言会更痛苦,这种相互折磨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

    至于你说的那些,你如果想听真心话,我会告诉你。

    我不在乎,我没有办法对你的生命负责,还有你爸妈那边。

    你应该知道,我很早就不在乎了。”

    夏亦辰渐渐走远了,安娜泪流满面。她知道,这一次,她真的失去他了。

    *******************

    晓晓醒了,夏俊风递给他夏亦辰的电话。

    晓晓不想接,夏俊风轻轻说道:“晓晓,就算你要和亦辰分手。

    至少,你们也需要把事情说清楚。”

    晓晓闭了闭眼睛,接过了电话。

    亦辰咬咬嘴唇,轻轻说到:“晓晓!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处理安娜的事,我已经处理好了,我会很快回到你身边……”

    晓晓冷淡地打断他:“夏亦辰,我累了,不想要你了。

    时间是你的,你永远不需要和我交代,无论你要几天也好,几个月也好,还是几年也好,都随便你。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想把自己和你捆绑在一起。

    你的时间属于你,而我的也只属于我。

    我不会再为你等一天,一个小时,甚至一秒。

    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让我难过,我决定离开了,你好自为之。

    最好的感情,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

    掺杂了第三个人的关系,我苏晓晓从来都不稀罕,安娜喜欢你,拿去好了!”

    夏亦辰心中一沉,他咬咬嘴唇,说道:“晓晓,别这样,我知道你很生气。

    但我可以解释……”

    苏晓晓冷笑道:“解释?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安娜会拿到你的电话?

    肆无忌惮地像我宣示你们的幸福吗?

    解释为什么你答应过我的事,会一再失约吗?

    解释你为什么会骗我那辆车是吴韬的吗?

    解释吴韬为什么会认为我又便宜,又好骗吗?

    夏亦辰,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就讨厌的车就是玛莎拉蒂。

    你知不知道?我曾经看着这样的车在我面前撞死了泽浩。”

    夏亦辰沉默了,他轻轻说道:“晓晓,对不起!

    这些事情都是我做得不好,我会给你一个交代,让你重新信任我。

    我只想让你知道一点,我已经决定了。

    苏晓晓,不管你要不要我。

    我夏亦辰这辈子,只会爱你苏晓晓一个人。”

    苏晓晓呆住了,夏亦辰轻轻挂下了电话。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