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晓眼神一沉,陷入沉思,没有说话。

    夏亦辰心中一沉,情绪有些低落,一股淡淡的失落很难过从他心中升起。

    他突然发现,他如此在意晓晓的想法,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度。

    原来,他介意的,他介意自己成为了泽浩的替代品。

    他难过自己可能是晓晓的情感备胎,他害怕晓晓对他其实没有那么喜欢。

    晓晓没有说话,亦辰也没有说话,两人之间有了一丝淡淡的生分。

    飞机终于停在了普吉岛的机场,普吉岛的天空蔚蓝纯净,阳光热烈,海风习习。

    普吉岛拥有众多海滩,西侧是大片的海域,东侧与攀牙湾形成小海湾,因此大部分美丽的海滩位于普吉岛的西侧,主要分为十个海滩。

    这些海滩各有特色,因为晓晓是第一次来普吉,吴韬和娜娜又是喜欢玩乐的夜店咖。

    所以亦辰这次定了芭东海滩的酒店,坦白说,芭东海滩在吃喝玩乐上,绝对是普吉岛10个海滩中具有压倒性优势。

    但是从海水水质和沙滩来说,芭东海滩由于游客最多,所以海水水质和沙滩并不是很好。

    景色和游玩方面,芭东这里有拖曳伞、太阳浴、香蕉船、帆板、游艇等各种海上活动项目。

    夜生活方面更是丰富多彩,邦古拉街(BanglaRoad)那一带走走。既有喧闹的bar和disco舞厅,也有比较高雅的鸡尾酒吧,还有如RockCity的美式餐吧。

    著名的人妖表演的西蒙人妖秀SimonCabaret和非常有特色的泰拳馆也在芭东区域。

    四人下了飞机,顺利通过海关后,早有热情周到,皮肤晒得黝黑的泰国司机小伙子杰森来接机。

    杰森英语不错,人也开朗大方,看到亦辰他们一行帅哥美女的组合。养眼之余。

    他开始兴奋,谈兴很浓,拉着亦辰聊天,从泰国的风土民情讲到泰国的吃喝玩乐,讲得很是专业。

    亦辰因为和苏晓晓在飞机上的那出生分还没过去,借口要和司机交流。

    便自告奋勇坐到了杰森旁边,苏晓晓和娜娜坐到了第二排,而吴韬坐到了最后面。

    到了泰国,吴韬和娜娜变成了哑巴。张口结舌,苏晓晓见状,只好耐心地帮他们做着翻译。

    杰森看后面三人都没有说话,以为那三人都不会英语。

    他和亦辰聊得嗨了,拿亦辰打起了趣。

    他坏笑着问亦辰:“先生,后面的两个女孩子都长得很美。

    她们谁是你的女朋友?或者两个都是你的女朋友。”

    苏晓晓一汗,这句她可没有敢翻译赶给吴韬,娜娜听。

    夏亦辰斜着眼睛看了一下苏晓晓,坏笑了一下,回道:“你猜?为什么你会说她们都是我的女朋友?”

    杰森哈哈大笑,说道:“很明显呀!你和她们更般配。”

    夏亦辰笑得很是暧昧,他耸耸肩。

    说道:“可我只喜欢其中一个,要不你再猜猜。

    如果你猜中我喜欢谁,并说出合理的理由的话,我有奖励。”

    杰森笑得更开心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说道:“哇哦!我喜欢,嗯!我要是你,就会选择我身后坐的这位。

    他努努嘴,朝苏晓晓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苏晓晓有些无语,夏亦辰朝她的方向看看,坏笑出声,故意耸耸肩。

    说道:“为什么?你难道不觉得我身后的这位性感的美女,对我更有吸引力吗?”

    苏晓晓脸色一沉,只听司机哈哈大笑。

    对夏亦辰说道:“真的吗?可是从上车以来。

    我怎么发现你,一直在偷看我后面的这位美女。

    坦白说,我觉得她比旁边的那位更有挑战性。

    如果是我,一定会选择她这样的美女,她很特别,也很美。

    你知道,尽管这样的女生很难追到,但一旦追到会很有成就感。

    我看好你,先生,我觉得你有希望追上她。”

    夏亦辰哈哈大笑,从钱夹里掏出二十美金的小费,直接递给杰森。

    说道:“杰森,你猜对了,你后面的美女的确是我的菜,她现在是我女朋友。

    我追上她的确很有成就感,也很幸运。

    你的理由我很喜欢,不过这是大多人追她的人的理由。

    不是我的,我追她是因为我爱她。”

    杰森笑嘻嘻地接过小费,向亦辰道谢,说道:“谢谢!”

    他顿了顿,看看苏晓晓的方向,

    问夏亦辰,说道:“你这个理由的确很浪漫。

    她这么美,喜欢她的人一定很多。

    你爱她,她也同样爱你的吗?”

    夏亦辰眼神一黯,他看了看苏晓晓,说道:“这要问她了,毕竟,我不是她……

    杰森意识到夏亦辰的失落,有些尴尬,他没有说话。

    苏晓晓看了看夏亦辰,轻轻地用流利的英语对杰森说道:“当然,我也爱他。

    所以,你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吗?

    要知道,你们这种当面谈论别人的方式,很不礼貌。”

    杰森听到苏晓晓说出如此流利的英语,瞬间尴尬万分,面红耳赤。

    嗫嚅半天,说出几句话:“抱歉,美丽的小姐,我没想到……

    只是我刚才接机时,没有看到您和他在一起,嗯!也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所以我以为,你们不是恋人……”

    夏亦辰满心欢喜,哈哈大笑,他深深地看了苏晓晓一眼。

    用英语说道:“苏小姐,你看到了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好像没有履行一个女朋友的责任,人家说我们不是恋人……”

    苏晓晓笑笑,她轻轻朝前靠了靠。

    冲夏亦辰勾勾手指头,示意他靠过来,夏亦辰不明所以。

    朝苏晓晓的方向探出了头,苏晓晓嘴角扯出一丝坏笑。

    她的右手直接绕过夏亦辰的脖子,红唇直接往夏亦辰唇上一盖。

    重重一吻,10秒钟后分开,夏亦辰瞬间石化,娜娜和吴韬目瞪口呆。

    夏亦辰瞪着眼睛看着苏晓晓,等苏晓晓和他分开后。

    傲娇地对杰森说:“杰森,我们这样算恋人了吗?”

    杰森笑得脸上开了花,说道:“当然,你们这叫热恋。”

    苏晓晓看看夏亦辰,鄙视地说道:“夏亦辰童鞋,听到了吗?

    人家说我们算是热恋,下次别动不动让我证明,我喜欢你。

    还有,提个建议,下次我在做这种事时,你能不能把眼睛闭上?

    你知道吗?你刚才的那种表现很没有情调。”

    吴韬和娜娜瞬间爆笑,夏亦辰面红耳赤。

    他看了一眼苏晓晓,有些理亏地说:“苏晓晓,你这叫突然袭击,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次不算,你再来一次,我的表现肯定能让你满意。”

    苏晓晓坏笑道:“过时不候,等下次本姑娘心情好时,再说吧!”

    夏亦辰恨恨地看了一眼苏晓晓,说道:“苏晓晓,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我不管,你欠我一次,你给我等着……”

    **********

    不多时,一行四人抵达了普吉的酒店。

    夏亦辰租了一间靠海的民宿,一间独栋别墅。

    地理位置方便,泳池设施一应俱全。就在海滩旁边,背山面海,风景超好。

    别墅里有三间房,吴韬娜娜一间,夏亦辰和苏晓晓每人一间。

    吴韬看了看房间分配,不由自主地朝夏亦辰使了个眼色。

    夏亦辰脸色一红,没有说话。

    吴韬摇摇头,得意地搂着娜娜自行去房间不提。

    苏晓晓在房间收拾完后,准备去泳池下面的海边走走,她刚才进来时。

    发现在海边玩闹的人,几乎都换上了泳衣。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入乡从俗。

    她换上了比基尼,有些羞涩,想了想,还是在腰间系上了一条纱巾。

    换好衣服后,她像只雀跃的灵雀,飞快地朝海边跑去。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直是晓晓最向往的状态。

    可惜,晓晓的家在西南山区,山清水秀倒是不缺。

    但这样的碧海银沙,对晓晓来说,倒真的是第一次看到。

    她笑嘻嘻地脱下拖鞋,赤着脚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感受绵绵的细沙在脚底的温热。

    她慢慢走进波光粼粼的海水中,感受海水在腿部皮肤上的流淌和萦绕,她的心情雀跃了很多。

    普吉岛傍晚的阳光依旧有些热度,晓晓玩得开心。

    看看海边的三三两两身着各色比基尼,嬉戏玩乐的美女们。

    她的嘴角荡起一丝笑容,终于解开腰间的绚丽的纱巾,举在头顶,遮住头顶温热的阳光。

    海风阵阵,将纱巾吹起,晓晓面朝大海,尽情地感受海风带来的潮湿空气。

    看着天边绚烂的晚霞映照下的绝美海面,阵阵海浪拍打下的银白沙滩,陶醉在这夕阳下的海滨胜景中。

    夏亦辰等磨磨蹭蹭的吴韬和打扮半天的娜娜出来,敲了半天的门。

    却发现苏晓晓不在房内,问娜娜才知道,苏晓晓可能先去海滩了。

    他不放心,和吴韬,娜娜一起找了过去。

    吴韬手往夏亦辰肩上一搭,把夏亦辰扯到一边,说道:“夏亦辰,你丫是不是有病?

    出来度假,你居然和苏晓晓分开住。

    我记得那个时候苏晓晓的腿摔了,你们不是住一起了吗?

    你好不容易取得这点成就,怎么又倒退了?

    我告诉你,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这男女之间没有这么情与欲的结合,都长久不了。

    你这是要和苏晓晓柏拉图的节奏吗?”

    夏亦辰一汗,把吴韬的手甩下去,怒道:“吴韬,你给我死开。

    你管好自己就好了,我和晓晓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用不着你操心,你能不能不要管我的晓晓的私事?”

    吴韬一怒,说道:“随便你,夏亦辰,你看看你和苏晓晓这种状态。

    老是差一口气,就连司机第一眼看你们都觉得别扭。

    再说了,人家苏晓晓都在车上主动吻你了,你懂不懂趁热打铁?

    你就继续磨磨唧唧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娜娜笑嘻嘻地凑上来,说道:“吴韬,你们俩在说什么呢?

    怎么说着说着还怒了,不是说找晓晓吗?

    抓紧走呀!晓晓那样的美女,一个人落单,要被别人盯上就麻烦了。”

    她这么一说,夏亦辰真有些急了,他顾不上和吴韬斗嘴。

    和吴韬说一声:“你和娜娜后面来,我先过去找晓晓了。”

    吴韬看他跑远了,不由得摇摇头。

    娜娜用手肘碰碰吴韬,好奇地问道:“喂!吴韬,你刚才和夏亦辰怎么回事?

    说得好好的怎么就怒了?你和他不是发小吗?

    搞不懂你们,出来度个假还要闹矛盾,你们到底为什么红脸?”

    吴韬哼了一声,说道:“还能为什么?不就是苏晓晓啰!

    娜娜,你现在看出来了吗?夏亦辰明明对苏晓晓喜欢得要命。

    可他和苏晓晓之间就是差一口气。

    你说,他都已经对苏晓晓死心塌地了,为什么苏晓晓就是要对他保持距离?

    你都不知道,他今天在飞机上有多难受,我在旁边看得都着急。”

    娜娜白了他一眼,说道:“得了吧!吴韬,你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有你什么事?我和你讲,你这种是典型的直男思维。

    苏晓晓和我们不一样,她其实很喜欢夏亦辰。

    你想想,康嘉伟家条件这么好!追她追成那样,她看都不看一眼。

    夏亦辰又不是傻瓜,这点他肯定看得出来。

    要不然夏亦辰也不会对她死心塌地了。

    人家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你跟着掺和什么?

    我警告你啊!吴韬,你别在后面出什么馊主意,影响人家两人相处。”

    吴韬大汗,拉着娜娜的手,讨好道:“娜娜,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你看看,亦辰也是我的好朋友。

    你又是苏晓晓的朋友,你就不希望她们两人好吗?

    不行咱找个机会帮帮忙?……”

    娜娜警惕地看着他,探究道:“吴韬,你想干嘛?

    我警告你啊!苏晓晓是我的朋友,你别出什么缺德的主意啊!

    别逼我和你翻脸阿!”

    吴韬哈哈大笑,凑近娜娜,亲了一口。

    说道:“宝贝,你和谁翻脸也不能和我翻脸呀!

    你想想,我俩可是一家人,你真舍得为了苏晓晓和我翻脸吗?”

    娜娜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死相!反正我丑话说到前面。

    你就是要帮,也要晓晓自己愿意。

    你要是给我出别的损招,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吴韬贱贱地讨好娜娜,说道:“我像是这种没品的人吗?

    前提我能不管吗?我看苏晓晓也是喜欢亦辰,才想推他们一把的。”

    ********************

    夏亦辰刚走到海边,就呆住了。

    那个神采飞扬,满脸微笑的女孩已经牢牢把他吸引住了。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她朝气蓬勃,柔美无比的脸上,打出一丝丝诱人的光影。

    她曼妙的身段,随风飘逸的纱巾,在晚霞的映照下构成一道绝美的剪影。

    苏晓晓慢慢地在海边行走,不时用足尖踢起海水,挥洒出一道道晶莹的水流。

    她的脸上洋溢着醉人的微笑,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看得夏亦辰心动无比,这还是夏亦辰第一次看到苏晓晓穿比基尼。

    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拒绝接拍泳装的工作了,她那样火辣的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她要是接了那样的工作,不晓得要登上多少杂志的封面。

    这样的苏晓晓,养眼无比,比那个曾经在德诺比赛时热舞的苏晓晓更迷人,更性感。

    他笑着静静地看着她,欣赏夕阳下她无与伦比的美。

    终于,他走上前去,轻轻叫道:“晓晓!”

    苏晓晓转过身,看到他,唇角扯出一丝微笑,妩媚迷人。

    夏亦辰心中满是甜蜜,他朝苏晓晓走了过去。

    轻轻用手环着她的纤腰,痴痴地看着怀中的苏晓晓。

    苏晓晓有些羞涩,她从未这样的穿着在夏亦辰怀中。

    夏亦辰看着苏晓晓,笑了,他抬起苏晓晓的下巴。

    轻轻说道:“我说过,晓晓,你还欠我一个吻……”

    苏晓晓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夏亦辰已经低下头,重重地吻了过来……

    ------题外话------

    各位书友,前两天以为敏懿在外出差,更新得比较慢,今天开始慢慢恢复更新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