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华附属医院的脑科病房,整整三天的昏迷后.

    康嘉伟总算脱离了危险,苏醒过来。

    康文成和宛如眼睛布满血丝,终于看到虚弱的嘉伟睁开眼睛。

    两人立刻老泪纵横,喜极而泣。

    宛如冲了上去,激动地握住康嘉伟的手,啜泣道:“嘉伟,嘉伟!

    你总算醒了,你知不知道?这次你让妈妈担心坏了。

    你差点把妈妈吓死了……”

    康文成也失去了过往的冷静,他取下眼镜,擦擦眼中蒸腾的雾气。

    走上前去,轻轻握住嘉伟的肩膀,说道:“嘉伟,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这次真的是万幸,还好酒瓶的碎片没有伤到脑干。

    不然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唉!嘉伟,爸爸一向对你寄予厚望。

    以后不能让我和你妈这么担心了。”

    康嘉伟没有说话,宛如和康文成的话他置若罔闻。

    他目光呆滞,盯着头上的天花板,整个人没有丝毫生气,死气沉沉。

    宛如吓呆了,她盯着康嘉伟,摇了摇他的手,喊道:“嘉伟!嘉伟,你怎么了?

    你听到妈妈的话了吗?”

    康嘉伟毫无反应,宛如惊恐万分,她扑到康文成旁边,喊道:“文成!

    你看看嘉伟,他怎么了?嘉伟到底怎么了?”

    康文成慌忙叫过了护士,低声交代了几句,护士慌忙跑了出去。

    不多时,林教授匆匆赶到。

    他直接拿起手电筒,翻开康嘉伟的眼皮,仔细观察了半天。

    良久,他示意康文成夫妇出去,三人走到了病房外的走廊上。

    康文成焦急地问道:“林教授,嘉伟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醒来却不和我们说话?

    难道他的身体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教授叹了口气,轻轻握住康文成的肩膀,说道:“文成,你别着急。

    我看过了,嘉伟已经没事了,他的身体已经在逐渐恢复中。

    我想,他不说话,应该是其他的原因。

    这方面,只能你们自己去找到原因,这种情况正常都是由情绪引起的……”

    宛如有些崩溃,她的泪流满面,拉着康文成的手,喊道:“文成,嘉伟到底怎么了?

    这根本不像他,怎么这次我从美国回来,他完全不一样了?

    到底是什么事,把嘉伟变成了这副模样。

    文成,你一定要帮帮嘉伟,一定要帮帮他!

    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嘉伟不能这样,他一定不能有事……”

    康文成搂紧宛如,眼神深邃,他轻轻说道:“放心吧!宛如,我会帮嘉伟。

    我向你保证,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

    **************

    在普吉岛,苏晓晓和夏亦辰已经是热恋的节奏。

    两人就像一对连体婴般,浓情蜜意,卿卿我我,感情急速升温,那种甜腻简直是羡煞旁人。

    吴韬对夏亦辰已经彻底无语了,在普吉岛的第五天,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个晚餐。

    夏亦辰拖了张凳子,坐在苏晓晓旁边,不时将自己盘子中的美食用叉子叉了。

    朝苏晓晓口中送过去,苏晓晓也像转了性。

    来者不拒,两人吃个饭,撒了半天的糖。

    笑声不断,那种甜宠,让吴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第一次发现,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臭屁又傲娇的兄弟居然有这种天赋。

    和以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他冷眼旁观。

    这才发现,以前他那和安娜在一起,被他形容是死鱼眼,毫无生气的脸。

    在苏晓晓面前居然可以灵动成这样,幸福成这样。

    唯一的问题是,他好像走了极端,那种毫不掩饰的炫耀弄得吴韬想打他。

    这几天来,夏亦辰对苏晓晓好不保留的男友力,已经严重影响到他和娜娜的相处了。

    娜娜比照夏亦辰的标准,已经明示暗示过他好几次了,在吴韬持续不理的装傻中。

    得不到回应的娜娜,现子开始对他冷暴力了,弄得吴韬这两天很是难受。

    特别是看吃一顿饭,夏亦辰那个欠揍的表情,张扬的作风。

    吴韬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看看娜娜羡慕的眼光。

    终于怒了,他恨恨地瞪了一眼夏亦辰,吼道:“夏亦辰,吃顿饭而已。

    你注意一下影响好不好?知道苏晓晓现在是你的宝,但你也要注意一下场合。

    她又不是不会吃饭,需要你来喂吗?”

    苏晓晓脸一红,被吴韬这么不开眼地一吼,她有些下不了台了。

    谁知道夏亦辰看了一眼吴韬,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吼道:“关你什么事?

    吴韬,我和晓晓吃饭,我们爱怎样就怎样。

    你要是不高兴看,坐旁边自己吃去。

    我先说好,你自己点单,叫服务生去,别让我替你服务。”

    吴韬气得吐血,冲夏亦辰吼道:“夏亦辰,好!你有种。

    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

    自从遇到苏晓晓,你就开始抽风,什么都围着她转。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朋友?你给我记住了,以后有什么事也不要来找我帮忙。”

    苏晓晓和娜娜对视一眼,有些无语,这种事情两人也能吵起来。

    苏晓晓一汗,只好站了起来,说道:“哦,我吃好了。

    差点忘了,我师姐让我抽时间回一个电话给她,她好像有急事找我。

    我现在回房间打电话去了……”

    苏晓晓说完,迅速起身,朝房间走去。

    夏亦辰看苏晓晓走了,恨恨地瞪了一眼吴韬,也站了起来,朝苏晓晓追了过去。

    娜娜冷冷地看了一眼吴韬,默不作声,站了起来,也走了。

    吴韬咬咬嘴唇,欲言又止。

    他呆坐良久,猛地将餐巾往桌子上一摔,气愤不已。

    **************

    苏晓晓拨通了裴文的电话,电话那头。

    传来裴文低沉的声音:“晓晓,康嘉伟出事了……”

    晓晓吃了一惊,赶紧问道:“师兄出事了?他怎么了?”

    裴文长叹一口气,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我也是听林教授说起的,他的头被酒瓶砸伤了。

    好像是在酒吧喝醉了,和人家发生了冲突弄伤的。

    这些都还不是最棘手的,他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但是精神上好像出了些问题,他醒来两天了,一句话都不说。

    现在林教授那边也束手无策,他父母也担心坏了,生怕他出什么问题。

    林教授让我们小组的人都去看看他,开解他一下。

    今天白天我已经去过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完全废了,一句话都不说。

    晓晓,我看你平时和他关系不错,要不你也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毕竟大家朋友一场,他又曾经帮过你。

    这个时候,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慰问一下。”

    晓晓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我等一下就电话过去,慰问他。

    对了!师姐,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裴文叹了口气,说道:“我要是知道就好了!至少明白怎样才能帮到他。

    嘉伟这个人,个性倔强,又认死理。

    他不开口,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要不?晓晓,你去问问看,或许他会愿意和你说话。

    要是他肯开口,至少大家就能知道怎么帮他了。”

    晓晓沉思片刻,说道:“嗯!师姐,我知道了。

    我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他变成这样的原因?

    对了!师兄现在在医院,他能接电话吗?”

    裴文想了一下,说道:“嗯!这倒是一个问题,他现在躺在床上。

    未必能接到你的电话。

    这样吧!晓晓,你等我一会儿,我等一下正好到复华附属医院找林教授。

    顺便再去看看他,我到了后短信你,你电话过来和他聊两句,好不好?”

    晓晓点头同意了。

    正说着,夏亦辰推门进了房间。

    看晓晓神情有些担心,他走了过来,握住晓晓的手。

    轻轻问道:“晓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

    晓晓叹了口气,说道:“刚才我师姐裴文和我通话。

    说康嘉伟出事了,他前两天好像在酒吧和人家发生冲突。

    被打伤了头,最棘手的是,他醒过来已经两天了,一句话都不说。

    现在,大家都很担心,师姐让我打个电话去慰问一下。”

    夏亦辰一惊,问道:“晓晓,你弄清楚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吗?”

    苏晓晓摇摇头,说道:“现在大家都不清楚,师姐说他爸妈担心坏了。

    林教授也弄不清楚原因,让我们小组的人都去看看他,开解他一下。

    我不在国内,只好电话他,慰问一下了。”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嗯!这倒是,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关心一下。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打这个电话?”

    苏晓晓笑了笑,看看夏亦辰,说道:“亦辰,对不起!今晚我不能和你们出去玩了。

    师姐说让我等她一会儿,她到了医院给我短信,让我打她的电话。

    和师兄说几句话,我今天可能要在房间等她的短信了。

    要不,你和吴韬他们出去玩吧?我不想因为我改变你们之前的计划。”

    夏亦辰笑笑,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道:“晓晓,你说什么呢?

    我像是那种抛下女朋友,自己出去玩的人吗?

    我陪你一起等,等你打好电话,我们再一起出去。

    要是太晚,大不了今天不出去了,陪女朋友最要紧。

    实在不行,我和吴韬他们说一声,让他们自己先出去玩。

    我们时间来得及,就赶去合他们汇合。”

    苏晓晓笑了笑,将头靠在夏亦辰肩上,说道:“晓得你最好了!

    嗯!那你等我一会儿,我问过师兄的情况后,再决定我们今晚的安排,好不好?”

    夏亦辰点点头,轻轻吻了吻苏晓晓的头发。

    ************

    晚上八点,裴文终于赶到了康嘉伟的病房。

    病房里坐着康文成,宛如陪了康嘉伟这几天,体力极大透支。

    康文成实在不放心,催着她回去休息了。

    而他自己,实在是不放心这个儿子,留了下来,寸步不离地守着康嘉伟。

    他醒过来两天了,还是一句话都不说。

    病房里已经来过两拨心理医生了,可谁也没能让康嘉伟开口。

    康文成满眼血丝,心疼地看着病床上目无表情的康嘉伟。

    他这两天相当自责,痛恨自己对嘉伟的状况无能为力。

    裴文的到来,打破了病房中的这种死寂。

    她看看康文成,冲他打了个招呼,轻轻说道:“叔叔!我来看嘉伟……”

    康文成看看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辛苦你了!裴文,

    嘉伟能有你这样关心他的朋友,是他的荣幸。”

    裴文摆摆手,看了一眼对她的到来,依旧无动于衷的康嘉伟。

    轻轻说道:“叔叔,你客气了,我和嘉伟是和好朋友。

    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嘉伟,现在怎么样了?他……还是不肯说话吗?”

    康文成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康嘉伟,叹了口气,说道:“情况你都看到了。

    他还是老样子,唉!我真担心,他会一直这样下去……”

    裴文看看康嘉伟,面露不忍。

    她咬咬嘴唇,轻轻说道:“叔叔,是这样的,我们小组中还有一位小师妹苏晓晓在国外。

    她听到嘉伟的事,也想电话慰问嘉伟一声。

    您看是不是方便?”

    康文成眼神一动,盯着裴文,问道:“苏晓晓?”

    裴文点点头,说道:“教授让我们小组的人,都来开解一下嘉伟。

    我看嘉伟平时在组里和小师妹关系不错。

    只是这次碰巧她不在,我想,她电话过来也是一个心意。

    嘉伟这个情况,多一个人关心,总是好的。

    您看,需不需要小师妹慰问一下?……”

    康文成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康嘉伟,沉思片刻,仿佛下了决心。

    他点点头,说道:“嗯!谢谢你,裴文,你想得很周到。

    那就让晓晓打个电话过来吧!”

    裴文点点头,给苏晓晓发了短信过去。

    不一会,苏晓晓的电话打了过来。

    裴文咬咬嘴唇,走到病床前,将手机给康嘉伟递了过去。

    康文成紧紧地盯着康嘉伟的反应。

    只听裴文轻轻说道:“嘉伟,这个电话是晓晓从国外打过来的,她很担心你。

    想问问看,你有没有事?……”

    裴文和康文成都惊呆了。

    那个躺在病床上,毫不生气的康嘉伟突然有了反应。

    他艰难地扭过头,看着裴文,眼神中闪出一丝难以置信的光。

    电话里传来晓晓好听的声音:“师兄!你在听吗?我是晓晓。”

    康嘉伟的脸色大变,眼神一动,终于开了口。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轻轻说道:“晓晓,我在听……”

    康文成激动万分,他抢上前一步,将裴文的电话抓在手中。

    凑近康嘉伟的耳边,拍拍康嘉伟的肩膀。

    康嘉伟抬眼看看康文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感动。

    咬咬嘴唇,没有说话,康文成叹了口气,轻轻抚摸了一下康嘉伟的头。

    晓晓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师兄,我听到师姐说起你的情况,很担心你。

    你现在怎么样?还好吗?对不起!我在泰国,不能赶回来看你……”

    康嘉伟的眼神一动,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笑容,他轻轻问道:“晓晓!

    你真的担心我吗?”

    晓晓那头似乎楞了一下,她看了看旁边,似乎陷入沉思的夏亦辰。

    咬咬嘴唇,轻轻说道:“嗯!师兄,我当然担心你。

    你是我的朋友,又帮过我很多。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现在怎么样?好些了吗?”

    康嘉伟笑了笑,轻轻说道:“我没事了,只是意外……

    晓晓,你能打电话过来,我很高兴。

    嗯!晓晓,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

    康文成的眼神一动,他深深地看了康嘉伟一眼,没有说话。

    晓晓那头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师兄,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前面听师姐说起你的情况,我还在担心呢!”

    康嘉伟笑了笑,脸上恢复了稍许神采。

    说道:“我没事,是裴文夸张了,你别听她胡说。

    晓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见你了。”

    苏晓晓楞了一下,康嘉伟的语气中,竟然有着淡淡的恳求。

    她看了看夏亦辰,夏亦辰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她。

    她咬咬嘴唇,轻轻说道:“我后天回来,回来后我就去医院看你。

    你好好休养身体,别太劳累!”

    康嘉伟笑得很开心,轻轻说道:“好!晓晓,我等你!

    你也一样,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半个小时后,康嘉伟终于挂下了电话。

    裴文深深地看了一眼康嘉伟,没有说话。

    康文成看看裴文,轻轻说道:“裴文,今天,我代嘉伟谢谢你!

    我们这边没什么事了,你早点回去吧!”

    裴文离开后,康文成拉了张凳子,坐在康嘉伟旁边。

    宠溺地说:“嘉伟,现在怎么样?好些了吗?”

    康嘉伟点点头,看着他,说道:“对不起!爸爸,这两天让你担心了。”

    康文成摇摇头,轻轻说道:“嘉伟,不用说对不起。

    爸爸理解你,你需要时间调整自己。”

    康嘉伟笑笑,说道:“谢谢爸爸!”

    康文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个苏晓晓,对你来说……很重要,对吗?”

    康嘉伟眼神中冒出一丝狠色,他的脸色冷了下来,说道:“对!爸爸!

    苏晓晓会成为我的妻子,爸爸,我需要你的帮助。

    苏晓晓一定要离开夏亦辰……”

    康文成笑了笑,点点头,轻轻说道:“这才像我的儿子,嘉伟。

    你放心,只要是你想要的,爸爸都会帮你得到……”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