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长的人选终于尘埃落定,苏小海又一次输了。

    他恨得咬牙切齿,第一次没有掩饰情绪,快意恩仇了一把,第二天就给老板递了辞呈。

    苏小海工作两年了,终于不再天真,开始用实际的利益来计算得失。

    两年的社会打拼,苏小海一事无成,受尽挫折。

    曾经的天之骄子,父母捧在手心的宝,目空一切的学霸。

    进入社会两年,傲娇,自尊在现实面前被撞得粉碎。

    以前的苏小海是骄傲的,父母的宠爱,老师的重视,不错的履历……让他有了底气。

    以为在社会上和学校一样,他同样可以要什么有什么。

    可惜,苏小海的过往让他太自信,也太天真,他到了社会上。

    以为别人也会像张玉兰一样把他当宝,要什么给他什么。

    他那样的心态,唯一收获的就是别人把他当成了傻瓜。

    一个空用一腔热血,可以拿来当苦力用,却不用付出的傻瓜。

    坦白说,苏小海的傲娇和他实力并不对等,按照社会上的话说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他那重点却非名牌的学历,并不能让他在社会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说到其他的加分项,他更是一个没有。

    前面说过,苏小海并没有遗传老苏优良的基因。

    他和苏晓晓走了两个极端,苏晓晓是基因的优化组合,似乎吸收了老苏所有的优点。

    而他吸收了张玉兰所有的缺点,长得不高,不帅,皮肤黝黑不说,脸上更有一大块胎记。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他实在是太貌不起眼。

    如果只是外型的缺陷还好,他最致命的还是性格上的缺陷。

    张玉兰过往对他的重视和追捧,让苏小海天然带一种目空一切的傲娇。

    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可惜他的才华和能力又实在不足以支撑这样的狂傲。

    最倒霉的是,苏小海的这种狂傲,让他根本不屑于去打理团队中的各种关系。

    他自视甚高,完全不在意各种社会关系和潜规则。

    总以为别人都不如他,这样的狂傲,让才进入社会的苏小海日子过得相当艰难。

    成为了团队中,上司不喜,同事嫉恨的对象。

    这样的人,上司也聪明,用的时候当牛用。

    用好后往旁边一放,福利,晋升通通靠边站。

    苏小海当了两年的炮灰后,总算有所觉悟了,特别是这次科长选拔。

    当尘埃落定,摘得科长桂冠的人,居然是学历,能力都不如自己。

    平时让苏小海很是瞧不起,只会拍上司马屁的小张时。

    苏小海彻底怒了,他本来已经笃定在这家仓码公司呆了两年。

    奉献了两年,什么苦活,累活都做了,论资排位怎么也要轮到自己了。

    结果一直哄着他做事的领导,居然选了一个大专生小张做了科长。

    以后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苏小海丢不起这个脸。

    特别是当科长人选宣布的当天,小张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

    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海,以后还要你多多支持工作了。”

    苏小海气冲脑门,当场下脸,拂袖而去。

    社会给苏小海上了一课,苏小海总算明白了,这种公司混下去。

    他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他终于知道,公司不是张玉兰开的。

    没谁把他捧在手心上,这样的公司他没有关系,不会溜须拍马,半点机会都不会有。

    他再也不相信那些好听的话了,没有真金白银,都是狗屁。

    混了两年,他要什么没什么,钱没有,感情也没有。

    大学时谈了个两年的女朋友,哄了他不少银子,结果一毕业就和他拜拜了。

    到了工作单位,追了两年的女生,花了他不少钱。

    结果人家还有正牌男朋友,拿他当备胎,别说约炮。

    连个手都没有和他牵,他陪了人家两年,人家男朋友研究生毕业过来后。

    连句交代都没有,好像不认识他一样,立马就和他撇清了关系。

    苏小海当晚喝了个酩酊大醉,终于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傻叉。

    第二天醒了,借着残余的酒劲,冲到上司办公室。

    做了两年来第一件有血性的事,号称炒了上司。

    结果等苏小海冲动过后,回到宿舍,开始有些后悔。

    他看了看银行卡上所剩无几的数字,沉思半天,终于还是下不了脸。

    和上司拿回递出去的辞呈,他思虑再三。

    这个粤州是呆不下去了,他辞职时放下豪言壮语。

    号称一定会混得比这家公司好,要是继续在这个城市呆下去。

    万一混得不好,碰到昔日的同事,岂不是要被他们嘲弄?

    再有,苏小海在粤州呆了两年,觉得这个城市虽然号称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

    但这个地方的治安实在太混乱,最重要的是,这个城市骨子里实在太排外。

    也过于现实,他夸夸其谈的那一套,这边的人好像根本不鸟他。

    没人把他当回事,苏小海思前想后。

    决定到魔都去闯闯,一来魔都现在的发展趋势明显比粤州要好。

    另外一个原因是魔都的国际范,大气,和国际接轨,高大上。

    这里的十里洋场曾经是无数冒险家的乐园,什么人,只要有一技之长都能在那边混出个人样。

    再有,那边还有一个因素,也让苏小海考虑在内。

    苏晓晓,他的亲妹妹,复华大学的高才生。

    最重要的是,苏晓晓赢得了德诺的代言合同。

    他从电视转播上看到了,平时,他虽然不太和他这个妹子啰嗦。

    但苏小海敏感地觉得,苏晓晓能获得德诺这么大公司的代言合同。

    一定和德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他回忆了一下,他妹妹那张漂亮的面孔。

    他不是瞎子,进入社会两年。

    他知道妹妹苏晓晓那样的女生,在社会上有多大的优势。

    更别说妹妹还有复华的学历加持,有了苏晓晓的这层关系,他更加坚定了前往魔都的决心。

    十一前的这次科长选取,终于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辞职了,趁着十一假期,他回了一趟老家。

    搞了一趟曲线救国的把戏,他知道,以他平时对苏晓晓的冷淡。

    如果就这么大剌剌杀到魔都去,苏晓晓不会太待见他。

    他这个妹子,他一向有数,连老妈张玉兰的账都不怎么买。

    更何况他这个从不罗嗦,屡次在她挨批时添油加醋的老哥。

    苏晓晓在家的处境,他一直都清楚,因为他的存在,苏晓晓一直不被张玉兰待见。

    她上大学开始,张玉兰更是一分都不掏了。

    对这样的状况,他是知道的,也是默许的。

    他很清楚,张玉兰省下的全都给了他,说句大实话,他工作两年来。

    张玉兰明里暗里贴了不少给他,只不过碍于老苏对苏小海的反感,没有明说而已。

    不错,这两年来,老苏的确开始怒了。

    他虽然多年来,对张玉兰的偏心睁只眼,闭只眼。对儿子苏小海的不争气一度容忍。

    可眼看着张玉兰已经把女儿逼出了家,孤苦一人在外。

    一边上学,一边努力在外求生,赚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特别是泽浩死后。

    苏晓晓的状况一度让他很是担心,而张玉兰还是一贯的态度,不闻不问后。

    苏开祥就彻底失望了,在晓晓大学的第二年,他终于忍无可忍。

    不再将工资交给张玉兰,偷偷为苏晓晓存了一笔,寄给苏晓晓。

    却被苏晓晓还了回来,老苏知道,苏晓晓和这个家已经有了心结。

    他万般无奈,苏晓晓不肯拿他的钱,可他并不想和这个女儿断了联系。

    所以整个苏家,苏开祥是唯一一个逢年过节还给苏晓晓一个问候的人。

    苏晓晓对老苏的这种关心秉承的向来是不主动,不拒绝。

    其实她心里是感动的,只是,苏晓晓受过的伤害太多。

    在家的19年,她对老苏抱过很多次希望,但最后得到的都是失望。

    她大了,足够强大,明白人生很多事情根本无法强求。

    老苏能为她做的实在太少,她能做的,就是坚守本心,不求不取。

    有了不会多激动,没有了也不会多失望。

    老苏是她和这个家最后的一丝联系了。

    老苏的这些事情,苏小海都知道,两年的挫折已经让他学会了算计。

    现在,整个家里,能和苏晓晓说得上话的人,只有老苏了。

    所以,这次十一回去,他要做的就是利用好老苏这条线。

    让老苏和苏晓晓说说,以便顺利开始他在魔都的职业生涯。

    要是能通过苏晓晓,攀上德诺这条线,那就真的是撞了大运了。

    苏小海计划完毕,二话不说,回了老家。

    这几日,他相当殷勤,巴巴地哄着老苏。

    毕竟是自己亲爹,哪有这么多的仇恨,就算老苏对自己这两年的状况很不满意。

    但也架不住苏小海的怀柔政策,再说,家里还有一个说了算的张玉兰帮着苏小海。

    所以十一最后一天,苏晓晓的飞机刚落地,老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苏晓晓楞了一下,看到老苏的电话,觉得有些奇怪。

    老苏这个人比较传统,除了中秋,端午这样的传统节日,几乎不会和她打电话问候。

    她接了起来,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

    语气有些急切,问道:“爸,怎么了?家里没什么事吧?”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