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林找夏亦辰谈了很久,等苏晓晓醒来时,已经九点了。

    苏晓晓睁开眼睛,看到夏亦辰那张眼中遍布血丝,却满含笑意的脸时。

    她惊呆了,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盯着夏亦辰看了半天,没有说话。

    夏亦辰笑了笑,用手抚着她的脸,轻轻说道:“别看了!晓晓!

    是我,你不是在做梦,我来了!”

    苏晓晓一呆,她反应过来,惊讶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亦辰,你不是应该在魔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亦辰叹了口气,轻轻做到病床上,把她抱在怀里。

    轻轻吻着她的头发,说道:“晓晓!你知不知道?

    你昨天把我吓坏了,早知道你回来,是这种情形。

    我就不会让你离开我,都怪我不好!如果我早点知道你的情况。

    你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苏晓晓一惊,刚要说话,泽浩妈妈走了进来。

    看着亲密的两人,笑了笑,扬了扬手上的早餐。

    说道:“晓晓醒了?先别顾着说话,吃点早餐。

    医生说你胃不好,不能吃辛辣,生冷的食物。

    我给你做了菜粥,你先吃点,养养胃。”

    晓晓还在夏亦辰怀中,看到泽浩妈妈进来,脸色一红。

    准备从亦辰怀里起身,泽浩妈妈看看她,笑了笑。

    说道:“晓晓,你是病人,别动,让亦辰喂你。”

    苏晓晓一汗,夏亦辰笑嘻嘻地按住她,说道:“苏晓晓,听到了吗?

    阿姨让你别动,你给我乖乖听话,让我喂你喝点粥。”

    泽浩妈妈笑得更开心了,和泽浩爸爸一样,她相当喜欢夏亦辰。

    她将粥递给夏亦辰,夏亦辰接过,打开盖子后,轻轻挖了一勺。

    体贴地吹过后,才让苏晓晓喝下。

    泽浩妈妈罗兰嘴角含笑,走了出去,找到老林,碰碰他的胳膊。

    说道:“老林,你看这个小伙子怎么样?

    我看着就很喜欢,像我们泽浩。”

    老林看看她,笑笑说道:“嗯!我和小夏聊过,他和我们泽浩一样。

    对晓晓很好,我看他和晓晓很般配,有戏!”

    罗兰笑了笑,说道:“我就知道你喜欢他,对了!

    老林,你都和小夏聊什么了?”

    老林叹了口气,说道:“还能聊什么?我把晓晓家的情况和他说了。

    晓晓这孩子,在家里受了多少委屈,我们能不知道吗?

    说实话,连我们这种外人都看不下去,晓晓她妈张玉兰确实太过分了。

    你说说,大过年的,还把孩子往外赶。

    她的心简直长歪了,晓晓这样的孩子,我们心疼还来不及呢!

    她怎么这么狠的心……”

    罗兰赶紧止住老林的话,说道:“好了!老林,你别生气了。

    他们家的事,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张玉兰的作风早就出名了,算了,你别为这种人生气了。

    对了,我问你,你和小夏说了晓晓的情况,他是什么反应?”

    老林眉开眼笑,说道:“这小子,我真没看错他。

    和泽浩一模一样,对晓晓都死心塌地,他只说了一句话。

    晓晓今后,他来照顾,还说等晓晓一毕业就娶她。

    这句话,我们泽浩也说过。

    我看得出来,小夏对晓晓很认真,你想想。

    晓晓昨天生病,没有接他电话,他一着急,直接从魔都就飞了过来。

    这份情谊,很难得了。”

    罗兰点点头,笑道:“嗯!难得你也能看上他。

    现在很少有男孩子这样了,他能这样对晓晓,我们也放心了。

    至少,也圆了我们泽浩的心愿……”

    罗兰说着,眼圈有些微红,她擦了擦眼泪。

    老林走了过来,拍拍她的后背,说道:“你看你,这是好事。

    晓晓有了好的归宿,你哭什么?

    好了!好了!我们应该高兴……”

    ************

    病房内,夏亦辰搂着苏晓晓。

    握住苏晓晓的手,轻轻说道:“晓晓,医生说你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想过了,明天就过年了。

    如果你身体没有问题,我们今天就离开,你跟我回家去过年。”

    苏晓晓楞了一下,有些犹豫,她沉默半晌,轻轻说道:“亦辰,你爸妈……”

    夏亦辰扶起苏晓晓,深深地看着她,轻轻说道:“晓晓!你听我说。

    你……你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我爸妈那边你不用担心,晓晓,你放心。

    我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如果我家里让你不舒服。

    我会陪着你,带你回到我们自己的家。

    你忘了吗?我们在魔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家。

    晓晓,你知道过年对我的意义是什么吗?过年的意义,就是要和我最爱的人在一起团聚。

    晓晓,你不止是我爱的人,你还是我的家人。”

    苏晓晓眼神中满是触动,她静静地看着夏亦辰。

    轻轻说道:“亦辰,我家的情况,是我最后一件瞒着你的事情。

    过去,家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你真的和我在一起,就意味着,你找了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支持的女人。

    你真的想好了,确定要和我在一起吗?”

    夏亦辰哈哈大笑,对苏晓晓说道:“可我认为,我找到了一个全世界最棒的女人。

    晓晓,你不需要任何家庭背景,你就是自己最强的支持。

    还有,苏晓晓,你是在小看我吗?

    你瞒着我这些事,是以为我会看重你的家庭背景吗?

    我好歹也是一个勤奋的好青年,以后养活你应该不难吧!

    你是轻视我,觉得我比不上泽浩吗?”

    苏晓晓看看他,眼神中满是笑意,说道:“夏亦辰,这是你说的。

    既然你这么会说话,本姑娘决定了,就你了!

    以后就在你这棵树上吊死,让你养活了。”

    夏亦辰笑得很开心,把苏晓晓搂在怀里。

    说道:“嗯!说定了,苏晓晓,往后余生,和我在一起。

    让我照顾你,爱你……”

    苏晓晓心中充满了快乐,在夏亦辰怀中,她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她要的,从来都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这个人,在泽浩走后,她终于找到了。

    她点点头,幸福无比。

    晓晓出院了,和夏亦辰一起,去了泽浩家。

    老林和罗兰一定要留他们吃顿中饭,吃完饭后,晓晓就会和夏亦辰一起离开。

    夏亦辰终于见到了晓晓心中的那个男孩,他走进泽浩的房间。

    看到了泽浩之前的生活轨迹,晓晓靠在他怀中,终于能够面对过往的一切。

    她知道,该放下了,夏亦辰翻着泽浩的相册,看到了以前的泽浩,还有晓晓。

    他从泽浩的眼中,看到了他对晓晓的爱。

    还有泽浩的爸妈,他们对晓晓的喜欢和关心。

    他心中充满了感动,泽浩已经走了,就算他在晓晓心中有一席之地。

    可是对于这样的泽浩,他真的讨厌不起来。

    因为正是这个男孩,在晓晓过往艰难的岁月中,为晓晓撑起一个温暖的世界。

    让她在这样的世界中快乐,幸福。

    从这一点来说,他应该感谢泽浩。

    晓晓和夏亦辰要走了,老林拍拍夏亦辰的肩膀。

    郑重地说:“小夏,晓晓对我们而言,就像我们的女儿一样。

    现在,我们将她交给你了,照顾好她。”

    夏亦辰点点头,眼神坚定,说道:“我会的,林叔叔,我会照顾好她。”

    罗兰在旁边欣慰地看着夏亦辰,她擦了擦有些微红的眼眶,晓晓的眼圈也有些红了。

    她拉住罗兰的手,轻轻说道:“阿姨,叔叔,我们走了。”

    罗兰点点头,说道:“晓晓,记得阿姨的话,无论什么时候。

    都不要难过,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就和我们说。

    要是太累,就回到阿姨,叔叔这里来。”

    晓晓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阿姨。”

    夏亦辰带着晓晓离开了,晓晓没有回家,这以后,她再也没有回过家……

    这一年的春节,苏晓晓和夏亦辰的家里和他的家人一起过。

    让苏晓晓欣慰的是,康雪,夏俊豪,夏俊风没有任何一人问过她,关于她家庭的一切。

    苏晓晓在夏亦辰的家里,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这一年的大年夜,她快乐地和夏亦辰一起守岁,和他一起迎接新年倒计时的焰火。

    那一刻,她从心里真正接纳了夏亦辰,夏亦辰成为了苏晓晓的亲人,成为她最重要的人。

    ****************

    二月底,夏氏召开董事会,夏俊风和夏亦辰的股份被回购。

    夏俊风和夏亦辰因为和夏氏主席夏俊豪经营理念不合,被踢出股东名单。

    夏俊风向德诺提出辞职,放弃德诺大中华区总裁之位。

    自行在外组建辰风药业公司,成为公司总裁。

    三月份,夏氏的债务危机开始凸显出来,股价开始暴跌。

    以康氏药业为首的债权人开始逼宫,要求重组董事会,夏氏主席夏俊豪的地位受到严重威胁。

    与此同时,夏俊豪和儿子夏亦辰爆发激烈的冲突,宣布和儿子断绝关系。

    夏亦辰被夏俊豪赶出家门,和夏氏彻底切割。

    夏亦辰去了夏俊风的辰风药业公司,主管技术,引进一批复华的专家团队研发新药。

    四月份,夏氏再次向市场公开募集资金,企图挽救夏氏暴跌的股价。

    可惜,收效甚微。

    五月份,夏氏出现大批量债务违约,以康氏为首的债权人开始重组董事会,清理夏氏资产……

    夏亦辰最近的心情很糟,他是夏家的人,是夏俊豪的儿子。

    尽管他被夏俊豪扫地出门,一无所有,可夏俊豪毕竟是他的父亲。

    夏氏濒临破产的边缘,他却无能为力,他不由得难受万分。

    他打过很多次电话,夏俊豪却不接他电话,他想回家和夏俊豪谈谈。

    夏俊豪和康雪却不见他,不许他回家。

    夏亦辰几乎要抓狂了,他不明白,自己的错就这么不可饶恕吗?

    他只是不想按照夏俊豪的意思离开苏晓晓,选择别的女人,夏俊豪就和他翻了脸。

    他想不通,过年的时候他们一家人还好好的。

    没想到,年刚一过,夏俊豪就对他发出了最后通牒。

    让他放弃苏晓晓,选择其他门当户对的女友。

    夏俊豪这个变脸,炸得夏亦辰目瞪口呆,他气愤之余和夏俊豪大吵了一架。

    想不到,就因为这次吵架,他被踢出了夏氏,夏俊豪不止没收了他的股份。

    还将他扫地出门,切割了和自己的一起联系。

    就连为他说话的三叔,也被蛮横的夏俊豪一起扫地出门。

    三月份,夏氏的危机开始爆发,想不到短短两个月,夏氏已经开始濒临破产的边缘。

    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几次想回家找夏俊豪谈谈。

    可夏俊豪却不愿见他,他找了三叔夏俊风,夏俊风却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夏氏的债务有好几个亿,现在夏氏兵败如山倒。

    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注资夏氏。

    而向来蛮横,倔强的夏俊豪到了这个时候,连他这个弟弟的电话都不接。

    笃定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夏亦辰心情不好,脾气难免暴躁,就连苏晓晓也不得不忍受他的坏脾气。

    苏晓晓知道他心中难过,对他温柔忍耐了许多,两人搬进了新买的房子。

    夏亦辰既没有那个心情,也没有时间,苏晓晓就一点点把他们的新家布置起来。

    新家的每一样家具都是苏晓晓亲力亲为挑选好,布置好的。

    再过一个多月,苏晓晓就要大四了,苏晓晓好几次想和夏亦辰谈谈她大四出国的打算。

    可每次看看夏亦辰阴沉的脸,就放弃了。

    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夏家在非常时期,夏亦辰的重心不在她身上。

    可她的忍耐和等待,并不能平息两人之间存在的问题。

    该来的始终要来的,五月底的一天,夏亦辰接到了吴韬的电话。

    吴韬在电话里很急,说道:“亦辰,你赶快回趟家吧!

    债权人带着法院的人,在查封你家的房子……”

    夏亦辰大惊,慌忙开车往家赶去。

    还没到家,就看到一辆警车停在他家别墅的外面。

    他直接将车停在了别墅外面,走进别墅。

    就看到一群人在清点别墅内的所有财物,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穿制服的人。

    他终于看到了夏俊豪和康雪,夏俊豪颓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脸色苍白,看状态非常不好。

    康雪脸上还有泪痕,坐在他旁边,扶着夏俊豪。

    吴韬在旁边陪着他们,看见夏亦辰回来,他站了起来。

    冲夏亦辰打了个招呼:“亦辰,你回来了。”

    夏亦辰顾不上他,慌忙扑到夏俊豪旁边,握住夏俊豪的手。

    喊道:“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走,我带你去看医生!”

    夏俊豪还没有说话,却听得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夏大少,你爸没怎么样?他只是心情不好。

    当让了,他欠了一屁股债。心情自然不会好。

    对了!你还不知道吗?你爸去年就用他的个人财产抵押,融了一大笔钱。

    现在债务到期了,他没钱还,我们就过来收房子了。”

    夏亦辰抬头一看,瞬间暴怒,说话的人,是苏小海。

    不错,的确是苏小海,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过年回来后,他就跳槽去了康氏,成了康氏的财务经理。

    据说,康文成给他开了高薪,是德诺的两倍。

    他摇身一变,成了康文成手下的红人。

    进了康氏后,他有奶便是娘,不遗余力地讨好康文成。

    夏亦辰被夏俊豪赶出家门后,他私下找了苏晓晓好几次。

    劝说苏晓晓和夏亦辰分手,让苏晓晓选择康嘉伟。

    苏晓晓不为所动,和他闹翻了,这对兄妹也有个把月没有说话了。

    因为这些事,夏亦辰找到苏小海,警告过他,两人闹得很不愉快。

    要不是看在他是苏晓晓哥哥的份上,他说不定都会暴揍他一顿。

    他冷冷地看着苏小海,说道:“苏小海,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小海扬了扬手中的法院执行通知书,冷笑道:“夏亦辰,你看好了!

    这是法院的通知书,我今天代表康氏,作为你们夏家的债权人。

    过来查封你家的财产的。

    夏亦辰,收起你那套高高在上的嘴脸吧!你还以为你爸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吗?

    他现在是屡次催款不还的老赖,今天晚上就要睡大街了,真搞不懂他哪里来的底气?

    居然还敢嫌弃我妹妹?让你和我妹妹分手。

    我告诉你,夏亦辰,是我妹妹苏晓晓傻,才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我可不傻,你们夏家这个烂摊子,一屋子的无赖,谁嫁谁倒霉……”

    夏俊豪脸色通红,他猛地站起来,捂住胸口,手指哆嗦着指向苏小海。

    喉咙沙哑,喊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康雪大惊,慌忙站起来,扶住夏俊豪,连身安慰:“老夏,你先坐下来。

    别激动!”

    苏小海冷笑道:“我说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再说一千遍也一样,难道我说错了吗?

    老赖就是老赖,也不看看你外面欠了多少债?别人都是怎么评价你的……”

    苏小海还待说话,夏亦辰已经迅速起身,扑了上去,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

    苏小海鼻梁被打断,脸上鲜血横流,他哀嚎着,捂住鼻子倒下。

    夏亦辰还待动手,旁边穿制服的人冲了上来,抓住夏亦辰。

    场面瞬间混乱不堪,康雪开始尖叫,夏俊豪捂住胸口软软倒地。

    夏亦辰被几个人按住,疯狂地大喊。

    吴韬冲上去,抱住夏俊豪,大喊:“快叫救护车!”

    ******************

    等苏晓晓接到吴韬电话,冲到医院,夏俊豪已经进了医院手术室。

    脑溢血,危在旦夕,康雪几近崩溃。

    夏亦辰满手鲜血,抱着康雪焦急地等在手术室外。

    夏俊风站在手术外,同样脸色阴沉,心急如焚。

    吴韬陪在夏亦辰身边,安慰着他。

    苏晓晓赶到医院,看到眼前的情形,她惊呆了。

    她慌忙跑到夏亦辰身边,握住他的手,问道:“亦辰,怎么回事?

    夏叔叔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进了医院?”

    夏亦辰看到她,眼神一动,刚要说话。

    康雪却突然站起来,她仇恨的眼神盯着苏晓晓。

    猛地一巴掌扇到苏晓晓脸上,用力把她一推。

    她疯狂地吼道:“苏晓晓,你这个贱人,你怎么敢出现在这里?

    怎么回事?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看看你那个毒蛇一样的哥哥,干了什么好事?

    俊豪要是有个什么好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康雪出手颇快,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苏晓晓猝不及防。

    一声响亮的声音传来后,她已经被康雪推到在地。

    苏晓晓捂住脸颊,难以置信地看着康雪。

    夏亦辰大惊失色,慌忙跑上前,扶起苏晓晓。

    康雪情绪失控,再次冲上去,准备对苏晓晓拳打脚踢。

    夏亦辰慌忙用身体护住苏晓晓,夏俊风见势不好。

    赶紧冲上来,抱住康雪,大声说道:“大嫂,您别激动!

    这件事情,和晓晓无关,她是无辜的……”

    康雪在夏俊风怀中拼命挣扎,吼道:“她无辜?她无辜个屁!

    苏小海不是她哥吗?康家难道不是因为她报复我们夏家吗?

    要不是她,亦辰已经娶了安娜。

    我们夏家就不会要康家的钱,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你知道康文成和我说什么吗?

    要不是为了她,康嘉伟就不会进医院,他上次差点死掉。

    康家对我们的恨,都是因为她。

    你知道,俊豪和我为了她,为了她和亦辰,顶住所有的压力。

    宁愿公司破产也要保护她。

    可是,你看看,她那个混蛋哥哥做了什么?

    他就是桌子底下的狗,拿了我们夏家的好处,反过来帮助康家咬我们夏家。

    你知道他对你大哥说了什么话吗?俊豪就是受他刺激才进了医院。

    俊豪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苏小海,也不会放过她……”

    苏晓晓惊呆了,她右边脸颊高高肿起,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圈红肿。

    看着在夏俊风怀中挣扎的康雪。

    眼角中隐隐有泪珠出现,她强忍住心中的委屈。

    说道:“对不起!阿姨,你说的这些,我真的不知情。

    阿姨,您别激动,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弥补,我愿意去做……”

    康雪盯着她,猛地爆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她头发凌乱,状若疯魔。

    她冲着苏晓晓疯狂地喊道:“苏晓晓,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你弥补,你想弥补什么?你弥补得起吗?

    苏晓晓,你是不是还在幻想嫁给我家亦辰?

    我告诉你,苏晓晓,你趁早给我死了这条心。

    你这辈子都别想进我们夏家,就算我们夏家破产,一无所有,也不会娶你。”

    夏亦辰楞住了,他看看怀中委屈万分的苏晓晓。

    他终于忍不住发声:“妈!……您别这样!晓晓家的情况您不了解。

    晓晓和苏小海的事情,真的没有关系。

    您别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

    康雪哈哈大笑,她盯着夏亦辰,说道:“夏亦辰,你是要在你爸手术的时候,和你妈对着干吗?

    行啊!夏亦辰,你为了这个女人,是不是连你爸妈的命都不要了?

    我告诉你,夏亦辰,你马上让她滚。

    你要是敢继续和他在一起,我就死给你看。

    你爸现在躺在医院,我死了,正好遂你的愿。

    没有我们拦着,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这个女人娶了。”

    夏亦辰脸色铁青,相当难看,他看着康雪。

    说道:“妈!您别这样,晓晓……”

    康雪突然奋力推开夏俊风,猛地跑到走廊旁的窗户边,把窗户一推。

    双手扒着窗户,夏亦辰慌忙推开苏晓晓,朝康雪冲过去。

    夏俊风,吴韬,苏晓晓全都惊呆了,紧张地盯着康雪。

    康雪吼道:“别过来!夏亦辰,你再上前一步,我就跳下去。”

    夏俊风慌忙上前,拦住夏亦辰,对康雪喊道:“大嫂,你别激动!

    我们不动,不动……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康雪吼道:“让这个女人滚,让她滚,不想再看到她。”

    夏俊风回头看看苏晓晓,苏晓晓咬紧嘴唇,泪水像短线的珍珠一样流了下来。

    夏俊风心中一痛,他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

    苏晓晓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说道:“好!我走,阿姨!

    您别激动,我现在就离开。”

    她将手上的饭盒放在椅子上,轻轻说道:“亦辰,这是我过来时,给你们几个人买的饭。

    你们都应该没有吃过东西,我先走了。”

    她转过身,朝外面走去。

    康雪看着她,冷冷发声:“站住!”

    苏晓晓停下脚步,康雪冷笑道:“拿走你的东西,夏家没人会吃你的东西。

    还有!夏亦辰以后也不会见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勾引我儿子。”

    苏晓晓楞了一下,没有说话。

    她回过头,轻轻拿起椅子上的饭盒,走了出去。

    二十分钟后,吴韬匆匆走出医院大门,苏晓晓站在门外等他。

    她交给他几个饭盒,说道:“吴韬,这里面有饭和粥。

    我重新买过了,都是热的,你带回去给他们吃吧!”

    吴韬看了看苏晓晓依旧红肿的右脸,叹了口气。

    说道:“晓晓,今天,委屈你了!”

    苏晓晓眼圈一红,别过脸,说道:“我没事,想不到苏小海会做出这种事。

    阿姨生气,也是难免的。”

    她叹了口气,问道:“现在夏叔叔怎么样了?医生那边有消息吗?”

    吴韬摇摇头,说道:“还没消息,他还在里面抢救。

    对了!晓晓,还有一件事。

    你哥被亦辰打伤了鼻梁,本来亦辰要被带到派出所去处理这件事。

    因为夏叔叔晕倒,亦辰才来了医院。

    这件事情,如果你哥追究,亦辰会很麻烦……”

    苏晓晓点点头,轻轻说道:“我知道了,吴韬,苏小海的事情。

    我会处理好!不会让亦辰出事的。

    这段时间,阿姨不想看到我,我不能出现在医院。

    就麻烦你帮我多看顾一下亦辰。

    还有,叔叔阿姨的房子被收了,他们暂时没有地方住。

    我想了一下,我先搬回学校宿舍去住。

    我和亦辰现在的房子可以让他们先住,这样,也方便亦辰照顾他们。

    你也和亦辰说一声,我等下就回去收拾一下。

    阿姨今天晚上就可以住进去。”

    吴韬眼神一动,看了看苏晓晓,说道:“晓晓!你是个好姑娘。

    亦辰遇到你,是他的福气。”

    苏晓晓摇摇头,苦笑道:“或许也是他的煞星,你没听见阿姨说的话吗?

    要不是我,他们家或许不会弄成这样。”

    吴韬冷笑道:“苏晓晓,你别傻了,有你什么事?

    你看看康佳父子的阴险样!有没有你,他们都会对夏家动手。

    夏家和他们家的恩怨,我也知道一些,这上一辈就结下来的仇恨。

    累积到现在,也该爆发了,至于你,只不过是他们找的借口而已。

    他们告诉康雪这些,包括今天把你哥那傻鸟派过来收房。

    你以为是偶然的吗?他们就等着看夏家笑话,让亦辰这边一败涂地。

    顺便让亦辰爸妈恨你,让你和亦辰分开,他们就能趁虚而入了。

    我告诉你,苏晓晓,你可千万不要上当。

    旁观者清,我吴韬虽然是个败家子,但也不是傻瓜。

    这件事,我看的很清楚,亦辰现在一无所有,就只剩你了。

    你可千万不能离开他,你要离开他,他就废了。

    至于他妈,我想现在是她一时激愤,情绪激动,等她冷静下来。

    想明白前因后果,就会原谅你的,你别想太多了……”

    苏晓晓笑了笑,点点头。

    说道:“我不会的!我知道现在是亦辰最艰难的时候。

    我不会离开他的,至于他妈妈,我没有怪她。

    今天这件事,也让我知道,其实在这之前。

    阿姨和叔叔是赞同我和亦辰在一起的,他们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吴韬笑笑,放下心来,拿起饭盒,准备朝医院走去。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