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坐下来,就接到吴韬的电话。

    吴韬在电话里坏笑道:“亦辰,怎么样?如愿以偿了吗?

    苏晓晓那个奇葩和你怎么样了?

    你没被她折腾吧?”

    夏亦辰鄙视地说道:“吴韬,我提醒你一下。别左一个奇葩,右一个奇葩。

    苏晓晓现在是我老婆,你放尊重点哈!”

    吴韬大汗,说道:“夏亦辰,你至于吗?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也好意思?

    苏晓晓什么时候成了你老婆了,话说,你现在人在哪里?

    不会被苏晓晓甩了,形单影只吗?”

    夏亦辰笑得很爽朗,说道:“吴韬,你是不了解哥们的办事效率。

    你以为我是你吗?我现在在复华医院旁边的咖啡厅。

    你过来,哥们给你看样东西,震震你。”

    等吴韬屁颠颠赶到,看到夏亦辰得意炫耀的小红本本时。

    吴韬倒吸了一口凉气,笑道:“我去!夏亦辰,你这个节奏也太快了。

    你才见到苏晓晓一天,她就成了你媳妇儿了。

    害我担心你半天,生怕你还要被她折腾掉几层皮。”

    夏亦辰得意地笑了,说道:“吴韬,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在苏晓晓心中,最爱的人只有我夏亦辰,她三年前就答应做我老婆了。

    在我心中,她也一直是我老婆。

    这次她回来,我们只不过把手续办一下而已。”

    吴韬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吹,你接着吹。

    你现在得意了,怎么不说苏晓晓走后那段时间?你那副死样子。

    那个时候没见你有这种底气,话说,你就这么和苏晓晓结婚了。

    你问过她夏俊风的事吗?当初她和夏俊风走了,现在她跟你了,夏俊风怎么办?

    还有,夏亦辰我告诉你,苏晓晓这边我派人去查了。

    你知不知道你家这个仙女多少牛?她上了你的哈佛,是梅奥最天才的脑外科医生之一。

    这样的苏晓晓我不信夏俊风会这么轻易放弃?”

    夏亦辰脸色一沉,沉默半晌,轻轻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晓晓走了半年后,我派人查到她的消息了。

    那个时候,我知道到国外深造是她的梦想。

    就没有去打扰她,很多事情,她走后,我都想明白了。

    晓晓和我之间的问题,从来都和夏俊风无关,如果我那个时候相信她,理解她。

    她也不会选择夏俊风,夏俊风其实一直都有给我,给我爸妈选择。

    可惜,我们都没有选择好,所以,晓晓才会选择他,和他离开。

    那个时候,就算我找到晓晓,她也不会原谅我,和我在一起。

    我需要做的,一直都是让自己变强大,经营好辰风,用时间去证明我对她的爱。

    直到今年,辰风已经足够强大,晓晓也博士毕业了。

    我就开始计划我和她未来的生活,等着她回来,这两年,我一直都有关注她。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该回来了。”

    吴韬吃了一惊,盯着夏亦辰,说道:“原来你早就找到她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就不怕她嫁给夏俊风,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还有万一她不回来,你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

    夏亦辰斜眼看了他一眼,笑道:“这是我和晓晓的事,干嘛要和你报告?

    吴韬,你真以为我傻吗?以我对夏俊风的了解。

    他一定会向晓晓求婚,三年了,晓晓都没有嫁给他,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还有,你以为我前几天去美国,只是生意这么简单吗?

    我已经想好了,这次就去找她。

    只是我没想到,她回来了,她其实也想我了,我们这叫心有灵犀。

    呵呵,吴韬,现在明白了吗?

    我和她才是一对,夏俊风从来不是我们的问题。

    我也不需要问她夏俊风的事,我只知道,晓晓带走了我送她的戒指。

    她是我夏亦辰的妻子。她完成了她的学业和梦想,我就可以去把她找回来了。”

    吴韬一汗,对夏亦辰竖了一个大拇指,说道:“夏亦辰,行!

    你牛,话说,你一点口风都不漏。

    一天到晚布置你那个新房,我们都以为你神经不正常了。

    想不到你还有这一出,话说,你那新房派上用场了吗?”

    夏亦辰一汗,看了看吴韬,说道:“喂!吴韬,就算我和你是兄弟。

    这种私人问题,也好像不是你该问的吧!”

    吴韬盯着他,上下打量,看得夏亦辰发毛,不自然地拉了拉衣服。

    吴韬暧昧地笑了,对夏亦辰说道:“嗯!黑眼圈出来了。

    你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也要适当补补肾……”

    夏亦辰怒了,骂道:“吴韬,晓晓回来前,你给我速度滚出。

    不要破坏我和晓晓安定团结的美好局面。”

    吴韬笑得很开心,说道:“夏亦辰,我和你讲,我是过来人了。

    你三年没见苏晓晓了,还是悠着点,不要经常熬夜……”

    夏亦辰直接一个纸巾盒朝他丢了过去,骂道:“你还是现在就滚吧!”

    吴韬嘴都笑抽了,看着夏亦辰郁闷的样子,得意地滚了。

    夏亦辰无奈地摇摇头,吴韬这张臭嘴,还好他滚了。

    要是他在,苏晓晓会被他弄得更难堪。

    *******************

    夏亦辰在咖啡馆等了苏晓晓三个小时,苏晓晓来了。

    远远地,看到像望妻石一样等着她的夏亦辰。

    笑了,她穿了一身白色水袖的针织短袖上衣,下身是一条玫红的鱼尾短裙。

    微卷的头发披散下来,随着她的步伐移动,整个人有一种温柔的灵动。

    夏亦辰痴痴地看着她,看着她对着自己展颜微笑。

    他的心中充满了幸福,三年了,只有她,只有她能带给这种感受。

    看到她的第一眼,夏亦辰就感觉到自己又活过来了。

    就像一条重新回到大海的鱼,一只重回森林的鸟,有了温暖和喜悦。

    他走上前,轻轻拉着苏晓晓的手,说道:“累不累!后面还有安排吗?”

    苏晓晓捏捏自己的脖子,耸耸肩,说道:“还好!不累,嗯!后面没安排了。

    我到这边只是学术交流,没有让他们多安排手术。”

    夏亦辰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那和我现在去吃大餐。”

    苏晓晓笑了一下,转转眼珠,看看表。

    说道:“现在还早,和我先去个地方吧!”

    夏亦辰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问道:“去哪儿?”

    苏晓晓神秘地笑笑,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怎么了?担心我把你卖了吗?”

    夏亦辰笑得很开心,摸摸她的脸蛋,笑道:“去就去,就是被你卖了,我也愿意。”

    苏晓晓笑得很满足,说道:“嗯!态度不错,值得奖励!”

    夏亦辰乐滋滋地拉住她,说道:“什么奖励,说来听听?”

    苏晓晓斜了他一眼,说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

    夏亦辰被苏晓晓指挥着开到了魔都市中心的德隆商场,苏晓晓拉着他走进了C家的店。

    夏亦辰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苏晓晓看了看他。

    对着迎上来的服务小姐秀了秀手指上的戒指。

    说道:“小姐,帮我拿一下这款戒指同款的男士戒指,我要为我先生挑一枚婚戒。”

    夏亦辰心花怒放,看着苏晓晓,调侃道:“苏晓晓,你这操作不错啊!

    嗯!还想到给我一枚戒指,是要把我套牢的节奏吗?”

    苏晓晓白了一眼他,说道:“夏亦辰,你好意思吗?

    号称结婚,戒指套我不套你自己。你是还想再去伪装单身,有点什么花头吗?”

    夏亦辰一汗,脸色微红,争辩道:“苏晓晓!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哪有什么花头,只是你这次突然回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去买而已。

    等举办婚礼的时候自然会准备好对戒的。”

    苏晓晓哼了一声,说道:“算了,我想想不放心,还是先买一个。

    公平一点,我戴你也要戴。”

    夏亦辰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苏晓晓,看不出你对我还有这种心思?

    你放心,你买了,我一定戴。对了!除了戒指,你还有什么想要套牢我的?

    都送吧!我来者不拒。”

    苏晓晓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神扫过他的衬衫,目光落到他的袖扣上。

    她一眼认出,这对袖扣是她送的,三年了,夏亦辰一直戴着。

    她叹了口气,夏亦辰这个傻瓜。

    只要她送的,他都留着,当宝一样珍惜。

    她看看美滋滋试着戒指的夏亦辰,抬起头对导购小姐说道:“小姐,把你们店里好看的袖口都拿过来吧!我要七副。”

    夏亦辰楞住了,意味深长地看着苏晓晓。

    导购小姐激动得满脸通红,屁颠颠去拿袖扣了。

    等导购小姐走了,夏亦辰看看苏晓晓,笑道:“七副袖扣?苏医生!

    要七副这么多吗?话说,苏晓晓,我是一不小心娶了个土豪吗?”

    苏晓晓脸色一红,看看他,喝了一口导购泡的咖啡。

    朝夏亦辰递了个微笑过去,说道:“嗯!补偿你,这样,后面你再穿衬衣。

    一个礼拜都不用重样了。”

    夏亦辰笑了,斜眼看了一下她,说道:“苏医生,能不能透露一下?

    你现在还在读书吧!收入这么丰厚吗?C家的袖口,还七副?”

    苏晓晓歪着头,看着他,笑道:“夏亦辰,你在怀疑我的赚钱能力吗?

    别忘了,我可是梅奥的脑外科医生,买七副袖扣的钱我还是有的。”

    夏亦辰一汗,差点忘了,他自己也是哈佛毕业的。

    梅奥是美国最顶尖的医院,就算有哈佛的学历,梅奥录取哈佛的比率每年也只有百分之五左右。

    能进入梅奥的医生,年收入至少在七位数美金。

    苏晓晓如果进了梅奥,她的收入不要说买袖扣,就是买C家顶级的手表也是分分钟的事。

    他看看苏晓晓,心中充满了幸福,苏晓晓这个资质也太优秀了。

    苏晓晓爱上他,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他笑了笑,把苏晓晓往怀里一搂,蹭蹭她的脸。

    说道:“老婆,我等了你这么久,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你回来了,一切都这么美好!你知不知道?这三年。

    我每天都在想你,想象你回来后我有多快乐。

    现在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

    苏晓晓心中一动,看着夏亦辰,轻轻说道:“傻瓜,我回来了。

    以后会陪着你,不再离开了。”

    导购小姐已经包好了苏晓晓买的袖扣和戒指过来。

    夏亦辰接了过来,打开戒指的包装盒。

    拿着戒指递给苏晓晓,笑道:“喏!晓晓,给你这个权利。

    给我戴上吧!我愿意被你一辈子套牢。”

    苏晓晓笑了笑,接了过来,轻轻给夏亦辰戴上,说道:“夏亦辰,你现在就知道哄我。

    一个戒指能把你套牢吗?”

    夏亦辰看看苏晓晓,说道:“苏晓晓,你不知道吗?

    我现在是无产人士,三年前你走时,我就签了字。

    把我名下所有的资产,股份全部转到你名下了。

    没有你,你连个住所都没有,你说我还能跑到哪里去?”

    苏晓晓一汗,说道:“夏亦辰,你这招跟谁学的,我要是不回来。

    你不是鸡飞蛋打的节奏了吗?”

    夏亦辰搂着她,笑嘻嘻地说道:“跟吴韬学的,他为了追回娜娜,把在我这里的股份全给了娜娜。

    我在想,我要是彻底一点,把财产全给你,你估计也舍不得我露宿街头。

    只好把我收了。”

    苏晓晓看看他,笑道:“怪不得,你现在用我的钱用得这么理直气壮。

    原来你还有这种操作。”

    夏亦辰得意地说:“那当然,我有的全给你了,今后我的一切都你打理了。

    记得,多给我买点衣服,鞋子,手表什么的。

    毕竟,我那一副袖扣已经被吴韬吐槽三年了……”

    苏晓晓白了一眼他,说道:“知道了!想不通你自己买副袖扣费多大事。

    偏要赖定我。”

    夏亦辰抱紧她,笑道:“苏晓晓,你不晓得你做了个开端,后面的就要接下去做吗?

    袖扣你既然送了第一副,后面的再要我自己买,你说得过去吗?”

    苏晓晓摇摇头,跨着他的手,说道:“知道了!啰嗦,走吧!

    我饿死了,吃东西去!”

    夏亦辰笑嘻嘻地挽着她,朝外面走去,边走边说:“哦!对了!

    晓晓,吃完饭后,要不要去方清华的酒吧!”

    晓晓笑了笑,说道:“方哥还在酒吧吗?我记得他应该毕业了吧!”

    夏亦辰冲她笑笑,说道:“夏太太,你记得没错。

    他是毕业了,这酒吧现在不姓方,姓夏。

    我买下来了,话说,你要不要尝尝我调的红粉佳人?

    我练习三年了,为了你不晓得倒了多少杯酒了。

    今晚,总算不用再倒了。”

    苏晓晓停住脚步,静静地看着他,问道:“这三年,你一直有去酒吧调酒吗?”

    夏亦辰笑笑,说道:“晚上想你的时候就回去,调一杯。

    想你一个晚上,然后倒掉……”

    苏晓晓看看他,眼神中满是触动,咬咬嘴唇。

    轻轻说道:“今晚的酒我也喝不了……”

    夏亦辰吃了一惊,盯着她,问道:“为什么?晓晓,你……”

    苏晓晓看他紧张的样子,脸色一红,轻轻说道:“我这两天……嗯!

    ……没做保护措施……”

    夏亦辰楞住了,良久,他恍然大悟,欣喜若狂。

    抱起苏晓晓转了个圈,喊道:“不喝好!我们一口都不喝。

    你不喝,我也不喝,呵呵!

    老婆,从现在起,你不许吃垃圾食品,要健康。

    造人重要,我要早睡早起,健康饮食……”

    苏晓晓大汗,看他抽着疯,絮絮叨叨的样子。

    摇摇头,后悔告诉他这个消息。

    夏亦辰开启他的霸道管制模式,和苏晓晓寸步不离,不时拉天窗。

    苏晓晓没有回美国,她请了婚假,和夏亦辰享受着自己的蜜月假期。

    夏亦辰兴冲冲地策划着他们的婚礼,苏晓晓最近比较慵懒,由着他折腾。

    一个月后,夏亦辰得到了让他兴奋无比的好消息。

    夏亦辰加快了步伐,为了不让苏晓晓太辛苦,他定了一个月后的婚期。

    婚期定了,他终于下了决心,去见了夏俊豪和康雪。

    从苏晓晓回来,他和苏晓晓领证,到苏晓晓怀孕,他没有想过要去和夏俊豪和康雪说什么。

    这些都是他自己的事,因为夏俊豪和康雪之前做的事,他并不想强行拉苏晓晓和他们相处。

    他了解苏晓晓,苏晓晓在意的人只有他。

    对于夏家二老,夏亦辰知道。

    她心中其实一直有芥蒂,从她归还康雪送的手镯时,他就知道了。

    他归还手镯就表示她不屑做夏家的媳妇,可她留下戒指,就表示她认可的只有夏亦辰。

    这些,夏亦辰都明白了,夏亦辰也从未想过要她放下这些芥蒂。

    因为这些事情,毕竟都是他父母做过的,他无法否认,也无法认同。

    所以,他和苏晓晓和好也好,领证也好。

    有了孩子也好,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征求夏家二老的同意,他也不需要他们的同意。

    可要和苏晓晓举办婚礼这件事,他没有办法绕开夏俊豪和康雪。

    因为他想给苏晓晓一场完美的婚礼,这场婚礼势必要有夏家二老的参与,朋友都请了,没道理不请家人。

    他考虑过后,还是在婚礼前的两个礼拜,回了夏家的别墅。

    夏俊豪和康雪现在闲云野鹤,日子过得很悠闲,刚从外面度假回来。

    有个把月没见到夏亦辰了,看到儿子过来,还是很高兴的。

    康雪毕竟是女人,敏感地发现夏亦辰整个人都不同了。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光彩,脸色布满了笑容,最重要的是,他手上戴了戒指。

    康雪震惊了,她盯着夏亦辰的戒指,问道:“亦辰,你……”

    夏亦辰看看戒指,笑笑,说道:“妈妈!我结婚了。”

    康雪和夏俊豪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半晌,夏俊豪开口了。

    “亦辰,什么时候的事?出了什么事了吗?”

    夏亦辰看看夏俊豪,心中不由得一阵好笑。

    看来这三年,他把他们也折腾得不清,这样的好消息,居然让他们吓成这样。

    他心中一阵愧疚,是,夏俊豪和康雪的确做了很多错事。

    可他们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可他们也是关心自己,觉得他们选择的是为自己好的事。

    他们现在老了,还是让他们过个安心,舒适的晚年吧!

    他叹了口气,轻轻说道:“爸爸!没出什么事,你和妈不用担心。

    晓晓一个月前回来了,我和她已经结婚了。

    她现在怀孕了,我们打算两周后举办婚礼。”

    夏俊豪和康雪呆住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康雪猛地上前一步,紧紧抓住夏亦辰的手,问道:“晓晓真的回来了?

    她真的嫁给你了吗?亦辰,你没有骗妈妈吧!”

    夏亦辰拍拍康雪的手,拿出手机上的结婚证照片,给她看了看。

    轻轻说道:“妈妈!我没有骗你,我终于等到她了……”

    康雪看到照片,眼泪突然涌了出来,她擦着眼泪,将手机递给夏俊豪。

    哽咽道:“俊豪!亦辰没有骗我们,晓晓回来了,这丫头终于回来了。

    我们亦辰不会再孤单了,不会了……”

    夏俊豪看着照片,点着头,情绪很激动,说道:“好!好!好!

    这丫头还是嫁个了亦辰,她还是我们夏家的媳妇。

    小雪,别哭了,这是好事,是好事……”

    夏亦辰的嗓子有些发木,他上前搂住康雪和夏俊豪。

    轻轻说道:“对不起!爸爸,妈妈,让你们担心了……”

    康雪擦着眼泪,笑道:“傻孩子,有什么对不起的,是爸妈当初做得不对。

    让你等了晓晓这么久,回来就好,你和晓晓说一句,让她抽时间回来吃个饭……”

    夏亦辰咬了咬嘴唇,沉默半晌,坦白说,他很少在苏晓晓面前提及自己父母的事。

    三年前的事,他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晓晓最痛苦最难过的时候。

    夏家二老的所作所为令人齿寒,要不是他们,晓晓也不会如此被动,寻求夏俊风的帮助。

    他们更隐瞒了真实的情况,害夏亦辰误会苏晓晓,亲手把她推到夏俊风的怀中。

    康雪看看夏亦辰,眼神中充满了痛苦。

    她咬咬嘴唇,轻轻开口了:“对不起!亦辰,妈妈让你为难了。

    亦辰,妈妈没别的意思,我和你爸只想亲口对晓晓说声对不起。

    这三年,内疚的不只有你,还有我们。

    晓晓为你保住了辰风,她的做法让我们无地自容,是我们对不起人家。

    现在她嫁给你了,还有了你的孩子。

    于情于理,我和你爸都要给人家一句交代。”

    夏俊豪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亦辰,你妈说得对。

    我们做错的事情,也要有个说法。

    毕竟,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不能这样什么都不错,委屈人家。

    亦辰,你抽个时间带晓晓回来吧!”

    夏亦辰有些犹豫,看看夏俊豪夫妇,轻轻说道:“爸妈!你们不用刻意这样。

    这件事,我找个机会再和她沟通吧!”

    康雪看看他,轻轻说道:“好!亦辰,我们等你安排。”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