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夏亦辰倒下的那一刻,苏晓晓几乎要疯了。

    那一刻,她的世界开始崩溃。

    夏亦辰为她构建的温暖,坚强的保护壳开始瓦解。

    她疯狂地扑了过去,抱起夏亦辰的上半身。

    泪如泉涌,拼命地喊道:“不要!不要!……

    亦辰,你不能出事,不能出事……

    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

    夏俊风呆住了,他似乎醒了过来。

    他的手颓然垂下,双目失神,他开始喃喃自语:“原来……

    原来……原来你真的可以为了她死。

    我……我做错了吗?我做错了吗?”

    苏晓晓疯狂地吻着夏亦辰,她撕开夏亦辰的衣服。

    她按压着他的心脏,她趴下去,听着夏亦辰的心跳,她用尽一切努力去救他……

    夏俊风的眼神中满是绝望,悲哀地看着她,叫她:“晓晓!

    对不起!是我错了,最终……我还是伤害了你……”

    苏晓晓抬起头,惊呆了,她看到夏俊风将手轻轻抬起。

    将手枪顶住了自己的下巴,苏晓晓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神中满是惊恐。

    夏俊风,夏俊风他要干什么?

    他这是要彻底毁了自己吗?

    这个时候,夏亦辰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他艰难地喊道:“晓晓!阻止他!

    他有PTSD……”

    苏晓晓惊呆了,她看看夏亦辰,虽然满身血污,但呼吸还算顺畅。

    她点点头,将他放在地上,伸出手,朝夏俊风慢慢走去。

    语气温柔,像夜晚微风的呢喃:“俊风!放下枪……你没有伤害我。

    你不能这样对待自己,你听我说……”

    夏俊风开始疯狂地朝她喊道:“别过来!苏晓晓,你这个骗子!

    你说过不离开我的,可你为了夏亦辰,为了他,你还是走了。

    蓝蝶走了,你也要走了,这个世界,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从来,从来都没有人在意过我……”

    苏晓晓楞住了,她停了下来。

    看着夏俊风颤抖的手,扣在扳机上,他随时有可能开枪。

    苏晓晓深吸一口气,看着夏俊风,眼泪涌了出来。

    轻轻说道:“对不起!俊风,是我伤害了你。

    我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你不能这样对我。

    你如果出事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想听真话吗?好!我告诉你,我在意你,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不要离开我,不要用这种方式对我。

    相信我,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夏俊风惊呆了,他看着苏晓晓,没有动弹,苏晓晓朝他走了过来。

    坐了下来,颤抖着伸出右手,抚向他的脸。

    眼中满是怜惜,另一只手伸出,握住了他手中的枪。

    对他说道:“俊风,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如果你喜欢,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不会再离开你。

    你给我一个机会,放下枪,好不好?”

    夏俊风的全身都在颤抖,他盯着苏晓晓,说道:“晓晓!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吗?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吗?”

    苏晓晓点点头,笑了,面容极美,她的眼神中有深深的悲伤。

    轻轻说道:“我答应你,这是我的承诺。

    以后,都和你在一起,陪着你,好不好?”

    夏俊风的手一松,放开了枪,苏晓晓抓过枪,将它远远地抛开了。

    夏俊风像个孩子一样,抱紧了苏晓晓,眼泪滴了下来。

    苏晓晓开始泪眼模糊,她轻轻地抚着夏俊风的后背。

    *************

    夏亦辰进了医院,手臂被重创。

    还好,夏俊风手中的枪是土制的枪,威力并不强,

    一个月后,他顺利出了院。

    夏亦辰进医院后,苏晓晓陪了他一个礼拜,在确认他完全无碍后。

    苏晓晓向他辞行,她要和夏俊风一起离开。

    夏亦辰什么都没有说,苏晓晓签了离婚协议书,递给他。

    夏亦辰没有签,只告诉苏晓晓:“夏亦辰的妻子,永远只能是苏晓晓!”

    苏晓晓哭了,她离开了,带着夏俊风和夏亦辰的孩子。

    夏亦辰知道,夏俊风如果不能恢复,他和苏晓晓永远都没有机会在一起。

    夏家欠夏俊风的,苏晓晓欠夏俊风的,他和苏晓晓只能用时间来还。

    夏俊风如果出了事,无论是他还是苏晓晓,都不能心安理得地在一起。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或许是一个月,一年,十年……

    也或许是一生,任教授说过,夏俊风如果走不出他的执念,苏晓晓只能一生都陪着他。

    他和苏晓晓都知道,他们的幸福绝不能建立在夏俊风的痛苦上。

    对于夏亦辰的决定,夏俊豪什么都没有说。

    在他告诉夏亦辰苏晓晓的事后,他已经释然了,放下了曾经的执着。

    他老了,早已明了人生的意义,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不是财富。

    而是家人的陪伴和关爱,他已经得到了,又何必奢求太多?

    夏亦辰的人生,应该由他自己来决定,所有的后果,也只能由他自己来承受。

    就算让他参与,他也会支持夏亦辰的决定。

    夏俊风,他和夏家欠他的太多。

    他没有能补偿他的,亦辰还了,有苏晓晓在他身边,他应该是幸福的。

    夏俊风没有签授权书,辰风还是夏亦辰的。

    夏亦辰重新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管理着辰风,在光阴的流逝中等待着苏晓晓。

    现在,他多了一项工作,除了帮苏晓晓买各种衣服,鞋子。

    还会兴冲冲地向吴韬请教,购买各种婴儿的服饰,鞋子,想象着她们母子回归的乐趣。

    每个月,夏亦辰都会收到苏晓晓的邮件。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把孩子每个月检查的照片发给他。

    9个月后,夏亦辰已经能够从照片中,清晰地看到孩子的所有影像。

    他幸福,满足地看着孩子一天天茁壮成长。

    他知道,他就快成为爸爸了,他和苏晓晓的孩子马上就要到这个世界上了。

    三月的一天,他接到了夏俊风的电话。

    他飞到了美国,在那里,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想念了9个月的妻子和孩子。

    苏晓晓生下了他的孩子,母子平安。

    抱着苏晓晓和孩子的那一刻,夏亦辰喜极而泣。

    ********************

    那个晚上,夏亦辰终于和夏俊风坐在一起,静静地喝了一杯咖啡。

    夏俊风重新变回了那个气宇轩昂,神采奕奕的三叔。

    良久,他看着夏亦辰,开口了:“对不起!

    亦辰,我欠你一句道歉!”

    夏亦辰笑了笑,看了看夏俊风,问道:“为了什么?三叔?”

    夏俊风笑了,夏亦辰终于肯叫他三叔了。

    他低下头,叹了口气,说道:“为我做的这一切。”

    夏亦辰看着他,说道:“三叔,我来美国之前。

    爸爸找我谈了一次,他告诉我。

    如果你愿意,他和妈等你回去吃饭。”

    夏俊风眼神一动,咬咬嘴唇,问道:“亦辰,我真的可以吗?”

    夏亦辰笑得很爽朗,说道:“为什么不可以?

    三叔,爸爸说了,你也姓夏,夏氏永远都会接纳你。

    辰风的股份不管你要不要,我都会为你留着。

    爸爸和我永远都记得你为我们,为夏氏做的一切。

    还有,三叔,我想告诉你,不管你会不会和晓晓在一起。

    你都是我的三叔,你是我的家人,我和爸爸接纳你,没有任何条件。”

    夏俊风低下头,轻轻问道:“亦辰,你不介意我曾经和晓晓在一起过吗?”

    夏亦辰看看他,沉默片刻,说道:“曾经介意过,也恨过。

    可我后来明白了,三叔,其实你也是受害者。

    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没有权利去指责你,我能做的。

    我想告诉你,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叔叔,这一点从未变过。”

    夏俊风抬起头,看着夏亦辰,说道:“这几个月,辛苦你和晓晓了。

    她为我找了这边最好的心理医生,一直陪着我。”

    夏亦辰笑了笑,说道:“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三叔,我想让你知道,无论是我还是晓晓。

    我们都把你当自己的亲人,我们都希望你能恢复过来,变回原来的那个夏俊风。”

    夏俊风笑了笑,看看夏亦辰,调侃道:“亦辰,你不介意我一直霸占着你老婆?

    让你们夫妻不能团聚吗?”

    夏亦辰看看他,笑得很无奈,耸耸肩,说道:“三叔,你知道!

    苏晓晓那个妞,就算我介意,我也管不了她。

    可我又离不开她,只好等着了。

    再说,你以前揍我的时候,不也说了吗?

    你始终是我三叔,我能有什么办法?”

    夏俊风笑得很开心,他和夏亦辰终于回到了原点。

    夏亦辰来之前,他一直忐忑,自从打伤他后,他一直没有去面对过他。

    这是9个月以来的第一次,他重新和自己的这个侄子坐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聊了他们之间的事。

    在他身上,他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是他过往珍惜过,为了亦辰放弃苏晓晓的那份亲情。

    萧思齐打破的平衡,是时候让它重新回来了。

    九个月的时间,已经让他足以想明白很多事。

    苏晓晓不爱他,对他的感觉更像亲情,就算他留住了她的人。

    他始终留不住她的心,苏晓晓在回到夏亦辰身边之前。

    陪了他三年,在这三年里,他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能让苏晓晓忘记夏亦辰。

    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靠手段获得。

    这一次,他终于释然,该放手了。

    他不能靠绑架苏晓晓的道德,和夏亦辰的亲情永远过下去。

    这样,他们三个人都不会快乐。

    终于,他看着夏亦辰,眼神真挚。

    说道:“亦辰!我把晓晓还给你,你回到她身边吧!

    她已经生下了你的孩子,你是孩子的父亲。

    你们是一家人,没有人能阻止你们在一起。”

    夏亦辰呆住了,他看着夏俊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咬住嘴唇,良久,终于说道:“可是,三叔,你……”

    夏俊风笑了笑,看着夏亦辰,坦然说道:“亦辰,我还没有完全恢复。

    医生告诉我,我还需要时间。

    但我现在已经不需要晓晓陪在我身边了,这九个月,她也很辛苦。

    我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你,她一直都很想念你。

    她陪我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该放手了,是时候让你们一家团聚了。”

    夏亦辰看着他,笑了,说道:“谢谢你,三叔!

    你终于回来了,爸爸和妈妈一直等着你,你什么时候去看看他们?”

    夏俊风笑笑,说道:“我知道了,亦辰,再给我点时间吧!

    你放心,我一定会回去,尝尝你妈亲手做的菜。”

    夏亦辰点点头,说道:“好!我们等你。”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三叔,如果你需要,我和晓晓随时都可以在你身边。”

    夏俊风笑了笑,说道:“亦辰,我不是三岁小孩子了,你照顾好晓晓吧!

    过去,没有你们,我也过得很好,我打算趁这段时间。

    去世界各地旅游,到处去看看,现在辰风有你帮我赚钱。

    我想提前退休,享受一下人生,过过半退休的生活。”

    夏亦辰笑得很暧昧,说道:“嗯!这也不错,多出去看看。

    你知道,你这么帅,很容易有个邂逅什么的……”

    夏俊风哈哈大笑,说道:“嗯!这样其实也不错……”

    夏俊风走了,没有和苏晓晓道别,或许是不想,或许是不舍得……

    不管怎样,他已经开始恢复,让所有的人不再担心他。

    夏亦辰在他走后,坐了片刻,拿了一朵玫瑰。

    走进了苏晓晓的房间,看到他喜欢的女人冲他浅浅一笑。

    没有任何意外,轻轻说道:“亦辰,你回来了……”

    他眼神一动,朝她吻了下去,在她耳边说道:“夏太太,我回来了……”

    ********************

    一年后,苏晓晓和夏亦辰回到了魔都。

    夏亦辰穿着帅气笔挺的黑色西服,化身为超级奶爸。

    乐滋滋地抱着他家的小魔怪夏晓星。

    他家夏晓星和他一个模子倒出来的,除了眉眼像苏晓晓,其他的五官,轮廓像极了夏亦辰。

    最奇葩的是,脾气也像极了他,这小子唯一的特点就是执着。

    他最大的执着,就是扯他老妈苏晓晓那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只要靠近苏晓晓。

    让他抓到头发,他就会乐此不疲地把它当玩具,抓,拉,扯……

    并且,除了他老爸的巴掌招呼能让他放手外,其他的办法一概不买账。

    眼下,他贼溜溜的小眼睛,正和他老爸一样。

    盯着穿着漂亮的白色婚纱,做着精致发型的老妈。

    苏晓晓看着镜中的自己,皱皱眉头。

    不满地冲夏亦辰喊道:“喂!夏亦辰,你看,都怪你!

    我怎么感觉我的腰粗了一寸?

    我就说再等一个月结婚,让我瘦到原来的样子,才最好看嘛!

    你看,我要是拍出来的婚纱照不好看,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夏亦辰一汗,翻翻眼皮,走上前去。

    一只手抱着夏晓星,一只手把苏晓晓的腰一环。

    说道:“喂!苏晓晓,你自己看,我一只手都能绕个圈。

    请问你哪里粗了一寸,你什么意思?

    再不和我举办婚礼,是不是想等我们晓星大了,人家问他粑粑麻麻怎么还不结婚?

    你好意思吗?你好意思我们晓星都不好意思。”

    苏晓晓一汗,争辩道:“我怎么没和你结婚?不是早就和你领证了吗?

    现在是补办婚礼,补办你懂不懂?……”

    她话还没有说完,一直在旁边蓄势待发的小魔怪,瞅准他俩难得的松懈时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果断出手,抓住了苏晓晓做得相当漂亮的头发。

    苏晓晓一身尖叫,慌忙拽住夏晓星的魔爪。

    欲哭无泪,冲夏亦辰吼道:“夏亦辰,知道我为什么不嫁给你了吗?

    你有这样恐怖的儿子,我怎么也要考虑一下吧?

    松手!夏晓星,你再不松手你老妈踹你了……”

    苏晓晓痛得龇牙咧嘴,骂着夏亦辰,吼着夏晓星。

    夏亦辰看到关键时刻,儿子出手了,一反常态地没有立刻出手制止。

    他朝苏晓晓靠了靠,尽量让他儿子拉扯的头发没有那么痛。

    冲苏晓晓冷笑道:“苏晓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你给我说清楚,嫁不嫁?是不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嫁?

    我先警告你一声,你要是有一个字回答错了。

    我就撒手不管了,你知道你儿子扯头发的行为向来很执着。

    我保证,他能跟你的头发玩一个小时以上……”

    夏晓星难得没有老爸的制止,这次玩得很嗨。

    在老爸怀中张牙舞爪,咦咦啊啊,高兴得手舞足蹈。

    干脆把另一只魔爪也伸了出去,抓向苏晓晓的头发。

    苏晓晓再次发出一声尖叫,低着头,两只手狼狈地抓住夏晓星的手。

    冲夏亦辰怒喊:“夏亦辰,你是不是人?纵子行凶?

    你等着!等他放开我一定找你算帐。”

    夏亦辰抱着夏晓星,不为所动,冷笑道:“苏晓晓,端正一下态度。

    现在好好说话,嫁不嫁?是不是高高兴兴的嫁?

    这些细节都很重要,不然,你就慢慢等着你家夏晓星松手吧!”

    苏晓晓被拽得已经有些崩溃了,她苦着脸。

    真的是败给他们父子,她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生个女儿折腾夏亦辰。

    帮自己报仇。

    夏晓星的秉性她一清二楚,夏亦辰拿夏晓星威胁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只好妥协,长期的斗争让她学会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迅速变脸,语气变柔,说道:“好!我嫁,心甘情愿,甘之如饴地嫁你。

    夏亦辰,你快点,让你儿子松手。

    他再拽,我就要被他拽成秃子了。”

    夏亦辰笑得很开心,很满意苏晓晓配和的态度。

    他迅速出手,把夏晓星的脸板过来。

    作势凶他:“晓星,现在任务完成了,粑粑的要求达到了。

    放开你老妈,不然你老爸揍你了。”

    他高高举起了巴掌,夏晓星看看他,在巴掌落下之前迅速缩手。

    苏晓晓惊呆了,这还是自己生的儿子吗?

    居然如此配和他老爸,她气呼呼地整理着头发。

    恨恨地冲夏晓星吼道:“夏晓星,我告诉你,我没有你这么讨厌的儿子。”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被夏亦辰威胁要揍的时候。

    这小子皮糙肉厚,除了配和,没有废话。

    结果苏晓晓马后炮,刚吼了他一句。

    他就开始皱眉,五官缩在一起,开始大哭起来。

    康雪闻声而至,走了进来,看看哭得伤心的夏晓星。

    爱怜地从夏亦辰手中接了过来,边哄边抱着他朝外面走去。

    还不忘嘀咕:“晓星乖啊!又被粑粑麻麻欺负了,对吗?

    走,跟奶奶出去,不理他们两个坏人……”

    苏晓晓一晕,捂住胸口,气得要吐血。

    这小子讹人的功夫一流,和夏亦辰有的一拼,自己就是这样上了当。

    被他两父子套牢,成了他们的盘中餐。

    夏亦辰看着郁闷的苏晓晓,走上前,抱着她的腰。

    看着镜子中的苏晓晓,吻了吻她的头发。

    甜蜜地说道:“夏太太,你就认命吧!乖乖嫁给我,哈!

    我帮你收拾夏晓星去……”

    苏晓晓白了他一眼,说道:“夏亦辰,少来这一套,你们父子穿一条裤子。

    就知道欺负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夏亦辰低下头,俯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呢喃:“嗯!

    你这个认识也算明智,不过,夏太太。

    你也不算没有翻盘的机会,嫁给我后,我再努力一把。

    争取给你造个同盟军,允许你生个女儿折腾我,怎么样?成交吗?”

    苏晓晓被他在耳朵旁吹气,脑子一热,居然回应:“成交!”

    夏亦辰看着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苏晓晓,心中一动。

    直接把门一关,朝苏晓晓吻了下去,说道:“嗯!看你答应得这么爽快。

    趁小魔怪不在,我先开始吧……”

    苏晓晓吃了一惊,一边反抗。

    一边说道:“喂!婚礼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你别弄乱我的造型……”

    夏亦辰已经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含糊地说道:“来得及……”

    苏晓晓一汗,被夏亦辰抱上桌子,拉开了婚纱后面的拉链。

    刚要说什么,夏亦辰的气息已经过来,吻上了她的唇。

    一个小时后,夏亦辰容光焕发,眉眼含笑。

    他气宇轩昂拿着捧花。

    看着美艳惊人的苏晓晓,被夏俊风挽着,送到他面前。

    那一天,夏亦辰终于如愿以偿,和苏晓晓一起,接受了所有亲朋的祝福,幸福地举行了婚礼。

    那一天,苏晓晓终于如愿以偿,和夏亦辰一起,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让自己幸福快乐下去……

    ------题外话------

    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苏晓晓在这一章,正式走向完结,可能后续敏懿还会出几章番外,但就现在而言,苏晓晓完结了,谢谢读者朋友们一直一来的陪伴,陪伴敏懿完成苏晓晓,夏亦辰,夏俊风的故事,再次感谢大家,新书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开始进入火热连载,喜欢敏懿的读者们可以持续关注,这本书欢乐为主,让大家从苏晓晓完结的心情中得到补偿。

    再次谢谢大家,未来的2020,我们不见不散!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