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章: 取消合作,等待破产

    看到萧凌玉疑惑的表情,颜司明直接挑了挑眉,笑道,“不要疑惑,小辣椒就是你!”

    萧凌玉当即满头黑丝,不过,她现在正好有求于这位颜大少,不好跟他辩解,他现在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萧凌玉扯起脸皮,这笑容看起来就多假就有多假,然后说道,“那我是不是要多谢颜大少你给我取了这样一个绰号?”

    暗地里却不断的翻白眼,小辣椒,她哪里像小辣椒了。

    如果她真像一个辣椒,前世她就不会被陈然这个渣男欺骗的这么惨,还害得身败名裂,却无法为自己讨回公道。

    只是这一次,萧凌玉有些狐疑的瞄了一眼颜司明,本来她就在路上随便拉过来的一个男人当挡箭牌的,却没有想到这是一块金牌。

    她还没有开始真正的报复,陈然和赵玟曼这对渣男贱女,就可能,呃,就已经被报复了。

    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真是那位的话。

    正在萧凌玉思绪间,谁的手机铃声响了。

    赵玟曼听着手机声音,心神立马又变得惊慌起来,她看向四周,怒喝一声问道,“谁,是谁的手机在响,难道不知道这是公共场所,声音不知道调小一些吗?”

    她的话音一落下,在场之人的神色立即变得异样,眼神一致看向她手中的名贵包包。

    很明显,这手机声音,就是从这包包里传出来的。

    就在这时,颜司明又嘲讽的道,“呵呵,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赵大小姐,你这嚣张霸道又让本少大开眼界啊!”

    赵玟曼听着颜司明的讽刺有着片刻的怔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脸色变了变,随即目光看向自己的名牌包包,然后确定手机声音就是从这包包里传出来的,心头立马紧紧了,一双手有些颤抖打开包包。

    当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差点就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她接通电话,“喂,爸……”

    随即一道怒骂声从手机中传出来。

    赵辉庆怒吼道,“赵玟曼,你个逆女,你到底是怎么得罪颜大少的啊?颜大少一声令下,颜氏集团当即断了与我们辉庆集团的合作!你知道这后果多严重吗?就在刚刚,很多客户打电话过来,取消与辉庆集团的合作!”

    赵辉庆心里很是愤怒又震惊,前一刻他刚接到颜司明秘书电话,颜氏集团取消与辉庆集团的合作,后一刻,他就接到了无数电话,纷纷取消与辉庆集团的合作,明里暗里的嘲讽,说他不自量力,竟然去得罪颜氏集团当家人,真一是可笑,甚至还大声嘲笑他,说生了一个好女儿,竟然有胆子与颜大少对着干,真是巾帼女英雄啊。

    当时赵辉庆真是又气又怒又羞,心里对这个一向疼爱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有着极大的不满。

    平时这个女儿再怎么胡闹,他都会护着疼着,可他没有想到,竟然她竟然会闯下这么大的祸。

    这是要逼辉庆集团破产的节奏啊。

    混账东西!

    赵玟曼握着手机的手一紧,脸色立刻变得惨白惨白的,她略为疑惑的道,“颜大少?颜司明?”

    问这话时,她一脸恐慌,紧张与害怕看向,正护着萧凌玉的这个与颜大少长相相似的男人。

    心头不好的预感油然而起。

    这个真是颜司明?!

    这怎么可能?

    萧凌玉到底是怎么伴上颜司明的?难道真是昨晚吗?

    难道昨晚真是颜司明与萧凌玉上床了吗?

    所以,今天他陪着萧凌玉来公司,为萧凌玉讨回公道来了吗?

    那他一通电话,让颜氏集团就断绝了与辉庆集团的合作。

    辉庆集团在Z市也算得上是名企,但是与Z市大集团颜氏集团相比,那简直就不够看了,就像大象与一只蚂蚁的区别。

    辉庆集团使劲全力不能也不能撼动颜氏集团半分,可是颜氏集团只要微微抬一抬脚辉庆集团死无葬身之地。

    想到这里,赵玟曼心里越是的害怕与恐慌了,但是凶狠毒辣的目光射向萧凌玉时,除了满满的怨毒之外,还有满满的嫉妒,这让她越的不甘心与怨恨。

    赵辉庆此时还在手机里大骂道,“你这个逆女,竟然连颜大少都敢得罪,害了辉庆集团。你这个不孝女,以后就不是我赵辉庆的女儿,以后,赵家也没有你这个人。”

    说这话时,满是冷酷无情。

    赵玟曼脸色惨白无比,神情慌张,她尖声大叫道,“爸,不要,你听我解释。我……我并不知道他就是颜大少啊,我不是故意得罪他的……”

    她极力的解释,赵辉庆就怒气冲冲的打断她的话,说道,“赵玟曼,我不管你是知道也不好,不知道也好,故意得罪颜大少,不是故意也罢,如果你不求得颜大少的原谅,让颜氏集团恢复与辉庆集团合作,你就不是我赵辉庆的女儿,赵家大小姐,你也另想在从我手中拿到一分钱,以后也不要叫爸!”

    赵玟曼彻底慌张了,不住的点头哭着道,“好,好,爸,我一定会求得颜大少的原谅!”

    她的心里也是不断的后悔。

    如果一开始认出这个男人是颜司明的话,即使他不承认,也不要往死里得罪,那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后果。

    同时,赵玟曼心里也是不断的埋怨颜司明,明明自己就是颜大少,为何又不承认,现在却又使用卑鄙手段陷害她,陷害辉庆集团,真是无耻。

    赵玟曼气得咬牙切齿,射向萧凌玉的目光如毒蛇般,犀利凶狠又毒辣。

    这一切都怪萧凌玉,如果不是她把颜司明带过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呵呵,这人就是这样,明明是她自己想要陷害萧凌玉,而萧凌玉阴差阳错的找到了颜司明扮演一夜情对象。

    如果她不想着陷害萧凌玉,萧凌玉会突然间想要报复和针对她与陈然,会突然找一个陌生男人为一夜情对象?

    再说,如果不是她自己高高在上,目中无人自以为是嘴贱的骂人家是出去卖的鸭子,能惹恼颜司明,颜司明恼火之下,以最凌厉最有效的手段报复回去?

    呵呵,其实说来,这一切都是赵玟曼自作自受,自食其果的下场而已。

    赵玟曼怨恨颜司明,更怨恨萧凌玉,但此刻,她心里很是清楚,当务之急最主要之事,就是求得颜司明的原谅,让颜氏集团重新与辉庆集团合作。

    现在萧凌玉有颜司明这张王牌,她已经无可奈何,但是等以后,她有的是机会报复萧凌玉。

    赵玟曼走向颜司明,咬了咬唇瓣,低下头,满脸通红的小声说道,“颜大少,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的无心之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