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七章:立马换人

    “只是却是有条件的,想要拿这一成红利,就要与我傅家签终身卖身契,三代之后发还奴籍可得自由身。”

    众人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绽放,一下子像是被冰冻一般。

    奴籍?

    卖身契?

    这怎么可以!

    傅元令像是没有看到大家的脸色有多难看,轻轻叹口气,“这也是没有法子,毕竟大家伤我一回,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今我孤女一个,不得不想法子自保,望诸位管事见谅。”

    见谅是见谅,大家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但是签卖身契这样的事情,是万万不可的。

    众人铁青着脸,有几个按捺不住就要发飙,傅元令视而不见,今日她放过他们,日后他们还不是背叛她?

    她不想走上梦中那个愚蠢的自己的老路,她得挣出一条生机来。

    心软的人,是没好下场的。

    所以,既然如此,大家不如就此分道扬镳,免得日后你死我活。

    去上京之前,她一定要为自己扫平在潞阳府的路,被人骂一声心狠手辣,也总好过被人害死的好。

    “虽说是卖身契,但是我也不是心狠之人,并非是要签你们一家子,一辈儿我只签一人,且下一辈你们自己推出个儿孙辈来承继你们管事之位。”

    众人一愣,姑娘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我看你,大家的眼神又落在贺平跟戚若重的身上。

    这次,贺平先开口,抬头对上大姑娘黑沉沉安之若素的目光,他心头一紧,深吸口气,这才开口,“姑娘,您的意思是这管事的位置以后是要各自家后人继续做下去?”

    “当然,既然签了卖身契,我自然不能辜负你们的忠心,也只有你们挑选出来继承你们位置的人同样签了契约,我才会认下。一旦立契,傅家自然会出钱出力好生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合格的大管事。”

    贺平心头一动,不动声色的看了戚若重一眼,俩人的眼神一对,就知道各自心里想的什么。

    他们这样的人家,出来给人做管事,一个月的月俸不过几十两银子,若是做得好,年终东家给赏银,傅家给的算是很丰厚的,也不过是一百两。比起一成的红利,实在是差得远。

    且,如同他们的出身,家里也不是不想供出个读书人来改换门庭,但是供一个读书人哪里这么容易。没有门路拜名师,没有钱财铺路,交不起束脩,买不起耗损极大的纸墨笔砚,踏上科举路那是千难万难。

    有句话讲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做管事的,培养子孙也都是往管事的方向培养,以便将来能养家糊口混口饭吃。

    其实说起来,这……签不签卖身契,他们这样的人家孩子出路其实没差别的。

    但是,要是签了卖身契,用心替东家经营生意,每年拿到的红利不仅能养家糊口,那……过上十年八年,不要说供一个读书人,三个五个也不在话下……

    家里的后辈那时候才真是有翻身之望了啊。

    傅元令看着贺平跟戚若重眼中的神色,心里松口气,站起身道:“诸位不急,今日好好想想,明儿个给我回音就是。毕竟,若是诸位不答应,我这里还得物色管事人选,总要提前准备着才是。”

    什么意思?

    不答应,这就是立马要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