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5 打脸

    顾大顺的书能念这么好,除了脑子确实很灵光外,勤奋也是必然的。

    他比周氏和顾月娥起得更早,这会儿正在房里念书,听到他爹叫他,放下书本走了出来:“爹,怎么了?”

    话音一落,他就看见了门外的中年男子。

    他隐约觉得对方的面相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的衣着气度皆不凡,不知登门他们家所谓何事。

    “爹,您方才说啥?我在念书,没听清。”他转头对顾长海说。

    顾长海指着中年男子笑道:“这位是天香书院的管事,他来给你送入学文书了!”

    “入学文书?”顾大顺出现了与顾长海一样的疑惑,书院早通知过了,考试后三日出成绩,七日出入学文书,自己上书院东门去领。

    距离七日还差三天,怎的就出来了?还亲自送上门了?

    中年男子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笑了笑,说道:“原来贵宅家里还有一位考生,不过顾老爷怕是有所误会,我手中的文书不是送给这位考生的,是送给另一位顾公子的。”

    顾长海古怪地说道:“我们家只有大顺是考生啊。”

    中年男子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我方才说的不太明白,请问,顾小顺公子在吗?”

    父子俩直接懵掉了。

    顾长海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你弄错了吧?顾小顺没考试。”

    顾小顺就是个泼皮!无赖!八辈子都不会去考的!

    考了也绝对考不上的!

    中年男子温声笑道:“我没弄错,就是顾小顺。是我家老爷亲自举荐的,免试入学。”

    刚起床的顾长陆听到了儿子的名字,走过来道:“小顺咋啦?他是不是又闯啥祸了?混小子!我这就去揍他!”

    顾长陆刚起,形容是真邋遢,中年男子的笑容却没有丝毫变化:“我家老爷上山,不小心摔了一跤,幸得顾小公子出手搭救。那么,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劳烦两位老爷将入学文书交给顾小公子,四日后入学。”

    “我们家交不起两份束脩!”顾长海突然开口。

    顾长陆还云里雾里的,不大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年男子看了看顾大顺,又看看顾长海。这一次,他的眼底没了笑容:“文书上写了,束脩全免,另外,书籍和院服我也备好了,请一并转交给顾小公子。”

    自家亲爹与二叔没留意,顾大顺却是注意到了,对方称呼他时用的是“这位考生”,对顾小顺却始终称呼顾小公子。

    而且,他考了第二,对方竟然不知道这是他家。

    顾大顺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他想细问对方以及那位老爷的身份,中年男子却将一个红木锦盒交给顾长陆后直接坐上马车离开了。

    顾长陆有些回不过神来:“大哥,那个人……是不是说小顺……也能去念书了?”

    早饭时,全家都知道了这件事。

    “你啥时候上的山?救的啥人?咋没和家里说一声?”刘氏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我哪儿知道?就……救了呗。”他姐不让他往外说,他只能把锅背下,可他没料到结果会是这样的,他咋个就能去上学了?

    “咳,既然不要束脩,就让小顺去上吧,省得他成天在外惹祸。”顾长陆说。

    “他走了,地里的活儿谁干?”周氏不满。

    不要钱是不要钱,可地里少个人干活,累的是他们呀!

    顾大顺看向周氏:“娘,家里多个读书人是好事。我放了学,可以帮着干活。”

    “哪能要你干?”周氏否决,她儿子天生就是读书的料,不是地里刨食的!

    这话刘氏不爱听,合着她儿子是贵人,她儿子就下贱吗?不过顾小顺的确是个不中用的,若是二顺念书被阻拦,刘氏就怼回去了。

    “只不过……小顺的性子要改改,至少要像二顺一样坐得住。”顾大顺再次开口。

    他这话算是说到了众人心坎儿上,是啊,以顾小顺的尿性能把书念好么?没得把先生得罪了,害得顾大顺受牵连。

    “要不……让二顺去念?”刘氏问道。

    二顺比小顺聪明,也比小顺规矩,让他去念,一准能念个秀才回来!

    其实周氏还是有些不赞同,她觉得二顺只是看着好学,实际好几次大顺给他讲题,他都根本没学进去。

    这也不是块读书的料,也就是刘氏异想天开,老在二顺身上做秀才娘的梦。

    可这回家里的爷们儿都没反对,周氏就没说什么了。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过问顾小顺的意见。

    三天后,萧六郎和顾大顺各自拿到了书院的入学文书与院服。

    书籍是自己准备的,顾小顺那边是知道他没有,特地给备了新的。不过如今,都是顾二顺的了。

    顾娇背上小背篓,送萧六郎去镇上。

    她照例先把人送进书院,再徒步去集市。

    萧六郎换上了崭新的院服,这院服顾娇也见别人穿过,冯林,以及不少从书院出来的学生,但没人像萧六郎这样,身形欣长,白衣胜雪,眉目如画。

    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一会儿,顾娇的视线落在了他脚上。

    发现他穿的是自己给他买的新鞋,顾娇弯了弯唇角。

    “合脚吗?”顾娇问。

    “嗯。”萧六郎淡淡点头。

    顾娇把拐杖递给他,与他一道出了门。

    来到村口时,罗二叔的牛车已经等着了,今日去镇上的人不多,除了他们俩,便只有顾大顺与顾二顺。

    二人也穿上了院服。

    老实讲,顾家人长得都不难看,甚至顾大顺还比镇上绝大多数男子好看,可往萧六郎身边一站,立马被秒成渣了。

    萧六郎什么也不干,就能像是一幅画,浑身都散发出清贵的书香之气。

    顾小顺救了书院某关系户的事儿,顾娇与萧六郎说了,因此二人都知道今天去书院的人应该是顾小顺才对。

    不过,二人看到穿着明显小了一号的院服的顾二顺出现在牛车上,都没露出多少诧异,仿佛早料到顾家会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

    顾娇冷笑了一声。

    萧六郎扒拉着自己的包袱,发现顾娇又给他塞了铜板,这次是二十个。

    “哼!”顾二顺给了他俩一个白眼。

    牛车很快到了书院附近。

    “就停这里,我们自己走过去。”顾大顺道。

    萧六郎与顾娇却是一直坐到书院门口。

    萧六郎进书院后,顾娇背着篓子去了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