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7 葵水

    “啊——”薛凝香尖叫。

    顾娇却是旋身一脚,将那人踹飞了。

    薛凝香简直傻眼了,她完全没明白过来顾娇是怎么做到的!

    顾娇揍完人就背着篓子离开,看也没看薛凝香一眼,让人感觉她出手真的只是因为这几个无耻之徒挡了她的道似的。

    薛凝香从巨大的怔愣中回过了神来,抖抖索索地站起身:“你……你等等!”

    顾娇继续往前走。

    薛凝香想追她,可她衣裳被那几个男人扯坏了,就这么走出去,她身子都得让人看光。她急得眼泪直冒。

    顾娇的步子顿住,有些烦躁地拨了拨鬓角,自篓子里拿出自己的棉衣,扔在了薛凝香的身上。

    薛凝香怔了怔,看看棉衣,又看看顾娇:“你……你不冷吗?”

    “不穿就给我。”顾娇伸出手。

    “穿!我穿!”薛凝香麻溜儿地把棉衣穿上了。

    顾娇的棉衣有些瘦,尤其胸脯的地方,把薛凝香勒得慌。

    薛凝香弯腰将掉在地上的草药捡了起来,对顾娇小声道:“刚刚……谢谢你了。”

    她是真没料到会遇上这种事,更没料到顾娇会出手搭救自己,她的心情有些复杂,可不论怎样,那声感激是发自内心的。

    也就是这一刻,她是真的确定顾娇和从前不一样了。

    “你……你是不是不傻了?”她小心翼翼地问。

    顾娇没答她的话。

    “还是傻的吧……”不然怎么会救自己呢?自己从前那么欺负她。

    顾娇:“……”

    突然,薛凝香看见顾娇左手上滴下来的血迹:“你受伤了!”

    顾娇淡道:“不是我的血。”

    她没撒谎,的确不是她的。

    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还是拿帕子把血迹擦掉了。

    薛凝香回头望向那四个倒在地上的混蛋,心道他们四个也没流血啊,这丫头手上的血是哪里来的?她方才到底干嘛去了?

    二人出了巷子。

    顾娇望了望天色。

    薛凝香突然揪住了她的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我……我能和你一起回村吗?”

    顾娇小眉头微蹙。

    她不回村。

    薛凝香觉得顾娇若是拒绝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自己与顾娇的关系并不好,她出手救自己都已经是看在同村的份儿上仁至义尽了,没必要再带着自己回村。

    薛凝香默默地抽回手。

    顾娇淡道:“我要先去一趟书院。”

    薛凝香眸子一亮,抬起头来:“那我可以一起吗?”

    顾娇没说话。

    转身往镇东的方向去了。

    薛凝香试探地跟了两步,见顾娇没赶她,心头一喜跟上了。

    薛凝香是裹了小脚的,裹小脚的女人走得慢。

    顾娇烦躁地抓了抓小脑袋,但还是会停下来等她。

    二人抵达书院时,书院正好下课。

    萧六郎拎着书袋走出来,一眼看见对面巷口的顾娇,他愣了一下。

    他神色如常地走过去:“今天也在附近吗?”

    “嗯。”顾娇含糊地应了一声。

    薛凝香惊到了,从集市到这里少说七八里地,这这这……这也能叫附近啊?

    萧六郎这时才总算看到了顾娇身旁的薛凝香。

    萧六郎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讶异,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俩人怎么会在一起,而且看薛凝香还穿着顾娇的衣裳。

    罗二叔的牛车已经在巷子里等着了,这是早上打过招呼的,让他酉时来接。

    三人上了牛车,顾娇坐在二人中间。

    薛凝香从前对萧六郎挺有好感,可刚刚发生了那种可怕的事,她对男人心有余悸,和萧六郎连招呼都没打一个。

    萧六郎倒是不在意薛凝香对自己的态度,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他也没问。

    顾娇的棉袄给了薛凝香,自己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夹袄,赶路时尚不觉得,一旦坐下来便有些冷了。

    萧六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院服,不禁有些犹豫。给她,他们的关系好像还没这么好;不给她,她又会冻坏。正犹豫着,就看见薛凝香弱弱地往顾娇身边靠了靠,拿自己的身子去暖顾娇了。

    萧六郎:“……”

    牛车穿过巷子后,见到了等在那里的顾大顺。

    顾二顺已经被“撵”回家了,因此等牛车的只有顾大顺一人。

    顾大顺没管牛车上的薛凝香,只看向神色无波的顾娇与萧六郎,想到他们早上也是这副淡定模样,突然觉得,他们从一开始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

    可他们什么没说,就眼睁睁看着顾二顺被人赶出来,还害得他险些被夫子怀疑。

    到底是谁的主意?萧六郎的?还是这小傻子的?

    微风拂过,顾娇轻轻地拨开挡在脸上的发丝,丝毫不介意露出脸上的那块胎记。

    这样的顾娇是顾大顺不曾见过的。

    不,他其实也见过,就在考试的那天早上。她把他从牛车上拽下来,那时的她也是这般云淡风轻。只是那会儿他在气头上,没去注意。

    这个小傻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就转性子了,突然就不来顾家吃饭了,突然就和萧六郎好上了。

    “你渴吗?”薛凝香把腰间的水囊解下来递给顾娇。

    就连总与她不对付的薛寡妇也成她的朋友了?

    顾大顺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牛车抵达村子,顾大顺一把跳下牛车。

    顾娇没与他抢,只是坐在牛车上,淡淡含笑看着他:“明天记得送小顺去上学。”

    顾大顺捏紧了拳头。

    --

    回家后,顾娇感觉今天格外冷,手脚一片冰凉,到夜里,她来了葵水。

    乡下人营养不足,葵水多来得晚,这副身板儿都十四了,居然才第一次来葵水。

    也不知是不是前段日子落了水,寒气太重,加上今天又吹了风,她肚子疼得厉害。

    她在组织多年,其实早已习惯了各种疼痛,却独独对这种生理期的腹痛不耐受。

    薛凝香上门还顾娇的衣裳,一进屋就发现顾娇面色发白地坐在椅子上,当即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顾娇淡淡地说。

    白日里一拳能砸死四个汉子的女人这会子虚弱得都站不起来了,能是没什么吗?薛凝香看着她捂肚子的手,啊了一声道:“你来葵水了?”

    顾娇没力气理她。

    萧六郎听到了这边屋子的动静,走过来问道:“出了什么事?”

    顾娇没说话,倒是薛凝香开口了:“她来葵水了,疼得很厉害。家里有红糖吗?给她熬一碗。”

    萧六郎忽然就呆住了。

    薛凝香没想这么多,她寻思着二人都夫妻半年了,肯定早圆房了,这种事儿没啥不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