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008 告白(娇娇vs教父番)

    时也连夜回了H市,之后再也没与顾娇联络过,即便是碰上,他也是远远躲开,自此不再与顾娇扯上任何关系。

    顾娇的生活照旧,只是再也不轻易尝试交朋友。

    另外,伴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她失控的次数日益频繁。

    她需要控制鲜血带给自己的刺激,教父开始让她学医。

    十六岁那年,她上高二,却以全省理科状元的成绩考上了帝都医学院。

    十七岁,她开始接D级以上的任务。

    十八岁,她接到了第一个S级任务。

    这是除了教父之外,第一个刚成年就能接到S级任务的成员,不愧是教父带出来的孩子。

    任务地点在F洲,要暗杀一个毒枭,顾娇完成得很出色。

    而她远在F洲的一个月里,教父推掉了一切组织下派的任务。

    顾娇不知他推掉了,还当他在国内待得好好儿的。

    组织那边却是有所察觉。

    就在顾娇与教父一前一后回到组织时,三大boss之一的艾伦将教父叫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最近对影的关注有点多。”艾伦开门见山地说。

    “这是我的事。”教父淡淡说道。

    艾伦的手中端着一杯红酒,他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她是你带回来的,你一直悉心栽培她,不过你应该明白组织里的规矩。你要只是想睡她,可以,千万别动了真感情。”

    教父懒得理他,转身就走。

    艾伦冷冷地看着他的背影,仰头喝下一口红酒。

    随后,他看向电脑里正打开着的视频,对里头的人说道:“那个任务,我们接下了,但是佣金我要十倍!”

    顾娇刚回国没多久,又接到了一项任务。

    这一次的任务比较特殊,有人要破坏两大财阀世家的联姻,安排了杀手在婚礼上对新娘进行暗杀。

    与新郎交涉后,决定由顾娇替代新娘步入教堂,猎豹与飞鹰埋伏在暗处,一旦对方动手,他俩便迅速将其击毙。

    听起来容易,可那个杀手来头不小,在道上的排名仅次于King,所以这其实是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

    稍有差池,顾娇可能性命不保。

    “猎豹与飞鹰不是对手。”办公椅上,教父皱眉。

    助理叹道:“可是任务已经下放了,不可能再把他俩叫回来,还有你最近频频不接任务,已经让上头不痛快了,你就别再蹚浑水了。”

    任务当天。

    教父还是去了。

    他没顶替猎豹或飞鹰,也没蛰伏在暗处,而是选择了替换新郎。

    他易容得太好,就连飞鹰与猎豹都没一眼认出他来。

    顾娇则是根本没拿正眼看新郎。

    神父问道:“先生,您愿意娶您身边的女士为妻吗?无论她将来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你都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他说道:“是的,我愿意。”

    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娇心口一震,惊讶地抬起头来。

    神父又道:“女士,您愿意嫁给新郎吗?无论他将来富有还是贫穷,健康或是疾病,你都永远和他在一起吗?”

    “嗯?”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教、教父?

    教父抬起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深深地看着她:“你愿意吗?”

    “我……”顾娇完全惊得说不出话了。

    就在此时,易容藏在客人里的杀手冲顾娇开枪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顾娇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教父挡在了她面前,胸口连中两枪。

    他也朝对方开了枪。

    对方中弹,现场一片混乱。

    猎豹与飞鹰许久才瞄准了他,这还是因为他受伤跑不快的缘故。

    要不是教父现身,今日顾娇会死,凶手会逃。

    “教父!”顾娇扶住他。

    他胸口的鲜血染红了她洁白的婚纱。

    他强撑着说道:“带我回医疗舱。”

    医疗舱存在于另一个空间,如今的入口在他名下的一动别墅中。

    顾娇一路飙车,不知闯了多少红灯,终于在他晕过去前将他送回了医疗舱。

    他自己取出子弹,躺进了治疗仓。

    他每受一次伤,体内的能量都会大量消散。

    他不多时便虚弱得昏睡过去。

    等他再次睁眼,却发现顾娇也躺在了治疗仓内,一动不动地依偎在自己身边。

    治疗仓感应他的苏醒,亮起柔和的暖灯。

    借着灯光的照射,他看清仓内的情况,顾娇的血正源源不断地输入他体内。

    不知输了多久了,她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变得惨白惨白的,就连唇瓣也失去了往日血色。

    “你做什么?”他沙哑着嗓子,皱眉问。

    顾娇的眼皮微微动了动,没有睁开,依旧侧躺在他身侧,乖巧得像只小猫。

    “不是……要我的血吗?”

    她轻声说。

    这话没头没尾的,乍一听还当她是虚弱过度说胡话了。

    可教父还是听懂了。

    她全都知道了。

    他把她带回来,悉心栽培她,不惜一切代价地让她变得强大,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用她的血来续命。

    “我愿意的。”她的额头靠着他紧实的肩头,轻轻地说,“把命给你,我愿意的。”

    ……

    顾娇病倒了。

    她体质异于常人,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病得如此厉害。

    高烧到41度,抱着就像一个烫手的小火炉。

    教父难得下厨给她煲了一点蔬菜肉丸姜片汤。

    顾娇喝了一口瞬间清醒了!

    脑子也不嗡了,鼻子也不堵了,冷汗冒了三大层。

    真是……旷世难喝啊!

    “效果好像不错。”教父看着她由呆滞变得清醒的眼神,说道,“明天再给你煲一次。”

    为了不被教父的黑暗料理荼毒第二次,她的身体在当晚强行退烧了。

    真是连细胞都嫌弃他的厨艺!

    教父没让她立刻回组织,她在医疗舱修养了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她解锁了不少新技能,譬如厨艺,譬如酒,又譬如一百年前的歌曲。

    她酒量差,一口醉。

    喝醉了不消停,一只手耍帅地拿着酒瓶子,一只脚霸气地踩上桌子:“小灭!Music!”

    萌萌哒的AI声响起:“即将为您播放音乐。”

    教父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某人发酒疯。

    教父是一年前偶然发现灭世者的意识并未完全消散的,只不过历经了黑洞与太空之旅的冲击,它的意识处于十分虚弱的状态,时灵时不灵。

    反正她一叫就灵。

    还默认了她取的小名。

    所以她是怎么知道她的血对他有大用的……破案了。

    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她唱得投入极了。

    只见她手势一起,来到他身边,直勾勾地看着他,一秒切换戏腔:“在花天锦地~她唱着他乡遇故知~一步一句是相思~台下人金榜正题名~不曾认台上旧相识~他说着洞房花烛时~众人贺佳人配才子~未听一句一叹戏里有情痴~”

    平日里演技差得要死,喝醉了倒是将意境唱得淋漓尽致。

    回眸一笑百媚生,大抵不过如此。

    他垂眸,喝着杯子里的香槟。

    他酒量很好,但这一刻,他似乎也有些醉了。

    顾娇两眼迷离地看着他:“你要是去古代,一定能考个状元,嗯……武状元!那我就做你的状元娘子,嘻嘻嘻。”

    她笑成小傻帽。

    教父:呵,醉得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顾娇终于消停了,他以为她闹累了,站起身打算将这里收拾一下。

    哪知她却凑到他面前,一双手背在身后,抬起潮红的小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

    她说得很小声,语调里带着微微的醉意。

    教父微微错愕,语气如常地说道:“你喝醉了。”

    AI声响起:“温馨提醒,医疗系统检测到您的心率过快,是否需要急救处理?”

    教父狠狠瞪了一眼墙壁上的摄像头。

    顾娇执着地看着他。

    教父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冰冷如雪:“你别忘了组织里的规矩。”

    顾娇说道:“我偷偷喜欢,不让他们发现。”

    教父冷漠地说道:“你喜欢也没用,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既然早就知道了,就该明白我一直是在利用你,我替你挡枪也只是因为我需要你活着……等哪一天给我自己续命。”

    医疗舱的客厅内,突然响起歌曲:“口是心非的我~有没有让你难过~我只是用强硬的语言来伪装内心软弱~不是故意冷落~”

    教父的脸一黑。

    顾娇执着地看着他:“我不信。”

    他冷冷地与她错身而过,语气冰冷地说:“你不信也没用,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你的。”

    医疗舱内的歌曲切换了:“喔~喔~耶~耶~爱你在心口难开~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喔~喔~我爱你在心口难开~”

    教父咬牙捏紧了拳头。

    灭、世、者、号!

    他头也不回地出了客厅,将顾娇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原地。

    灭世者号继续作死,歌曲无缝切换:“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我已分不清爱与恨~是否就这样~血和眼泪在一起滑落~我的心破碎风化~颤抖的手却无法停止~无法原谅~”

    教父忍无可忍,一秒关闭了智能模式!

    灭世者号:嘤~

    ……

    教父去浴室冲了个凉水澡,体内的燥热经久不散。

    K93星系的人拥有超长寿命,基因里对繁衍的欲望并没有没那么强烈,从而导致他们没那么容易陷入男欢女爱。

    并且,越强大的人越不容易动情。

    所以,到底是他变弱了,还是来这颗星球太久逐渐被他们同化了?

    他站在淋浴下,冰凉的水珠无情地浇在他肌理紧实的身躯上。

    他身高一九五,常年训练让他拥有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身体,胸肌、八块腹肌、人鱼线……一切恰到好处,蕴含蓬勃的力量,但却并不夸张。

    他就连手臂上的线条都紧致分明。

    他足足冲了一个小时,才总算将那股子情动的燥热压下去。

    医疗舱有净水循环系统,倒是不担心会浪费水资源。

    只不过,这时间也太长了。

    他就如此欲求不满吗?

    更可悲的是,他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一打开休眠仓就发现顾娇竟然躺在里头睡着了。

    这丫头……醉到连自己的休眠仓都认不出了吗?

    “灭世者号。”

    他开口,AI没有相应。

    他这才记起来他关闭了智能模式。

    他定定地凝视了某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小丫头一眼,不动声色地躺在了她身边。

    休眠仓一个人睡挺宽敞,两个人就得紧紧地挨着。

    她侧躺着,柔软的身子贴在了他不堪撩拨的身躯上。

    他感受着身体的异样,无奈地闭上眼,那一个小时的凉水澡算是白冲了。

    她的馨香无孔不入,像是迷乱心智的毒药,越抵抗就越是深入骨髓。

    他精致的喉结滑动。

    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

    是你自己睡错地方的,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唰的支撑起身子,抚上她柔嫩的脸庞,低头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