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009 元帅,好久不见(教父番完)

    她的唇柔软到不可思议,他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哪知一发不可收拾。

    顾娇被他吻醒,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不经意的撩拨最致命,他险些在她的呢喃中丢盔弃甲。

    他隐忍着放开她,胸口剧烈起伏,呼吸短促,若不是休眠仓内光线太暗,若不是顾娇醉得太厉害,大概就能发现微微泛红的脸。

    顾娇迷离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抬起纤细的指尖,在他发烫的脸颊上捏了捏,醉醺醺地说:“咦?我怎么还能梦到这个?”

    她捏捏,捏捏,再捏捏。

    他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心里一点一点恢复平静。

    她醉了,自己确实不该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

    他于是打算平躺回去,谁料顾娇竟然揪住了他的领子,凶巴巴地看着他。

    他一时不知她做什么,只能让她揪着。

    她醉成这样,按理该睡了,偏还睁大一双眼,特别认真地看着他,仿佛在辨认他的真假。

    “不……不是做梦……”她惊讶地说,“你……偷亲我?”

    他面不改色地说:“这是我的休眠仓,你自己躺进来的。”

    顾娇眨了眨眼,酒精的功效还在,她脑子嗡嗡的,暂时没觉得这个逻辑有哪里不对。

    等等,还是不对。

    她正色道:“又不止一个休眠仓。”

    他说道:“我认床。”

    涉世未深的顾娇成功被他带偏:“这么说……好像是我不对。那、那……方才不会是我主动……”

    他强装镇定地看着她:“前脚说喜欢我,后脚就躺进了我的休眠仓,你说呢?”

    顾娇垂下眸子,抓住他领子的动作从一双手改为四根小小的手指头,还只捏了一啾啾,特别心虚。

    片刻后,她把眼一闭:“我睡着了!”

    教父:“……”

    教父看着她装睡的脸,目光细绘过她的五官,最终落在她那双被他亲吻到红肿的唇瓣上。

    到底还是没忍住,又压着她狠狠地亲了亲。

    顾娇睁着水汪汪的眸子看着他:“这一次不是我主动的。”

    他低头,轻轻地亲着她唇角,沙哑着嗓音道:“是我……酒醒了吗?”

    顾娇点点头。

    他双手撑在她身侧,深深地凝视着她,忽然,他打开了休眠仓,将她抱了出来。

    顾娇撇嘴儿道:“亲都亲了,你还把我放回去……”

    路过她的休眠仓时,他没有停。

    顾娇怔了怔。

    他抱着她出医疗舱,一路走上别墅的二楼,来到她的房间,将她霸道而强势地禁锢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她的少女馨香,他能感觉到血气的上涌,就连一贯冷静冷漠的心脏都加倍跳动了起来。

    顾娇没比他好到哪里去,她呆呆地看着他冷峻的眉眼染上了几分欲色,一滴汗水顺着他额角滑落,他精致的喉结滑动。

    顾娇感觉自己又醉了。

    那夜的月色极好。

    但她觉得,他比月色更好。

    晕晕乎乎间,她听见他说:“等你毕业了,我就带你离开组织。”

    她记得自己说好,我们一起走。

    可惜那一日,终究没能到来。

    ……

    黑漆漆的密室,顾娇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她被注射了药物与神经毒素,神经毒素是抑制她的失控,而药物则是在一点一点清除她的记忆。

    一旁的仪器上亮起红灯。

    一个穿手术服的男人看了眼监控仪上的数据,说道:“最大剂量了,再注射她就成傻子了。”

    一旁,另一个也穿着手术服的医生顿了顿:“最后一支。”

    “不要吧,风险太大了,她对组织还有用,上头没说要废掉她。”

    “那就半支。”

    最后半支药剂下去,顾娇彻底晕了过去。

    ……

    又是一年九月,顾娇与萧珩、龙一、常璟乘横跨冰原前往暗夜岛。

    今年的冰原似乎比往年冷得早了些,途中他们竟然遭遇了一次暴风雪,致使小俩口与龙一、常璟走散了。

    说来也怪,那么大的风雪,萧珩愣是驱使冰原狼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而每每此时,他身上都能散发出有别于朝廷之上的冰冷气场。

    二人先抵达暗夜岛,两天后,常璟与龙一也到了。

    顾娇很惊讶:“常璟和龙一都是暗夜岛的人,自幼与冰原狼为伍,你居然比他们还快。”

    被媳妇儿夸赞了,萧珩心里是一百个得意,但很快,他就得意不起来了。

    因为顾娇又去看那个男人了!

    他就知道,什么陪龙一回来,陪常璟探亲,全是借口!

    她就是来给那个男人扫墓的!

    是,那个男人是死得惨,为了种活紫草,不惜埋骨暗夜岛,以血肉之躯为养料。

    可她心里总惦记他,他也很吃醋啊!

    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双手插进暖手捂里,黑着脸,抖腿抖个不停。

    常璟端着一盘洗干净的果子走过来,问他道:“要吃吗?”

    “不吃。”他面无表情地拒绝。

    他没心情吃。

    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墓地的方向,顾娇顶着凛冽的寒风,一捧一捧将坟头的积雪清理干净。

    她做得很认真,丝毫不顾自己的一双手冻得通红。

    萧珩咬牙。

    抖完左腿抖右腿,小眼神儿凉飕飕的!

    常璟大快朵颐地吃果子。

    萧珩睨了他一眼。

    不会去帮个忙吗?

    就知道吃!

    没见她手冻成那样了吗?

    你去帮她干了,她不就不用自己祭奠那个男人了吗!

    真不懂替你未来的大舅子分忧。

    不要你做我妹夫了。

    你出局了!

    常璟自己吃,但也没忘记给风无修留一半,因为他答应了风无修,回昭国的路上给他带点暗夜岛的果子和鱼虾。

    “龙一!”萧珩望着顾娇冻得通红的手,气呼呼地开口。

    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心疼自己,这种事让龙一干又会怎样嘛?

    龙一在密室,听不见萧珩的声音。

    萧珩发誓自己绝不是好奇,他是单纯去叫龙一出来干活的!

    他淡淡站起身来,优雅地掸了掸衣袍上的雪花,高冷地进了书房后的一间密室。

    密室里的通道已被小药箱打开。

    萧珩是第一次进来。

    走廊里黑漆漆的,尽头处有一扇虚掩的门,白炽的光线斜斜地照出一片区域,平添了几分神秘。

    萧珩的心底涌上一股奇异的感觉。

    他确定自己是第一次来,可不知为何,他并没有太陌生的感觉。

    他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龙一正盘腿坐在五颜六色的地板上,手里抱着一个相册,相册里只有三个人——教父、前世的她以及婴儿时期的龙萌萌。

    他小时候很虚弱,无法离开治疗仓,也无法生长。

    是父亲给他输了不少自己的血,才让他从治疗仓里醒过来。

    萧珩来到龙一身后,他无意偷窥旁人隐私,没去看龙一手里的东西,而是问道:“发什么呆呢?叫你都没听见。”

    “想他。”龙一诚实地说。

    他是谁,不言而喻。

    萧珩危险地眯了眯眼。

    很好,龙一也开始了。

    萧珩忍住心里的醋海翻涌,四下看了看,发现所有的门都开着,除了右手边的一扇木门。

    他下意识地问道:“咦?那扇门怎么是关着的?”

    龙一顺嘴说道:“哦,那里面是父亲的休眠仓,只有他能进去。”

    他说完才意识到萧珩过来了,这间屋子设有安全系统,外人不得进入,否则会遭到武器攻击!

    龙一如梦初醒,赶忙放下相册站起身来,要将萧珩拦在身后。

    可惜晚了,检测仪的绿光已经落在了萧珩的身上,源头的灯光闪烁了两下,冰冷的机械音缓缓响起:“发现不明入侵者,是否清除?”

    “系统暂停。”

    “系统错误。”

    “系统重启。”

    上一次顾娇来这里,也遭遇了同样的状况,最后是伴随着“系统过载”的机械音,系统死机。

    龙一以为这次也是出现了那种故障。

    哪知接下来并没响起“系统过载”的AI提示音,而是——

    “系统认证中。”

    “系统重启。”

    “重新认证。”

    “认证完毕。”

    “元帅,好久不见。”

    (全文完)

    ------题外话------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我们新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