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沐的眸光瞬间凝滞,他眼中眸光碎裂,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

    玉谦本来是悠然自得的看着卫子沐这个表情,突然,玉谦站起身来捏住了卫子沐的下巴,“想死?”

    卫子沐静静的直视着玉谦的眼睛,然后他伸出手去拂开了玉谦的手,站起身来朝外面走,

    杰斯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卫子沐,又看看玉谦,“老板,要不要找人去看着他?”

    玉谦轻笑一声,“去给他准备葡萄糖注射吧。”

    “好的。”

    卫子沐出去了一会儿便拿着纸和笔进来了,他在纸上写下了“你送过去了?”

    玉谦扫了一眼,“不然呢?”

    “谢谢。”

    玉谦啧了一声,“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把她当什么?是把她当亲生妹妹吗?这么不顾一切的要救她,当年你有这么不顾一切的救过我吗?”

    卫子沐拿着笔的手瞬间僵硬,

    “哦对,”玉谦勾起唇角,“你哪里想得起来救我啊,你只顾着玩你的风筝呢。”

    玉谦每说一句话,卫子沐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杰斯已经将葡萄糖拿了过来,玉谦看着卫子沐,“胳膊伸过来。”

    卫子沐解开衬衣袖扣,玉谦将针推进去,随着葡萄糖的进入,卫子沐的脸色逐渐变得没有刚才那么惨白了,

    他看着玉谦,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行字,“谢谢,晚上我可以做红枣馒头你吃吗?”

    看着纸上的那几个字,玉谦的眸光微凝,

    他和卫子沐都是北方人,当初还是幸福的一家四口的时候,他每年过年最希望吃到的就是母亲做的红枣馒头,

    卫子沐聪明,经常从书上学很多的捏馒头花样,每到母亲做饭的时候,卫子沐就会偷偷的捏上几个,

    虽然捏的都很难看,但是出锅后,他总是会拿着自己做的馒头送给玉谦,小小的馒头上,有着兄弟俩童年间的回忆,

    玉谦的目光落在虚空处,半晌,他终于冷笑了一声,

    “哥哥这是想打温情牌吗?倒是不必了,我对你的温情牌,不感兴趣。”

    话落,玉谦径直站起身离开,

    看着玉谦离开的背影,卫子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舌头上的伤口已经都被缝合好了,卫子沐能够感受到伤口在快速的愈合当中,

    他拿起纸笔写下一行字,“什么时候把东西送过去的?”

    杰斯如今对待卫子沐的态度要越发的恭敬了,“回卫少爷,老板先让人去送药,然后才给您做手术,按照加急速度,现在药物估计已经到达帝都了。”

    帝都医院里,众人正在手术室忙碌,君时陵站在一边等候,眼睛一直盯在心电图上,

    as药物被注射进夏挽沅身体的一瞬间,众人就能够看到夏挽沅的心脏有了微微的跳动,

    虽然跳动的频率很慢,但终于是让众人看到了希望。

    随着药物逐渐的发挥效果,室内的心电图也从一条直线逐渐的变成了曲线,

    “君总,现在情况已经逐渐的稳定了,您不如先出去等,我们做完手术会通知您的。”

    君时陵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沈修不经意的扫了君时陵的背影一眼,然后目光就凝住了,

    君时陵进来的时候穿着衬衣和西装外套,现下从他的背影里能够看到,他的后背整个都被冷汗浸透了。

    他出病房的时候,薄晓和安娆也站在外面,

    安娆想问又不敢问,最后还是薄晓问了一句,“她情况还好吗?”

    君时陵勉强点点头,“情况逐渐稳定了。”

    安娆和薄晓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安娆,快把自己的手心都掐破了,现下听到了一点好消息,终于放下了心。

    “我在这里等沅沅出来。”安娆坐在沙发上,冲着薄晓招了招手。

    “嗯,我跟你一起。”薄晓说着坐到安娆身边,

    君时陵转过头去,静静的看着手术室的灯,这一站,就是整整2个小时。

    终于将沈修他们等了出来,看到医生们脸上如释重负的笑容,君时陵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母子情况暂时稳定,后续如何,药物有没有副作用,都要等着后续的检查。”

    “好,辛苦。”

    君时陵跟着医生们一起推着夏挽沅到重症监护室,

    等到医生们离开,君时陵看向薄晓安娆,“你们也都回去吧,我想安静的呆一会儿。”

    “那好,你要是有事,直接给我们打电话就行。”

    薄晓安娆离开监护室,整个病房都安静了下来,

    君时陵伸出手拉住夏挽沅,感受着她手心里的温软,君时陵终于抿了抿干涸的唇,“幸好你没事。”

    这一夜,君时陵都在注视着夏挽沅脸上的氧气罩,

    氧气罩起一层白雾,又消散,又起一层.........

    这样简单无趣的动作,却是夏挽沅正在正常呼吸的象征,

    等到第二天早上医生来查房,确定夏挽沅的情况在持续变好状态,

    “君总,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护士们站在一旁手足无措,她们是被派过来照顾夏挽沅的,然而根本插不上手,君时陵对夏挽沅的一切都亲历亲为,而且相当专业细心。

    “不用了。”君时陵摇摇头,“你们下去吧,我自己照顾她就可以了。”

    这一照顾,就是将近一周的时间,

    这期间,君时陵所有的活动范围都在病房内,他也不看文件,也不处理工作,每天都花大量的时间和夏挽沅说话,不管夏挽沅能不能回应他。

    好在君氏集团有林靖坐镇,再加上老爷子回到公司帮忙照看着,倒也没出什么大乱子,

    只是各路媒体,因为君时陵这突然间的消失,而生出了诸多的猜测,

    夏挽沅前脚出事在先,后脚君时陵就彻底消失了,不得不让人多想,

    将近一个星期君氏集团都是群龙无首的状态,这在外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许多人在背后议论纷纷,

    莫非这夏挽沅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君时陵连君氏集团都不管了,受的打击太大了吗?

    就在众人猜测纷纷的时候,突然从帝都医院那边传来一个消息,

    夏挽沅成了植物人,君时陵受的打击太重,已经带着夏挽沅前往国外休养了。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