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005 开除学籍

    海城一中,称得上夏国数一数二的中学,升学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

    校长室里,不过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坐在办公桌后,看着站在他面前一脸无所谓的学生。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教导主任高主任板着脸,拿着平板电脑点开网页,一脸肃穆地道:“商校长,身为一中学生,沈夏无视校规去夜巴黎会所这样的场所,还带头喝酒,带坏我校风气,有损我校名誉,绝不能姑息。”

    电脑里,一中校园网的贴吧里,有一个标题为不良女学生出入夜巴黎会所的贴子,且有高清图片为证,此时楼层已高达上千,评论基本一边倒,多数是攻击沈夏的。

    随意浏览一下,商默言放下平板电脑,看了站在办公桌前一脸淡漠的女生一眼,饶有兴致地问:“沈学生,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这学生是沈氏集团沈董的女儿,据说是私生女,还是乡下长大的。

    这才来学校第二天,就闹出这样的事,别的不说,胆子倒是够大。

    兴许,因为乡下长大,不知者不畏?

    不过,身为校长,不能因为一个贴子就武断的决定一个学生的命运,所以,他还是想给沈夏一个替自己辩解的机会。

    “校长,校规有规定学生下课时间不能去会所吗?”沈夏抬眸,眸中带着一丝几不可见的戏谑。

    商默言一怔,貌似校规里的确没有这么一条。

    坐在另一张办公桌后,一直不曾关注这一幕的副校长季老放下手中的笔,难得有兴趣的朝沈夏看过去。

    第一次有学生敢钻校规的漏洞,可喜可贺!

    本来就板着脸的高主任脸愈发阴沉,“就算校规没有明文规定,可你身为生学生却无视校规喝酒,更别说你还是未成年,就冲这一条,你就不配当一中的学生。”

    “商校长,鉴于沈夏不知悔改的态度,我认为,应做退学处理。”

    高主任态度强硬地看着商默言,大有不将沈夏退学不足以平民心之姿。

    身为海城教育局局长之女,她有强硬的资本。

    商默言皱眉,“高主任,沈学生是初犯,按校规记大过一次以示训诫。”

    虽不满商默言的处置,可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高主任面无表情地点头,“若是她再犯这样的错误,希望商校长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我不同意。”

    等高主任说完,沈夏往前站了一步,一脸认真地看着商默言,“我并没有犯任何校规,所以我不同意学校记我大过。”

    “沈夏,这里有你喝酒证据确凿的图,你别妄想抵赖。”

    高主任轻蔑地看着沈夏,转头又道:“商交长,沈夏不但无视校规,态度还极为恶劣,我认为,这样的学生,应当开除她的学籍。”

    商默言闻言锁眉,若有所思地看向高主任。

    退学和开除的区别,高主任应当清楚,就算沈学生犯了错,也不至于就到了要开除她的地步。

    一个学生被学校开除,无异于毁了她前程。

    究竟是什么过节,让高主任不惜这样对付一个学生?

    “校长,高主任说了这么多,可否容我自辨以证清白?”

    沈夏好整以暇地看着商默言,一副完全不将高主任放在眼中的态度。

    “好,你说。”商默言点头。

    “首先,我承认高主任的话是对的,身为学生且未成的,不应该喝酒。”

    沈夏有条不紊地继续:“可是,高主任,您身为一中教导主任,不应该仅凭一个贴子几张图就武断决定一个学生的命运,您说我喝酒,你有证实过这杯中就是酒吗?”

    “难道会所只卖酒?所有去会所的人喝的都是酒?”

    “我相信,校长您应当知道,会所有白开水,也有饮料,高主任仅凭贴子里的几张图就断定我喝的是酒,不公平。”

    “再其次,就如高主任所言,未成年不应该喝酒,假如我在会所喝了酒,身为一中的教导主任,高主任您难道不应该先去追究夜巴黎会所的责任?”

    “我记得,卖酒给未成年人,夜巴黎会所的责任应该不轻吧?”

    在商默言震惊和高主任青红交加的脸色中,沈夏凉凉补上一句:“又或者,高主任是觉得夜巴黎的老板位高权重不敢去招惹,所以只想处理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学生?”

    “你胡说八道!”气得浑身发抖的高主任勃然变色。

    当了一辈子老师,到头被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给挑畔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校长,我字字属实,要记我大过可以,请高主任拿出明确的能证明我确实喝的是酒的证据。”沈夏完全无视气得浑身直抖的高主任,一字一字掷地有声地道:“否则,我将以法律追究高主任的有心之失。”

    忍着心里的震憾和笑意,商默言抬眸看着高主任,“高主任,沈学生的话你也听见了,这样吧,如果你有沈学生喝酒并撒谎不承认的证据,我立刻就能全校通报开除沈学生的学籍。”

    气愤之下的高主任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商校长,我自然有人有能证明沈夏昨晚的确喝了酒,是沈娅亲口告诉我的,沈夏昨晚回家亲口承认她喝了酒且酒量不差。”

    “行,那就让沈娅来校长室,我和她当面对质。”

    不等商默言出声,沈夏率先开声。

    “沈娅,你进来吧。”高主任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在门口听了半天的沈娅迈进来,一脸同情地看着沈夏,“三妹,你怎么能当着校长和高主任的面撒谎呢?我原本只想着让高主任好好教导你,让你改掉那些从乡里带出来的坏习惯,没想到你还敢撒谎。”

    “大姐,你所谓的证据不会就是空口无凭吧?”沈夏无动于衷,神色淡淡。

    沈娅得意一笑,拿出手机,点开视频:“校长,主任,这是昨晚三妹回家之后我录的视屏,这段视屏可以清楚的证明,昨晚,沈夏她的确喝了酒。”

    说完,她按下按钮,清晰的画面呈现出来。

    “三妹,我看你喝的是烈酒,所以才以为你醉了,没想到三妹你酒量这么好。”

    “我也才知道原来我酒量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