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平长公主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但在庆春帝迷信长生这件事上有着足够的谨慎,无论突然见皇后还是见太子,都可能引起皇帝猜疑。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好在两日后就是她寿辰,有名正言顺见到太子的机会。

    而这两日关于皇帝为了永葆青春残害豆蔻少女的流言越传越广,街上处处可见面色阴沉的锦麟卫驱赶、捉拿议论此事的百姓。

    明面上百姓不敢再谈论,可是到了夜里,无数人家关起门来,不知暗暗骂了昏君多少次。

    到了永平长公主寿辰这日,长公主府中没有大办宴席,百官勋贵只是派管事送来贺礼。

    自迎月郡主失踪后,每年永平长公主生辰都是如此。

    一桌家宴还是有的,往年太子会代表帝后前来给长公主庆祝,吴王也会前来,今年吴王还在禁足中,皇家这边来的就只有太子。

    永平长公主青睐冯大姑娘众所周知,这日冯橙也陪在长公主身边。

    太子心中煎熬,强打精神贺寿:“祝姑母安康如意,福乐绵绵……”

    永平长公主听完祝福的话,笑着叫太子坐下:“今日没有外人,太子就不必多礼了。对了,这是冯大姑娘,你表弟的未婚妻,姑母把她当女儿看的。”

    冯橙屈膝行礼:“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冯大姑娘不必多礼,姑母视你为女,你又是玄表弟的未婚妻,那咱们就是一家人。”

    太子好奇表弟的未婚妻是什么样子,面上温和矜持,却暗暗打量。

    他早就耳闻冯大姑娘,而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这一打量,太子暗道难怪玄表弟自定亲后春风满面,原来未婚妻是个绝色。

    冯橙也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太子。

    她要把太子模样记得牢牢的,将来方便救人。

    二人都在打量对方,视线难免相撞,冯橙便大大方方笑了笑。

    太子意外之余,也笑了。

    一个闺阁少女能在他面前坦然自若倒是难得,想来玄表弟的婚后生活会美满和乐。

    转而想到得知的真相,太子嘴角笑意收起,心头涌上悲凉:但愿将来不会因为他害了国公府上下。

    永平长公主不确定太子知道多少,用膳时面上毫无异样,等家宴散了太子提出告辞,才道:“太子若是无事,陪姑母在园中走走吧。今日姑母高兴,吃得有些多了。”

    “能陪姑母,是侄儿的荣幸。”

    看着笑意浅浅的太子,永平长公主心中一叹。

    她这个侄儿性情温和,行事周到,虽没有大能力,做一个守成之君足够了。

    多年来她冷眼旁观太子与吴王相争,明面上并没表露出对哪个的偏袒。

    她了解弟弟。

    弟弟虽宠爱苏贵妃,皇后的中宫之位还是稳的,她作为一个掌过兵权的公主,支持太子反会让弟弟忌惮太子。

    倘若有一日弟弟生出废后、废太子的念头,只要她活着,就休想如愿。

    可她万万想不到弟弟走上了歪门邪道。

    一个迷信长生的帝王,那就不是她弟弟了,她不能再指望他的良心。

    园中的牡丹花开得热闹,红的、黄的、紫的、粉的,一簇簇一丛丛,宛若绚烂朝霞。

    鸦青色的裙摆缓缓拂过打扫得一尘不染的青石路,永平长公主越走越慢。

    太子走在永平长公主身侧,并无一丝不耐。

    “琋儿。”

    永平长公主突然开口,令太子一怔。

    琋是他的名。

    “最近你见过你母后吗?”

    “前些日子见过一面。”

    “苏贵妃复宠后?”

    太子犹豫了一下,点头承认。

    “那你母后可提过苏贵妃复宠的缘由?”

    太子彻底被问住。

    他猜不透姑母问这个的用意。

    “母后没说。”

    永平长公主挑眉:“那太子可有想过原因?”

    安安稳稳等着继承皇位,太子可以谨小慎微,甚至怯懦,可要想与帝王抢那个位子不行。

    要有勇气、有智谋、有承担。

    她要看看太子会不会判断她的立场,从而主动为自己寻找助力,因为以后太子面对的不只天然站在他立场的人,还有中立犹豫的,需要他学会拉拢。

    初夏的阳光洒满花园,有淡黄色的蝶儿挥动着翅膀悄悄飞过。

    太子望着永平长公主比印象中明亮许多的双眸,心中挣扎。

    姑母为何问这个?

    他想到了那沸沸扬扬的传闻。

    姑母怀疑传闻是真的?

    可即便如此,姑母为何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问他的意思?

    太子的心急促跳了一下。

    许是自幼体弱多病,不争气的身体让太子有了一颗敏感的心。

    尽管姑母从没流露过对他的支持,可他能隐隐感觉到姑母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可没有挑明过,终究有风险。

    太子攥了攥拳,松开,再握紧,手心湿漉漉全是汗。

    他生来就是太子,从来没赌过。

    时间其实没有过去多久,但对太子来说却格外漫长。

    就在永平长公主举步继续往前走时,太子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想过。”

    永平长公主抬起的脚又放下,不动声色看着太子。

    太子有些紧张,可他知道若连这一步都迈不出,那他接手一个风雨飘摇的大魏还是好的,更大的可能是天下大乱,子民沦为齐人刀下亡魂。

    当母后被困深宫,父皇成为他的敌人,他再胆怯,也要靠自己了。

    永平长公主听到太子不太平静的声音响起。

    “母后虽然没说,侄儿却心存怀疑,于是悄悄找坤宁宫的人打探过,然后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太子与永平长公主对视,道:“数月前宫中有小宫女失踪,母后一直在查,这引起父皇不满。而当宫中再没有宫女失踪后,民间开始有豆蔻少女失踪……”

    太子把能说的一一道来,永平长公主静静听着,面上看不出喜怒。

    说完了,太子一颗心揪着,额头不觉沁出汗水。

    他顾不得多思,一把拽住永平长公主衣袖,神情恳切无助:“那些传闻是真的!姑母,请您帮帮侄儿吧。”

    永平长公主看着太子,许久后轻轻点头。

    “姑母?”太子眼中有了光芒,还有些不可置信。

    “去那边说。”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逢春》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