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性,黎俏又下了一剂猛药,眼看着兰蒂斯从惊慌到无措,心理防线彻底坍塌,她循循善诱道:“我能查到你的消息,你觉得柴尔曼会查不到?”

    ……

    足足半个小时,黎俏还没出来。

    白炎等得心焦又很不耐烦,在走廊来回踱步。

    这时,楼梯口的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人循声看去,就见屠安良手里端着一盘子番石榴匆匆赶了回来。

    不同于当初在南洋的嚣张跋扈,如今的屠安良剃掉了脸上的络腮胡,露出那张尚算白净的脸颊,整个人的气质也沉稳老练了许多。

    “白哥,黎小姐还在吗?”

    屠安良是刚从缅国赶回来的,得知黎俏今天要来绯城,他特意跨境弄来了新鲜的番石榴。

    白炎瞥着托盘,似笑非笑,“你小子还挺有心。”

    屠安良低了低头,“举手之劳而已。”

    说话间,包厢的门开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投去视线,走廊暖光灯下,黎俏眉眼低垂,神色难辨,可任谁都能感觉到她浑身酝酿的低气压以及……难以言说的复杂气息。

    她好似动了怒,又诡异地遏制着怒气,而那双黑白分明的小鹿眼,噙着多种情绪,好像还有些心疼和怅惋。

    黎俏性子淡,就算相识多年的白炎也没见过她这般。

    “不顺利?”白炎作势掏枪,阔步往包厢走,“老子去教训他。”

    绯城地下的暗势力老大,向来随心所欲。

    然而,刚走了两步,黎俏低低缓缓的嗓音制止道:“给他在绯城找个落脚点,重新做个身份,以后没有兰蒂斯这个人了。”

    白炎瞬间顿步,凝眉端看着黎俏,“都招了?”

    “算是吧。”

    黎俏依旧低着头,与屠安良错身而过之际,她缓步问道:“在这里还习惯吗?”

    “黎小姐放心,我一切都好。”

    黎俏抬起眼,侧目相望,“兰蒂斯,以后交给你了。”

    屠安良大义凛然地拍胸脯,“没问题。”

    ……

    夜如浓墨,黎俏和白炎来到了夜总会的天台。

    没人知道她和兰蒂斯到底聊了什么,几分钟前,兰蒂斯已经被屠安良秘密转移,从此后也绯城确实没有兰蒂斯这个人了。

    白炎嘴角叼着没点燃的香烟,后背睇着栏杆,讪笑道:“看你这表情,八成有人要倒霉了。”

    黎俏目视远方,恣意地弯着嘴角,“之前让你查的事,有什么进展了?”

    “八月十二号那件事?”

    黎俏应了一声,白炎咬着烟嘴,嗓音含糊地回答:“还没有,死于疯牛病的人太多,而且好多都信息都不全,再给我几天时间。”

    “嗯,不急。”黎俏冷冷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我明天回南洋,接下来的事,我安排好告诉你。”

    白炎的目光明显亮了几度,“要搞事情了?”

    黎俏双手抓着栏杆,指尖轻轻点了两下,“不搞事,搞人。”

    她要让明岱兰知道自己这辈子犯了多大的错。

    白炎兴味十足,“那你尽快,老子等着。饿不饿?我给你炒碗饭吃?”

    黎俏本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蓦地听到白炎的自荐,她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不吃。”

    虽说是祖传的炒饭技术,但她真没见过谁家炒饭里面放半碗葱花的。

    那能吃么?喂猪都嫌没荤腥。

    ……

    黎俏答应过商郁,会尽快回南洋。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准备动身折返。

    绯城,她过段时间还会再来的。

    边境国际机场,白炎万分不舍地护送黎俏登机,他伫在舷梯下,单手插兜,另一手夹着烟头点了点,“你回去给商少衍带句话。”

    “什么?”黎俏从台阶上回头,狐疑地挑了下眉梢,印象中,白炎和商郁并不认识。

    白炎用舌尖顶了顶腮帮子,“你告诉他,老子欢迎他来绯城做客,下次要来一起来,别他妈让你自己一个人来回奔波,狗日的一点都不会心疼人。”

    黎俏斜他一眼,“废话真多。”

    白炎冷笑,转眸睨着落雨,“黄翠英,我的话记得原封不动的转达给商少衍。”

    落雨心想,她能申请退出炎盟吗?

    一行人上了飞机,白炎像个老父亲似的背着手遥遥相望。

    他回忆着黎俏昨晚的表情,脸上逐渐浮起一丝盎然的兴致。

    上一次她出现那种神态,最后出手炸了一座城。

    这次,不知道她要炸哪座城了!

    ……

    机舱内,黎俏躺在休息室,嘴里含着酸梅片,不是很舒服地皱着眉头。

    孕期奔波确实不应该,但为了商郁,这趟绯城她势在必行。

    兰蒂斯,前任柴尔曼家族骑士队的成员。

    十一年前,护送明岱兰前往帕玛。

    明岱兰出事后,骑士队二十人遭受惩罚的同时,又全部被驱逐出境。

    理由是他们没有保护好公爵夫人。

    以英帝的等级制度,他们受罚确实不冤。

    但接踵而来的变故,让兰蒂斯嗅到了不寻常。

    先是兰蒂斯的情人遭遇车祸变成了植物人,紧接着是他的父母所在的公寓发生火灾,双双惨死。

    兰蒂斯本以为是自己命运多舛,偶然间打听了其他的骑士队成员,才发现每个人都遭遇了变故。

    而且,有十三个人,死于同一场车祸事故。

    包括两名随行的女佣,也掉进了柴尔曼庄园的内湖里淹死了。

    兰蒂斯说,是老公爵想要他们的命。

    黎俏当时只问了两个字:“理由。”

    兰蒂斯在得到她的保证后,说出了只有他才知晓的内幕。

    明岱兰当年流产,其实没有大出血,她的子宫是被家庭医生强行摘掉的。

    据说是萧弘道暗中授意。

    原因是,她动了不该动的念头,兰蒂斯猜测,大概和公爵之位有关。

    而兰蒂斯之所以会了解的这么详细,因为他的情人恰恰就是那位家庭医生。

    依他所言,骑士队回到英帝就被全员辞退。

    兰蒂斯和女医生分别前最后一次欢爱,对方在床上莫名其妙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没多久,女医生路遇车祸,在变成植物人的第十天,死于氧中毒。

    ------题外话------

    6000

    双倍月票的活动要结束了……

    (碗)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致命偏宠》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