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反悔

    “没关系,虽然产子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等以后天下大定,你可以日日都陪在我和孩子身边,补偿我们母子三人就好。”白卿言笑着道。

    萧容衍朝着白卿言挪近几步,弯腰同白卿言额头相抵,一字一句认真道:“天下大定,便日日都陪着阿宝和孩子,有违此誓,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白卿言眼底笑意更深了些,踮起脚尖,吻落在萧容衍的唇角,又低声说:“我准备,把你这位燕国摄政王留在大都城做人质,还有大燕还未封王的皇子慕容平……大将军谢荀,全都留在大周,如此来说服大周朝臣,接受这个如今听起来对我们大周并无好处的赌国之策。”

    萧容衍一愣,白卿言瞧见萧容衍的表情低笑道:“燕国这赌国之策……利燕国而损我大周之利,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我们大周会痛痛快快答应!我若是真的痛痛快快答应,怕是朝臣们都要怀疑,我这个大周皇帝是不是被你这个大燕九王爷灌了迷魂汤。”

    “你是想,借这个机会将我留在大周……”萧容衍抱着女儿的手微微收紧,又垂眸看他们二人怀中的孩子。

    “放心不下燕国?”白卿言知道燕国对萧容衍的意义,“还是……放心不下慕容沥?”

    “放心不下燕国,也放心不下阿沥!”萧容衍眉头紧皱,“燕国是母后的心血,母后临去前托付给了兄长,兄长去前托付给了我,而阿沥……我若是不在,朝中唯嫂嫂独尊,阿沥一向孝顺,即便是早慧,也怕是难以应付!”

    “而且,阿宝……我很想和你较量一次,不是在战场上,便是在国政上!”萧容衍说完,凝视着白卿言,“阿宝,天下大定之前,我怕是……只能对不住你和孩子了。”

    原本,为稳妥……两国赌国应当是五年为期,可萧容衍太心急,太想尽快守在白卿言和孩子的身边,所以定下了三年之期。

    “我理解的!”白卿言眉目间带着极浅的笑意,低声同萧容衍道,“不过提出这个要求,也不过是难为难为燕国,为难为难你,让你那位嫂嫂知道,即便是你来大周……想要促成赌国这件事,也是很难的!”

    “阿宝……”萧容衍眼眶微红,他和阿宝都明白,在大周萧容衍受到多大的难为,将来他的嫂嫂……燕太后便会多信任他,他在燕国处理朝政时,嫂嫂便不会多加掣肘。

    阿宝其实早都替他想到了,甚至已经为他做了……

    提出让他质于大周,但阿宝其实并未真的想过要将他扣在大周。

    “但是,慕容平和谢荀二人,我是肯定要扣在大周的!”白卿言低声开口,“我信不过你那位嫂嫂,怕到时候燕国输了,你那位嫂嫂却觉得燕国已经渡过最艰难之时,想要拼死和我们大周一博。”

    萧容衍点了点头之后,又道:“既然燕国质子,为了表示诚意……大周也应当质子才是!”

    两人怀中抱着孩子,相对而立,是一个极为亲密的剧烈,却是立在不同的立场在说和谈之事。

    “大周可以……以云京为礼当做此次同意赌国的诚意,但绝不质子!”白卿言认真同萧容衍说,“燕国我大周本就可以现在便一口吞下,但燕国既然提出赌国之策,为显示诚意和来日不会反悔,自然要将能征善战的战将质于我大周!”

    萧容衍反问白卿言:“若是将我燕国战将质于大周,我们燕国又怎么保证大周不会反悔?”

    “九王爷,两国合盟之时……被判盟约暗地里咬了同盟国一口的,可不是大周,而是燕国……”白卿言眉目带着浅笑,“而在两国合盟之时,我大周对燕国可谓是尽到了盟国能尽的心,照顾有加!前例在先……大燕要想让大周同意,除了将得力战将质于大周,别无他法,一丝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萧容衍顿时语塞,白卿言这话没错,同盟之时……燕国出卖了对燕国照顾有加的大周,这是不争的事实。

    即便是他后来有所弥补,出卖了就是出卖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九王爷现在要想的是燕国能用什么,将你这位摄政王换回去……”白卿言眉目间笑意更深了些,“自然了,在国言国,九王爷既然来了,大周自然是没有那么容易将九王爷放回去,端看……你们燕国皇帝和燕太后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白卿言神色带着几分狡黠,颇有种若是燕国皇帝和燕国太后不愿意将萧容衍赎回去,倒是很合她的心意。

    萧容衍瞧着白卿言的神色,黝黑的眸子仿佛也被烛火染上了一层黄澄澄的暖意,他想要伸手将白卿言搂在怀里,又怕单手抱不住女儿,便低下头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子,吻住她的唇,忍不住朝着白卿言又近了半步。

    白卿言怀中的喜乐突然动了动,哇哇哭出声来……

    萧容衍以为自己挤到了孩子,连忙后退两步,面色紧张的看着白卿言怀中的喜乐,没成想他怀里的康乐也跟着哥哥一起哇哇哭出了声。

    萧容衍不知所措看着孩子,又求救似的看向白卿言。

    只见白卿言动作娴熟的单手抱着孩子,手指在孩子的唇边试了试,笑道:“看起来应当是饿了。”

    “春桃……”白卿言对外面唤了一声。

    春桃应声带着春枝进门,迈着碎步走到白卿言身旁,笑着道:“算时辰小皇子和小公主应当是饿了,奴婢抱小皇子和小公主先去找奶娘。”

    “好……”白卿言将怀中的孩子交给春桃。

    春枝也立在萧容衍跟前,伸手想要接过小康乐:“姑爷,将小主子交给奴婢吧。”

    萧容衍有些舍不得,可也不忍心这么看着孩子哭,只能小心翼翼将孩子交到春枝的怀里,低声叮咛:“小心些!”

    “姑爷放心!”春枝瞧着头一次当爹,一副紧张模样的萧容衍,忍不住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