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43章 会元

    会试的期间,老五也是感慨得很,纵然自己容颜没有老去,但不得不承认,年轻一代已经在偷偷地崛起。

    这当然是好事,他不至于伤春悲秋地惋惜自己逝去的青春,只是会回想起当年接棒时候的种种,找了个由头,叫了兄弟们进宫吃酒。

    喝着喝着,他指着顾司的脑袋,“顾司,你有白头发了,而且不少,而且还有皱纹了。”

    顾司喝着酒,一点都不在意,“娘们才看重容貌,微臣依旧有心有力。”

    他看向四爷,四爷伸手抚了一下头发,漆黑油亮,对不起,他没有白头发。

    孙王喝了一杯,“白头发能说明什么吗?

    那是自己在尘世间一步步走过来的馈赠,正如顾司所言,我们依旧有心有力。”

    顾司看着孙王,“我说的有心有力,是在任上,不是你说的那样。”

    孙王眯起眼睛,胖乎乎的大手握成拳头,往顾司胸口顶了一下,“本王说的也是任上,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最近一直开黄腔,谁知道你说的有心有力指的是什么?”

    “本王什么时候开黄腔了?”

    孙王一怔,很是委屈。

    “你是真的一直开黄腔。”

    冷首辅懒洋洋地把腿翘起,儒雅俊美的面容虽不至于逆生长一般,但也仿佛进了冰箱,自带保鲜气质,“上一次我问你景天帝是否送来了文书拜帖要造访北唐,你说什么还记得吗?”

    “我说是啊。”

    红叶接话,“你说,听闻梁地那边有一种神药,吃了能使男子金什么不倒的,你还说想叫人家带点过来。”

    大家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孙王,人家皇帝来北唐这么严肃的事,他叫人家带神药?

    孙王不满地道:“本王那是玩笑,怎么可能真叫人家带啊?

    本王能做这样没分寸的事?”

    “你自然没叫人家带,但你开了黄腔,现在说的就是你开黄腔的事。”

    齐王放下酒杯,抬起俊逸的面容,眼神带了些疑惑,“这话题能说啊?

    那我也得说说,二哥,你最近真的很风骚啊,竟还问我夫妻床笫的事,还问大胖是否愿意为我……真是听得我脸都臊红了。”

    大家好奇的眼光齐刷刷地看向孙王,宇文皓忍不住问出来,“二哥问这话,是指……就是愿意做些什么呢?

    说具体点呗。”

    孙王抬起纯正清澈的眼睛,“愿意为他亲自下厨啊,你二嫂就愿意为我亲自下厨做菜。”

    “这算什么?

    这点我也能做到啊。”

    徐一在旁边凑过来说。

    “阿四也为你亲自下厨?”

    孙王问徐一。

    徐一顿了顿,“是我为她下厨啊,我说的是我能做到。”

    大家给徐一投去了同情的眼光,徐一倒是觉得很幸福,能为自己所爱的人下厨做饭,多幸福啊。

    顾司看着齐王,“他只不过是问下厨的事,你为什么脸臊红了?”

    齐王瞪着孙王,“哪里是问下厨的事?

    问的是床笫之事。”

    孙王眼珠子乱转,“你耳朵有毛病,本王说的就是下厨的事。”

    “五哥,就不是,你别信他,”齐王转过去看着宇文皓,却是忽然好奇地问道:“五哥,你和五嫂都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你们之间又恩爱得很,不知道你们……”宇文皓掐他的手臂,“这话题打住,朕发过誓,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说我们夫妻间的事情。”

    昔日的教训,他记得很清楚,那会儿他还是楚王,在京兆府任职,初尝男女之事,觉得新鲜好玩,便和他们说了几句,被老元知道之后,老元很是生气。

    他反正不会再做让老元生气的事。

    这样的话题,穆如公公不喜欢听,便捧着汤婆子坐在外头,瞧着风渐大,吹着满园劲枝,细品这宫里头的每一天。

    三场会试,他们就喝了三顿酒,便开始各自忙碌了。

    改卷老师是以冷首辅为主,但是他老人家不发表任何的意见,让他们在底下商讨,最终以全票通过了会元,然后把卷子递呈给冷首辅。

    冷首辅看完全卷之后,再瞧名字,很是满意地道:“那就他了。”

    麦青华。

    太子也在这里,他如愿翻到了他几位朋友的名字。

    三百名贡士,马不停蹄地开始准备殿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