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王宫地下,此时被无数叶藤交织着,形成了一层厚达数千米的地层。

    这样的景象,在一些见闻广博的人眼中,或许不算什么。

    毕竟,东、西大陆奇异的地貌不计其数,这样的叶藤交织之地,在其他地方也是有的。

    可是,熟悉北地王城的人们都很清楚,这座王城伫立之地,原本是一座山,后来在战乱中被轰平了,北方王族直接就在这里建立的王城。

    王城的地基,是厚厚的岩层,能够承受北地飓风的侵袭,这是民众都知道的事情。

    现在,王宫地下竟出现了这样一层厚厚的藤地,很多人都明白,这是刚形成的,在这短短的时间内。

    这样的情况,着实是惊世骇俗了……

    然而,真正令人震撼的地方,并不是这些,而是这厚厚的藤地中,正在爆发一场无比惊人的战斗。

    这一幕,唯有林川、苏断珀,六手,还有蓝小喵看得清楚明白……

    地下深处,那座地下宫殿中央,水池中倒映出一幅幅画面,正是藤地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一截生命树干,浑身裹着树皮的大陆裁定者,还有一头巨兽般的怪物,彼此正在交相追逐着,互相不断的吞噬和反吞噬……

    之前的那个身形修长的树人,此刻就是一截树干,在厚厚的藤地中穿梭,试图不断恢复自身。

    在其身后,大陆裁定者穷追不舍,不断轰出奇异的力劲,轰碎这截树干。

    而在这两者身后,则是一头长蛇般的怪物,正在后面疯狂追逐……

    三方的追逐战中,林川等还看到,从三方身上飘散出的生命气息,分别被三方互相吸收了。

    “三截被污染的生命树干么?”

    看着这一幕,林川喃喃自语,之前的许多疑团就此解开。

    “这三截被污染的生命树干,真正的目的似乎都是这截纯净的生命树干……”

    注视着水池中,散发着翠绿光辉的树干,林川的精神能量甚至能接收到,从这截树干中传来的求救信息。

    这截纯净的生命树干在请求,让林川帮助击溃这三截被污染的生命树干……

    “川先生。如果这三截生命树干互相吞噬成功,那可麻烦了……”六手低声道。

    这三截生命树干的实力,都是九境的层次,如果真的吞噬融合,那要面对的可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大敌。

    “我们只是过来助拳的,该头疼也是北方王、蛮华老先生,再说,你难道能进入藤层中去阻止么?”林川这般回应。

    六手顿时无言,这位年轻机械师说得也没错。

    林川微微皱眉,这情况确实有些棘手,此行之前,与蛮华固然有周详的准备,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真的还有之前的把握么?

    此次王宫寿宴,己方的计划,可从未考虑过这样的意外……

    原本,蛮华、林川等估计,会在王宫中生变的势力,最多是施家、弓家、钟家这一层次。

    这样的势力在北地,固然是庞然大物,但是,真要在王宫中生变,哪怕是联手逼宫,北方王、人马军团那边也有一战之力。

    更遑论,还有己方这边的力量,加上灰岩岭狼骑兵……,施家、弓家、钟家这些势力是翻不起风浪的。

    在宝石之国,蛮华告知林川一个秘密,他揣测王宫寿宴上,会有另一个大敌前来。

    这个大敌,是在千年前,战胜封域炎龙军团后,偷袭暗算了蛮华,并在克伦威尔、那一代北方王手中,还逃走了的一位强敌。

    关于这强敌的身份,蛮华无从揣测,但是,克伦威尔等人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得出一个惊奇的结论,这强敌有一个计划,是在千年后执行,目的地是王宫。

    这个结论,让当时的蛮华、克伦威尔等人有些难以置信,什么计划会延后到千年后才执行。

    即便是九境强者,也难以存活那么漫长的时间……

    对此,蛮华等虽是不太相信,但是,恰好人马族老者重伤,就借用了特殊的手段,延续到千年后苏醒。

    此行之前,对于这个大敌是否会前来,蛮华并没有多少把握,到王城来只是做一个保险。

    却是想不到,这个大敌不但来了,其真正的身份竟是一截被污染的生命树干操控的怪物。

    也正是此刻,正在追杀一开始的树人,大陆裁定者的这个怪物……

    ……

    王宫中央,蛮华听着林川的讲述,面色连连变幻,千年前的那个大敌,曾经数次与之交手,却始终未曾弄明白其身份,以及真正的目的。

    却是想不到,其真正的目的竟是这个……

    “这家伙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那截纯净的生命树干么?”

    “王剑的真正用途,其实是为了封住生命树的气息么……”

    ……

    蛮华抬头,注视着北方王,喃喃开口,关于这个秘密,人马族也不知晓,因为昔日的北方王,从未透露过王剑的来历。

    人马族老者的低语,唯有距离最近的北方王,王女听得清楚,北方王脸色一变,有些失态的看着蛮华,不明白这位人马族老者从何处知晓这个绝密。

    这是北方王族世世代代,都在守护的秘密,唯有北方王一人知晓……

    “这位前辈……”

    北方王刚一开口,就被蛮华摆手打断,后者沉声道:“先别说这个了,等解决了王宫的危机,再说其他吧……”

    此时——

    地下的藤层里,剧烈的闷响一下子安静下来,四周恢复了平静,却是寂静的可怕。

    在场众强者却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放松,反而越发的警惕,观察着地下的动静。

    地上的藤层开始变色,墨绿的颜色越发的深了,透着一种漆黑的色泽,黑幽幽的令人有些发毛。

    猛然间,一声狂暴的咆哮传来,“怎么不见了……,谁偷走了我的身体……”

    地下深处,那座宫殿中空空如也,无论是水池,还是水晶棺,还是林川等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去了哪里。

    轰隆……

    藤地龟裂开来,一条条藤龙冲起,以雷霆之势,袭向在场强者们,混战立时爆发。

    同时,一道身影飞出,赫然又是一个树人。

    只是,与此前的两个树人不同,这树人的身形与人族差不多,通体的树皮却呈现漆黑的颜色,透着一种金属的色泽。

    这树人的眼睛,则是有着一股子凶戾,充满了一种毁灭的杀意。

    树人抬手,朝着北方王这边挥出一拳,这一拳毫无花巧,只是速度、力量都到了一个极致,生生将空气压得塌陷下去,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轰……

    此刻,拳劲才爆发出来,宛如海啸一般,席卷向整个人马军团。

    这样近的距离,面对无比恐怖的攻势,人马军团丝毫不惧,瞬息之间,就结成了防御阵势,齐齐催动力量,形成了一个无比坚固的防御护罩。

    下一刻,狂潮一般的碰撞迸发,这漆黑树人的拳劲并未攻破人马军团的防御,但是,却也轰得数十名人马战士七窍流血,身形摇摇欲坠。

    吼……

    漆黑树人见状,张嘴喷出一股气劲,蕴着毁灭气息的能量波动直冲而出,一下子击溃了人马军团的防御,且余劲未消,直袭向北方王等人。

    嗡!

    北方王拔剑,双手持着王剑,奋力斩出一剑,生生将这一道能量波动斩碎。

    这一剑的威力,已是无限接近九境,让漆黑树人惊异了一声……

    “王剑,这神器真是麻烦!可惜,在你手里,根本无法发挥真正的威力……”

    漆黑树人低吼一声,身形一晃,已是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到了近前。

    砰砰砰……

    在其身后,无数叶藤射出,瞬间覆盖了这片天空,如同穹顶一样迅速蔓延。

    原先笼罩王宫的藤墙,也在迅速疯涨,一座全封闭的树城正在形成……

    “糟了!要被困住了……”

    “这怪物比刚才强大了不止一倍!”

    在场的强者们惊恐不已,有些人很是懊悔,如果趁着刚才的空档,早一步逃走,现在说不定脱离险境了。

    “蛮华……,你这老东西,把我的那部分身体交出来,否则,我今天杀光你们所有人……”

    漆黑树人飞扑过来,两只手臂迅速变粗,形成两杆长达数十米的藤枪,朝着人马族老者刺了过去。

    蛮华?!

    北方王、人马战士们皆是色变,之前就有这样的猜测,都还有些不确定,竟从漆黑树人口中得到了证实。

    千年前的最强者之一,竟然还在这世间?!

    蛮华冷哼一声,双拳连挥,轰向疾刺过来的藤枪。

    一刹那,剧烈的碰撞声响起,蛮华身形倒飞出去,上半身的衣物尽碎,包括穿戴在里面的心元防护服,也呈现龟裂的趋势。

    仅是一轮交锋,人马族老者就已不敌,被漆黑树人的藤枪连刺,直接撞飞了出去。

    “这力量……,吸收了两截被污染的生命树干后,至少提升了一倍……,被千年前的全盛时期还强大……”蛮华咕哝道。

    脑海中,人马族老者回忆起千年前,在封域中结束战争后,筋疲力尽之时,被漆黑树人偷袭的情景。

    这是一个神秘的敌人,在其成为人马军团的军团长后,就数次遭到偷袭。

    蛮华曾经多次寻找其踪迹,探查这大敌到底是何身份,彼此之间到底有何仇怨,却是始终没有一个头绪……

    直到千年前,他被偷袭至重伤,身边的同伴们才寻找出一些端倪,但是,这大敌的真正身份,有何目的等等,依然是一个谜。

    直到刚才,林川那边传来的消息,蛮华才明白前因后果。

    这大敌的真正身份,也是一截生命树干,发生异变,被污染的生命树干。

    而其一直偷袭他的目的,并不是别的,就是因为蛮华是一个威胁,完整的是一个威胁。

    三截污染的生命树干,其目标都是王宫地下,那截纯净的生命树干。

    而想要夺取这神树躯干,必然要和北方王族,人马族发生冲突,而拥有完整的人马军团,无疑是被污染树人的最大敌人。

    所以,千年前,这漆黑树人不断偷袭蛮华,就是想铲除这一大敌,并毁坏了。

    ……

    一段段往事浮现,看着飞扑而来的漆黑树人,蛮华则是笑了笑,“你算计了这么久,还是没想到,那截纯净的生命树干,落到我老人家手里吧……”

    嗖!

    蛮华身形一闪,破开层层叶藤的交缠,朝着王宫一处飞掠而去。

    漆黑树人则是狂吼不止,听到“纯净的生命树干”,它整个都狂暴了,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在已成废墟的广场上……

    在场众强者都是愕然,许多人随即反应过来,纷纷全力轰击藤墙,要趁着这个难得的空档逃走。

    “王,我们也离开王宫避难吧……”

    人马军团走上前,向北方王行礼,请其速走,这是脱离险境的绝佳机会。

    北方王微微颔首,神情凝重,漆黑树人的实力之强,超乎想像,这是难以战胜的可怕存在。

    这样恐怖的怪物,如果再夺得那截纯净的生命树干,其后果不堪设想。

    “父亲……”王女上前,劝说北方王快点离开。

    “世代的守护,要到我这一代终结么……”北方王喃喃自语。

    “交给老祖宗吧,我相信老祖宗一定有办法……”

    高大的人马族男子沉声开口,他看向远处,身为这一任人马族长的长子,维罗尔对于蛮华这位老祖宗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大哥,先别急着走……”

    维罗尔神情一滞,霍然转头,看着远处出现的一个雄壮人马族男子,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不仅是维罗尔,其他人马战士,还有北方王等人,都露出震惊之色,那个失踪了十多年,犯下王宫血案的巴尤恩,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

    维罗尔浓眉皱起,脸色变幻,他刚想说些什么。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又一股恐怖的气息涌现,竟是隐隐与漆黑树人分庭抗礼。

    ……

    咚……

    王宫一处,蛮华又承受了一记漆黑树人的攻击,从半空中坠落,将园圃中一座假山给炸出一个大窟窿。

    而人马族老者的气息,也由此消失,似是没气了一样。

    “蛮华,别在那里装死,就算你实力大不如前,又没有,也不会接不住这一击。”

    漆黑树人悬空而立,俯视着下方,并没有追击下去,倒不是傲慢自信,而是在警惕。

    千年前,他偷袭蛮华的次数,不下百次,对于这个人马族强者太熟悉了。

    在那个时代,蛮华可是大陆最顶级的天才,无论是天赋,还是战斗本能,都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近百次的偷袭,其中有数十次,漆黑树人都快成功了,却败给了这人马族老者诡诈的战斗本能。

    是的,蛮华的战斗风格,与人马族的性子大相径庭,无比诡诈,难以捉摸……

    有好几次,漆黑树人都差点被击溃,若非生命树的恢复能力超强,早就死得渣都不剩。

    想到千年前的往事,漆黑树人自然很警惕,防止这老家伙耍什么花样。

    此时——

    假山下有一条隧道,直通之前的那间监控密室,蛮华就是从这里遁走的。

    人马族老者速度飞快,很快赶到了之前的监控密室,那里存放着他准备的杀手锏。

    砰!

    蛮华冲了进来,看到密室里早就在等待的林川,还有一名美丽的特种警备员,以及六手,蓝小喵。

    当然,在密室一旁,还放着一具水晶棺,以及一个装满了水的器皿,里面有一截翠绿如玉的树干。

    “蛮华前辈,你来得可真慢!我都等了好一会儿了……”林川说道。

    “喵……”蓝小喵伸出爪子,打着招呼。

    人马族老者嘴一歪,气得差点想骂人,这小子早就到这里,也不会出来援手。

    “看到我老人家险象环生,你就不会早点出来援手么?”蛮华磨着牙说道。

    “我以为是蛮华前辈你的疑兵之计……”林川无辜的说道。

    蛮华差点一口气吐不出来,他当然不能承认,是被漆黑树人打得节节败退,这在小辈们面前太丢脸了。

    可是,以他对这年轻机械师的了解,蛮华很清楚,这小子一定知道,自己是陷入了险境的。

    “算了,算了……,开始吧……”蛮华摆手道。

    林川点了点头,与蛮华一起,走进密室中的一个房间。

    “林川,他这是要去和那怪物交战?!”

    苏断珀这才反应过来,她心中一急,快步冲到房门前,奈何门已经关闭了。

    “不用担心,川先生有分寸的。”六手劝说道。

    “那可是比九境强者还可怕的怪物……”苏断珀努力平息心绪,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与这年轻人大半年没见,诚然林川表现出来的种种,已经远远超乎她的想象,让她惊觉短短时间内,这男人实在成长太多了。

    可是,那漆黑树人的实力,苏断珀是很清楚的,那是九境巅峰的存在,加上种种可怕的能力,如果在警备部的档案中,可以判断为超越九境的恐怖怪物。

    林川才多大,就算与九境的人马族老者一起,也根本没有胜算。

    “喵……”

    蓝小喵伸出爪子,窜到美女姐姐香肩,不停叫唤着安慰,让她不用担心。

    小家伙并不太担心主人,它深知这主人的谨慎,如果真有危险,凭主人现在的实力,就算是败了,也应该有安然逃走的手段。

    嘭……

    此时,那房间里传出一阵闷响,一股恐怖的气息透散出来。

    “这是……”

    六手只觉毛骨悚然,饶是他早就准备,依然有当场逃离这个密室的冲动。

    这种气息,如同一头远古巨兽,从长久的沉睡中复苏了……

    房间里,惊世骇俗的一幕正在发生,这里原本存放着一具。

    随着蛮华释放力量,注入这具的外壳,这件岩铠般的全身式防护服立时迸发出可怕的能量波动。

    咚咚咚……

    奇异的声音从中传出,林川额头的眼球图案不断旋转,隐隐感到胀痛,这并不是危险、威胁的感觉,而是这种能量波动太过强烈,引起了眼球图案的反应。

    “这就是的真正状态么?”林川喃喃道。

    “这还差得远呢……”

    蛮华脸上不断渗出汗水,其身后的不断发光,从中不断渗出一丝奇异的光辉,注入的核心部位。

    与巴尤恩的相比,人马族老者的这个图纹才是真正的完整,宛如能从背上拔出一把锋锐的宝器来。

    唯有完整的,才能彻底激活……

    嘀嘀嘀……

    林川看着仪器上的能量槽,显示已经快到百分之百了,这是的第二个能量源。

    这也是在封域耗费数天,对进行的一次改进……

    随着一声鸣响,提示能量槽装满了,蛮华坐在地上,面色疲惫,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如今的,唯有拥有核心的你,才能真正的驱动……”

    蛮华叹了口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在封域,人马族老者第一眼看到林川,就感应到其身上有这个残缺的能量核心,这是完整的一种能力。

    昔日的,在被漆黑树人损坏了核心后,其实想要彻底修复,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在那场战争中已经毁了,没有了熔炉,如何能再造的核心。

    但是,作为宝石熔炉的残缺核心,却是可以替代的核心。

    确切的说,其实更加适合……

    林川,作为选定的机主,自然也能发挥的真正威力。

    而的第二能量源,注入了之力,蛮华也能进行远距离协助战斗。

    这也是蛮华准备的杀手锏!

    人马族老者自信,无论遇到任何麻烦,有这样的杀手锏在手,都足以应对。

    现在,蛮华也庆幸,幸亏准备了这一底牌,否则,这次王宫之行真的栽了……

    “穿上吧,拜托了,川小先生。”蛮华慎重说道。

    林川叹了口气,而后命令启动,这具随即打开,自动飞了过来,将其装入其中。

    “机主,正式启动?!”

    随着的声音,一股股能量波动释放,如同漩涡一样,不断向四周扩散。

    “这股波动……,比之前演示时还要强大……”蛮华露出笑容。

    中,林川则是嘀咕,要是打不过漆黑树人,穿着这东西逃跑,肯定也能安然脱身。

    “你……”蛮华顿时气得浑身颤抖,林川要真是穿着逃了,那人马军团千年的威名就毁了。

    “我只是这么一个假设而已……”

    林川说了一声,驱动,嗖得一声,这具武装冲破了房顶,冲了出去。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这个大佬有点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