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出殡,举国哀悼一个月。

    原本就有些惨淡的街面上,到处都挂起了白色的灯笼。

    太子殿下是为了救皇上而死,他死后的待遇自然与旁人不同。

    楚玉留在了楚家休息,没有参加出殡的仪式。

    “大小姐,顾小姐来了。”

    荷花的话音刚落,就见顾长灵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显然是赶路刚回来,还未来得及休息。

    “长灵,你不是在玉龙山嘛。”楚玉急忙起身相迎,见对方如此急迫,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山上一切可还好?”

    顾长灵看着楚玉安然无恙,还未开口说话,眼泪便已流了下来。

    楚玉被她这么一哭,也跟着感伤起来,“好妹妹,你快坐下。”

    顾长灵解开了身上的大氅,与楚玉一起坐在了炭盆旁取暖,“当日之事,想必长卿已经告诉你了。都是一场虚惊,并无大碍。”

    顾长灵是个心机深沉之人,加之又是顾家的嫡女,在宫变的第二日,便被顾老太爷告知了真假太子一事,只是瞒下了楚玉的真实身份。

    “已经宫变一事,城门一直都封着。今日是因为太子殿下出殡才开的城门,我也借机赶了回来。”

    提到此事,顾长灵也是一阵唏嘘,“想不到辅佐了十几年的太子竟是假的,虽然如此,但太子殿下的品性极好,如今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终究是不能走入仕途了,倒是可惜了。”

    陆丰子确实有大才,若是走寻常的科考之路,势必会一帆风顺,也会在政务之事有所建树。

    只可惜……

    “皇上也皇后娘娘心存仁慈,并没有下了诛杀令,就算是对他最大的恩惠了。更何况,人这一生也不见得非要走仕途才能证明自己。他乃楚家嫡长子,若真有才华,便要支撑起楚家的家业才对。”

    顾长灵忍不住笑了,看着楚玉的眼神中也多了一抹怜惜,“想不到,他竟然是你的兄长。如今想来,便也明白了当初皇上为你和三哥赐婚的原因了,想来还有太子这一层面。”

    太子虽然倒台了,失去了权利。

    但楚家却出了一位王妃,有她照应着,楚家只要不学着造反,自然能在北齐屹立不倒。

    楚玉笑而不语。

    “顾老太爷的身体可还好?这次可有跟你一同下山?”

    顾长灵的神色轻缓了许多,靠在椅背上喝着茶水,摇了摇头,“祖父的身子倒是不错,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并未因宫变一事就怎样。这次只有我下山来了,其他人还都在山上。”

    “这次宫变闹腾的这么大,短时间内,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顾长灵点了点头,想到事发当晚有可能发生的血腥场面,不由得看向楚玉,“我听哥哥说,你当时很英勇呢,亲手抓住了欲要逃跑的锦荣姑姑。她可是太后的心腹,厉害着呢。”

    楚玉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也只能莞尔一笑。

    她跟着霍关一路往清凉殿闯,却瞧见一个鬼祟的身影抱着一个大包袱往外跑,这种情况下自然显眼啊。

    于是她就将人给拦住了,待她看清楚眼前之人时,只能感叹自己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楚姐姐,你跟我三哥的婚事也该敲上日程了。除夕夜那日,祖父和两个哥哥已经在商议着了,所需要的物品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三哥如今被封了睿亲王,按着规矩,三哥的大婚是该按着王爷的礼制来办,是需要宫中的礼官操持的,反倒是不需要咱们做什么了。”

    楚玉对这些事是不懂的,但是一想到父皇与母后对自己的那份偏爱,想来这场婚礼必然会十分轰动。

    “这件事就交给长卿去交涉吧。”

    荷花端了时鲜的水果上来,笑意盈盈地说道:“好些日子没看到顾小姐了,顾小姐越来越漂亮了。”

    顾长灵被夸得一愣,半晌才笑道:“这小丫头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还夸起我了?”

    楚玉看着荷花吐着小舌头的模样,笑道:“长卿给了大家许多的压岁钱,所以他们的嘴格外甜。”

    顾长灵回想起自己刚刚一路走来的情景,但凡有人看见她,先是拜年随后就是一顿夸,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想到此,顾长灵有些苦笑,“我那个三哥哥倒是大方,怎么不见他给我压岁钱?”

    楚玉指着荷花,笑道:“你看看,你可是惹祸了呢。”

    荷花自然不会相信这番话,冲着两个人行了礼之后就退了出去。

    “此次宫变,据说若若受到了一些惊吓,我原本想过几日去探望,届时喊你一起去吧。”

    顾长灵大惊,“她怎么了?受伤了?”

    楚玉摇了摇头,“京畿巡防营的人冲进来的时候与大内侍卫发生了一点点的小摩擦,若若被当成了大内侍卫的人质。幸好荣王世子出手,方才免了一场灾事。”

    顾长灵听到只是虚惊一场之后方才长舒一口气。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或是朋友出现任何的伤害,哪怕是一点点的惊吓都不要。

    “荣王世子此次也是有功之臣,听说十五之后便去萍乡了,想来荣王爷很快就能回京了。”

    楚玉点了点头。

    朝堂的制衡之术她不是很了解,但陆之安年纪轻轻有头脑武功又好,这样的人若只是当纨绔,当真是屈才了。

    “若是荣王世子真能在战场上一展雄姿,也不枉费荣王爷这半生戎马。”

    两个小姐妹逐渐将话题从这次的宫变转向了临州,“祖父曾说,待三哥大婚时,要将楚家老夫人请过来呢。如今看来,路途这么遥远,怕是不能够了。”

    楚玉想到祖母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关怀,心里暖暖的。

    “我与长卿商量好了,老夫人就不要折腾了,若是时间来得及,就让父亲和柳姨一同过来。”

    她名义上是楚家的人,至少现在除了楚家老夫人和楚老爷之外,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也没打算将这层窗户纸捅破。

    “小姐,顾大人回来了。”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重生之妖孽王爷毒医妃》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