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五章 可怜的妈妈

    此时的傅盈盈虚岁已经十三岁了,若是没有重生,或许会被王媒婆这一番恶心的话语打击,气急败坏,但她不是啊!经历那么多,她早就看透了,根本就不惧怕王媒婆。

    “谁收了彩礼,你让谁嫁去。”傅盈盈拿起大扫把,就朝王媒婆身上招呼,打得王媒婆猝不及防,狼狈不堪。

    王媒婆跳脚,指着傅盈盈气得跳起来大骂:“你个死妮子,你等着,等你妈嫁到李大富家,我定要让李大富狠狠地揍你。”

    傅盈盈拿起小铲子,铲起地上的狗屎,用力往王媒婆的身上砸去,“要嫁你嫁,东家骗,西家哄,吃了东家喝西家,满嘴谎话,好多女人都被你坑了。你也不怕你家断子绝孙,生儿子孙子没,天打雷破,不得好死······”

    看到傅盈盈的动作,王媒婆连忙往后退,觉得距离安全了,张口就要骂,好巧不巧,狗屎突然来到她的眼前,一部分飞入她的嘴里。一瞬间,还有一部分掉在她的衣服上。

    王媒婆吃狗屎的表情,不可置信中带着恶心,痛苦,狰狞中带着些许不甘,愤怒,屈辱。

    臭死了,恶心死了。

    王媒婆顾不得跟傅盈盈大骂,转身跑走,漱口去。

    刚出院子没多远,有个小水沟,这个王媒婆脚底一滑,摔倒在地,好巧不巧一头撞在了水沟旁边的几个石头上,磕掉了牙齿,满嘴是血。

    傅盈盈看到之后,对着王媒婆的背影,“呸”了一口,坏事做绝,终归有报应的。

    这不,血光之灾就真得来了!

    见人走了,傅盈盈关上了门,心里苦涩,接下来该怎么办?

    傅盈盈回到卧室,环视四周,看到了箱子上放着两床红色缎面的被子,是外公外婆给妈妈准备的再婚嫁妆。外公外婆收了一千块彩礼,全部昧下来,跟卖女儿没什么两样。

    想想她的妈妈,傅盈盈陷入了回忆。

    傅盈盈的妈妈刘美华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农村姑娘,看上了下乡的知青傅志恒。

    傅志恒文质彬彬,个子很高,但身体好瘦弱,干不了农活,就娶了刘美华,这样就能干少一点活,吃饱饭。在七五年结婚,七七年生下傅盈盈,一家三口过得还不错。

    七七年,恢复高考,傅志恒考上大学,回城上大学了,留下他们母女二人在乡下。

    三年后,大学毕业之后,何志恒拿来五百块钱,给傅盈盈,刘美华,并且要求离婚。

    刘美华当然不愿意,好不容易可以去城里过好日子了,不甘心这样离婚,但不知道傅志恒跟外祖父说了什么,外祖父,外祖母反过来劝着刘美华离婚。

    刘美华平日里一直听信父母的话,唯一的一次不听,就是寻死觅活嫁给傅志恒,没想到落到这样的下场。于是在刘美华在父母的劝解之下,离婚了。

    这边刘美华离婚了没半个月,外公就给三个舅舅每家都盖起来大瓦房。

    妈妈的婚姻,被陈世美丈夫和她的外祖父,外祖母利用地彻彻底底,最苦的就是妈妈和她这个被父亲抛弃的拖油瓶了。

    此后,没多久妈妈刘美华就在外祖父,外祖母做主之下,嫁给了隔壁村的一个快四十的光棍,流氓。为此,外祖家收了一千块的彩礼,只给妈妈刘美华做了两床棉被。

    这个妈妈很软弱,很窝囊,但是唯一对傅盈盈好的人。

    继父是个酒鬼,喝了酒就打妈妈,但妈妈一直忍受,不敢反抗,但有一次继父打傅盈盈,想占傅盈盈便宜,但妈妈拿起菜刀警告,谁欺负她女儿,就跟谁拼命。

    想到这,傅盈盈打起精神,不仅仅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个软弱的妈妈,她都不能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