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往深山,树木愈发茂盛,而且山势十分险峻,氧气都变得稀薄了。

    这种地方,对于鹿元元来说,那绝对是极地探险,太难行了。

    氧气稀薄,呼吸都费力。

    再加之这深山老林里蚊虫太多了,她不得不用乔小胖给她的衣服盖在脑袋上。蚊虫太喜欢她了,或许是她几天没洗澡的原因吧,它们可能觉着她特别香。

    “这位陆先生真是以深山为家啊,这种地方都能找到。”用衣服掩着脸,但不得不把鼻子和嘴露出来,不止要闻味儿寻踪,还得说话呢。

    “他的确是以深山为家,这楚州城外所有的山,他都了如指掌。山中猛兽了解此处,但,他比猛兽要更了解这深山。”关先生也有点儿累,或许是有点儿功夫,但在体力上还是和护卫差出一大截来。

    护卫在前面开路,他们可是生龙活虎,鹿元元觉着,即便真的世界末日来了,他们也是最后死的那一批。而她嘛,就是头一批送人头的。

    “慢点儿走,这里的味儿有点杂。”走着走着,鹿元元忽然开口,抬腿把斜过来挡路的树枝踢走。小树杂草太多了,郁郁葱葱。若是田苗的长势能这么旺盛,农民伯伯都得乐开花了。

    听到她的话,在前面开路的护卫立即慢下了脚步,说实话,他们此时根本看不到任何人走过的痕迹了。若不是鹿元元一直在指路,凭他们的经验也看不出这里曾有人走过。

    停下,鹿元元吸了吸鼻子,乔小胖的衣服就包在脑袋上,像个阿拉伯人。

    “你们再往前走个六七十步吧,我觉着,那位陆先生肯定在前头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一场大战,有流血。”她站在那儿,慢悠悠的说,而且,很明显她不太想往前走了。

    一听这话,关先生先着急了,护卫反应也迅速,两个人就先往前走了。

    孔钰仍旧紧紧地跟在鹿元元身边,他的任务就是这个,保证她的安全。

    并且有他在,乔小胖也不再跟着鹿元元身边,他也往前走去了。

    “是与猛兽搏斗吗?”孔钰也还是好奇的,看他们都往前走了,他忍不住问道。

    “未必。”摇了摇头,鹿元元心里有点儿不安,大概是因为这环境,或许是氧气太少了,心脏跳得有点儿不太规律。

    她如此说,孔钰不免更好奇了,若不是与猛兽发生的搏斗,那就是人了。

    这种地方,能碰到什么人?

    就在他们等待的时候,葱郁的山林之中也传来了动静,一个护卫快速回来了。

    “怎么样?”孔钰迎上前一步,问道。

    “确实有搏斗过的痕迹,看样子,不像是猛兽,反而是人与人的打斗。”护卫禀报,他们经历的多,是不是任何人打斗过的痕迹,很容易就看出来了。

    孔钰不由一声惊叹,然后看向鹿元元。

    鹿元元还是那阿拉伯人的样子,小脸儿包裹在其中,再加上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怎么瞅着都很无辜。

    似乎,她是不情愿随着大家来这里的,是被胁迫而来。但实际上,所有人都是随着她才来到这里的。

    “鹿小姐,咱们过去吗?”孔钰问道,声音都不自觉的放轻了。不是因为别的,因为她看起来太无辜太可人了,哪个人都不忍心对着她这样一张脸大声说话。

    鹿元元不是很乐意,但又没什么办法,叹了口气,她点点头,“走吧。”躲不过啊。

    往山里走,越走近,他们说话的声音也更加清晰。他们在分析那边的打斗痕迹,护卫有经验,乔小胖在询问。不用看,他在问的同时,肯定在做记录。

    终于走过来了,这一片,大概方圆十米的范围吧,打斗的痕迹十分明显。

    不过,并不是近期的,喷到树枝还有荒草上的血迹都干涸成了黑色的了。

    可,味儿还在啊。

    到了这里,鹿元元就用衣服把鼻子给捂上了,低头循着血迹慢慢的踱步,这些血,都是喷溅出来的,像花洒一样。

    “陆先生的功夫很厉害吗?”鹿元元问道。

    那边,忧心忡忡的关先生闻言,点了点头,“功夫非常好。”

    鹿元元了然,所以,这么多喷溅的血迹,属于陆先生的,其实不算太多。

    人的味儿不一样,血液也是有独特的味儿的,所以,即便过去了好多天了,但依旧能轻易的闻出哪处血迹属于陆先生。

    “对方功夫也不错,而且,大概两个人。”孔钰跟在鹿元元身后,一边说道。

    “我觉着,这陆先生凶多吉少。”鹿元元声音也不大,主要是不太想让关先生听到。

    孔钰轻轻点头,二对一,又是在这种地方,确实凶多吉少。

    “走吧,人往这边跑了。”转了转,她就寻到方向了。

    护卫立即过来,在前面开路,草树太茂盛,但是能看到有人仓皇走过的痕迹,并且还有血。

    此时也无需鹿元元在提点方向了,根据血迹追踪,是护卫的长项。

    下了一道深沟,这深沟里堆积着厚厚的枯树叶不说,还有一些动物的尸骨。

    因为有枯树叶在,人在其中走过的痕迹就更明显了,完全是跋涉而过,一脚踏进去很深的样子。

    陆申在这条深沟里走了很远,但奇怪的是,自从他下了这深沟,就没有人追他了,只有他一个人的痕迹。

    他走过的地方都有血滴落的痕迹,可见他一直没止血,始终都在滴。

    走了很长很长,终于,陆申终于又拐到了山上去。

    临近深沟的树干上有血手印,明显是他抓着树干来着。

    看到了痕迹,护卫自然是毫不迟疑,就要上去。

    鹿元元也往上走,一手被乔小胖扯着,她一边抬头往上看,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木。但是,她闻着一股腐烂的味儿,只有人腐烂时才会有的味儿。看来,关先生要伤心了。

    她还在思考着这些呢,却猛地听见最前探路的护卫发声,“人在这儿,还活着。”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小王妃她甜又横》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