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乘风皱眉“御膳房怎么伺候的?你们这里不是还有小厨房,也不能好好伺候?”

    “怪他们做什么,我一到夏天胃口就差了。”雁南归哼了一下。

    “你胃口差,那是他们不尽心。去,传朕的话,叫御膳房换花样给辰妃做吃的来,要是做不好,朕就换能做好的。”

    云及应了就去了。

    心想这话传下去,可要把膳房的人吓着了。

    去了膳房,膳房里管事的见他,自然吓得不轻。

    “我说你们是怎么一回事?辰妃娘娘苦夏,这吃不好上火了。你们怎么伺候的?”

    “哎哟……云大人呐,您可来了,我们愁哦……”

    “怎么说?还有什么缘故不成?”云及皱眉。

    “可不是么!这伺候辰妃娘娘饮食的,一贯用的多就是胡大厨和万大厨。自打娘娘吃咱们这里的饭菜开始,就这两位伺候的最多。娘娘也喜欢他们的手艺。尤其是夏天,咱们念着娘娘脾胃虚弱,格外注意。可这做菜的人,他一个人一个手艺不是?胡大厨这忽然就换下去了,辰妃娘娘吃不惯新来的……这……都是奴婢的错。”

    “啧,少给我卖关子,既然伺候的好,怎么就换了?”云及皱眉。

    “嗨,这不是前几日,静贵妃娘娘摆宴么,怎么就说一道松子豆腐做的不好。要罚做这个菜的厨子,正好就是胡大厨做的。这不,就……罚了二十个板子。还说不许在这伺候了,赶去了太妃们那边的膳房里头伺候去了。”刘掌事叹气。

    “啧,先去把人调回来,赶紧的。我这就去跟陛下回话。”云及皱眉,这静贵妃怕不是故意的?

    “哎,有了您的话,奴婢才敢去呢,不然……也是吃挂落不是?”刘掌事笑道。

    “好好伺候,你们膳房里勾心斗角,外头是不管,可要是伺候不好主子们……尤其辰妃娘娘,那是什么脾气性子,你们也知道的。”云及道。

    刘掌事哪敢说不知道?

    那位对主子都敢下狠手,要是奴婢做错事,怕是要活活打死了。

    回到了昭纯宫,云及简单回答“惯常伺候辰妃娘娘的厨子,走了一个,之前给静贵妃娘娘做菜没做好,受罚了。奴婢就叫人调回来,日后叫他不给静贵妃娘娘做就是了。”

    “嗯,朕知道了。”

    “你自己用惯了的厨子走了,自己不会叫回来?这时候你的脾气呢?”舒乘风笑话雁南归。

    “啧,我还真就没感觉出来。膳房也是一点都没露出来。下面人也不知道。”雁南归翻了个身“小事罢了,调回来就是了。”

    “你这病了的时候,还真好说话。”舒乘风失笑“罢了,朕也看过你了,你午膳自己好好用。晚上朕再来。北宸殿还一堆公事呢。”舒乘风起身。

    雁南归只是象征性的挥挥手“送陛下。”

    舒乘风摇摇头笑着走了。

    出了昭纯宫就道“瞧她那样,也就病了能老实点了。”

    “那您也不盼着辰妃娘娘总是病啊。”云及道。

    “我是不盼着,不过她这身子,啧啧。”

    “黄太医不是说了么,娘娘如今补养的很好了。之所以每年有几次小病也不碍事。娘娘如今跟以前全然不一样的。想要皇嗣也不是没有机会。”

    “皇嗣,你看她是真心不想要么?”舒乘风问。

    “……这,奴婢不太懂,但是为女子,会有不想要孩子的么?只怕是,辰妃娘娘只是觉得自己机会不大,不想就不失望吧。”云及道。

    舒乘风想了想,觉得这个解释有道理,点点头就往御撵上去了。

    雁南归睡了一会起来用午膳,有一道凉拌藕丁。

    就叫她胃口大开,竟是喝了两碗粥,吃了一个饼。

    膳房里,刘掌事拍了一下瘸着腿的胡大厨“你算是遇见贵人了。”

    胡大厨憨厚一笑“还是您提拔。”

    “我提拔,是你自己有用,这宫里头,没用的人,提拔也提拔不起来。你以后也别管旁人的膳食了。就好好伺候辰妃娘娘。这以前那,我看着这一位,悬。”

    “就跟那九天上的菩萨似得,看得见,但是不真。可如今我再看,啧,这一位不真,那飞鸾宫那一位就真了?怕是更不真。这后宫里头,来来去去,还真就不好说。抱住一个,就不挪窝更好。”

    “奴婢是个粗人。只想着怎么伺候好。别的奴婢是不懂,可这辰妃娘娘回回赏赐,那可是实实在在的钱。就这一点,就值得好好伺候啊。”胡大厨道。

    刘掌事一笑“嘿,你小子倒是憨人有憨福,说的有理。”

    刘掌事笑着走了。

    其实他早就预备好了,只等辰妃娘娘要胡大厨拿手菜的时候,就可以把人捞回来了。

    可这不是还没等到,就有这事么。

    要是直接去找,那就不对了。

    那就是膳房明着站队了。

    膳房怎么能站队呢?

    那不是叫各处侧目?

    如今也好,不过日后还是要尽心伺候呢。陛下这话可是说了,要是伺候不好,就换人。

    辰妃娘娘这里,那可是热乎地方。

    晚上时候,舒乘风果然又来了,晚膳还是一起吃。

    雁南归喝了梨子汤,嗓子好些了,不过也还是不想说话。

    舒乘风倒是有精神,与她闲话了一会。

    病了的人,没什么力气,很早就睡了。

    自然也不肯应付某人纠缠,纠缠狠了就生气。

    舒乘风本就是逗她,还能真那么禽兽?

    所以,笑了一场就睡了。

    清秋阁里,梅小仪也睡了。

    姚黄与魏紫在门口坐着说话。

    “小仪病着,陛下也不来……”

    “是啊,这可是比不得,那一位病了,陛下上午去,晚上还去。也不能侍寝,哎……”

    两个人也只敢说这么一句。

    可后宫众人看去,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要是这会子,还能昧着良心说雁南归不得宠,或者得宠是因为家世,那可真是瞎。

    雁南归可不管别人想什么,她能睡懒觉不起来请安,就觉得很是自在了。

    可惜,皇帝陛下没有这个好命啊。

    (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或且百度输入“”,就能进入本站)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二婚必须嫁太子》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