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见曜拿着罐头,没有回应,也没有放下。

    隔了几秒,他才开口问道:

    “它会唱歌吗?”

    “嗯?”陈贤宇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这时,龙悦红拿着两个黄色塑料饭盒,从“活动中心”外面窜了进来,看见了商见曜。

    他满脸笑容地打起招呼:

    “等下一起吃饭!”

    “你会请我吗?”商见曜放下罐头,站了起来。

    龙悦红想都没想就摇头道:

    “不会。

    “你不是还有不少补贴吗?”

    虽然商见曜的父母没留下什么遗产,但公司有给一定的抚恤,等到他上了大学,则又多了每个月1200点的补贴——每一名大学生都有。

    这让商见曜勉强能维持温饱。

    而补贴截止期是大学生分配到工作,正式上班后一个月。

    商见曜脸上未出现被拒绝的尴尬,笑着说道:

    “有开心的事情不是应该分享给朋友吗?”

    “你想说,请吃饭就是最好的分享方式?”龙悦红这两个月已经越来越习惯商见曜跳跃的思维。

    听着两人对话的陈贤宇笑呵呵插嘴道:

    “是啊,小悦,你下午还那么沮丧,晚上就变得这么开心,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不要叫我小名……”龙悦红先是嘟囔了一句,接着笑容满面地说道,“我妈说不用等明年统一婚配,她和我爸有几个同事的女儿没考上大学,刚参加工作,她准备介绍我们认识认识,看能不能发展恋爱关系。”

    公司员工只有一次考大学的机会,如果失败,则会统一分配工作(等到工作以后,如果表现出色,会有推荐读大学的名额),而这个时候,他们往往才18岁,没到强制参加统一婚配的年龄。

    这个阶段的年轻人都很向往自由恋爱,毕竟这肯定比随机分配要强,不是纯粹地拼运气,且有感情基础。

    当然,能真正自由恋爱的也不多,因为开始工作以后,每天清晨7点30分出门,晚上6点下班,固定在一个岗位上,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午休加吃饭时间,而到了晚上9点,“活动中心”关门,路灯熄灭,大家不得不回家,准备休息,所以,年轻人们能接触到的合适异性很少,能接触的时间也有限。

    相对来说,无论是普通学校,还是大学内,自由恋爱出现的都更加频繁。

    龙悦红说着说着,突然有些忧郁:

    “也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看上我,做了基因改良才1米75,长得也一般,成绩还谈不上多好,都没有被哪个部门预定……”

    “那边好像有什么事情……”商见曜打断了龙悦红的自艾自怜,指着几米外的一张旧桌子道。

    那里围了不少员工,仿佛在讨论什么事情。

    龙悦红一阵好奇,跟着商见曜走了过去。

    他扫了一圈,看见位熟人,遂脱口问道:

    “任姨,你们在说什么啊?”

    他口中的任姨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穿着涤纶衬衣,眉目姣好,头发简单地盘了个髻。

    她叫任洁,就住在龙悦红家隔壁,是公司“战略委员会”下属部门的员工,只有D3级。

    任洁看了龙悦红一眼,叹了口气道:

    “我们在说最近的一个流言。”

    “什么流言啊?”龙悦红好奇追问道。

    这个时候,陈贤宇陈老头收回了目光,看向面前摆放的那堆军用罐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吞了口唾液。

    他似乎回想起了当初饥饿到极点时,打开类似军用罐头的感受。

    “它真的会唱歌啊……不,它让我的肚子和灵魂唱起了歌。”陈贤宇产生联想,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另外一边,任洁环顾一圈,压低嗓音道:

    “据说公司想剥夺大家的生育权。”

    “啊?”这个话题有点出乎龙悦红意料,他短暂竟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意思。

    任洁看了眼保持着微笑的商见曜,继续说道:

    “公司可能会让想要孩子的夫妻,在医生指导和帮助下,上交生物材料。

    “然后,在研究区建立一个大的‘生育中心’,统一进行试管培养、人造子宫孕育、婴儿成长辅助和干预,总之,等你们接回自己的孩子时,他们可能都好几岁了。

    “哎,说是要将女性从怀孕生育之中解放出来,缓解公司劳动力的不足。”

    任洁说到这里,旁边围观的一位二十来岁女性忍不住开口道:

    “这岂不是好事?”

    “这怎么能叫好事?”任洁脸色一沉道,“孕育生命是神灵,呃,上天,赐予我们的神圣权利,怎么能交给机器呢?到时候,你们怎么和自己的孩子建立感情?”

    “是啊是啊。”坐在她斜对面的一位男性摸着头发,忧心忡忡地说道,“据说旧世界就是因为进行了一系列不遵循伦理的禁忌实验,才最终毁灭的。”

    任洁频频点头,转而看向商见曜和龙悦红:

    “小商,小悦,你们是怎么看的?是不是也觉得孕育生命是人之所以叫做人的关键,是上天赐予的神圣权利?”

    商见曜毫不犹豫地点头道:

    “是啊。”

    龙悦红见任姨眼睛圆睁,血丝外显地看着自己,低低“嘶”了一声道:

    “是啊是啊。”

    “你们还是很明白事理嘛。”任洁露出了笑容。

    此时,有位员工笑道:

    “你们是不是太认真了?这还只是一个流言啊,我舅舅在董事会下属机构工作,都没听说过!”

    任洁很严肃地回应道:

    “只是提醒一下大家。到时候如果有人来征询意见,一定要反对。”

    有人沉默,有人点头,有人联想丰富地问道:

    “如果真实行这个规定,那会不会取消婚姻,取消统一婚配?”

    之前提及旧世界传闻的男子拿着腔调道:

    “不会。

    “季董说过,和谐健康的婚姻是当前环境下维持员工精神状态稳定的关键。”

    季董叫季泽,是公司董事会成员,副总裁,M3级高层,他时常在广播里发表讲话,岁末年初还会通过“活动中心”的显示屏向大家问好。

    众人讨论之中,“活动中心”隔壁突然传来了一阵铃声:

    “叮铃铃!”

    除了少数几个,绝大部分人仿佛听见了冲锋的号声,同时站了起来。

    这一遍响铃来自“物资供应市场”,是提醒大家食堂开门只剩三分钟了。

    见邻居们开始往“员工食堂”移动,龙悦红瞄了眼身边的商见曜:

    “你竟然赞同了任姨的话。”

    商见曜目视前方道:

    “你换种说法再问问。”

    龙悦红微皱眉头,略感疑惑地想了想道:

    “你认为将女性从怀孕生育中解放出来的‘生育中心’制度怎么样?”

    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这岂不是好事?”

    “……”龙悦红无言以对。

    说话间,两人已是来到“物资供应市场”外。

    这里没有大门,让人一眼就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左边是摆放着一条条长案和一个个柜台的市场,许多不想在食堂就餐的员工正在里面挑挑拣拣,默默计算,右边则是“员工食堂”,有门有窗,香味外溢。

    没过多久,食堂大门打开,495层的员工们或拿着自己的餐具,或空着双手,秩序井然地走了进去。

    商见曜没带饭盒,进入后与龙悦红分开,拐向右侧,领了两个木制的大碗和一个餐盘。

    然后,他端着餐具,按照固定的路线,跟随前面的人,走向不同的窗口。

    “半斤红薯饭。”

    “一份烩白菜。”

    “两个杂粮馒头。”

    “一份水煮土豆。”

    走完四个窗口后,商见曜那两个碗已经装得满满当当——烩白菜顶着水煮土豆和两个黄扑扑的馒头,红薯米饭将另外一个碗撑得似乎要裂开。

    而这已经花了商见曜14个贡献点:红薯米饭半斤5点,杂粮馒头一个两点,水煮土豆一份2点,烩白菜带油花一份3点。

    最后,商见曜来到了飘着最浓郁香味的那个窗口。

    这是肉食窗。

    他从左到右看了一遍,又从右到左看了一遍,犹豫了下道:

    “给我一份红烧肉,多点汁。”

    窗口穿灰蓝色制服的阿姨拿着勺,弄了三块手指长、肥瘦相间、颜色诱人的红烧肉起来,倒向了商见曜装红薯米饭的那个碗。

    勺里泛着酱油色的肉汁飞快渲染开来,润泽了小半碗饭。

    “还好你来得早,再迟点就没了。”窗口阿姨与商见曜家处在同一片“街区”,对他很是和善,“32点。”

    商见曜看了眼沉甸甸的三块红烧肉,拿出自己的电子卡,在机器上刷了一下。

    他随即说了声谢谢,端了份免费的清汤,在食堂内走了一阵,找到了龙悦红,坐到了对面。

    “哇,奢侈。”龙悦红看到他的晚餐,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句。

    商见曜没有理他,先将拌了肉汁的部分红薯米饭弄到一边,然后夹起一块红烧肉,轻轻咬了一口。

    感受到肉香在口中爆发,商见曜连忙低头,刨了口未沾染肉汁的红薯米饭。

    他越吃越快,等到三块红烧肉吃完,红薯米饭和烩白菜只剩下小半,水煮土豆和杂粮馒头则一点没剩。

    最后,商见曜把烩白菜倒进饭碗里,拌入了有肉汁的剩余红薯米饭内,呼啦啦一口气吃完。

    “满足啊。”商见曜和对面的龙悦红同时放下碗筷,叹息出声。

    喝完清汤,龙悦红随口问道:

    “去‘活动中心’吗?”

    商见曜摇了摇头:

    “回去听广播,早点休息。”

    PS:上一章手滑,写商见曜生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多按了个2,现在已修订。。

    PS2:求推荐票~

    PS3:我手滑点了发布,本来是想定时的。。这个,就当感谢大家吧,晚上还有。。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长夜余火》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