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喂完奶,应将婴儿竖直抱起20至30分钟;

    “应在婴儿极端饥饿前喂奶……

    “……”

    任洁布道的声音轻柔回荡于房间内,沈度等人听得极其认真,时不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纸笔,记下自认为重要的内容。

    商见曜始终保持着一开始的姿态,专注地望着任洁,只是眼睛似乎有点失去焦距。

    过了二三十分钟,任洁停了下来,目光扫过众人道:

    “今天到此为止。

    “以上都是神灵的教诲。”

    “赞美您的宽容!”沈度等人还没开口,商见曜已伸出双臂,做抱婴儿轻轻摇晃状,显得非常积极。

    “……”其余教众愣了两秒,最终还是学着商见曜,并排双臂,屈起肘关节,轻轻摇晃着道,“赞美您的宽容!”

    任洁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有说。

    她看了眼手腕上戴着的那块陈旧电子表道:

    “时间不早了,我们需要在路灯亮起前回到自己家中。

    “接下来是最后一个环节,圣餐礼。”

    说完,她和那名李姓女子一块,经过道进入了里面的房间。

    不到一分钟,她们一前一后出来,一个拿着各种餐具,有小碗,有大碗,也有塑料饭盒和瓷勺,一个捧着装满黑乎乎事物的圆柱形大容器。

    浓郁的香味迅速飘入了商见曜的鼻子,让他忍不住抬起右手,抹了下嘴角。

    那是芝麻和糖混合的香味!

    类似的事物,包括普通点心,一斤可是要60个贡献点的,比猪肉还贵!

    至于高档货,差不多要720点一斤,商见曜每天的早餐也才花8到10点。

    很快,李姓女子将餐具分发给了众人,任洁则一手抱着半透明的塑料容器,一手拿着汤勺,将里面的黑乎乎食物舀入教徒们的碗里、饭盒里,一人一勺。

    每给一人,她都会说一句:

    “这是今天的圣餐,黑芝麻糊。”

    分到圣餐的人则会庄严回应:

    “赞美您的宽容!”

    作为新入教的成员,商见曜是任洁和李姓女子之外最后一个分到的,那一勺相当多,几乎填满了他手中的小碗。

    “这是今天的圣餐,黑芝麻糊。”任洁照例说道。

    商见曜无比虔诚地回应:

    “赞美您的宽容!”

    分发圣餐的任洁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执岁”司命的化身,所以,“您”指的是司命,而非任洁。

    李姓女子观察着商见曜的表情变化,微笑问了一句:

    “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商见曜一手端碗,一手抬起,又抹了下嘴角。

    任洁和李姓女子没再说什么,回到床边,分了剩余黑芝麻糊,微埋脑袋,低沉开口道:

    “赞美您的宽容。”

    众人附和了一句,然后开始享用圣餐。

    圣餐似乎早就弄好,略微有点发凉,但这不影响它的味道,浓香,甜蜜,又有芝麻的独特气质。

    商见曜小心尝了一口后,略作停顿,运勺如飞,将那黑芝麻糊不断地送入口中。

    当,当,当,他连黏在碗壁上的那些都没有放过,刮得干干净净。

    吃完之后,他左右看了一眼,用手背抹了下嘴巴。

    等到圣餐礼结束,众人齐声赞美了一次执掌十二月的司命,排队将餐具还给了李姓女子和任洁。

    轮到商见曜时,李姓女子笑着问道:

    “你是第一次参加聚会,有什么感想?”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很好吃。”

    李姓女子表情一滞,转而问道:

    “对我们有什么建议?

    “不用顾忌,既然加入了教团,大家就是亲人,亲人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商见曜想了想道:

    “圣餐再多点。”

    “……还有呢?”李姓女子勉强笑道。

    商见曜眼眸微动道:

    “要提前刷牙。”

    李姓女子忍不住咳了一声:

    “各位可以离开了。商见曜留下,‘引导者’有话对他说。”

    沈度等人相继离开,李姓女子和她丈夫一起,抱着餐具,进了里面那个房间。

    任洁走到商见曜面前,笑容温柔地说道:

    “你刚加入教团,需要尽快掌握祈祷相关的知识。

    “放心,这都很简单,我主司命是执掌岁月的真正神灵,并不在意这些,没有繁文缛节。”

    商见曜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任洁放缓语速道:

    “我们没有固定的祈祷时间,但往往选择清晨刚醒那会,感谢司命让自己还活着。

    “我们最重视婴儿的诞生和死者的离去,所以,我们正式的祭礼或者说宗教仪式在新生命满月或死者下葬时,平时则是类似的布道,时间不固定。

    “嗯,十二月的第一天有大祭礼,迎接我主司命的到来,而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同样有大祭礼,愿我主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行礼的方式你已经学会了,就是模仿抱婴儿轻轻摇晃的样子。相应的语言主要分三类:在涉及死亡、逝去的话题时,说‘终将归于司命’;在提及生命的崇高、我主的恩典时,用‘赞美您的宽容’;在牵涉新生命时,可以说‘新生如日’或者‘生命最重’。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至于圣餐,每次都不一样,可能是黑芝麻糊,也可能是牛奶、果汁、豆浆、肉汤、菜汤、酸奶,呵呵,你有发现它们的共同点吗?”

    商见曜略作思考道:

    “都很好吃。”

    “……”任洁保持着笑容,“它们都是流食或者接近流食,而流食是新生命和将逝者的主要食物。”

    不等商见曜开口,任洁指了指房门: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商见曜回头看了一眼,没有迈步,转而问道:

    “任姨,一共有多少位执岁啊?”

    “正常人了解到执岁的定义后,肯定以为有十二位,但其实不是。”任洁笑道,“执岁们一共十三位,其中有一位是代表闰月的执岁,呵呵,在不讲闰月的地方,祂象征全年。”

    “祂尊称是?”商见曜追问道。

    任洁摇了摇头:

    “我也不清楚,我们信仰的是司命,不用了解其他执岁。”

    商见曜没再多问,转身离开了A区35号这个房间。

    借助手电筒的照明,他原路返回了B区196号,每次接近十字路口时,他都学着沈度,关掉电筒,贴墙而过。

    回到家中,商见曜走到洗手台前,拿起瘦到似乎只有薄薄一层的牙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出一点到毛发稀疏的牙刷上。

    认认真真刷完牙洗完脸,商见曜见天花板还未亮,遂坐到木桌前,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他抬手捏了捏左右太阳穴又放了下来。

    …………

    上方密布着“群星”的宽广大厅内,商见曜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他先是看了眼附近冰凉漆黑的金属墙壁,接着抬起脑袋,仰望高空。

    那数不清的璀璨光点就如同教科书里描述的星辰一样,组成了一个又一个星系,而一个又一个星系构成了多条河系。

    这些“银河”般的星团间存在着边界,但又不是那么分明。

    商见曜早就数过这里有多少条“银河”,现在,他又一次开始默数:

    “一,二,三……十一,十二,十三。

    “十三……”

    他沉默下来,身影逐渐淡去,消失在了囊括着群星般的大厅内。

    …………

    又等了一阵,商见曜看见窗外瞬间变得明亮。

    街道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同时亮了起来。

    这座地下大楼迎来了天明。

    依旧穿着那件暗绿色厚棉大衣的他拿上自己的塑料饭盒,走出房间,前往C区。

    目标地点:“物资供应市场”。

    途中,商见曜遇到了就住在附近不远处的龙悦红,很明显,对方提前起床了,没有在公共厕所排队。

    “今天就要出分配结果了……”龙悦红刻意在这条路上等着商见曜,就是为了有人分担内心的紧张。

    “是啊。”商见曜望向前方,看见一名女子在房间门口轻哄哭闹的婴儿。

    他的表情瞬间变化,既像在思考什么,又透着点迷茫。

    龙悦红看了他一眼,边和他一起前行,边问道:

    “你,怎么了?

    “昨晚做噩梦了?”

    商见曜沉默了两秒道:

    “怀疑人生。”

    PS: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长夜余火》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