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商见曜的回答,龙悦红难以理解,也就懒得去理解。

    两人随意闲聊着,结伴前往“物资供应市场”,等到“员工食堂”开门,各自花费8个贡献点,要了一个水煮鸡蛋,配两杂粮馒头和一碟酸菜。

    用完早餐,商见曜和龙悦红带着饭盒,进入“活动中心”,坐到大厅角落里,等待分配结果出来。

    此时,“活动中心”空空荡荡,只有在这里工作的员工们,于陈贤宇陈老头的注视下,忙碌地擦拭着、清扫着、摆弄着。

    清晨在这里锻炼和聊天的老者们已经不在,他们或送小一辈去学校,或直接前往自己的工作岗位了。

    ——公司规定,年满60岁者,可调至较轻松的岗位,或让工作量减半,等到75岁,他们才能真正不用工作,每月都有基于自身员工等级的补助。

    不过,那种满了75岁,随时能到“活动中心”来玩的退休员工并不多,因为没普及基因改良的前面几代,在物资匮乏,营养不足的环境下,很少有人能活到75岁。

    龙悦红无声吸了口气,没话找话说般道:

    “我昨天见了我妈一个同事的女儿。

    “她刚18岁,在‘娱乐部’下属的广播站工作,有一米七出头,长得很好。

    “你说,她有没有可能喜欢我?哎,做了基因改良才1米75,长得也一般,各科成绩只能说中等,都没有部门预定我……”

    商见曜右眉微动道:

    “她叫什么?”

    “冯云英,呵呵,她不认识后夷,她们不在一个组。”龙悦红还以为商见曜想问后夷的情况,毕竟公司很多员工都是这位播音员的忠实听众。

    商见曜不见失望,继续问道:

    “住哪层楼哪个区?门牌号是多少?”

    “你问这些做什么?”龙悦红又惊又疑。

    商见曜看了他一眼:

    “去找她问一问有没有可能喜欢你。”

    “……”龙悦红再是没经验,也知道这会把事情搞砸,“哈哈,别开玩笑了。”

    他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商见曜,你希望进哪个部门?”

    “安全部。”商见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龙悦红的嗓音差点无法控制:

    “你疯了?

    “这很危险的!不要以为有餐补就是好事情!哈哈,你又在开玩笑了。”

    “安全部”是公司所有部门里最不安全的一个,每年的员工死亡率是其他部门加起来的几倍。

    这是因为他们负责着许多对外行动,包括但不限于押送大宗物资通过荒野、与入侵势力范围的人或者迁徙到这边的怪物群战斗、守卫地下大楼之外的哨所、深入荒野寻找旧世界遗迹、保护科考团队完成相应计划。

    这就导致“安全部”的员工时常得面对污染、疾病、怪物、无心者和枪林弹雨,有人受伤,染病,出现畸变,乃至死亡,在所难免。

    龙悦红被商见曜的答案吓到时,孟夏等人相继进入活动中心,按照熟悉程度各找不同的区域坐下。

    杨镇远和商见曜、龙悦红关系很好,既住在同一层楼,又同时考上了大学,进入同一个专业,所以,白净斯文的他扫了一圈后,直接走向了两人。

    “咦,你怎么没什么力气的样子?没吃早饭?”龙悦红看着杨镇远过来,关心地问了一句。

    杨镇远脸庞一红:

    “吃了。

    “只是有些累。”

    “为什么会累?”龙悦红一脸的不解。

    杨镇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转而看向商见曜,叹了口气道:

    “原来结婚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情。

    “不过,还是挺好的,你们也要尽快找到对象啊。”

    说着说着,他不自觉露出了笑容。

    龙悦红觉得自己懂了,没再多问,继续起刚才的话题:

    “杨镇远,商见曜刚才开玩笑说想去‘安全部’!”

    杨镇远认真想了想:

    “如果能限制在内勤岗,我也想去,待遇真的很好。”

    “安全部”员工的薪水和其他部门没有区别,都按照公司的规定来,但因为他们需要高强度的训练,所以每天都能吃一顿肉——训练日、执勤日在“安全部”专属食堂就餐,价格便宜,分量又足,平时则有餐补发放。

    这对公司许多员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这不废话吗?如果真限制在内勤岗,所有人都想去,呃,除了管理层和喜欢搞研究的那些人。”龙悦红不屑说道,“可惜啊,‘安全部’的内勤岗和外勤岗是轮流来的,除非你能进入大老板专属卫队、管理层直属行动集群、重要项目保卫集群。”

    一直没有说话的商见曜突然开口道:

    “我想值外勤。”

    “……”龙悦红伸手在商见曜面前晃了一晃,“你脑子真出问题了?外面有多危险,你不知道?”

    “安全部”员工众多,大家或多或少都认识那么几个,知道灰土上目前是什么样的状况,知道外面依旧是混乱多过秩序。

    相比较而言,安宁、有序、能保证基础物资供应的公司内部简直可以称之为天堂。

    正因为如此,哪怕“安全部”值外勤有相应的补贴,且能将不用上交不用销毁的灰土物品带回自家,也没多少人发自内心地想去。

    为了鼓励大家加入“安全部”,董事会对相应员工的升迁非常大方,许多人在普通岗位上,可能一辈子都只到D3,无法成为资深员工,“安全部”的职员也许一年,甚至半年,就能到D4,同时,从“安全部”退伍,转入正常岗位的,全部提一级。

    杨镇远也无法理解商见曜的想法,不过,他没有反驳,只是指出:

    “‘安全部’的员工基本都在已婚已育的人里面挑选,很少找才婚配或尚未婚配的。”

    “是啊是啊。”龙悦红笑着点头。

    他看着商见曜道:

    “你为什么会想值外勤?”

    “为了拯救全人类。”商见曜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

    “咳咳咳。”龙悦红和杨镇远同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就在这时,两个穿黑色制式衣物的人从外面进来,将一个密封的纸袋交给了“活动中心”主管陈贤宇陈老头。

    龙悦红、杨镇远、孟夏等人同时站了起来,屏住了呼吸。

    那个纸袋里装的就是这次的分配结果。

    与统一婚配需要公示不同,分配结果因为涉及保密条款,所以是用信的形式告诉对应的人,整个过程中,别的人无从知晓。

    确认纸袋未有破损,签名交接后,那两名隶属于“董事会”的员工后退至陈贤宇旁边,监督接下来的发放过程。

    “这么快,看来我们是第一批……不知道是什么岗位……”龙悦红一紧张就忍不住说话。

    商见曜瞥了他一眼道:

    “先假设自己进了‘安全部’,这样,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都不会更差。”

    “有道理!”龙悦红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干脆就照着商见曜的提议来。

    陈贤宇陈老头将纸袋展示给众人看了之后,破开封口,取出了一叠叠信。

    接着,他念出了信封上的名字:

    “钟晓敏。”

    一个女孩上去,接过信封,快步走到旁边拆信。

    “杨镇远。”

    ……

    “孟夏。”

    ……

    “龙悦红。”

    ……

    “商见曜。”

    ……

    一个个名字被念出,一个个人走了上去,接过那决定自己命运的信封。

    他们都没有回避,直接就在“活动中心”拆开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龙悦红立在陈贤宇不远的地方,双手略微颤抖地展开了纸张:

    “龙悦红,电子卡编号02511013768:

    “请在中午十二点前,前往647层14号房间报到。”

    647层……龙悦红脑海嗡了一声,手中的信纸轻飘飘落往地面。

    他连忙又捡了起来,看了几遍,希望自己刚才看错了。

    可惜,并没有。

    “完了,完了……”他自语出声,脸如死灰。

    这栋地下大楼共650层,最靠近地面的5层属于“安全部”。

    所以,前往647楼报到意味着加入“安全部”。

    啪,商见曜拍了下龙悦红的肩膀。

    龙悦红缓慢转身,目光呆滞:

    “完了,完了……”

    商见曜笑容略显灿烂地说道:

    “我分配到‘安全部’了。”

    “啊?”龙悦红从噩梦中惊醒,一把拿过了对方的信。

    他迅速扫了一眼,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

    “商见曜,电子卡编号02509083626:

    “请在中午十二点前,前往647层14号房间报到。”

    “我们在一个地方?”龙悦红稍微平静了一点。

    “看起来像。”商见曜笑着回应道。

    “我们为什么这么倒霉啊?”龙悦红见有人作伴,不再那么失落和沮丧。

    商见曜微侧脑袋道:

    “我是自己申请的。”

    “……”龙悦红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孟夏、杨镇远、钟晓敏等人都看到了自己的分配结果,或兴奋,或高兴,或低落,或悲伤,但都没有龙悦红反应那么激烈。

    “商见曜,你分配到哪里了?我是去36层的研究所。”杨镇远拿着信纸,靠拢过来。

    商见曜笑容满面地回答道:

    “安全部。”

    瞬息之间,“活动中心”的大厅变得极为安静,那些悲伤低落的人先是诧异,旋即觉得自己的分配结果好像也不是那么糟糕。

    龙悦红见状,不想待在这个地方,拉了商见曜一把,低声说道:

    “去报到吧,哎,只能先报到。”

    这是无法反抗的结果,除非想被公司放逐全家。

    就算有些渠道,能疏通关系,也得先报到,后尝试调离。

    不过,有类似关系的人,早就走“预定”路线了。

    商见曜对杨镇远挥了挥手,拿上自己的饭盒,和龙悦红一起走向C区另外一边。

    那里有通向最上面五层的电梯。

    龙悦红沉默着跟随商见曜走了一阵,忽然抿了下嘴唇,低声开口道:

    “至少,能看见真正的天空……”

    PS:感谢公输吟尘同学打赏白银盟

    PS2: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长夜余火》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