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车上,蒋白棉看着后视镜,呵呵笑道:

    “你们刚才有发现什么吗?”

    “那群荒野强盗挺冷静的,素质不低。”龙悦红回想着书本上学来的各种词语,希望找到最恰当的描述。

    商见曜将搁在车窗上的“狂战士”突击步枪收了回来:

    “除了头目和另外一个,剩下都有强烈的攻击欲望,随时会开枪的那种。”

    “不错啊!”蒋白棉颇为诧异,“没经历过多次战斗和各种危险的人,竟然能敏锐察觉到敌意、攻击欲望等相对抽象的东西。”

    “天赋。”商见曜一脸认真。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基因改良过程中出现一定的突变是正常现象。”

    她旋即笑道:

    “那么,你觉得你观察到的现象能说明什么?”

    商见曜侧头看向龙悦红,笑着催促道:

    “考你呢!”

    “说明,说明他们,他们……”龙悦红隐约有些灵感,可由于这是别人提出的问题,需要他来回答,让他有点压力,相对紧张,所以,怎么都抓不住那一闪而过的念头。

    “说明他们有强烈的自杀倾向!”商见曜帮他做出了回答。

    “你在搞笑吗?”龙悦红忍不住说了一句。

    然后,他据此有了联想,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我明白了!

    “在我们展现了强大的火力且给出了友善的态度后,他们还有那么强烈的攻击欲望说明他们有不小的信心能解决我们,而这从他们的人数、武器和其他装备上都无法看出。

    “他们的车里有秘密武器?他们中某个人具备外表看不出来的可怕实力,比如,接受基因改造实验活了下来?或者,他们周围还潜藏着不少同伙?”

    蒋白棉“嗯”了一声:

    “下次再遇到他们,不要给他们准备的时间。”

    “是,组长!”商见曜和龙悦红同时做出回答。

    吉普车继续前行,绕过一片片黑沉泥泞的地方,在畸形生长的稀疏树木和大片杂草间,艰难奔往远处。

    坐在后排右侧的商见曜突然直起身体,取下了挂在武装带上的“冰苔”手枪。

    这手枪通体呈银白色,握把有防滑的花纹。

    它在阳光下闪烁着明显的金属光泽,精致的仿佛艺术品。

    商见曜双手拿着这把枪,开始熟练地拆解,检查每一个细节。

    有序悦耳的金属碰撞声里,商见曜将最后一枚黄澄澄的子弹压入弹匣,完成了“冰苔”的重组。

    上好弹匣,他将冰苔挂回武装带上,抽出了“联合202”手枪。

    这把枪的枪身也是银白色的,只是握柄镶嵌有黑色的防滑材质,和“冰苔”相比,它枪管更粗,各个地方的细节更为粗犷。

    商见曜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操作后,开始折腾那把黑沉沉的“狂战士”突击步枪。

    作为“盘古生物”自产的武器,这把枪同样非常有设计感,充满了未来风、工业风。

    做完检查,商见曜将这把纯黑色的,闪烁金属光泽的武器架到了车窗上,伏低身体,瞄准起外面不同的目标。

    龙悦红在旁边看得心里毛毛的,等到商见曜终于“安静”下来,忙开口问道:

    “你在做什么?”

    商见曜头也不回地说道:

    “校枪,准备,以及演习。”

    龙悦红顿时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

    “不要把大家弄得这么紧张嘛。”

    “真发现了什么,我会开口提醒你们的。”商见曜收回突击步枪,坐直了身体。

    “组长,你看……”龙悦红寻求起正义的裁决。

    蒋白棉抬手摸了摸左耳内的金属装置,难掩笑意地回应道: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不等龙悦红重复,她“嗯”了一声:

    “之前忘记提醒你们了。

    “在荒野上,必须始终保持适当的警惕,不过嘛,也没必要警惕过度,太紧张的状态很快就会带来疲惫。

    “好了,吃午餐吧,压缩饼干、能量棒和水,不用刻意停车了。”

    龙悦红和商见曜没再说话,各自拿出食物,就着水囊,解决了一顿。

    然后,龙悦红换下白晨,让后者进食。

    就这么开了一个小时之后,坐在后排左侧的白晨,望了窗外许久,突然开口道:

    “这片区域有点不对劲。”

    ……龙悦红吓了一跳,差点踩下刹车。

    他左右各看了一眼,发现这里和之前经过的地方没有本质的区别。

    唯一的不同就是左侧沼泽化的程度更高了,那些畸形生长的树木仿佛是从黑色的泥潭里支出来的。

    “没什么啊……”他疑惑回应道。

    蒋白棉则“嗯”了一声:

    “太安静了。”

    听闻此言,商见曜若有所思地往窗外扫了一圈:

    “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动物了。”

    龙悦红这才惊觉:

    “对!

    “真的有问题。”

    黑沼荒野上,几个小时,乃至一天两天,碰不到人类很正常,可这里是野生生物的乐园,时不时就能看到点或正常或不正常的动物,比如,忙碌着搜集过冬食物的松鼠,比如,穿行于稀疏林地间的鸟类,比如,躲在较隐蔽地方,观察着吉普车的孤狼。

    白晨收回目光,对蒋白棉道:

    “组长,换我来开吧,我怕这片区域有什么事发生了。”

    “好,你比我们都更加了解这个地方,遇到意外能第一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蒋白棉立刻示意龙悦红停车。

    交换位置后,白晨加快了车速,似乎想尽快通过这个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这片区域,两侧的树木依旧保持着稀疏的状态,黑沉的泥潭在阳光下反射着微弱的水光,一丛丛杂草在较开阔的区域肆意生长。

    这一切看起来是如此正常,但却失去了所有的动静,如同一幅大型油画。

    感觉外面连风都凝固下来的龙悦红内心打起了鼓,略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道:

    “怎么越来越严重了?

    “要不,我们往回开,换条路?”

    白晨没有嘲笑龙悦红,认真点头道:

    “再开两分钟,如果还没变化,就往回走。”

    说话的时候,她看了蒋白棉一眼,征求组长的意见。

    “嗯。”蒋白棉表示可以。

    说话间,吉普车通过了一片有阴影的地方。

    这是因为两侧树木陡然高大,枝叶伸展,纠缠在一起,遮住了“主路”上方大半个天空。

    就在这时,商见曜、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看见一道粗大的黑影从半空垂下,荡了过来,重重砸向吉普车的挡风玻璃。

    那黑影有个布满漆黑鳞片的狰狞脑袋,两颗眼睛暗黄冰冷,嘴巴大张,露出了白森森的,带着腐烂血肉的几颗尖牙,吐出了鲜红到极点的芯子。

    这是一条超越正常人想象的巨大蟒蛇!

    白晨表情微动,没有被吓到,冷静地将油门踩到了底。

    灰绿色的吉普车顿时箭一样蹿了出去,刚好从蟒蛇头部下方擦过。

    双方的距离瞬间拉大,商见曜回过神来,端起“狂战士”突击步枪,扭转身体,将它架在了车窗上。

    然后,他看清楚了那条巨蟒的模样。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者至少有两个正常的水桶粗,身长明显超过十米,尾部在树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它的体表覆盖着厚厚的漆黑鳞片,在穿过枝叶缝隙的阳光下闪烁出金属般的光泽。

    这时,白晨往右边打了下方向盘,让吉普车略微横了一点。

    这样一来,坐在后排右侧的商见曜就能瞄准那条巨大的蟒蛇了。

    “砰砰砰!”

    商见曜扣动扳机,来了个点射。

    那一颗颗子弹打在蟒蛇的体表,溅起了夸张的火星。

    可这却没能击穿那厚实的漆黑鳞片,只是让外层出现了龟裂的纹路。

    “狂战士”突击步枪竟然没法伤害到这条可怕的蟒蛇!

    蟒蛇似乎感觉到了疼痛,发出嘶嘶嘶的声音,张开嘴巴,吐出了一团黄绿色的气体。

    这气体急速扩散,让周围仿佛被淡黄带绿的薄雾笼罩了起来。

    一丛丛杂草在雾气中急速衰颓枯黄,倒伏至地面。

    “关窗!”蒋白棉冷静地下达了命令。

    她旋即补充了一句:

    “是黑沼铁蛇!”

    刚从惊恐中恢复的龙悦红听到这句话,额头瞬间就沁出了一层冷汗。

    之前的训练课上,他和商见曜听白晨提过黑沼荒野中危险度较高的怪物大致有哪些。

    这里面就包含“黑沼铁蛇”。

    这是一种在旧世界毁灭时遭受污染,产生畸变但能稳定遗传的蟒蛇。

    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体表覆盖着一层又一层黑铁般的滑腻鳞片,让大部分热武器失去效果。

    另外,它们具备毒囊,可以让强侵蚀性的毒液飞溅,也可以制造可怕的,对动植物都有害的毒雾。

    这两条结合起来,就让黑沼铁蛇变成了一种噩梦般的生物,即使达到了一定数量的军队,如果不出动重武器或者特殊武器,也很难对抗它。

    而且,黑沼铁蛇似乎拥有对危险的即时感知能力,也就是说,有人藏在远处,用狙击枪瞄准它脆弱的眼睛,试图打爆它的脑袋时,它能提前刹那做出反应,尝试规避。

    正因为如此,黑沼铁蛇被称为怪物,而不是野兽。

    现在出现在商见曜、龙悦红等人眼前的这条黑沼铁蛇则比白晨描述的还要大不少。

    …………

    远处,悄悄跟在吉普车后面的那群人听到砰砰砰的枪响从前方传来。

    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露出喜悦的神情。

    “开始了。”他们的头目笑着说道。

    PS:求推荐票啊~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长夜余火》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