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10章 左皓在场

    裴紫鸢微微皱眉。

    是忘了吗?

    细细回想,她前世的记忆似乎并没有残缺。

    那她就不是忘了,而是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时曜突然喜欢交女朋友且乐此不疲的原因?

    以她前世和时曜的交情,纵然一开始裴家接连出事,她没心思关注别的事,那报了仇离开海城之后呢?

    她和时曜一起生活那么多年,连时曜交过哪些女朋友她都一清二楚,没道理不知道时曜为什么会从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变成留恋花丛交过无数女朋友的花心男。

    难道是时间太长,加上那时她又正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满心想着手刃仇人的仇恨中,这事就显得没那么重要,所以被她淡化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分明已经说服了自己,裴紫鸢却还是觉得有些说不通。

    时曜于她而言,是不同的。

    胜过性命的不同。

    她连龚琳这个时曜的第一任女友是什么人都记得清清楚楚,没道理会将这么重要的事在记忆中淡化掉。

    是不是,她真的忘了什么东西?

    这件事并没有困扰裴紫鸢太久。

    她很理智,很清楚就算真的忘了什么,仅这么想,是想不出什么来的。

    索性将这份疑惑藏在心底,想着,如果将来有机会解答自然最好,如果没有机会解答……

    也没什么要紧。

    左右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裴紫鸢想通后是淡定了,其他人包括左湘在内,却都是一脸震惊。

    为裴紫鸢刚才说的那番话。

    她们心里一致想的是:裴紫鸢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说,她和时曜的相亲很成功?

    可他们听到的传言,怎么是她很不赞同这场相亲,给拒绝了?

    如果听到的传言是真的,那裴紫鸢刚才说的,她的度量还没那么小,不会连时曜公司旗下一个寻常的艺人都容不得,又怎么解释?

    这分明是端着老板娘的架子在说话啊!

    震惊之余,有几人心里还特别不甘。

    不是所有人都有时曜那样白手起家高中创业,几年时间就占据一个行业半壁江山的本事。

    时曜又长着那样一张出众的脸。

    喜欢他的女人,很多。

    得知他被裴清看重,要将裴紫鸢介绍给他,不知有多少人暗暗着急;得知他被裴紫鸢拒绝,又不知有多少人在骂裴紫鸢不识好歹的同时,满心庆幸。

    现在突然听到裴紫鸢说这样的话,岂不是说她们的庆幸落空了?

    自然会有不甘。

    只是不管是震惊还是不甘,此时都没人敢直白的询问裴紫鸢是不是相亲成功了,是不是打算和时曜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担心如果是真的,自己这时候开口会被注意到。

    若是被裴紫鸢记在心里当作情敌防着,她们以后在海城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没办法,谁叫裴紫鸢身后有裴家。

    她们得罪不起。

    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包括左湘。

    左湘震惊却没问出来,不过是不想当着这些人的面问罢了。

    以她和裴紫鸢的关系,有的是机会单独问。

    这不,走出商场,她就追着裴紫鸢问:“紫鸢,你和惊鸿那位时总,是怎么回事?”

    裴紫鸢浅淡一笑:“我爸看他不错,介绍给我认识,前几天在相亲,这件事虽然没人刻意外传,却也没人下令不准外传,在圈子里应该不算什么秘密才对,你不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

    就算圈子里没有人传这件事,她也知道!

    她堂哥左皓,那可是和时曜在高中就交好的朋友。这么多年过去,两人的交情不减反增,经常玩在一起。

    堂哥会将这件事告诉她,原因无他,是因为他知道她和紫鸢的交情,想让她在紫鸢面前帮着时曜说好话。

    堂哥好像很希望紫鸢和时曜能走到一起。

    她问堂哥,是不是时曜对紫鸢有意思,堂哥又说不是,只是他觉得两人很般配,想要撮合一下。

    然后她就没理会,甚至没将堂哥那番让她在紫鸢面前为时曜说好话的话放在心上。

    就算是闺蜜,这种事她不好也不能插手。

    尤其对象还是一向很有主见的紫鸢。

    再说了,她和时曜又不熟,为什么要帮忙?

    “我当然知道,我是在问,你现在是什么情况?真看上时曜了?”

    裴紫鸢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说:“我爸说得不错,他确实是个很优秀的人。”

    以裴紫鸢的性格,刚才既然在那么多人面前说了那番直白的话,左湘就猜到她十有八九是真看上时曜了。

    但猜到是一回事,真听到裴紫鸢亲口承认,她还是很诧异。

    怎么就……看上了呢?

    以她对紫鸢的了解,就算时曜当真很优秀,因着时曜是家里人抱着相亲的目的介绍给紫鸢认识的,紫鸢也不会对时曜感兴趣才对。

    紫鸢是骨子里就排斥联姻的人,时曜打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这才是故事该有的发展方向。

    搞不懂了。

    “紫鸢,你是……来真的?”

    裴紫鸢对她笑笑,视线收回,看向前方,眼底带着左湘看不懂的情绪,“是不是来真的,我不清楚,就是觉得时曜这个人,可以先接触看看。”

    紫鸢从来就不是会拿感情开玩笑的人,不然也不会二十二岁还连个初恋都没有。

    她既说出这样的话,必然就是要来真的了。

    “我以前还以为是外界夸大其词,将惊鸿娱乐传媒的创始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现在才知道,那些传言应该并没有夸大。能让你都动凡心的人,应当极是优秀。”

    “紫鸢,看上了就别放手,我相信你的眼光,也会支持你的。”

    看到左湘突然认真的脸,裴紫鸢眨了眨眼,有那么一点心虚,“嗯。”

    她对时曜没有那个心思,却为了以后更方便接近时曜帮他挡掉那些烂桃花,连左湘都被她故意往那个方向引导了。

    罢了,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解释吧。

    不管怎样,这辈子,她和时曜都注定要纠葛不断。

    撇开要帮时曜挡掉那些烂桃花不谈,她也不可能放任时曜不管。

    前世那个抓了她威胁时曜,最后让时曜为救她而死的敌人,如今可还好好的活着。

    而敌人的野心,时曜尚不知晓。

    “湘湘,你有个堂哥和时曜是朋友,对吗?”

    “是啊,怎么了?”左湘疑惑问。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暂时别将这件事告诉你堂哥,那天相亲,我确实拒绝了时曜,现在再让时曜知道我的心思,感觉不太好。”重生后的这几天,每每想起她直白的拒绝了时曜,她就有点头疼。

    那么直白的拒绝时曜以后再去接近,很容易让人怀疑的。

    如果她是反复无常的人倒还好,偏偏她的性子就摆在那里。

    大家闺秀,温婉端庄。

    拒绝了别人又去接近,是个人都会多想。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放心,我明白!”

    左湘说着,狐疑看着她,“不过紫鸢,主动拒绝以后才发现对人家有感觉,这很不像你啊!以你的情商,不该这么后知后觉才对。关键是,发现对人家有感觉后,你竟打算追回去,这更不像你!”

    大家闺秀,往往都是和“矜持”两个字挂钩的。

    裴紫鸢:“……”

    “一时说不清楚。”她说。

    本来只是想含糊带过,让左湘不再追问,却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左湘就煞有介事的点头:“确实,感情这东西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楚的,你难得动凡心,反常些也能理解。”

    裴紫鸢:“……”

    *

    裴紫鸢不知道的是,在她和左湘离开商场后,除了那几个女人震惊不甘外,还有一人站在楼道转角处,也是一脸震惊。

    不是别人,正是陪女人逛街的左皓。

    左皓本是看到左湘和裴紫鸢,要过去打招呼,却看到了那群女人,不由得止住脚步。

    打算等那群女人走了再出去。

    主要是,他和时曜的关系摆在那里,经常有人缠着他让他牵线搭桥,他哪有那个本事给时曜牵红线?又不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偏巧那群女人里,有那么一两个是曾经为这事找过他的。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太不给面子也不好。

    索性直接避开。

    没想到,这一躲竟让他听到裴紫鸢那番如此令人震惊的话。

    见裴紫鸢和左湘坐电梯下楼,忙掏出手机:“时曜,你猜我刚才在商场看到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