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14章 胡搅蛮缠

    裴紫鸢闻声回头,看到有几人正朝这边走来,都是些年轻男人,当先一人裴紫鸢这辈子是不认识的,但上辈子认识。

    陆运,不算什么大人物,大学在校期间创业,运腾影视传媒创始人,在娱乐圈算时曜的对家。

    裴紫鸢之所以认识他,不是他的能耐有多大名声有多响亮,而是上辈子跟在时曜身边,在酒会上遇到过几次,每次遇到,他都会来酸时曜几句,在公司业务上,总想和时曜作对。

    事实上,他哪里斗得过时曜,不过是时曜懒得理会他罢了。

    刚才出声叫她的人,就是陆运。

    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世家千金,既是有人和她打招呼,裴紫鸢当然不会不搭理,哪怕她对陆运没有半点好感。

    微微颔首:“你好。”

    左湘凑过来小声问:“紫鸢,你认识?”

    左湘比裴紫鸢爱玩多了,都不知道陆运是何许人,常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专音符里的裴紫鸢,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更加不可能认识他。

    裴紫鸢摇头。

    左湘这才慢慢打量起陆运。

    她就说嘛,以紫鸢不怎么喜欢交友的性格,怎么可能认识眼前这个人?紫鸢认识的,大都是她同圈子的那些艺术家,多是些德高望重又比较年长的,而她因为和紫鸢是好友,对紫鸢那个圈子也比较了解,大部分和紫鸢结交的艺术家,她几乎都认识。

    就算不认识,也差不多都听说过。

    她不认识和听说过的艺术家里,还没有这么年轻的男人。

    也不可能是海城某世家的子弟。

    因为他没在海城的上流圈子里出现过。

    “请问你是?”裴紫鸢问。

    “裴大小姐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对裴大小姐慕名已久,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见,真是荣幸。”

    “我是运腾影视的总裁陆运。”说着,递出一张名片。

    裴紫鸢抬手接过,垂头看了一眼,道:“幸会。”

    “抱歉,我没有名片。”

    实际上是有的,但裴紫鸢不想给。

    “没事没事,我刚才就说了,我对裴大小姐慕名已久,不需要名片。”嘴上这么说,面上也端着非常绅士的微笑,但其实,陆运此时心里很是不悦。

    堂堂国家级箜篌演奏家,星空乐团的主要成员……会没有名片?

    不过是不想给他罢了!

    裴紫鸢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淡淡点了下头,“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进去了,祝陆总在曙光玩得愉快。”

    说完也不等陆运回答,转身就走。

    左湘忙跟上。

    但好不容易才遇到她,陆运哪会轻易放过这个结交的机会。

    快步追上去。

    “裴大小姐请稍等!”

    裴紫鸢微微蹙眉。

    回头的时候,是个人都看得出她的不耐烦:“陆总还有事?”

    刚才领路的工作人员心惊,难怪气质这么好,原来是裴家大小姐!

    裴大小姐的话,不是前几天和他们老板相过亲吗?

    他之前不知道这事,但在曙光上班,来这里的客人大都是有些身份的,他听好多客人私下里谈论过这事。

    也不知道老板对裴大小姐是什么心思,但总归是在这里上班这么久,第一次听说老板真实的与一个女人有牵扯。

    那么,裴大小姐来曙光的事,他还是偷偷的报上去吧。

    尤其现在的情形好像是有人缠上了裴大小姐。

    一个男人对一个漂亮却不认识的女人这么热情,说没点别的心思,他是不信的。

    裴大小姐和他们老板是什么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老板那样的人物都同意去相亲了,想来也不会对裴大小姐丝毫没有兴趣。

    想着,工作人员就偷偷拿出手机给曙光的负责人发了条信息。

    陆运假装没看到裴紫鸢的不耐烦,“难得有机会遇到,我有没有荣幸请裴大小姐喝两杯?”

    其实照着裴紫鸢的修养,她的情绪不会这么轻易外露。

    不管是喜还是怒。

    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一再耽搁她的时间,她的不耐烦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

    左皓既然在这里,时曜极有可能也在。

    她想着,哪怕不在一个包厢,也要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在楼道里就遇到了呢。

    或者,她也可以找个借口去左皓的包厢去看一眼。

    不管是偶遇还是找借口去左皓的包厢,甚至这两种情形都没有,陆运都耽搁了她的时间。

    “抱歉,我不喝酒。”

    陆运如何也没想到裴紫鸢会以这个理由回绝他。

    他原本的想法是,在这种公共场合,一不小心就会遇到熟人,裴紫鸢再怎么样都不会太过驳他的面子。

    毕竟他是很绅士的在询问她。

    不喝酒?

    怎么可能。

    参加了多少宴会酒会,他都亲眼看到过!

    以别的理由拒绝他,他还不会这么愤怒,现在当众被她以这样的理由拒绝,别人嘴上不说,心里还不知得怎么笑话他!

    看看周围,此时有不少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嘲笑!

    “裴大小姐不会喝酒吗?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冒昧了。”

    “不会喝酒没关系,我可以请裴大小姐喝饮料,曙光除了酒,还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饮品,听说味道都还不错。”

    这就有点胡搅蛮缠了。

    裴紫鸢面色微沉:“陆总,初次见面,我接了你的名片,已算给你几分薄面,别闹得太难看。”

    陆运面色微僵,却还是要硬撑着他的绅士微笑不崩。

    这里有很多人看着。

    他丢不起这个人!

    “裴大小姐许是误会我了,我没有恶意,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喜与旁人结交。”裴紫鸢这话,可以说是说得很有修养了。

    左湘觉得,也就是紫鸢,换作她,怕是早就破口大骂了。

    愿意理会一下,是不想大家面上做得太难看,还得寸进尺了。

    什么玩意儿!

    “我说,这个陆什么总的,你有完没完?我们紫鸢修养好,已经很给你留面子,你非要找事?莫不是紫鸢不常出来玩,外面的人都觉得,裴家大小姐是什么人想结交就能结交的了?”

    这话说得嚣张,却没人不赞同。

    如果裴家大小姐是什么人想结交就能结交的,这些围观的人里认出她的,早就上前去打招呼了。

    “这位小姐,我真的没有恶意,你误会我了,我就是久闻裴大小姐大名,想结交一番。我是很诚心的在邀请裴大小姐,如果我的举动让你们觉得不愉快,我在这里诚挚的道歉。”

    “非常抱歉。”

    态度很是诚恳。

    左湘微微皱眉。

    这小子倒是很会装。

    他这副样子,或许会误导别人,让别人觉得她们是仗着出身高不屑与他结交呢。

    虽然事实确实是这样,可传出去毕竟不怎么好听。

    她是没什么所谓,反正她的名声也不是很好,但紫鸢……

    就在左湘纠结要说什么来扭转这个局势,不让人偏向陆运坏了裴紫鸢的名声时,裴紫鸢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