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是很喜欢师尊的, 因为师尊一向对我很温柔。你足够聪明,足够出色,足够好……”电视剧里, 小师妹的眉眼都画上了艳丽的代表着黑化的妆容,这样的妆容勾勒得她的眉眼更加漂亮动人。

    “但是多可惜啊。这样的温柔我留不住了,那又怎么能留给别人呢?”

    于是小师妹把师尊一剑捅死了。

    上天入地、无恶不作。

    几乎将天庭都捅个对穿,还大逆不道把自己师尊囚起来, 当玩意儿一样留着玩的小师妹, 终于在亲手杀死师尊之后,只差最后一步, 以魔躯成神,结果让男女主一通打断。

    小师妹领盒饭下线了。

    这一段剧情的结束,让《风起》在典礼的前一晚, 直接被送上了热搜第一。

    无数观众气得大骂。

    观众们群情激奋。

    等这边金花奖的颁奖典礼开始直播之后,大量对《风起》不满的观众涌了进来。

    而当江簌踏上红毯的那一刹。

    他们都忍不住在弹幕上呜咽出了声,但这声呜咽, 很快就变成了目瞪口呆。

    主持人也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将话筒递到江簌的面前, 问她为什么会作这样的打扮。

    江簌:“因为冷。”

    主持人:?

    真是好、好朴实无华的理由呢。

    不过江簌随后就将目光转向了周围的记者:“需要拍照吗?”

    记者愣了下, 然后连连点头。

    需要!当然需要!他们还想拍很多张江簌的照片呢!都是实打实的拿热度换钱啊!

    于是江簌抬手,开始在镜头前解腰带,解纽扣。

    台下的赵秋赢和这会儿同样看着直播、分-身乏术的程粤, 都止不住地眼皮一跳。

    江簌脱下羽绒服, 烦请同剧组的那位饰演师尊的男演员帮忙拿住。场上主持人和场下观众、记者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哇!”

    其实江簌哪怕是穿着羽绒服也足够漂亮了,她纤弱的身形甚至被陡然拔高了许多, 显得气势十足,走在那里,一垂眸,一抬眼,便是红毯女王。

    但这会儿脱去羽绒服,就更漂亮了!

    江簌摆了几个姿势,好让记者拍照交差。

    记者们也按快门按到几乎飞起。

    刚刚被电视剧伤害到的剧粉,这会儿倒是获得了点心灵的抚慰。

    江簌拍完照,转身再签完名。

    主持人却还没有放她走,立刻又问她:“听说手里另一个戏也快杀青了?我现在说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是江导的戏对吗?”

    江簌:“嗯。”

    大家都习惯了她不爱说话时就沉默寡言,于是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主持人接着往下问:“那接下来还要拍什么呢?和粉丝说一下?是仙侠剧?还是继续拍电影呢?会拍什么类型的电影呢?”

    台下有些明星闻声,不由暗暗撇嘴。

    电影不是大白菜吧?真就这么容易,下面还能接着拍电影啊?

    江簌:“等工作室正式通知吧。”

    见她开口说得滴水不漏,主持人不免有点失望。

    于是又问:“会考虑和其他队员一起演戏吗?”

    “嗯。”

    主持人无话可说,只好将麦克风递给一旁饰演师尊的男演员。

    这位刚刚四十出头,仍旧皮相俊美的男演员,是当年非常有名的古装美男。但也说了是当年了。这是他复出接的第一个角色,角色戏份并不多,算不上多么出彩,但愣是因为对手戏是和江簌相对接,于是连带的把他角色也添了几分光彩。

    就连这会儿站在这里,他都因为江簌的缘故,多了不知道多少镜头。

    师尊微微一笑,面对记者和主持人的时候就熟稔多了。

    他圆滑地将很多问题处理过去了,包括有些人故意挑事,问他和江簌私底下的关系,在剧组拍戏的时候的趣闻,二者到底有没有CP感情等等……

    他比江簌更加的滴水不漏。

    记者们觉得很是失望,什么劲爆的也没有。

    但弹幕却是一大片的飞过去:磕到了!

    剧方这会儿就别提多麻木了。

    不仅江簌这个角色讨喜,连和她有对手戏的角色,都能被观众正儿八经磕起来。CP剪辑视频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个了。甚至还有那么两个都轮出圈,上过热搜了。江簌真是有毒。

    这时候终于,江簌和男演员一块儿下场了。

    倒也是巧。

    紧跟在他们后面那一组,就是林思枫所在的剧组。他们剧组拍的也是仙侠,只不过呢还是当年虐来虐去的戏码。几乎和《风起》同时开播。结果没激起多少水花。

    依旧先是导演制片、男女主走过红毯。

    然后才是配角。

    等念到林思枫名字的时候,那边却迟迟没有人出现。

    这边江簌刚落座。

    她的位置被安排在了第二排。

    与各路一线明星,大导演、大制片人的位置完美衔接。

    弹幕还在夸

    结果没几秒就变成了密密麻麻的:

    弹幕里担心的、揣测的各种各样的都有了。

    林思枫的粉丝后援会群里,都有粉丝在义愤填膺地猜测,是不是有什么人为难欺负林思枫了。

    这时候,赵秋赢按捺不住,回过头和江簌打招呼:“你来了。”

    江簌轻轻一点头。

    赵秋赢旁边的人一见状,立马想送个人情,笑笑说:“W要不坐我这儿吧?”他那里,明显离江簌更近。

    现在大家都知道赵秋赢家里究竟有多牛逼呢,再加上他本身仍旧残存在娱乐圈里的影响力,谁不想巴结他呢?

    “好啊,谢谢。”赵秋赢的表情一下变得更加柔和了。

    等他交换了座位,重新转头朝江簌看去的时候,江簌却正微微皱眉,盯着红毯的方向,面容微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概又过去了一分钟。

    工作人员都快准备去后台查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林思枫和她在剧中的CP手挽着手,大方地走上了红毯。

    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还能发现,她的脸色是微白的。

    大家这会儿并没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因为他们更多注意到的是:

    “哇!原来你和江簌穿得一样啊!”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乏阴谋论。

    有人最先想到的是,是林思枫故意穿得和江簌一样吗?而记者也毫不客气地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如果在之前,林思枫听了这样的话,多少还是会有点难受。

    毕竟这话就等同于无由来地指责她在学江簌。

    就因为江簌比她更红。

    但这会儿林思枫只是微微白着脸,冲镜头神秘一笑:“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记者和主持人:?

    和林思枫搭档的男演员扶住林思枫的手腕,带着她走下了台。

    他还只当她是生理期来了,才有所不适。

    林思枫憋在胸口的那口气慢慢消了,等转头再看见江簌的方向,她一下就变得更加的平静了。

    林思枫隐隐约约能明白,余心妍为什么总是那么相信江簌,甚至哪怕是现在自己的事业也已经小有成就了,却还是有几分盲目地依赖江簌。

    就连早几年在练习生生涯里打磨得“老油条”的乌晴晴,都对江簌有着几分信任和依赖。

    很快其他剧组也接连上场。

    大家终于明白林思枫是什么意思了。

    日月少女的每个人,都穿着同款DR的高定羽绒裙,踩着高跟鞋,缓缓走过了红毯。

    不仅没有降低她们彼此的美丽风采,甚至还一举夺走了所有人的眼球!

    更更重要的是……

    弹幕这时候不由得又走起了一段“江簌666”。

    等到红毯直播结束。

    很快就进入了颁奖环节。

    “江簌今年要拿最佳女配,还是比较难的,作品少了,又才播不久。”制片遗憾出声。

    他倒是很希望江簌能拿个奖的。

    “最佳新人演员,据说内定给另一个小花了。”冯晶压低声音道。但说完,她就又立马和江簌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和你说一下……”

    冯晶都快得“江簌PTSD”了。

    她家粉丝把她坑得实在太惨了。

    自从被扒出来,是她主张改的剧本之后,冯晶就没脸站出来说话了。

    她很后悔。

    明明她想走演技派的干净路子,怎么去年一火就飘了呢?开始自视甚高看不起后辈了呢?甚至还幻想粉丝所向披靡,能给自己带来流量粉丝一样的荣耀了呢?

    这边冯晶还在自我反省呢,江簌只淡淡应了一声:“嗯。”

    最佳女演员、男演员、最佳男导演、女导演……那边颁了一溜儿的奖出去。

    于旭东也得了个奖项。

    年度影视最佳表现新人男演员。

    于旭东自己都没想到,被念到名字的时候,他的位置空空,他自己还躲在另一边,面色狰狞、咬牙切齿。

    江簌撑着下巴,懒洋洋地歪了歪头。

    正好。

    于旭东一上台,就有意思了。

    那边主持人疑惑地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大家也觉得奇怪呢。

    怎么回事啊?刚才是林思枫念到名字不见人出来。这次是这个于旭东……他们对于旭东还是有点印象的。科班出身,五官标准,去年演了个都市的小配角,和一个抗战片的男二号,让他从其他科班生中杀了出来。听说好像又演江导的戏去了?

    弹幕也刷起了一排排的:

    入行以来的第一个奖。

    它代表着荣誉!地位!代表着很多东西!

    那正是于旭东穷极一生去追寻的……

    于旭东咬咬牙,还是走了出去。

    而当他走上台的那一瞬间,大家都不免发出了意外的一声“啊”。弹幕都惊呆了。

    于旭东的经纪人看见这一幕,这会儿都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江簌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少女的天真。

    赵秋赢不自觉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江簌早就预料到了于旭东会变成这样?

    赵秋赢没有出声,免得被别人听见落了话柄。

    等于旭东这边颁完。

    那边开始颁最佳新人女演员,先放了几个片段。其中就有江簌的小师妹,她轻盈地落在女主身前,救女主出生天,转头无情地利用起女主,她一剑捅破天,邪魅又狂绢的画面。

    主持人看了看手卡,再三确认,然后才惊愕地抬起头:“……年度影视最佳新人女演员,江簌。”

    江簌微微惊讶,但还是从容地起了身。

    剧组也惊讶坏了。

    内定的人呢?

    哦是了……肯定是不想得罪江簌,不敢搞内定了。

    微光平台的高层这会儿也正盯着屏幕呢,心想,当年是我们不知死活想内部决定江簌的去留,结果差点老脸都被撕没了。现在么,轮到我微光为江簌出面了!该我们江簌的,就得是她的!

    这时候弹幕一行行刷起了

    江簌往前走,几乎与于旭东擦肩而过。

    于旭东本能地想要和她说句恭喜,但嘴到了喉咙口一下又咽回去了。他不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不敢。

    于旭东浑身僵硬地往回走。

    严禹成远远地望着,沉声道:“我倒是想做江簌的情人呢,但人家连情人都不要。我都做不了,……你还想?什么东西?”

    其实很多获奖的人,都会提前得到通知,然后提前做好获奖感言的准备。但颁奖时难免有一些变动。

    就像江簌……她就没有得到通知。

    等上台之后,主持人请她发表获奖感言。

    一时间别说经纪人徐大志了,日月少女其他人,甚至包括粉丝都暗暗揪紧了心。

    怎么办!妹妹根本不擅长这种场合!上次成团夜的感言,还把人程总怼了一顿!

    这头江簌扶住话筒,顿了下,缓缓道:“谢谢,我感谢每一个收到我照片的人。”

    说完,她就推开了话筒。

    其他人不明所以还有点愣,粉丝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场下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江簌不是少言寡语不会说话,是人家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

    如果我是她的粉丝,都会感动到哭吧?

    颁奖典礼结束后。

    赵秋赢立刻就去找江簌,江簌却更先来到后台,将门上锁。门里除了她,还有日月少女其他几个人。而他们的经纪人这会儿都被锁在了门外。

    “出什么事了?”江簌问。

    “什么?什么事?”其他人还有点茫然。

    黎沫儿叹息:“簌簌真敏锐。”

    林思枫也苦笑了下,甚至被江簌这么一问,还有点想哭。她也觉得自己挺奇怪的,明明江簌年纪比她们大,她怎么好意思在江簌面前哭呢?

    “她来化妆间补妆、换礼服的时候,发现鞋子里装了图钉,衣服吊带被磨得轻轻一扯就会掉,后面的纽扣也都是坏的……”黎沫儿口吻轻松,甚至还耸耸肩:“老手段了。”

    但她的脸色可并不轻松,相反,还有点难看。

    “其他人呢?”江簌出声问。

    “没有……我们都没什么。”其他人先后应声。

    黎沫儿望着江簌:“你在排除,这是针对我们整个团的可能性?”

    江簌:“嗯。”

    黎沫儿扭头问林思枫:“你有什么对家啊?”

    乌晴晴无奈地说:“在她唯粉的眼里,我们就是她的对家啊!”

    林思枫闻声也有点尴尬。

    但内娱这两年就是这样。

    成团后,各自的唯粉会互相疯狂攻击。日月少女团因为有江簌在的缘故,粉丝凝聚力都算是强了不少了。

    林思枫抬头看着江簌,轻声说:“还得谢谢你让DR送来的羽绒裙。”

    所以她当时又气又怕,就这么穿着来时的高跟鞋,里面只穿着内衣,就这样套着羽绒裙上去了。这简直是她这辈子最胆小又最胆大的时候了!

    “说起来,隔壁女团都不知道挨多少次算计了……我们这还是头一回遇见。之前的幸免于难,应该是对亏了江簌。”黎沫儿出声。

    余心妍还有点茫然:“怎么和簌簌有关啊?”

    黎沫儿:“嗯,是啊,现在娱乐圈里敢招惹江簌,能有几个?江簌簌之前下手毫不留情。手下败将的惨状就在那里摆着呢,谁还敢不识趣?”

    那时候还不少明星私底下说,女爱豆做得这么攻击性十足不好,不讨男粉丝喜欢。

    现在一看,全他妈是放屁!

    大家正心情复杂着呢。

    林思枫抬手去拿手机。

    江簌掀了掀眼皮:“给班绪打电话?”

    “嗯。”

    江簌按住她的手背:“别打了。”

    林思枫一愣。

    但这会儿她很听江簌的话,于是乖乖缩回了手。林思枫迟疑几秒,出声问:“你是不是觉得是班绪的唯粉干的啊?所以才不让我给班绪打电话?”

    江簌:“嗯,有可能。”

    林思枫揉了揉额角:“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上新闻……”她现在才有点怕了。她怕的是,事情一上新闻,她和班绪的事被拖出来。

    “不会。”江簌笃定地说。

    “为什么?”黎沫儿忍不住问。

    “于旭东才是明天的头条,会吸引走所有人的注意力。”江簌冷冷淡淡地说,显然对于旭东这人没有丝毫的手软留情。

    林思枫微微呆住了:“哈?”

    “走吧,先回别墅。”江簌出声。

    林思枫跟着站起身。

    她今天太紧张了,以至于这会儿走路腿都发软。

    几个女孩子一块儿扶了扶她,然后才离开了这里。

    经纪人见状关怀了几句,也没问出来个什么结果,就也当她是生理期来了,于是没再多问。

    这边盛典虽然结束了。

    但吃瓜却没有结束。

    于旭东终于实现了他做梦都想要的结果――

    他热搜出道了!

    在颁奖典礼上被打成这副德行,……那得是为着什么缘由啊?八卦群众们果然开始了猜测,并且开始扒他的过往经历。

    这一扒,不得了哦。

    于旭东的前女友,就是之前发帖污蔑江簌被带走的女人……这还不算什么。这女人不是头一次这样攻击别人了。

    于旭东从高中时开始和她谈恋爱。

    那时候前女友家里小有一点钱,而等到家里做生意失败之后,于旭东也没有和她分手,她自然感动得要命,自觉是真爱。哪怕因为高考失利,没能和于旭东考同一所大学,也跟着于旭东漂到了京市。

    那之后,这位前女友就开始了她的大婆“处置”小三生涯。

    和于旭东来往密切的人,都要被她想办法羞辱、诋毁。

    网友看得简直差点当场灵魂升天。

    林思枫回去之后,也看见这些言论,当场脸色就白了。

    她不知道是真是假,但那个发帖污蔑江簌的人的确是被告了,原来那个女人是于旭东的前女友?

    那班绪作为于旭东的好朋友……

    林思枫勉强一笑:“他不会也有个什么厉害的前女友吧?”

    江簌打着呵欠,走下楼。

    她刚登电脑,用了点杀手的特殊手段,黑了下于旭东的电脑。班绪比于旭东更谨慎,他的不太好黑。江簌就暂时放弃了,免得打草惊蛇。

    但就这样也足够了……

    江簌淡淡说:“不是前女友,是现女友。”

    林思枫一下咬住牙不说话了。

    江簌在沙发上坐下:“于旭东和班绪都是一个班的学员。这个班里的学员,大多有着相似的背景……”

    她们有点听不懂。

    怎么还和学员扯上关系了呢?这是什么东西?

    江簌:“他们出身不太好,或者曾经还不错。他们都有着很伟大的抱负蓝图……这个班,就是教他们,怎么尽可能地去压榨身边一切可压榨的资源……成就自己的成功。大概这样一个班吧。”

    她说得轻描淡写。

    其他人表情却都快裂了:“还有这种东西?”

    江簌心说有的啊。

    那个王姐不是还在搞什么女星培训嫁入豪门班吗?

    这时候江簌的电话响了,她转身接了电话。

    没一会儿回来,其他人已经个个都是脸色难看了。

    黎沫儿关心了一句:“谁的电话?”

    江簌:“剧组的,资方想换掉于旭东,在问我重拍的事。”

    黎沫儿皱起眉,恶心地道:“换掉正好。”

    江簌:“我让他别换了。”

    “啊?这么恶心的人,干嘛不换掉他?”余心妍一愣。

    “他这么喜欢压榨别人,为什么不压榨赶紧他身上最后的价值?”江簌掀了掀眼皮,冷淡淡地说。

    “这要怎么压榨?”余心妍微微茫然。

    江簌在沙发边坐下:“你们不知道他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一个窝囊废的人渣角色。”

    余心妍一捶桌:“我靠!”

    “杀人诛心!到时候全国人民都要议论,他可真是本色出演啊!他这不还提前免费给电影做宣传了?”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穿成病弱女配后我出道了》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