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章 猪油蒙了心

    “爸,住手!”

    幽深的巷子里,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孩忽然大声喊着。

    程媛不知道为什么一睁开眼,就回到了那个无数次梦回的幽深的巷子,还看到了爸爸为了护着她,举起棍子,准备狠狠教训欺负她的混混。

    阻止他。

    “爸。”

    程媛撕心裂肺的大喊着,直到一阵冰冷的寒光在她眼前闪过,她来不及思考这是梦还是真实的,她迸发出全身的力气,毫不犹豫的挡在爸爸的身前。

    冰冷的匕首刺进她的腹部,剧烈的痛,瞬间占据她的整个大脑。

    “媛媛。”

    程怀恩单手扶着女儿,吃了那几个混混的心都有了,他手里的棍子朝着那混混狠狠的砸了过去,那几个混混一看事情不对,撒腿就跑了。

    “没事的,媛媛会没事的。”

    程怀恩紧紧抱着女儿,喃喃的话语,不知道是安慰女儿还是安慰他自己。

    “爸。”程媛紧紧抓着程怀恩的衣服,看到那让她思念至极的脸庞,眼底的泪瞬间决堤。

    “媛媛别怕,医生能救你的。”

    程怀恩抱着女儿,疯了一样朝着医院跑去。

    失血过多的程媛只觉得头晕眼花,被颠的难受,可,迷迷糊糊的,只要看到爸爸这张脸,她就觉得格外安心,如果这是梦,她愿意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

    程媛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了,她怔怔望着窗外那颗参天的大树,昨天晚上的记忆涌入脑海,她的眼底,浮现一层水光,想:昨天晚上的梦太真实了。

    “医生,我女儿的伤怎么样?会不会影响她以后的身体?”

    “放心,用不了多久,你女儿又能活蹦乱跳了。”

    “谢谢医生,谢谢你。”

    爸爸的声音。

    程媛震惊的回头,看到程怀恩的那一刻,惊的瞬间就坐起来,坐到一半,她就因为崩到了伤口,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媛媛,是不是伤口疼?还是哪不舒服?”程怀恩看着女儿这模样,立刻慌了神,三步并作两步的把医生找了来,确定了程媛的伤口没有问题,程怀恩千言万谢的将医生送到门口。

    病床上,程媛呆呆的看着泛黄的天花板,再揉了揉眼睛,病房门口,可不就是活的爸爸,阳光下,还有影子呢!

    程怀恩一个箭步站在床边,眼底带着关心,他问:“媛媛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买你爱吃的皮蛋瘦肉粥。”

    “好。”程媛点头。

    程怀恩在门口停下,说:“我很快就回来。”

    “爸,对不起。”

    她侧着脑袋,条纹的枕头渐渐被染湿,幸好昨天受伤的是她,爸爸不会再因为重伤李良去坐牢了,她不要爸爸为了不听话的她,拼命的挣钱,最后把自己累成了胃癌。

    程媛的手紧紧抓着被子,在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会成为爸爸的骄傲,而不是爸爸的拖累!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现在是九六年,她刚好十八岁,正好是高三。

    程媛眯起了眼睛,想:孟月不是怕她成绩好,超过她才一直找她的麻烦?

    只要她考得好一点,孟月就一定会让李良来欺负她,最开始,她反抗过,可是男女之间天生的悬殊,她根本打不赢李良!

    她也告过老师,可老师训过李良之后,李良反而比以前打得更狠,渐渐的她就什么都不说了。

    自暴自弃的混日子,直到爸爸出事去坐牢,她更加自卑了,总觉得同学们都拿有色眼镜看她,以至于高考成绩太差而只能去上专科。

    如果她不上专科,也就不会碰上那个渣男!

    这边对着她温柔深情,转身就和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哪怕只和渣男牵过手,她现在想想也觉得恶心的不行。

    后来,她一直觉得当初的自己太蠢,孟月越不让她考好,她就应该越考好才对!

    只可惜,那时候她也就是心里后悔,根本无济于事,现在有机会重来一次,她就是要成绩好,就是要气死孟月!

    ……

    熟悉的包装,熟悉的皮蛋瘦肉粥,程媛眼眶不由的红了,医院和学校,一个在城北,一个在城南,只为了她吃上一口喜欢的粥。

    程媛在心底痛骂着自己:你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

    程媛抬起头,看到程怀恩额头豆大的汗珠,和空空的手问:“爸,你吃了吗?”

    “爸吃过了。”

    骗人。

    程媛直接将粥分成了两份,说:“我吃不完。”

    “我吃过了。”程怀恩想让女儿多吃一点,程媛望着他说:“如果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程怀恩顿了一下,才将半碗粥喝了个一干二净。

    “对了,昨天我已经报警了,你认得那些人吗?”

    “都怪我不好,昨天应该去接你的。”

    程怀恩自责的说着,如果他再早一点回来,媛媛也就不会受伤了。

    程媛小口的喝着粥,回:“不认得。”

    那巷子是小路,没有摄像头,没有人证,就算她说是李良,他也不会承认的。

    这事,她是不会这么算了的。

    吃过药后,程媛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反而是睡不着了。

    她偏头看着隔壁病床上躺着的程怀恩,听到他的呼噜声,曾经觉得吵,现在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她伸手摸了她脖子上的玉佩,她记得,车祸的时候,浑身是血,沾到了玉佩上,最后光芒大涨,最后,一睁开眼睛,就回到了那个幽深的巷子。

    程媛将玉佩扬了起来,月光下,看着从记事就陪在她身边的玉佩,仿佛变得更加晶莹透亮了,她的手轻轻摩挲着玉佩,最后将玉佩紧紧握住放在锁骨处,她在心底喃喃的想:玉佩,谢谢你。

    谢谢你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

    程媛的唇角微扬了起来,一中,她是不会走的,她才不会像从前那么傻,明明能有一个好成绩,却非装作什么都不会的样子。

    夜渐深,程媛紧握着玉佩,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准确的来说,好像到了另一个地方。

    空间?

    程媛眼皮子一跳,望着这黑漆漆的地方,朝着那唯一的光亮走去,想着老天爷对她是不是太好了,不仅重生了,还有金手指呢?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了,这黑漆漆的地方,像是走不到头一样,明明那光亮就在眼前,却是怎么也走不到。

    程媛就这么一直走着,直到出现光亮的地方,以为会是别有一番洞天呢,却发现,一张洁白的,类似于寒冰床的床上,躺着一个……睡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