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少了衣服

    “爸,你多吃点。”程媛挑了一小部份给程怀恩,说:“以后你一定要按时吃晚饭,不然的话,胃不好。”

    “好。”程怀恩应声,心情格外的激动。

    “爸,你炒的粉,就是比别人的好吃。”程媛把粉全部都吃进肚子里,吃了九分饱,她站到院子里背文言文,小小的院子里,是她小声背课文的声音。

    等到肚子消化的差不多了,程媛回房间休息了。

    木制的床,一爬上去,就吱呀的响,今天把李良狠狠的揍了一顿,她这心里,格外的高兴。

    这一顿不过是开胃前菜,李良,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程媛睡不着,将玉佩拿了出来,入手沁凉的玉佩,感觉材质非常的好,她记得有一次,奶奶没钱,要把她的玉佩给卖了,趁着她年纪小,扯了她的玉佩就要去当了。

    是爸爸拦住了,她甚至还记得,那时爸爸高大的身影,坚定的看向奶奶说:这是媛媛的东西,谁也不许拿走,谁要拿走,就别怪我不客气!

    程怀恩在这一件事情上,十分强势,有一次,奶奶偷偷把她的玉佩给偷了,真给卖了,爸爸气的动了刀,才逼着奶奶把玉佩赎回来,自此,程家就没人敢打她玉佩的事了。

    以前她偷偷听到爸爸的话,爸爸说:“这是媛媛妈的东西,谁也不许动。”

    她就觉得,爸爸是因为妈妈才护着玉佩的,可是后来,她才明白,爸爸护着玉佩,一来是因为妈妈留给她的,二来,也是因为她,如果她的玉佩都能被人卖了,程家人恐怕就会得寸进尺。

    一想到像吸血蚂蝗一样的程家人,她的眼底,浮现一抹恨意。

    想当初,爸爸为了叔叔程永昌的工作,可没少拿钱,逢年过节的,奶奶只知道让爸爸带东西回家。

    爷爷在的时候还好,爷爷一走,奶奶更是变本加厉,想方设法的从爸爸这里拿东西走。

    爸爸入狱了,她差点饿死的时候,回了一趟程家,可惜,程家连一个铜板都没给,还骂她们父女俩丢了程家的人,毫不留情的在下大雨的时候,将她赶了出去。

    再后来,爸爸挣钱了,那些人倒是贴了上来,真是让人恶心。

    程媛闭上眼睛,不愿意去想那些不高兴的事,她琢磨着该怎么把她的成绩搞上去,考上海大,让爸爸高兴高兴。

    夜渐深,她握着玉佩,迷迷糊糊的一直没睡着。

    ‘咦?’

    程媛忽然发现,她好像又来了上次那个地方。

    顺着亮光走过去,果然,那张寒冰床上,依旧躺着睡美男,只不过……

    程媛闭上了眼,飞快的转过身,小声呢喃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转过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又转回头,她疑惑的自言自语:“还是那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睡美男,可,和上回见到的西装革领相比,这次的他,少了衣服……”

    除了遮住重点的地方,其它地方一丝不挂,嗯,再看一眼,他身上很多泡沫,仿佛刚洗澡,擦上了沐浴乳过后的样子。

    她坐在地上,努力回想着上次她是怎么回去的?

    好像是把睡美男弄醒了,她一直想看睡美男的眼睛好不好看之类的,她还没看到睡美男的眼睛好不好看呢,她就已经回到病房了。

    难道,要把他弄醒,她才能回家睡?

    程媛尝试着趴在地上睡觉,一点睡意都没有,反而是越来越清醒。

    “又不是没穿衣服,怕什么?就看看内衣模特了!”

    程媛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走上前,想像着他是内衣模特,倒没那么不自在了。

    老天爷真是太厚待他了,给了他一张这么帅气的脸不说,这身材也是黄金比例啊!

    宽肩窄臀,腹部的六块肌肉,一看就是平时没少锻炼的。

    他身上的泡泡,隐约还散发着香味呢。

    程媛咽了咽口水,除了那个渣男,她可是一辈子都没结婚,两辈子加一起,还没见过真实的六块腹肌呢,她伸出手,轻轻的在他腹部肌肉上戳了戳,指腹都传来力量感。

    “为什么一握着玉佩睡,就能见到你呢?”

    程媛趴在寒冰床边,她不傻,第一次她以为是做梦没管,可是第二次又做梦了,还是梦到同一个地方,肯定不会是巧合。

    难道,这是重生的福利?

    程媛脑子里胡乱想着,视线落在他小腹处,有一块圆形的疤痕,她凑上前,仔细看了看,这圆形的疤痕很丑陋,倒像是被烟头烫到的。

    她气呼呼的想:谁这么没人性,这么帅的帅哥,居然舍得拿烟头去烫?

    他当时该多疼。

    程媛伸手在他的疤痕上轻轻的掠过,最后,她的手落在白色的泡泡上,手撩上去,泡泡湿湿滑滑的,她放鼻间闻了闻,还带着香味呢。

    “黑眼圈?”程媛盯着他眼睑下的黑眼圈半晌,突然就有一种舍不得吵醒他的感觉。

    也许,她趴在边上,也能睡着?

    程媛趴在寒冰床边上,闭着眼睛,尝试着睡着,看着像电视剧里的寒冰床,但其实一点都不凉,摸在手里的感觉有一种玉的手感,趴在上面,格外舒服,不一会,她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到生物钟醒,程媛睁开眼,一片漆黑,看到睡美男的时候,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原来,她还没回去?

    难道,一定要吵醒这个睡美男,才能回去?

    程媛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着急上课,也没管这么多,伸手就推睡美男,说:“睡美男,该起床了!”

    “……”

    “快点醒过来!”

    “……”

    “你再不醒,我就要迟到了!”

    程媛嘀咕着,推不醒,她直接抓起她的头发,倾身上前,在他的鼻间挠痒痒!

    “醒醒。”程媛清脆的声音,就像是枝头的黄鹂鸟。

    她眼睁睁的看到睡美男那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似要醒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瞧,想要验证,是不是他的眼睛一睁开,她就要醒了。

    果然。

    程媛睁开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房间,就知道她的猜测全部都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