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章 入眼的血色

    ‘dadadadadada……’

    办公室里,只有键盘声在响起。

    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只有两个工位。办公桌是对着的,一人坐在靠里的办公桌上敲打着键盘,靠外的那个工位,则好似已有一段时间没有人来了。

    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键盘的声音也戛然停止。

    坐在位子上的人站了起来,身姿高挑,足有170往上。

    她拿起桌上的水杯,离开办公桌,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水,又来到窗前,看着窗外从教室里鱼贯而出的学生,嘴角微微挑起一抹浅淡的笑意。

    窗户的玻璃擦得很干净,隐隐倒映着她的样子。

    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五官的比例恰到好处,眉眼精致,眼睛里好像有一层雾,看不见底,却又勾人深探,轻抵着水杯的唇,丰润得好似樱桃,诱人采择。

    黑长直的头发,被她束成了一个低马尾,身上穿着一件白色修身衬衣,手袖被挽了几圈,露出一截冷白色的皮肤,修长的腿,被包裹在黑色的九分裤中,还有一件很职业的小西装外套,被她搭在了办公桌的椅背上。

    她是市一中高中部新来的心理老师。

    当下,教育部要求,从小学到高中,每一千名学生,学校都必须配置一名心理老师。话虽如此,但这个政策还在进一步普及中,人力缺口很大,所以一般规模大的学校,无论学生有几千,都只有两名或三名心理老师。

    就好比北阳市第一中学高中部,这所拥有近五千学生的校区,也只有两名心理老师。其中一名……还在开学的时候就请了产假。

    所以,在未来差不多半年的时间里,她能独享这间心理老师的办公室。但相对的,每天课后的心理咨询时间,也就只有她一个人顶着了。

    “季老师。”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幼青长睫轻颤了几下,转过身时,脸上已经带上了完美的微笑。

    这种笑容,干净纯粹,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会在交谈中让人不自觉的降低心防。

    成为心理咨询师,除了专业的话术之外,面部表情的控制也很重要。

    季幼青也不确定,这算不算是职业病,反正,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习惯用这样的笑容示人了。

    “午休了,要一起吃饭吗?”

    来的人,是高中部一年级的数学老师,姓林。年龄和季幼青差不多,更是和季幼青一起在这个学期才进入这所学校就职的新人。

    现在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她对其他同事还不够熟悉,倒是喜欢约着季幼青一起吃午饭。

    一般情况下,季幼青是不会拒绝这种邀约的。

    “好,稍等一下,我收拾收拾。”季幼青颔首,走回自己办公桌前,将之前写的教案保存,又关了电脑,锁了桌子,才拿着办公室的钥匙走出去。

    一中有食堂,后门还有经济实惠的美食街。

    但是,两人都是刚来,对食堂的新鲜劲还没过去,所以带着饭卡就去了食堂。

    “季老师,有时候我觉得你真不像是才24岁。”林璇主动开口。

    “嗯?”季幼青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期待下文’的神情。

    林璇个子娇小,只有165不到,季幼青的视线是带着点俯视的,可是却不会让人反感和有压力。

    “就是觉得你给人感觉很成熟啊!是不是你们学心理学的都是这样啊?”林璇笑道。

    季幼青莞尔。

    似乎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怀疑。不过,她不觉得这是因为学心理学的原因,应该还是与个人的经历和性格相关。

    学心理学的人,也有跳脱活泼的,比如她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就是一个开朗活泼的人。

    与人相处的时候,季幼青话不多,更多扮演的是聆听者的角色。

    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和她相处的感觉很舒服。

    当然,事后也会有人反应过来,明明是两个人聊天,到最后自己的底都掏干净了,却对季幼青的事丝毫未知。

    ……

    一中食堂的饭菜还算不错,毕竟供应的对象都还是长身体,需要营养的少年。

    不过,再好吃,也会有吃腻的时候,所以其实每天在食堂里吃饭的学生,老师并不会太多。

    绝大部分人,要么是从家里带饭,要么就一下课便奔向了后门的美食街。

    季幼青和林璇来到食堂的时候,很轻松的就打好了菜,找到了位子坐下吃饭。

    吃饭的时候,林璇说着班上发生的趣事,还有一些娱乐八卦。

    季幼青就面带微笑的听着,偶尔开口,不会让人觉得冷场或尴尬。

    吃完饭之后,两人又围着操场散步消食。

    离下午上课还有四十分钟时,才打算各自返回办公室中休息一下。

    市一中高中部的教学楼一共有两栋,一栋四层,一栋三层。四层的是高一、高二的教室,三层的是高三的教室。

    其他的就是综合楼,还有教师办公楼,以及一些器材室什么的。

    “季老师要去卫生间吗?”林璇问。

    市一中高中部的校区,除了每一层楼都有卫生间外,还有一个独立的公共厕所,就在教学楼和办公楼之间。

    两人要回办公楼,正好路过这个厕所,林璇就问了一句。

    季幼青并不急,所以摇了摇头。

    林璇也不勉强,自己进了女生厕所。季幼青便站在公厕外的小花园里等她,欣赏着开得正盛的秋菊。

    “啊——!”突然,林璇的尖叫声从公厕中传来。

    季幼青猛然转身,眸光紧缩了一下,来不及多想就冲入女厕。

    因为每层楼都有厕所,所以其实公厕的使用率并不高,里面很安静。

    季幼青冲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林璇失控的向后退,脸色苍白,神情惊恐。口中还不断发出受到刺激的叫声。

    她迈出长腿,从后面搂住了林璇的肩膀,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魔力,“别怕,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林璇眼浑身剧烈颤抖,根本说不出话。

    只能费力抬起颤抖的手臂,指向前方。

    季幼青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入目的是一地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