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抢救!

    公厕里是一个挨着一个的隔间,在最里面隔间的门缝下,流淌出了一地的鲜血,十分刺眼醒目,与白色的地板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林璇应该是看到了这一幕,刺激之下才会发出尖叫。

    季幼青扶住她,顺着她手指之处看过去,双瞳也被那刺目的红色给狠狠刺激得紧缩,一些过往的画面从她眼前闪过,让她脸色发白了些。

    但很快,她就及时镇定下来,让林璇站稳后,自己则走向了那间厕所隔间。

    走近了些,血腥气更重。

    季幼青的大胆,鼓舞了林璇。

    她紧跟在季幼青的身后,慢慢向那隔间挪着步子。

    季幼青来到门前,小心的避开脚下的血迹,伸手推了推紧闭的门。

    是锁着的。

    “怎……怎么样?”林璇声音颤抖的问。

    她第一次见到那么多血迹,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她有种反胃的冲动。

    季幼青没有回答,而是敲门试探,“里面有人吗?”

    没有回应。

    季幼青眸色冷冽了几分,她不再犹豫,向后退了一步,突然在林璇的惊诧中抬腿侧踢。

    砰!

    这一脚爆发的力量,直接把紧闭的隔间门撞开,也让她们看清了隔间里的一幕。

    季幼青双瞳颤动了一下,在林璇差点昏倒之前,及时道:“快叫救护车!”

    不容置疑的命令,挽救了林璇脆弱的神经,她向后退了几步,双手颤抖的在身上摸自己的手机。

    季幼青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直接撕烂了自己衬衣的下摆,快速的蹲在穿着校服的女生面前,脸色阴沉得可怕的在她手腕伤口的上方用撕下的碎衣料紧紧扎了起来。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璇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我、我已经打了急救电话,还、还报了警。”

    当她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季幼青视线轻移,落在了女生另一只手中的裁纸刀上。

    人早已经昏过去了,手腕上的伤口有些凌乱,也不知道她是试了几次,才终于割断了血管,皮开肉绽的样子,看着都疼。

    ‘怎么就下得去手?’季幼青盯着伤口,眼底仿佛有一团火在烧。

    ……

    北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是距离北阳一中高中校区最近的医院,步行都只需要10分钟左右,开车的话只需要四五分钟,救护车会更快。

    每一所医院,最忙碌的地方,永远是急诊科。

    第三人民医院有单独的急诊大楼,即便扩充了急诊的医疗资源,但这里依然人满为患,护士站的护士们都忙成陀螺。

    “今晚?今晚我不知道几点下班。”

    一名穿着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男护士装的高大男子,正忙里偷闲,靠在大门外的柱子上打电话。

    他的身高在人群中很出挑,目测有一米八五以上。

    此时,他颀长的身体正斜靠在柱子上,显得有些散漫。

    他低着头讲电话,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声音却是如今很多女生喜欢的那种男声。

    就是那种可以模拟男友哄睡软件里声优的声音。

    非常有磁性,还很撩人。

    在他身边人来人往,带着病容,步履匆匆,都会因为恰巧听到他的声音,被吸引得侧目看一眼。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当然要你请我啊,你不知道我为了表决心,已经把卡上交了吗?货真价实的穷光蛋一枚。”

    ‘滴呜——滴呜——滴呜——’

    救护车的声音蓦然闯入。

    男子立即站直身子,对电话里的人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那边的人似乎还在喋喋不休。

    男子又急道:“好好好,到时候你来接我。”

    说完,也不再管对方说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来。

    当他抬头的瞬间,救护车也停在了门口。车门迅速打开,里面跳下来几个人,其中有随车的护士,还有医生。

    剩下一个,就是衣服上染血的季幼青。

    下车的时候,季幼青是背对着外面的,为了给担架让步,她连向后退了几步,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

    唐钰也没料到,这人突然退后,不仅挡住了他上前帮忙的路,还撞到了自己的手臂,害得他正在往兜里揣手机的手一松,手机掉在水泥地上,直接把屏幕都给摔裂了。

    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背部被碰撞的感觉,让季幼青浑身紧绷,转身退后。

    她看到了弯腰捡起手机的男人,在他起身抬脸的时候,也看清了他不亚于明星的长相。

    对方也与她对视了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

    只是将摔烂的手机揣进兜里后,就上前帮忙抬起担架冲进了急诊科大楼。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就瞬息间,快得让人猝不及防。

    季幼青‘抱歉’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又因为对方的离开而不得不咽回去。‘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安慰了自己一句,季幼青紧抿着唇追了上去。

    林璇留下通知学校领导,还有配合警察的询问,她则陪着割腕的女学生来了医院。

    “让开让开,快让开——!”

    一路上都是争分夺秒,急诊科的病人们纷纷让至两旁,给他们腾出路来。

    似曾相识的情景,让季幼青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

    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一路追着,看着了无生气的人被推进了抢救室。而当时的结果是残酷的,今天呢?

    季幼青追到了抢救室外,这里没有太多人。她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等待。

    从发现到抢救,她的神经高度紧绷,直到现在,她无法再贡献什么的时候,她才像浑身脱力一般,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蹲下。

    她的手上,衣服上染了不少血迹,血腥气一直在刺激她的嗅觉。

    季幼青双手抵着额头,将整张脸埋在双臂形成的阴影之中,她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状态很不好,很不好……

    可是,她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四周冰冷的潮水将她淹没。

    “我的女儿啊——!”

    撕心裂肺的叫声,还有急促的脚步声,将即将陷入冰冷潮水中的季幼青拉了回来。

    她抬起头,撑着墙站起来,有些猩红的眼睛看向朝这边跑来的中年妇女,在她身边,还有学校的领导。

    “季老师,现在情况怎么样?”学校的领导一眼就看到了她,急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