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百七十章 大结局上 (1更)

    陶洮突然嫣然一笑。

    但是,她却不知这个笑容,落在另外两人眼里,却如同鬼魅一般阴森可怖。

    “阿钰,你很喜欢这个女人对吗?”陶洮看向季幼青。

    唐钰也转眸看向季幼青,两人眼神轻碰,没有回答陶洮这个问题。

    陶洮看到他们目光接触的那一瞬间,眼底几乎要喷出火来。“可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你。”

    季幼青沉默着。

    唐钰却没有流露出一点惊讶,反而对陶洮说,“我知道。”

    不为陶洮的话所动的季幼青,在听到唐钰这个回答时,眸光动了动。

    “你知道?”这一次,轮到陶洮惊讶了。

    唐钰点头。

    陶洮激动尖叫起来,“她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要喜欢她?”

    “我喜欢她是我自己的事,和她不喜欢我没有关系。”唐钰道。

    陶洮嫉妒得发狂,她狠狠的看向季幼青,“你呢?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身边?是你,都是你的错!我给你一个选择,你想救你的学生吗?只要你对他说,你永远不会和他在一起,只要你永远彻底的消失在北阳市,消失在他面前,我就把人放了。怎么样?这交易很划算对不对,反正你也不喜欢他。”

    不等季幼青回答,陶洮又对唐钰道:“你看,你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

    唐钰道:“你这样的选择,就算是我,我也会选择人命。”

    说完,他看向季幼青,仿佛在对她说,让她做出选择,选择关蓉心。

    “好啊!那就换一个选择。”陶洮把身上的水果刀丢到季幼青脚下,她自己则拿着打火机紧挨着关蓉心。

    “你别冲动!”季幼青忙道。

    关蓉心泪水又流了出来,却不敢发出声音。

    陶洮眼底跳动着疯狂的神色,“把刀拿起来,对着自己的脖子。快!”

    “你……”唐钰顿时紧张起来,可是却又必须控制住自己,生怕刺激到她。

    季幼青慢慢蹲下,捡起水果刀。

    “对准大动脉的位置。”陶洮向季幼青下指示。

    “幼青……”唐钰从未陷入这种受制于人的境地,他生怕下一秒,陶洮让季幼青自己割破大动脉。

    季幼青看了唐钰一眼,按照陶洮的话,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抵在了自己脖子上。

    陶洮兴奋起来,“来啊,再来选啊!你和她只能活一个,你割破自己的脖子,我就立即放了她。你如果丢下刀,我就点燃打火机。”

    “陶洮她们是无辜的,你有什么就冲我来!”唐钰怒吼道。

    陶洮却用狠厉的目光看着他,笑了起来。“无不无辜我说的算。”

    “你这是在犯法,杀人要偿命的!”唐钰试图想要说服她。

    可是,陶洮却说,“我没有杀人啊!明明是她自己用刀割破自己脖子的,又不是我。”

    “那她呢!”唐钰指向吓得目光呆滞的关蓉心。

    陶洮诡异的笑了,“如果她丢下了刀,那这个学生也是被她害死的,是被她自私害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呜呜呜……”关蓉心眼泪直流。

    陶洮对唐钰说,“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你以为她有多好吗?她会为了一个学生,而杀了自己?”

    “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唐钰不断的摇头,看向陶洮的眼神陌生极了。

    “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喜欢的是什么人!”陶洮大叫起来。

    接着,她眸光如刀的看向季幼青,厉声问:“考虑好了吗?我没有太多耐心。”她的手按着打火机的开关,随时都能点着火。

    “好,我如你所愿!”季幼青手中用力,刀刃在她冷白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丝。

    “我按照你说的做,你放了她。”季幼青昂着头对陶洮道。

    “幼青!”唐钰死死的盯着季幼青的手,生怕她真的一刀割下去。

    “你选择死?不可能的,怎么可能……”陶洮难以置信的看着季幼青,“你想骗我对不对?来啊,既然你不怕死,你就划下去啊!我说了,只要你死了我就放了她。”

    “我不相信你,我要先看着你放了她。”季幼青道。

    陶洮厉声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你死还是她死!”说完,她退了一步,但是却点着了打火机。

    此时,只要她手不稳,或者是轻轻一丢,火机上的火苗就能有90%的可能点燃关蓉心身上的汽油。

    “陶洮!”

    “我死!”

    唐钰和季幼青同时出声。

    “来啊,死给我看。让我看看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无私的人。”陶洮狰狞的笑着。

    季幼青缓缓转身,面对唐钰。

    “不要……”唐钰微微摇头,眼底满是挣扎。

    季幼青对他说,“安全的把蓉心带回家。”

    “不,不行……”唐钰拼命摇头。

    季幼青微微一笑,“还有些话,来不及对你说了。既然这样,那就不说了吧。”

    她的语气,仿佛在说着临终遗言。

    “唐钰,其实认识你挺高兴的。”

    “谢谢你喜欢我。”

    “你不许对他说话!不许看他!”陶洮阻止道。

    季幼青却一反常态的没有理会她,依然用温柔的语气对唐钰道:“你可不可以再说一次喜欢我。”

    “我喜欢你,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这一生也只会喜欢你一个人!”唐钰毫不犹豫的道。

    “啊啊啊啊啊你不许说!闭嘴!”陶洮被刺激到了。

    她动作极大的挥舞着双手,却恰好的让她拿着火机的手远离了关蓉心。

    ‘就是现在!’季幼青突然将手中的刀扔向陶洮。

    人在面对危险时的本能是无法抵抗的,看到刀朝自己飞过来,陶洮下意识的后退躲避。

    与此同时,季幼青飞扑出去,张开双臂抱住关蓉心,两人直接扑倒在地,身体也因为惯力在地上滑了一截,拉远了与陶洮的距离。

    “你敢骗我!”陶洮反应过来,将手中熄灭的火机重新点燃,要扔向她们。

    然而,就在此时,一只手直接挡在了抛起的火机上,火苗直接灼烧了他掌心的皮肤,他忍住痛,用力将火机拍飞。

    小卖部里一元一个的打火机被直接拍飞撞上墙壁,掉落在教室角落。

    陶洮要扑过去捡,却被从地上起来的季幼青一脚踢中侧腰倒地。

    “不许动!警察!”

    教室门被撞开,在楼下听到动静的陈尔和小王及时赶到。

    看到陈尔出现,小王上前去控制了倒地的陶洮,季幼青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也正看着她的唐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