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后,温时昀终于把十七根针全部取了下来。

    明明只是最简单的拔针,他却累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但幸运的是,蔺思和的气息平稳了下来。

    虽然脸色的黑气和死气犹在,但那种几乎下一刻就会撒手人寰的感觉消失了。

    眉眼间多出了几分生气。

    秦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药,递给了董敬章,叮嘱道:“等他醒了,一天给他吃两颗,要是再出现之前的情况,就把剩下的药全都喂下去,然后立刻联系我。”

    董敬章这会儿都没从刚刚这惊险的一幕中回过神来,看到递到面前的药也只是愣愣的接过,等看到秦笙把药给了他之后就准备走人了,他才反应过来。

    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了上去:“秦神,您这是去哪?”

    话落又觉得不对,连忙找补:“我的意思是蔺会长现在的情况,我怕出问题,您的针法这么有用,他要是再发作起来……”

    秦笙就点了点他手中的药:“那就给他吃药。”

    董敬章满脸的纠结:“可是……”

    可是天都这么大,又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堵车,他是怕老会长再发作起来就算吃了药也等不到秦笙赶过来救命啊!

    老会长的病拖了这么多年了,能看的医生都看过了,连温老家主都没办法,秦笙的针法是他见过的唯一能明显看到效果的。

    若是可以,他当然希望秦笙能多留一会儿,至少等老会长脱离了危险期再离开。

    秦笙不是乐意解释的性子,但这会儿倒是难得的有耐心。

    她看了眼也跟了出来的温时昀,清冷着嗓音道:“就是为了要给他治病,我才要离开的。”

    温时昀目光动了动:“你的意思是……”

    秦笙抿了抿唇:“我要去拿一样东西,拿回来了才能有治好蔺爷爷病的办法。”

    温时昀目光大亮:“你能治愈他?!”

    秦笙点头:“嗯。”

    温时昀就不问了。

    直接点了点头就道:“你放心去吧,在你回来之前,我会尽力保住他的命的。”

    秦笙应了一声,抬步继续往外走去。

    温时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一双老眼中光芒闪烁。

    上次一见他就知道了,秦笙会医术,且医术相当不错。

    却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就是他找了多年也不得的医界之神——十方!

    应该说,谁也想不到。

    要不是今天亲眼看到了秦笙以十方阁下最出名的独门针法灵穴十七针给蔺思和补气养神,就算是有人当面告诉他,秦笙就是十方,他估计也只会轻笑一声,然后听过就算了。

    毕竟,十方阁下成名多少年了,秦笙又才多大的年纪,正常过情况下,又有谁会把这样的两个人联系在一起?

    可事实就是,秦笙就是十方!

    她不只是十方,还是他的孙女!

    温时昀只觉得他叹了大半辈子的气终于能一次性全都收回来了!

    什么后继无人,什么式微,让那些等着看他,看温家笑话的人都见鬼去吧!

    他孙女可是医界之神十方!

    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秦笙不知道又有人把发扬门楣的希望寄托在了她的身上,这会儿她径直出了天大的门就准备打车去轩辕家。

    谁知迎面就有一辆看不出牌子的黑色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秦笙愣了愣:“你怎么来了?”

    傅景珩好气又好笑:“全网都快知道的事,我能不知道?我知道了能不过来?”

    也是哦。

    秦笙就不追究了,打开车门就上了车,然后直接报了一个地址。

    傅景珩立刻踩下油门开了出去。

    等开出了这条路才发现了不对劲,不由微微侧眸看了秦笙一眼:“一号大院?”

    秦笙“嗯”了一声。

    傅景珩稍稍摆正了脸色:“去那干嘛?”

    对于傅景珩,秦笙没瞒了:“要去趟古武界,但入界的令牌还在那里,要去拿一下。”

    这句话包涵的信息量太大了,傅景珩觉得自己需要缓缓。

    足有十秒钟吧,傅景珩缓过来了,但目光还是奇异。

    “我说,你投胎到现在也就十七年吧,这十七年就一会儿都没闲过吗,这是干了多少事儿,整了多少……”傅景珩回忆了下,想起了谢放前段时间看什么小说的时候经常挂在嘴边的词,继续道,“你这是整了多少马甲?”

    马甲?

    这词汇挺新鲜,秦笙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想想还挺贴切的。

    便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我马甲很多的,扒不光的那种。”

    傅景珩哑然失笑。

    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我也是。”

    秦笙瞥了他一眼,看着他微微翘起的唇,没忍住,也轻笑了下。

    绷了大半天的弦稍稍松下了些,她把自己塞进了副驾驶座里,闭上了眼睛。

    一边放空自己,一边缓声道:“就昨天说的准备去看的老人,我干爹,当初从黑狱逃出去后就被他救了,在一号大院里住过几年,当时随手把令牌丢那了,一直没拿回来。”

    傅景珩挑了挑眉。

    还真是去看长辈的,不是要渣他?

    不过……

    “既然是去看你干爹,为什么让我别打电话?”

    秦笙没睁眼,随口回答道:“我干爹老凶了,小时候就总念叨着让我长大后不到30不能嫁人,要嫁人也得他把过关才行,要不满意就打断我未来男朋友的腿。”

    “我是为了你的腿考虑……”

    声音渐渐的低弱了下去,秦笙睡着了。

    傅景珩侧眸看着女孩终于放松下来的身体,眼中划过了无奈和心疼,一边把空调暖气打高了些,一边放缓了车速。

    别人的死活他都不在意,他只希望他家小姑娘能活的随心就好。

    所以,那些总是蹦跶到他家小姑娘面前,各种给他家小姑娘找麻烦的人,还是别出现了吧。

    傅景珩随手拿起手机,给墨天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收到消息的墨天:“……”

    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他家老大还有当护妻狂魔兼霸道总裁的天分?

    这就无师自通嘛!

    一口气得罪了两个大佬,墨天在心中默默的为端木家点了根蜡。

    反手就布置了下去。

    :。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