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毛满地的婚姻,与彻夜难眠的孤单,你会怎样抉择?

    “嗝...我家小表妹,终于回来了。”表姐满身的酒气,还去捏南巷的脸。

    南巷费力的扶着她:“嗯嗯,回来啦,咱们先进去。”

    将表姐放在沙发上,南巷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表姐,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还喝了这么多酒,姐夫不担心吗?”

    “姐夫?”表姐表情呆滞了一瞬,忽而笑了,笑容清冷里带了些苦涩:“你以后没有姐夫了。”

    南巷倒水的手顿了顿,又继续将杯子填满:“先喝口水吧。”

    杯子里的热气缓缓上升,给表姐那张带了些细纹的脸填了一抹沧桑,她手拿着杯子,久久的出神,好一会儿才道:“南巷啊,我终于还是离婚了。”

    南巷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话来。

    她不想劝和,只是心疼的环住了表姐瘦弱的肩膀。

    表姐名叫端明明,比南巷大三岁,婚姻十年。老公是长途车公司的小领导,每个月小两万进账。女儿八岁,听话懂事,生活富足,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她们结婚时,就在市区最好地段买的房子。

    在表姐刚结婚的时候,身边众人说起表姐,总是免不了要说一句,嫁的好。

    只因,在众人眼中,表姐容貌不拔尖,学历只有初中,嫁给了个大学生,也就是表姐夫赵刚,而且男方家境殷实,能在市区买的起百平的房子。

    零几年的时候,在他们这个小村庄里,也是值得人念叨几年的。

    南巷开始的时候也是替表姐高兴的。

    表姐虽说学历不高,却是个极其认真且有韧劲的人。

    她进入某奢侈品专卖店,三年做上了销售前三。

    用表姐的话说,“虽然姐没学历,也没啥钱,但是姐有脑子!各个时尚杂志,新款旧款耳熟能详。

    姐店里出入都是有钱人,说不定姐哪天就吊个金龟婿呢。”

    事情应了表姐说的,真的有金龟婿送上门。

    是个富二代,据说家里在苏城有两家工厂,喜欢表姐喜欢的不得了,送礼还送到南巷这里过。

    只是,表姐最后还是嫁给赵刚。

    再用表姐的一句话说:“姐宁愿坐在自行车里面笑,也不愿意坐在宝马车里面哭。谁真心,谁假意,我明白的很。”

    后来,表姐也同大多数的女孩一般,结婚生子,从小姑娘,变成了小姑娘的妈妈。

    因为有孕,表姐自然就放弃了职业。

    不过,她也开始做直播,不间断的努力下,也积累了粉丝,人数不多,也不缺饭吃。

    生活免不了一地鸡毛,小两口的却也将日子过的有声有色。

    直到,2015年年初,意外打破了表姐的生活。

    表姐夫赵刚出门拉货时,出了车祸,意外撞死了人,被判了三年。

    表姐夫一入狱,生活的重担就都压在了表姐的身上。

    那时候小宝儿上到幼儿园大班,一个月幼儿园的费用就是3000,市区的房子还是贷款买的,一个月要还4000+,未来,还要还三十年。

    这些事情,南巷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是以,妈妈老是说,我们家的人太实诚,被赵刚家骗了。

    因为当年,表姐结婚的时候,大舅舅和大舅妈深知家庭条件赶不上赵刚家,生怕表姐嫁进去没有底气,为了表姐以后挺直腰板,拿了十万块的陪嫁。

    大舅舅说,若是知道赵刚家房子是贷款买的,这十万块钱,是一定不能让婆家人知道的。

    定要会偷偷的给表姐,以备不时之需。

    南巷起初并未觉得这有什么区别。

    后来,表姐跟她借钱应急,南巷才知道,表姐的十万元陪嫁,连带着赵刚家给的二十万彩礼,已然所剩无几了。

    表姐身上没有钱的事情到底还是瞒不住,被大舅舅知道了。

    当时,一大家子召开紧急大会,连带在外地的小舅舅都赶了回来,几个舅舅,舅妈,还有爸爸妈妈将表姐围了一圈。

    “明明啊,你说实话,是不是买了那个什么奢侈品包了?那东西咱们这样的人家拿着没用,快,拿去卖掉,没啥大事。”

    “就是啊,明明,你是不是自己存死期了?收着是好事,没事,你记住,谁要都不给。”

    “明明,到底钱那儿去了,三十万啊,在咱们家县城里都够买房装修了的,可是不能胡闹。”

    “这死丫头,你干什么不说话?难不成是被赵刚他们家用了?我跟你说,这钱可是不能随便给他们家用!”

    大家急的不行,一直逼问,表姐低着头,不发一言。

    那一天的情景,南巷到现在还记得。

    表姐最后,终于在沉默中爆发,跟大舅妈大吵了一架。

    “那钱就是给赵刚他爸妈用了,我看他们困难,把钱拿去给他们,有什么错?

    钱本也不是我的,我还回去也是应该。

    我和赵刚有手有脚,都能赚钱,拿着老两口的干什么?

    怎么你们张口闭口的就是钱!烦死了!

    爸妈,回头我就把那十万块钱给你们!”

    表姐那话一出,屋子里面静的可怕,南巷记得,大舅妈那一天也哭得厉害。

    只反复说:“她嫁进这样的人家,以后的日子要怎么熬?”

    南巷不理解,只觉,表姐这般掏心掏肺,诚心实意的相待,那一家人看着憨厚,该也不会亏待表姐才是。

    最后,表姐气冲冲的离家,足有一年没有回娘家,直到年底,赵刚带着表姐拿了礼品回来看望大舅舅大舅妈,这事才告一段落。

    只是,最后那十万,表姐终究是没能拿回来给大舅和大舅妈。

    因为,借给赵刚爸妈应急的那十万,再也没要回来。

    赵刚爸妈简直可以用一毛不拔来形容,什么程度呢?

    嗯,根据表姐说。

    洗澡的水要存着,用来洗衣服,冲马桶。

    表姐阳台上中的花,全部都被两位老人换成了大葱,香菜。

    角落里堆满了捡来的纸壳,塑料瓶子。

    卖肉是是舍不得,时长会买肥肉,能炼油,还能用猪油渣包饺子。

    表姐生平最讨厌肥肉,初见两位老人这般节约,也是有些心疼的,有一日买了好些个排骨瘦肉,下厨做了顿大餐,打算全家改善下伙食。

    最后,想象中的和和美美却是没有,一顿饭,被婆婆不知道说的多少句,太浪费了,该节省些过日子的话。

    表姐最爱的糖醋排骨,没有吃进嘴,因为,一半进了赵刚的肚子,一小半给了女儿,还有几块婆婆夹给了公公。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我是恐婚的南巷》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