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里翻涌杂七杂八的思绪,南巷不晓得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次日一早。

    再清醒时已经十一点了。

    晕晕乎乎的看了眼时间,南巷吓的做起身来。

    从床上弹起来后,她方才意识到,今天周六。

    松了一口气,倒回床上,猛地又睁开眼睛:“表姐!”

    站起身来寻了一圈,也没找到人。

    却见表姐帮她填好了猫粮。屋子都已经帮她整理好了,地板亮晶晶的。

    餐桌上,留了早餐,还有一张纸条。

    南巷拿起纸条细看。

    “我先回了,小宝儿还在你大舅舅家,早上要送她去补习班。

    你那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你这日子是怎么过的,给你填了点东西。

    最最重要的,祝小巷儿生日快乐。

    长寿面还有蛋糕都在桌子上了,晚上回来给你补个生日啊,昨天就想说过来给你过生日的,没想到反倒把你的蛋糕给吃了,晚上等我呀。”

    南巷看着桌子上用热水温着的长寿面,还有那个精致的巧克力小蛋糕。

    触不及防的眼眶有些酸,她想,其实没有蛋糕,没有长寿面也没有关系的。

    只是,表姐煮的面真的好好吃,好吃的想要掉眼泪。

    一碗热面进了肚子,南巷又切了小块蛋糕放进嘴里,控制不住的勾起了唇。

    浓醇巧克力,松软蛋糕,甜蜜奶油,每一口都是享受。

    南巷吃的抱抱的,只觉的幸福的冒泡泡。

    “叮咚。”

    来了条消息,南巷打开手机一看,是表姐发来的。

    “才看到,谢谢你的口红呀,我很喜欢。晚上表姐带你去吃大餐。”

    下面是一个巨开心的表情。

    南巷也控制不住的笑,她就知道,表姐会喜欢的。

    昨日入睡前,她将自己新入手的999正宫红,放进了她的包包里。

    那是适合表姐的颜色,不一定多么的惊艳,但表姐涂上,一定很有气场。

    还不待发消息,表姐又发了张图片过来。

    是表姐的自拍,及腰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与下巴平齐的利落短发,简单的中分,将精致的眉眼漏了出来,没有化妆,只是将南巷送的999正宫红涂上了,顿时气场两米,之前的颓败一扫而空。

    “好看,好好看,表姐好适合这样的装扮啊。还有,长寿面和蛋糕好好吃,爱你呀。”

    这是南巷的回复。

    “就知道你喜欢,我现在去取车,接孩子吃饭,下午还有一节课,等下了课就一起来找你啊。”

    “恩恩,好嘞。”

    南巷放下手机,即刻套了厚厚的羽绒服,打算出门给宝儿买些好吃的。

    逛超市的时候,她心里也开始盘算,什么法子能整整赵刚。

    欺负她这样好的表姐,一点代价都不要负的吗?

    再不济,找两个人胖揍一顿,也是能给表姐出口恶气。

    结账出了超市的时候,南巷的计划还没完善呢,主要是,还没想到找谁当盟友。

    “我还是曾经那个少年...”

    手机铃声忽然想起来,南巷看了眼,眼睛顿时一亮。

    瞌睡来了送枕头,表弟打来电话了。

    要说小表弟,这小子身高一米九,又黑又壮,自小,因为有这个表弟,她跟表姐就没被人欺负过。

    “端小胖,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巷巷姐,明明姐有没有过来找你啊?你知道不?赵刚那王八蛋跟明明姐离婚了!”

    南巷揉了揉被震的发疼的耳朵,便是又将手机放在耳边:“我知道了,我正想找你一起合计合计,怎么收拾收拾那个王八蛋。”

    “啊!你也这么想的啊,我们...等等,我看见那王八蛋,这小子现在敢出门,胆子挺肥啊!等会在说啊,先挂了。”

    “喂?喂?你等等,记得别打脸!”南巷叮嘱了一句,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有点担心那小子揍人留下把柄,南巷皱着眉头,立即将电话打了过去,只是没有人接。

    晚上五点,南巷新租的房子里面迎来了有史以来,客人最多的一天。

    表姐带着小宝儿,端小胖,还有她们一起长大的发小,程七月同学。

    南巷的房子,其实位置挺偏的,不是一个城,若是要回家,还要七八个小时的火车。

    表姐家在市区,跟南巷的市还算近,那也要开车一个多小时,这几位都是一个城市,也是挺不容易,聚在了南巷这里。

    “都多大了,一有事就动手,我也没吃亏,你说说你,自己整成了乌眼青,舒服了?”表姐没好气的给小胖擦药油。

    端小胖低头不做声,脸上表情明显就是有些不服的。

    忽而,端明明又将视线转移到了程七月身上:“你也是,看见了也不拦住,还跟着一起上手,你个女孩子,也不怕人伤到你!”

    南巷见到这吃了火药似的表姐,咽了口口水,认真的低头玩手指。

    “还有你,端小胖这二愣子你还不知道,你也不劝劝!”

    南巷吓得一缩脖子,转头看向小胖,见他龇牙咧嘴的还跟自己使眼色呢。

    “明明姐,比别说她们,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老早看那赵刚不顺眼了,他今儿个落到我手上,算他倒霉!”

    端明明深吸一口气,转头用了些力气按在端小胖的伤口上。

    “啊!”一声鬼哭狼嚎顿响:“明明姐,你要谋杀亲弟啊!”

    端明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有能耐,倒是别受伤啊。”

    这话一出,程七月忽而凑过来:“明明,那个,小胖这伤,是我一不小心给揍的。拿我的包揍人的时候,没看准...”

    这话一出,南巷几人皆是看了过来,默了默,有些无语。

    程七月讪笑:“那个,你们放心,别看小胖挂彩了,但是没伤到根本,那赵刚脸上没伤,看着吧,他可是要吃点苦头的!我还拿指甲狠狠的来了下,肯定见血了!”

    一边说,一边得意洋洋的挥舞着她那九阴白骨爪。

    程七月的标志,白生生的小手非要做个又黑又长又尖的美甲,伤害值觉对低不了。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我是恐婚的南巷》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