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咬牙切齿:“他妈这眼皮子怎么就这么浅?

    这是又拿了你的包给他小儿媳妇了?”

    明明接过南巷递过来的水,小小的喝了一口,略微平复了些,嘲讽的勾唇:“不管她有什么心思,让她们娘俩闹去吧。

    这10年,我将他们一家人的脾气摸得透透的。

    平时有我这个恶人在他们娘俩总是能统一阵营,站到一块儿。

    现在,我从他们家出来了,老太太想继续占大儿子的便宜去哄小儿子,赵刚也不是吃素的,看着吧,有的闹。”

    南巷帮明明顺后背,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赵刚这一家人真是奇葩到极端极致了。

    不止这一桩事儿,早些年,明明姐新婚的时候,在家里就开始丢东西。

    起先发现买的金首饰不见,找了许久,都没寻到,还被她那个婆婆数落了一顿。说明明姐连贵重物品都保存不好,将来管钱也一定管不住。

    后来过年的时候,明明姐见到弟妹手上带着的是她的首饰,这才觉察出来不对劲。

    她事后去找到她婆婆,事情闹大了,这位婆婆才说实话。

    美名其曰看明明时间很长时间都不带首饰,以为是她不喜欢。

    所以,就转头又送给小儿媳妇了。

    明明姐自然气不过,叫上全家人与婆婆理论。

    婆婆给的解释是,总归这金首饰是她给买的,不喜欢的收回来也是天经地义。

    当时赵刚还是站在明明姐这一块儿的,只是,他也拿他妈没办法,只能安抚明明姐。

    南巷最开始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只觉得这个婆婆太奇葩了,相处起来一定很难。

    而今听到赵刚的话,方才知晓,这一家人简直是一丘之壑。

    赵刚在只有一个猜想的情况下,便打电话来数落表姐,说明他心里,表姐就是那个恶人,或者根本就是他的出气筒。

    太恶心了,十年的掏心掏肺,简直是喂了狗。

    南巷抿了抿唇:“别让这不相干的人打扰了心情,就让他这样下去吧,倒要看看他这样的人家,还能过成什么样子!”

    七月脸色也不好看:“明明,我记得你跟他们单位的领导认识,直接打电话把他这工作捅黄了得了!不弄他出不了这一口恶气!”

    南巷略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嘴,最终没说话。她只是看向明明,想看她是怎么想的。

    明明看了一眼两个妹妹,忽然笑着摇了摇头。

    将手机丢在一旁,拉着两人的手。在床上坐了下来:“我现在啊,反而不生气了。

    你们也别气,我不打算参与他们家的事,并非是怕了他们,而是怕脏了自己的手,也真的不想跟他有过多的牵扯了。

    像巷巷说的,我也想要看一看他们这家人,到底会过成什么样子!

    赵刚和外头那个女人还有往来,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我将包拿走了,估计是想要拿着包去哄人。

    若是没人提,他那性子,压根连包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

    为了他那个新欢,去跟他老娘要包。

    这一场戏,我想想都觉得过瘾。

    工作还不能丢呢,若是丢了工作,他怎么能娶到他嘴里面那个千好万好的人呢?”

    “呸,什么东西?给人做小三的,能是个什么好人?听见我就犯恶心!早知道,今天早上我非得抓花他的脸!”七月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南巷在她的后背撸了两把:“默契默契,说起来,明天咱们还是有事情做的。虽然离婚了,可是他赵家的事,还是要帮他们宣扬宣扬。”

    南巷对着表姐挑了挑眉:“姐,可不能让他们先把一盆脏水先泼在你身上。

    赵刚他们本来就不是个善茬子,指不定要倒打一耙,说你为了他们家那个房,死活要闹离婚呢!”

    明明皱了皱眉头:“家里面的这些破事儿我还真不大愿意往外头说,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我家那个婆婆,指不定真的会传出些瞎话来。

    我倒是不在意,可是宝儿不行。”

    南巷靠在她的肩膀上:“姐,别担心,有法子的。”

    明明揉了揉南巷的脑袋:“从小到大,我们巷巷瞧着最是文静,谁也不知道,你才心眼儿最多的一个。”

    七月抓耳挠腮:“到底什么法子呀,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南巷看了她们两人一眼,挑了挑眉头,而后拿起手机,手指飞舞,咚咚咚咚的,开始打字。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段话发到了明明的微信里。

    “十年婚姻,终究走到了头。

    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不知道该怨你贪外面的花草,还是怪我自己魅力不在。

    那三年,你不在家,我没日没夜地盼着你回来。

    没想到,等你出来了,竟是这般光景。

    到今天为止,我脑海里面竟然还记得我们当初相遇时候的美好,但是真的回不去了。

    往后你我各自安好,祝你婚姻美满,前程似锦。”

    明明看完了之后,一头雾水的桥南巷。南巷到发朋友圈呢。

    七月当下翻白眼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写小作文儿呢?

    咱们说正事呢。

    南巷揉揉她的脑袋,表姐离婚了,所有人都会有所猜想还不如自己。说清楚呢。

    明明看完了之后,一头雾水的桥南巷。南巷到发朋友圈呢。

    七月当下翻白眼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写小作文儿呢?

    咱们说正事呢。

    南巷揉揉她的脑袋,表姐离婚了,所有人都会有所猜想还不如自己。说清楚呢。

    明明看完了之后,一头雾水的桥南巷。南巷到发朋友圈呢。

    七月当下翻白眼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写小作文儿呢?

    咱们说正事呢。

    南巷揉揉她的脑袋,表姐离婚了,所有人都会有所猜想还不如自己。说清楚呢。

    明明看完了之后,一头雾水的桥南巷。南巷到发朋友圈呢。

    七月当下翻白眼儿。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闲心在这。写小作文儿呢?

    咱们说正事呢。

    南巷揉揉她的脑袋,表姐离婚了,所有人都会有所猜想还不如自己。说清楚呢。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我是恐婚的南巷》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