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小北爸爸,南巷一家人才进了屋子,便见一辆车停在了家门口。

    这么气派的车少见,南巷想了想,好像家里的亲朋还不到这个消费的水准,心中有些好奇。

    迎出门去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个纤细人影,南巷看清后,立即扑了上去:“表姐!”

    端明明抱住南巷:“哈哈,多大了还跟孩子似的!”

    南巷跟她吐舌头,紧接着,立即去接小宝儿:“宝儿,想没想小姨?”

    才牵着宝儿的手,方才发现,车上还下来了个人,又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钟良下了车,即刻跑来给南巷爸爸握手:“姑姑,姑父,过年好!我跟明明给你们带了些礼物来。”

    南巷爸晃了晃神:“明明啊,这小伙子是谁?还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南巷妈妈也仔仔细细的去打量钟良,好一会之后方才满面微笑。

    南巷楞了下,心说这钟良的速度还挺快的,竟然这就能让表姐将他领回家?

    而后,南巷挑眉去看表姐,询问意图明显。

    端明明摸了摸鼻子:“那个,姑姑姑父,这是钟良,我的朋友,回来的时候东西太多了,就让朋友帮个忙...

    “哎呀,小钟啊,麻烦你了啊。”南巷妈妈笑。

    “姑姑姑父好,你们叫我小钟就行,明明的事就是我的事,一点都不麻烦。”

    “大钟哥,好久不见。”南巷笑着打招呼。

    钟良笑眯眯的推了下他的眼睛:“哎呀明明,咱们家小南巷都长这么大了?”

    南巷:“......”认识的时候她也不小好吗?

    只是南巷在这句话里面又听出了些别的意味,当下笑着看向明明。

    明明脸上的笑僵硬了一瞬:“那个,钟良,你不是说你有事情忙吗?你快回去吧,送到这里就行了。”

    钟良颇有些怨念的看着明明:“那好吧...”转头又看向南巷爸爸:“姑父,虽然很想和您喝酒,但是明明觉得我很忙...”

    “钟良!“明明气的直咬牙:“是你自己说的忙!”

    钟良:“对对,明明说的对,是我自己觉得忙。那个,姑父,今天就不打扰了啊...”

    “明明!”南巷妈妈看不过去了:“你这孩子,好好跟你朋友说话,哪有大老远过来不让进门的啊?小钟啊,听姑姑的,今天不走了,就在姑姑家吃饭!”

    钟良面带喜意,相似下一秒就要答应下来一般,只是却又可怜巴巴的看着明明。

    南巷爸爸也有些不赞同的看明明了:“你这丫头,咋这么厉害,来,小钟,来跟姑父喝点。”说话间,拉着钟良就进门。

    南巷站在明明身边,都能感受到自家表姐身上冒的寒气了。

    偏偏前面的钟良还回头跟笑的阳光灿烂的。

    南巷撞了下明明的胳膊:“啥情况啊?”

    明明咬牙切齿:“这人的脸皮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着,没好气的往屋子里面走。

    南巷笑着跟上去,才走两步,余光便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南巷心里咯噔一声,脚步立即加快。

    “明明姐,巷巷!”身后严二狗的声音到底是比南巷的脚步快。

    南巷想要装作没听见,只是,前面的明明脚步已经停下了。

    “哎?子城,你也这么早就回来啦?”

    严子城笑的好看:“是啊,昨天刚回来的,明明姐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刚刚我差点就没认出来。”

    明明被夸的眉眼带笑:“你这小伙子也是越来越帅了,这大高个,是不是快一米九了?”

    严子城笑着摇头:“没有没有,还差两厘米。”

    南巷看着和明明谈笑风生的严子城,心中惊疑不定,按理来说,自己昨天所说的话已经够清楚了,怎么他今天又来了?

    严子城这个人,小的时候自尊心就超强,因为别人叫他一句严二狗,他都会翻脸,十几年不跟那人说一句话。

    昨天,自己不只是叫了严二狗,还不留情面的拒绝了他,他不是应该跟自己老死不相往来的吗?

    正是沉思的时候,便见南巷爸爸出了门:“你们两个丫头怎么还不进来...哎呦,小城来了?你可是来的正好,正要喝酒呢,快,进屋,别在外头傻站着了。”

    “哎!”严子城答应着:“大爷,我这想个过年给你拿点水果,您身体怎么样啊?听巷巷说,您腿疼的毛病又犯了?”

    “小城还惦记着你大爷呢,放心吧,大爷身体好着呢,能吃能喝能睡的。”

    南巷这才发现,严子城手上还拿着两箱水果。

    只是一想到屋子里面的吃饭的这些人,南巷就觉得脑仁疼。

    这是个什么局?走在南巷身后的明明还忽然来了一句:“巷巷,我看啊,子城这小伙不错啊,长得好,人也沉稳,工作更是没的挑。要我看,给咱们家当女婿挺好...”

    南巷震惊瞪大眼睛:“姐,你疯了?”

    表姐眉头一皱:“疯什么?难道你不觉得子城跟笙笙很合适吗?”

    “啊?”南巷松了口气:“可能吧...”

    好吧,如今的局势,可能更乱了。

    爸妈以为钟是表姐的男朋友,可是看表姐的样子,好像还没接受他。

    表姐又觉得笙笙跟严二狗很配,偏偏昨天自己拒绝了严二狗的变相表白。

    然后,这一顿饭相当的精彩。

    南巷爸妈一个劲的问钟良的情况,有事没事就让钟良给明明夹菜。

    明明反倒一个劲的让严二狗给南笙夹菜。

    严二狗却将南巷面前的盘子给堆满。

    钟良又十分不满意表姐跟严子城搭话,一个劲儿的找严子城喝酒。

    还有两个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南笙和小宝儿。

    这一顿饭吃的,跟做高三的阅读理解题似的,每句话都有不同的意思,吓了饭桌子,南巷觉得脑细胞都不够用了。

    钟良到底还是没有走成,下了桌子醉的就认识表姐了。

    严子城也想留下,可惜,他老爸给人领了回去。

    好在喝醉之后还算是安静,没有说出那些个有的没的。

    晚上,全家都睡了,南巷的屋子却还是开了一盏小夜灯。

    南巷揉了揉肩膀,终于将这两日欠的稿子写完,合上了电脑。

    “这么辛苦啊?”明明撑着头问道。

    南巷吓一跳:“姐,你咋还没睡,我吵醒你了?”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我是恐婚的南巷》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