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南巷踏上飞机,目的地,是四方所在的城市。

    南巷看向窗外,整个人有些恍惚。

    一路上脑子乱糟糟的,等她清醒些的时候,已经到了四方租的房子。

    南巷看着这熟悉的,喧闹杂乱的街道,再次出神。

    这个小区,安保,卫生,绿化,都差的很。

    却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便是便宜,或者,还有一个优点,离四方的公司也算是近。

    南巷找到了那个熟悉的单元门,撕掉门上显然刚沾上的小广告,这才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

    南巷捏了捏拳头,方才推来了门。

    看清屋子里面的陈设,南巷楞了楞。

    桌子上,还是南巷和四方的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脸上都被蹭上了蛋糕,笑的一个比一个傻。

    墙壁上,还是南巷喜欢的壁纸,是几只小猫在窗子上趴着的图案,慵懒又舒适。

    简易的书桌上,放着一堆有关各种电器机械水暖之类的书,一堆冷硬的书里面,夹杂这一本怪异的彩页。

    南巷鬼使神差的拿起来,又愣了下。

    原来,是自己的书。

    南巷的书不温不火,还不到能出版的程度,这个,该是他打印出来的。

    翻开来,第一页上面就写着:“我家巷巷的第一本书。”

    南巷默了默,又将桌子上的钢笔拿了起来,钢笔上面写着,纪念第一笔稿费。

    这是四方耍赖,非要自己送给他的。

    桌子上还没吃的还剩下汤的泡面桶,角落里面有几个箱子,里面是米线,麻辣烫,螺蛳粉之类速食的面食。

    都是南巷最近给他买的,是担心,他若是过年又回不去家,准备的。

    床上,是和自己一样的厚厚毛毯。

    四方盖着的,是蓝色的熊猫,给南巷寄的那个,是个兔子。

    仔细看,原来是一幅图画。

    南巷本来乱糟糟的心,看着看着,就平静下来了。

    不知不觉,八年时间了,点点滴滴早就已渗入彼此生活里面。

    就连银行卡,支付宝的密码,用的都是一个。

    南巷本来想,过来屋子里面看看,若是让她找到另外一个女人的痕迹,她便会放手。

    如今的屋子里面,是有女人的痕迹,只是,全部都是南巷的痕迹。

    松了口气的同时,南巷有些心疼了,这屋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两个人的痕迹,只是,南巷至少有一年没有踏足这里了,倒是显得他孤孤单单的。

    南巷撸撸袖子,开始帮她收拾屋子。

    四方是一个自律的人,屋子里面除了那个泡面桶,也就还有些烟灰,再看不到其他的垃圾了。

    只是衣服被子都有些散乱,估计是没时间收拾的结果。

    南巷随便将散乱在外的衣服丢进洗衣机。

    只是,收拾的时候又发现了些意外的东西。

    在四方的裤子口袋里面,找到了几张纸条。

    有便利贴,上面写了些南巷一看就眼晕的电路图。

    还有超市购物的小票,快递的五星好评红包,以及,一封信。

    信封上面,还印着个大红嘴唇。

    南巷轻轻勾唇,将信封打开。

    “果然,是那位前女友寄过来的。”

    看清楚了内容之后,南巷忍不住更想发笑。

    说起来,这位前女友,还是四方初中时候谈的恋爱。

    这个小姑娘也是有意思了,她恋爱不断的谈,时不时还会给四方送信,说来,她跟四方家是一个村子的,南巷还见过的。

    是个身量纤细的女孩子,只是不大敢跟南巷对视。

    这一次信的内容么。

    写的是些日常分享,还有缅怀下过去的时光。

    让南巷印象深刻的是最后一句:“你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对我也很好很好,只是,这样的你,容易吃亏。

    我很担心你,有时候,一颗心是不能完全交付的,就像是之前的我,会不珍惜的。希望你,对自己好一点。”

    南巷看完,沉默了好久,忍不住笑了:“都是千年狐狸,玩什么聊斋呢?”

    随意的将纸条放下,南巷转头去洗衣服。

    眼看着就晚上九点了,南巷想了想,便又开始做饭。

    做的也简单,鸡蛋羹,炒鸡蛋,蛋炒饭。

    这也不怪南巷,因为四方这里除了米就只有饭。

    又等了好一会儿,等的南巷都犯困的时候,听到楼道里面传来声音。

    听到有人开锁,南巷立刻将自己藏起来。

    “科长,我是真的有急事,跟您请两天假,我大后天就能回来正常上班...”

    “是真的着急。”

    “我知道手上的项目暂时放不下,我算过了,两天之后我回来也来得及...”

    “科长?科长?您听我...”

    四方肩膀夹着手机进了屋子,南巷看见他的时候,他很疲惫的在揉眉心,有些颓废的低着头。

    “哎?我忘记关灯了吗?”四方念叨了句,看到桌子上的饭菜的时候,愣了下。

    南巷笑眯眯的出了来:“四方小哥哥,想我了吗?”

    四方猛地将头转了回来。

    看清是南巷的时候,傻愣愣的在那儿眨眼睛。

    南巷皱眉往前走两步:“看见我不开心吗?”

    她还以为,他该是会给自己个拥抱,然而,啥也没有。

    现在这个样子,南巷有些怀疑,是不是,昨天真的有事情发生?

    “许四方?”见他还不说话,南巷抿了抿唇。

    这次四方有动作了,只见他抬头看向南巷的时候,眉头皱的厉害的很:“你怎么来了?”

    南巷原本还想着他这是一时回不过神来,方才没有反应,现在看来,他确实属实看见自己不开心。

    远远过来,就是看他摆臭脸的吗?

    她可不会给他写信,或者是印个什么大红嘴唇什么的!

    南巷拿起来包包手机,转头就走。

    到了门口,却是怎么也开不开门。

    因为,门被个高大人影给挡住了。

    南巷想把手抽出来都不行:“许四方,谁惯得你这坏毛病,松开我。”

    下一秒,南巷整个被抱住了。

    淡淡烟草气息夹杂着微微汗味袭来,并不会觉得难闻,但是也不好闻,南巷皱眉。

    “不喜欢我过来,你也不必勉强。总之,不管到了那里,总有各样桃花如影随形!”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我是恐婚的南巷》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